排片坍缩的《一步之遥》:观众玩现了,马珂玩砸了!

2014-12-25 10:31·   陈昌业 
   
上映6天,票房3.7亿,单日票房已经不足2000万,排片率从首日的53.21%已经接近断崖式地落在了19.72%,连中等成本制作的《微爱之渐入佳境》24日的排片都在《一步之遥》之上。


排片坍缩的《一步之遥》:观众玩现了,马珂玩砸了!

  上映6天,票房3.7亿,单日票房已经不足2000万,排片率从首日的53.21%已经接近断崖式地落在了19.72%,连中等成本制作的《微爱之渐入佳境》24日的排片都在《一步之遥》之上,而《智取威虎山》则凭借“逆袭”般地好口碑在24日达到了35.49%的排片率——

屏幕快照 2014-12-24 下午11.51.20.png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一步之遥》排片的进一步下行,《智取威虎山》和《微爱之渐入佳境》会更大程度地分享被释放出的排片空间,并挤压《一步之遥》的票房,不排除这部鸿篇巨制在新年首周即被挤出万达院线之外的院线排片表。

  大众玩现了

  20亿的豪言,言犹在耳,从影片本身而言,姜文还是那个神坛上的姜文。从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1994)蜚声国际之后,无论是《鬼子来了》(2000)还是《太阳照常升起》(2007),无论是《让子弹飞》(2010)还是《一步之遥》,他在电影艺术维度上的水准都没有严重跑偏过——跑偏的其实是中国电影的观众们,人们错误地在《让子弹飞》里把姜文错认为了冯小刚,以为姜文就此从神坛上走下来,能够平易近人地在乐乐呵呵的贺岁档里给大家讲故事、逗闷子,甚至以为姜文能够四年后再造票房神话,再次给贺岁档带来一场久违的狂欢,乃至为中国电影今年的300亿一锤定音。

  但首映后铺天盖地的“看不懂”以及随之而来的排片坍缩,足以证明一件事情,姜文并不是大众的菜,也有可能“大众”根本不是姜文的菜。


明月沟渠.jpg

  姜文爱的是电影,确认;是不是爱“观众”,值得怀疑。从那些几乎无缝连接的向经典的致敬即可看出姜文对于电影的狂热迷恋,其从《太阳照常升起》开始到《一步之遥》连续三部影片都表现出了对火车的情有独钟,亦可看出其对于电影这门艺术宗教般的崇敬——《火车进站》是世界电影史的起点之作,而《一步之遥》的故事原型影片《闫瑞生》更是中国电影史剧情片的起点之作。

  姜文及其编剧团队对于电影史、近代史的熟稔,让他们极度自恋又傲娇地将一些掌故以及自己的私货如编制密码般地暗伏在那些荒诞、离奇甚至有些癫狂的情节和人物里,就像是近景魔术一样,你明明看到了,却什么都看不见。

  但《一步之遥》并不是姜文第一次“耍心机”,《让子弹飞》里也有着密密麻麻的隐喻,《太阳照常升起》里则有遍布各处的符号“机关”,而《鬼子来了》里的反经典、反范式则更是使其遭遇封禁——姜文从来都没有想平易近人地讲故事,错觉都是来自于观众对《让子弹飞》的“误解”,《让子弹飞》的好甚至让观众好了伤疤忘了痛。

  在《太阳照常升起》上映的那一年,大众也是直呼看不懂,姜文对此的回应是,“看不懂多看几遍。看不懂回去问你爸。”

  到了《一步之遥》上映前的宣传,姜文对此“看不懂”仍然耿耿于怀,“中国有些观众,就理直气壮地没有羞耻地说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我看不懂。看不懂电影就这么说话,是可耻的。”

  七年后,“看不懂”又回来了,其实四年前,观众只是被喜剧的外衣所带来的简单的感官刺激所蒙蔽,忽视了那些在《让子弹飞》里“看不懂”的隐喻,以及光怪陆离的戏剧假定。《让子弹飞》里姜文、葛优、周润发的三足鼎立,让整部戏充满了可以大饱眼福的大银幕表演的演技绽放,以及拜葛优所赐才能引爆的喜剧效果——编剧设定了喜剧的包袱,但不是每个表演者都能抖响的。而《一步之遥》里的葛优/项飞田在花域总统大选之后就此黯淡是整部戏被淹没在“看不懂”里的关键——姜文或许根本不想再让肤浅的喜剧去取悦观众,亦或许是认为其他角色的怪诞已经足够有笑点了,总之深邃的内涵让在观众140分钟的旅程后半段就开始迷路了,甚至恐慌——看不懂之于观众,这种令人焦躁的耻辱感驱使唯有“背叛”姜文这尊神才能消解掉这份焦虑,人们这么痛的领悟姜文大神能理解吗?


错付.jpg

  这一遭,姜文和他的编剧团队肯定是挣脱了观众的枷锁,任意追逐了对电影的爱——玩HIGH了,而大众肯定是玩现了——姜文还是那个会让你看不懂回家问你爸的大神,而不是你臆想的会请你在冬夜里享受大银幕这项平民娱乐的好朋友。

  马珂玩砸了

  姜文20亿的豪言恐怕不过是为了取悦下马珂和他的生意伙伴罢了。从目前看来,20亿已绝无可能,还有就一周的时间,年底前达到5亿亦已几无可能,300亿的重担则已必然“转托”徐老怪的《智取威虎山》了。

  《一步之遥》几乎已成强弩之末,竟然在《微爱》上映前推出2D版本,这当然不是王者的战法,在这个时间不惜自降身段去与那些中等成本制作的小片们去竞争,怎么看都显出了马珂的黔驴技穷了。相比于四年前,《让子弹飞》在票房上意气风发之时“意外”推出川话版的优雅和霸气,四年后的马珂今朝颇有些乌江畔霸王别姬的悲壮。

  “信马由姜”这次肯定是玩砸了,当姜文在《太阳照常升起》的重挫之后,他能够与市场妥协,能够为了情义和未来的职业生涯在《让子弹飞》上尝试“平易近人”,这既是江湖规矩也是江湖规律,由不得你一次又一次地赔钱——马珂也好,资本也好都不是无底洞。大神稍一低头,《让子弹飞》就成就了中国电影的票房纪录——6.7亿的票房在今天仍然是国产片票房排行前十里仅有的一部2010年的影片。

  四年的时间,改变的远比我们想象地要剧烈。

  四年前,iPhone4上市,几乎是划时代的产品,四年后iPhone抛弃了对于大屏的成见,毅然地让iPhone6 plus拥有了5.5英寸的大屏;

  四年前小米刚刚诞生,还只是在做MIUI而已,但四年后它已经是全球未上市科技企业估值最高的新贵了,也是中国真正意义上推动智能手机普及和全行业剧烈震荡的推手;

  四年前乐视网在创业板上市,四年后,乐视所构建的五屏联动的视频生态几乎成为了全民的娱乐场景入口……

  移动互联网带来的碎片化视频消费习惯几乎改写了中国电影的版图,《小时代》系列、《老男孩》《分手大师》《泰囧》《心花路放》这些几乎是小品(不是指喜剧小品)式的作品在市场搏击中却傲视群雄,与之相映照的是《太平轮》《1942》以及今天《一步之遥》的折戟沉沙、黯然退场,一如乐视影业CEO张昭在虎嗅F&M创新节上回顾《太平轮》失利时所坦言的,“对于国产大片的幻想的破灭实在是太快了”,以致于还没享受银幕2万块的红利就遭遇了冰山。

  对于制片人马珂而言,轻视这四年的变化是这个错误的根由,而试错的成本又太大了——超过3亿的投入,即便是注水的虚报,打对折算作1.5亿,马珂的保本也得是4.5亿~5亿,目前看来连这个目标都已岌岌可危。

  无论做何种维度的评价,《一步之遥》都必须是一部商业片,片方对20亿的目标锚定,意味着需要3000万以上的观影人次才能撑起这个票房(以60元票价计),到哪里去找3000万的小众或是长尾市场呢?因此大众化当然就是这部影片的底线,但从结果和口碑来看,该片即便在精英阶层也是曲高和寡。


玩砸了.jpg

  3亿的一场豪赌现在玩砸了,姜文有错,但大错应是在马珂——对姜文的信任应该是在商业计算的框架内,而姜文也当然应该是在马珂设定的商业镣铐里起舞,这是制片人对于投资人的职责,也是制片人之于导演的价值。但《一步之遥》确实有些失控了,至少在大众的审美里,如此大范围的看不懂是不应该的,不是不可以烧脑,不是不可以暗藏玄机,不是不可以荒诞开放,而是当你面临大众化的一个生存前提的时候,适度的平衡精英化的艺术创作与平民化的娱乐制造恐怕是不可回避也不能忽视的要诀,但这次的《一步之遥》,只见姜文的天才光环,却不见马珂的运筹帷幄,从首映开始的口碑倒挂,恐怕已经让马珂陷入被动了。

  马珂玩砸了,但连带的还坑了许多其他的玩家,其中万达被传以一个几乎不可思议的高额保底发行价格获得了《一步之遥》的发行权利,若果如传闻所言,那也一定是被当年《让子弹飞》的姜文所迷惑了——影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特别是你把全部的判断押在了一个艺术家身上。

  此番重创之后,马珂是否还会“由姜”?而市场还能否“信马”呢?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