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盘子上百家公司,2000部片子,网络大综艺市场即将进入洗牌期

2016-07-10 15:57· 娱乐资本论  曹乐溪 
   
平台看似成为执掌生杀大权的网络版广电总局,然而由于平台之间也在竞争独家内容资源,所以掌握头部内容的网大公司成为了发行市场的香饽饽。通过帮其他公司发行片子,这些公司拿走10—30%的票房分成。

10亿盘子上百家公司,2000部片子,网络大综艺市场即将进入洗牌期

  图为网剧《余罪》剧照

  “我跟你实话实说啊,今年的两个片子弄得我都快成抑郁症了。”面对2016年的网络大电影市场,某个网络大综艺制片人剑伴(化名)这样感叹道。

  2015年小试牛刀尝到甜头后,剑伴趁热打铁又开发了两个网大的电影项目,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市场上网络大电影的基数已由2015年的六七百部激增至两三千部,而播放平台还是那几家,“竞争不是激烈,是惨烈。”剑伴告诉娱乐资本论,“这样形容一下,网大市场就类似于一群人在河边淘金,早期挖到金子的人确实不少,但后来很多人都知道这里有金子,都来挖,洞越来越深,逐渐有些人就上不来了。”

  网络大电影市场的兴起,源于那些用几十万撬动上百万票房的诱人故事。而如今故事似乎不再动听,那些雄心壮志许下一年投拍百部网大的公司,在片子上映接连遇冷后甚至没有做十部的勇气。“网大市场整个盘子也就是10个亿,”奇树有鱼创始人、曾经创立呱呱视频的董冠杰说,“我上一家公司,我自己一年就能做10个亿,这个市场竞争很残酷。”

  一些人扼腕叹息,另一些人则踌躇满志。就在6月底,欧洲杯如火如荼地进行,前《天下足球》栏目解说、如今的北半球CEO王涛,在北新桥的熊猫精酿酒吧与朋友们为7月初上线的网大《约吗?托雷斯》举杯相庆。

  “电影这个行业原本是一个十分稳定和坚固的圈子,外行挺难走进去的。”谈起拍电影的经历,王涛不胜唏嘘,“而现在很多网络大电影,和院线的二三级别电影其实已经没有太大差别。这个时代给了我这样的新人一个机会,让我们去推动中国电影更加平等地发展。”

  娱乐资本论曾在年初发布的纯网内容白皮书中,梳理总结了去年网络大电影市场的发展,而在2016年,一些新的变化在悄然产生:

  从赚钱效应来看,网络大电影制作成本提升,回本率大幅下降:据娱乐资本论了解,《电竞高校2》成本在400万左右,《猎灵师》则达到600万,《机甲神七》的制作成本甚至突破了千万。

  相比于2015年成本几十万的平均水平,大多数网络大电影的制作成本如今已经在100-300万之间,千万级别的网大开始出现;而与去年50%左右的回本率相比,今年赚钱的项目将会大大减少,这导致一些网大公司在公布片单计划时更为慎重。映美传媒联合创始人高锐就告诉娱乐资本论,尽管公司一季度的项目还处于盈利状态,但看今年这情形,不敢轻易定片量,还是以保障质量为先。

  与此同时,由于网大数量激增而播放平台有限,发行资源逐渐集中在强势公司手里。早期平台通过几十万的补贴撬动了十几亿的市场,随着内容资源不再稀缺,掌握更多话语权的平台,在分账模式和购片模式有所变化和调整。

  平台看似成为执掌生杀大权的网络版广电总局,然而由于平台之间也在竞争独家内容资源,所以掌握头部内容的网大公司成为了发行市场的香饽饽。通过帮其他公司发行片子,这些公司拿走10—30%的票房分成。

  而在内容生产层面,通过网大孵化IP,越来越多的制作公司开始试水网剧和院线电影。比如映美传媒携手嘻哈包袱铺打造喜剧《兄弟,别闹》,同名院线电影《兄弟,别闹》则获得了万达影业的领投。而七娱乐《山炮进城》的院线版本剧本正在创作中。

  纵观整儿市场生态,网络大电影市场正在进入洗牌期,在发行环节首先实现了资源集中,制作环节仍处于混战期。尽管娱乐互联网漫无边际,但人类的有效时间是有限的。数量成几何倍数增长的网络大电影,和其他所有内容资源一起在抢占观众的注意力。与此同时,传统影视行业的大佬和独立制作团队纷纷入局,与更早一批网大玩家们争夺地盘。一些采访对象认为,在投资热与产量井喷的一年后,2017年市场有望趋于冷静。

  那么,谁会是网生内容领域笑到最后的人?

    出局者VS入局者:网大是万年深坑还是康庄大道?

  “我是从去年春天才开始接触网络大电影的。”娱乐资本论联系上剑伴时,他正有一肚子苦水想要吐槽。

  做传统影视制作人出身的他,在帮朋友拍网络大电影时发现其制作周期短、回本快,所以拍完后自己也试水投资了一部当时正热门的僵尸片,那时“确实赚钱了,去年秋天上映,点击率有七八千万的样子,在去年的网大票房排行榜排名很靠前”。

  而今年则没有这么幸运。剑伴去年制作的两部片子今年要相继上线,已经上线的一部搞笑动作片,在爱奇艺上的点击量只有十几万,底下寥寥的评论褒贬不一。今年爱奇艺更新了网大分级规则,非独家内容由原来的1.5元/次有效点击,可降至“5毛档”,这将大大压缩那些网大制作小团队的盈利空间。

  痛定思痛的他总结了原因:  

    “今年网络大电影的数目,保守估计也在3000部以上。网站一天上十几部片子,但会员数是有限的。早期不少的片子质量观众并不认可,这就形成了透支消费,好比我们买苹果,买到烂苹果居多,那下回就不买了。可以,说目前这个市场观众越来越少,而片子越来越多。”

  “其实这个行业的发行渠道已经被垄断了。”剑伴认为,“视频平台一共就这么几个,片子多了难免有上映不了的情况,甚至有拍出来的作品全被拒的。现在小的公司或者个人拿着片子根本就发不出去,扔到平台全是死,只能通过这些比较强势的公司去和平台对接,还有点希望。”

  他甚至开始怀疑网大本身的定位:“从时长和制作周期上,网大并不是电影的节奏。在我看来,网大就不是电影,应该算是网络视频产品。”

  就在剑伴有意退出这场网络大电影市场混战的同时,入场的人同样很多,还有不少自带资源。比如《约吗?托雷斯》的导演王涛,不仅通过前体育频道主持人身份积累的人脉,亲赴西班牙搬来万千少女喜爱的“圣婴”托雷斯,还邀请了足球解说董路、歌手王啸坤、凡客CEO陈年等一干好友在电影中出镜捧场。“都是哥们儿,”王涛看似轻松的一句话,就为电影省去了不少成本。

  尽管由于在海外拍摄,这部电影的投资超过了王涛既定的100万预算,但据他透露,已经有很多赞助商上门合作,影片投资在后期就有了部分回收。再加上与大有影业合作出品,以及爱奇艺的独家发行,《约吗?托雷斯》想要回本应该并非难事,而自认付出120%努力的王涛,更希望通过自己的片子,来颠覆人们对网络大电影就是粗制滥造的认知。

  “我们之前也做赔过一些片子,走过很多弯路。”在电影首映式上,大有影业CEO马李灵珊很坦率地说,“但现在通过对市场的了解,我们越来越相信,网络大电影未来会成为中国电影甚至是世界电影的一个发展方向。网大不是一条捷径,但它是一条大路。”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4月20日
      信析宝
      信析宝
      C轮 5000万美元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码高机器人
      码高机器人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先农氏
      先农氏
      A轮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布洛克
      布洛克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