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艺侬:历经林更新、蒋劲夫出走事件的唐人,拥抱了资本市场

2016-08-23 09:03· 娱乐资本论  吴丽仟 吴立湘 
   
但经历过林更新、蒋劲夫等离巢事件后,她坚定地确信:“这个时代光是情感是留不住人的”。但她相信世上仍有情义存在,胡歌就是一个信念。其他几位演员也会常去她家里吃饭,“我脚上的鞋子也是韩东君从米兰背回来的。”

  “(从)第一稿剧本读起,苏韵锦让我数度掉泪,想起十岁随母亲挤着火车去香港找爸爸之后的那几年,80年代大陆移民在香港的生活特别艰苦。” 

  凌晨两点,唐人电影的CEO蔡艺侬刚开完会,终于匀出时间,看辛夷坞原著的《原来你还在这里》成稿的电视剧剧本。

  今年以来,唐人连续推出《青丘狐传说》、《仙剑之云之凡》等玄幻剧,但因不符合当下最流行的《幻城》般的大IP大制作大演员的方式,也因档期原因,收视一般。不过蔡艺侬也表示,自己以及公司核心团队对玩熟了的玄幻类题材,已逐渐失去兴趣。

  于是,该公司今年开始进入剧类转型期,下半年,公司正在着手准备一系列现代戏——辛夷坞致青春三部曲,另外还有马伯庸的《三国机密》、改编自轻小说/漫画的《许个愿吧大喜》等……

  说起这些,蔡艺侬不住感慨道:“其实我入行是为了想当编剧,从未想过要去做一家公司、要做经营管理﹗”

  “命运”使然,这是蔡艺侬给自己这二十多年的一个答案。她说自己在行业多年,几乎每个岗位都试过,除了会计财务,因为她数钱数三遍,“居然可以三遍是不一样的数目(笑)”。

  从某种程度上说,唐人的工作室情节比较浓重,在资本市场上的动作就非常谨慎。

  2015年3月,蔡艺侬在历经多年的纠结后,终于引进股东进行融资,并在今年四月份挂牌新三板。但挂牌后,公司决定不做市,据悉是“有意转主板,先不释放股份”。

  蔡艺侬说,曾经有位好友建议她放手制作,把自己定位在运营以及资本运作层面,她认真思考了几天,直到有一个早上,她与傅东肓导演在横店吃早餐,从电影类型说到市场、再讲到创作,她强烈感受到自己能吸引主创的不是带来资金,而是对项目的理解和讲故事的能力。

  最终,蔡艺侬释然了:“很多公司的CEO做经营,都做得比我好;但我入行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做一家上市公司,一切的资本都是为了服务内容,但不该本末倒置,勿忘初心。”

  不久前,《无心法师2》开机,她发了一张韩东君拿着一个“转运生财”卦的宣传照,配文:“用生命在工作,不能再这么拼了,改成转道生才吧!”

  转道自然是不可能的,创业维艰、甚至有点像过山车。

  十年前创业艰难,但她冲劲十足、自信爆棚、甚至不惧得罪台湾黑帮要挟签约;十年后,她拍了几十部电视剧,也打造出胡歌、刘诗诗等一线艺人,但也遭遇了胡歌车祸、蒋劲夫解约等舆论风波。

  好在,因为皈依佛门、步入婚姻,蔡艺侬为自己、也为唐人找到了更坚定的发展思路。

  回顾唐人十八年的历史,蔡艺侬本人的故事,似乎正是唐人崛起、风光无限、遭遇变故、面对资本市场冲击的最好注脚。

    成长期:从香港到上海,目睹内地影视业草创期

  在辛夷坞的笔下,《原来你还在这里》里的女主角苏韵锦出身贫苦、内心倔强、自尊心强。

  某种程度上说,蔡艺侬的内心和苏韵锦有共鸣点,所以她贡献了很多心路历程给编剧。

  蔡艺侬出身于福建厦门的一个大家族里,爷爷当过厦门市的副市长,是一位爱国华侨,归国并创立了福建工商联。文革期间,家庭产生了很大的变故,文革结束,父亲先移民去了香港,为了养家糊口,原本从事文艺工作的父亲改行当过装修工、印刷厂工人、也做过保安,五年后她与母亲赴香港与父亲团聚,本来在剧团是台柱的母亲,则在电子厂打工、也做过茶餐厅收银员。

  初一那年暑假,蔡艺侬随妈妈去电子厂打工。每天重复往传送带上放零件,一坐就是10个小时,每个月只得1000港币的工资,“每天重复一个动作、做了一个月就快疯掉”。想想妈妈几年如一日坐在那里,当时的蔡艺侬暗下决心:“长大后必须努力工作,要让父母享福,否则人生还有什么希望?”

  毕业后,蔡艺侬做过记者、杂志编辑、电影宣传、金像奖筹委会制作统筹、演员资源总监等,25岁创办公司,第一部当制片人的剧是《京港爱情线》。公司一开始只有四个人,为了省钱,自己从写大纲到做企划案,一个人做了好几个岗位,从制片人、经纪人到发行卖片,大小事务必须亲力亲为。

  创业之初,唐人没有内地发行渠道,唯有通过项目融资把拍完的片子卖断给一家公司做发行。又为了海外市场,她必须选择海外最认可的古装题材,很快,唐人和台湾电视剧制作机构合作推出《绝代双骄》,后来又陆续制作出了《天地传说之鱼美人》、《天地传说之宝莲灯》、《杨门女将》、《天下无双》等红极一时的古偶剧。

  虽说帮太多人挖到第一桶金,但蔡艺侬并没有和这些公司一起走向人生巅峰,尤其是对尚处于野蛮生长阶段的内地影视业,经常被拖欠尾款甚至是拒付尾款,让她几度崩溃,“每一次,我都告诉自己,再也不要做了。”

  所以2005年,她搬到上海,成立了上海唐人。“既然要面对这些合作公司的拖款问题,还不如痛定思痛自己建立国内的发行体系。”

  2002年某部剧杀青,多番催款,合作方终于答应在春节前夕答应支付尾款,但只有横店影视城合作社能提取现金。为此,年廿八当天,她只身来到横店取款,因为过年,剧组早已走了,她一个人住一整幢影视城宾馆,因为害怕,搬了张桌子堵住房门,抱着300万现金坐在床上等到天亮。第二天一早,她马上给剧组的工作人员们一个个汇款,“大家都等着钱过年”。

  还有一次,她搭了辆黑车去横店,结果被不认路的师傅带去了宁波。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生脑子里蹦出了无数个想法,“如果怎么怎么样,该如何跳车逃跑”。回忆起当年的自己,蔡艺侬笑着看着小娱说,“这些都是剧本的素材”。

    巅峰期:勇字背后是危机 

  “我们曾经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从容。”

  当所有人都在缅怀杨绛的时候,蔡艺侬也在朋友圈写下了这段话。

蔡艺侬:历经林更新、蒋劲夫出走事件的唐人,拥抱了资本市场

  2005年《仙剑奇侠传》播出不久,迅速成为当时荧屏的一股清流。胡歌、刘亦菲、安以轩、刘品言、彭于晏......清一色满脸胶原蛋白的俊男美女成为当时很多人心中的超级偶像,而当时这群被蔡艺侬笑称为“平均年龄18岁”的演员,也纷纷一夜爆红。它的幕后推手唐人,也凭此奠定了自己在业内的标杆地位和金字招牌,一时间风头无两。

  那段拍戏时光,对于唐人而言,真是又单纯又快乐。据如今唐人的艺人总监褚姵君回忆,当时她还只是一个记者,蔡艺侬就经常请她吃饭、按摩,她可以在横店自由行动,甚至凑到胡歌面前瞎聊天:“嘿,你觉得刚刚那场戏拍的怎么样啊?”

  现在的蔡艺侬常说自己比当年少了些冲动,多了点柔软,甚至说当年胸口就只有一个“勇”字。

  当年的胡歌,曾经因为脸长不适合古装,也因为没什么名气,在《仙剑奇侠传》被各合作方否定担纲男一号。为了力保胡歌,蔡艺侬一方面表示愿意和新加坡电视台(版权方之一)共享胡歌的经纪约,一方面跟大陆的合作方承诺,由唐人来负担一切宣传费用,并且和造型师重新研究帮胡歌设计了马尾加刘海。最终,各投资方才同意由胡歌担任逍遥哥哥一角。

  只不过,很多不幸和意外都是猝不及防、甚至让人肝肠寸断的。

  2006年,风头正盛、正在拍《新射雕》的胡歌,在从横店返回上海时发生严重车祸。胡歌毁容、《射雕》停拍风波,几乎让蔡艺侬陷入绝境,但蔡艺侬坚持等待胡歌恢复。当时,胡歌粉丝为胡歌写了满满三大本的祝福语,寄到公司再转到香港,蔡艺侬拿着在胡歌病床前,一页一页读给他听。

  遗憾的是,因为复拍,唐人的赔损、超支变得非常严重。甚至在2008年6、7月份时,完全陷入了现金流危机。根据当时的报道,蔡艺侬最穷的时候,口袋里只有100块现金,每天早午各吃一个包子、晚上吃半个西瓜度日。

  这事改变了蔡艺侬对人生的看法,她说:“那个时候我觉得,什么都不重要,只有生命是最重要的。”她卸下了此前女总裁的扮相、铠甲和包袱,整个人都变得年轻和轻盈起来,可能因为劳累,瘦了十几斤,回到上海大家都认不出她来。

  那件事情之后,她希望活得自在一些,“不再执拗,不再伪装自己是个女强人”。据几位跟随唐人很久的老员工的说法,她们也对蔡艺侬开起了更多的玩笑。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