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影业程武:过去这1年,最多的精力花在孵化项目上

2016-09-18 17:44· 微信公众号: 娱乐资本论  高庆秀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腾讯影业旗下的三大工作室,已经梳理出一整套电影制片人和创作者去推进项目的体系和机制,并逐渐沿着各自的方向形成各自的气候。其中,大梦工作室以探索新类型影片为主;进化娱乐则以开发腾讯动漫IP为主。
  互联网公司到底要怎么做电影?腾讯,给我们带来了另一种思路。

  在中秋节假期的最后一天,我们的朋友圈几乎被腾讯影业的年度发布会刷屏,这家成立整整1年的公司,一口气发布了21个影视项目——既包括《藏地密码》《古董局中局》这些大IP,也包括在今年First电影节一战成名的恐怖片《中邪》,合作对象包括导演陆川、钮承泽、张小北、杨树鹏,制片人唐丽君、马珂等等。

  选在中秋假期开发布会,仅仅是因为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对“917”这个日子的执念:2年前的917,程武宣布开启“腾讯电影+”计划,1年前的917宣布腾讯影业成立。

  然而,就在关键的今年,程武曾因腰伤长期卧床,甚至开会都得躺着,但在养病期间,这位清华理工男看完了《藏地密码》《古董局中局》等多部小说,他还告诉娱乐资本论,今天腾讯影业发布的21个影视项目,每一个剧本他都认真看过,并与公司绿灯委员会的委员认真讨论。

  今天的亮相,几乎是程武2年来最为自信,也是腰杆最硬的一次。

  这21个项目,都来自腾讯影业旗下的3个工作室,领衔人物分别是陈洪伟、陈英杰、刘富源。这3位来自影视行业一线的制作人,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不少导演、制片人这样表示,很早就想跟腾讯合作,但一直缺乏一个桥梁,直到碰到陈洪伟,感觉是找到了一个“桥墩子”。

  这家脱胎于腾讯的新兴电影公司,程武说,我们一不求市盈率,二不缺必要的投资,希望大家不要有太多的焦虑和杂念,也不要急于求成。对于这样耐心的态度,陆川评价说:“腾讯影业的三观很正!”

  “过去这1年,最多的精力花在孵化项目上”

  去年,腾讯影业成立大会上。程武曾经说,在过去的1年里,让他花精力最多的,是如何找到人才。很幸运,他找到了陈洪伟、刘富源、陈英杰这3位行业内极为优秀的电影“操盘手”,并分别成立了各自的工作室。

  但在刚刚过去的这1年,程武花了大量的时间梳理影业的大方向,并和团队一起孵化项目。

  “春节的时候由于腰椎间盘突出,没法出门走亲访友,我躺在床上看了很多小说。《藏地密码》和《古董局中局》是陪伴我度过那段日子最好的两部作品。有了这样的机缘,我们团队从今年上半年就与两位作者启动了这两部作品的开发。”

  在腾讯影业内部,电影项目立项实行制片人制。当一个项目具备雏形之后,就会进入腾讯影业的绿灯委员会,包括立项、承接都有相应的环境审核,绿灯委员会的成员会详细地和制片人沟通,从电影题材、到剧本,整个过程要求制片人有充分的认知。

  今天发布会公布的21个项目中,腾讯旗下自有IP占7个,比如科幻题材的《拓星者》;仙侠题材的《从前有座灵剑山》以及动画电影《飞车纪元》等;但也有不少是腾讯平台之外的IP,比如恐怖片《中邪》、探险题材《藏地密码》等。

  每个项目立项之前,程武都会亲自把剧本通读一遍,也会要求绿灯委员会把剧本读完,了解整个创作背景。“有了这样的铺垫,我们可以可制片人平等交流、PK,会提出很多问题。在最后的时候大家会有一个集体的讨论、决策。”

  在程武看来,一个项目要立项,需要4条判断标准。首先是看这个项目有没有生命力,制作所需要素是不是具备,艺术创作的独特性和商业回报是不是达到最低的期许,同时这个项目是否符合腾讯影业高品质、独特、年轻的三观。

  “有些项目我们觉得并不成熟,需要制片人退回去重新完善,可以再有一次通过绿灯委员会的机会。也有一些项目,我们觉得不适合目前腾讯影业的阶段,也会否决。但这样的否决比例不会超过10%。”程武说。

  正是在这套机制之下,像《中邪》这样一部影片也进入了腾讯影业的开发体系。这部影片是大梦工作室的两位制片人在西宁Frist电影节上发现的,导演马凯是一位“横漂”。

  “我腰不好,深夜躺着看了这部影片,能从这里看出年轻导演对创作的热爱,坦率来讲我非常非常惊讶,能够在7万块钱的预算内整个故事完成度很高。”程武说。

  “每一位腾讯影业的员工都交流过”

  同样是在去年的发布会上,程武提出,腾讯影业在人才选择上,更倾向于孵化内部的年轻电影人,而不是一味地跟大导演合作。

  甚至,腾讯还发起了“腾讯创意大赛”(NEXTIDEA)。通过比赛,从中选拔年轻的编剧和制片人,并将他们提供进入影视行业的机会。

  今年,腾讯影业之所以支持《中邪》其实并不仅仅是看中影片本身,而是希望能够扶持和鼓里背后年轻人的创作欲望。“我们希望马凯导演能够跟腾讯合作,创作出第二部、第三部,有更多预算和更多空间创作出优秀作品。”程武说。

  找人,仍然是过去一年中程武花费时间比较多的一环。他和腾讯影业的每一位员工都有过沟通。“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进化娱乐工作室的一位年轻的女动画电影导演,她放弃了外面更高的财务收益,也不管现在动画电影是不是不赚钱,她对动画有热情。”

  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腾讯影业之所以没有开发出优秀的作品,与腾讯影业缺乏成熟的编剧、导演等项目开发人才有关。“腾讯手中握有很多IP,但有些开发难度比较大,腾讯影业内部,能驾驭的人比较少。”一位电影发行公司总裁称。

  也许是看到自身的短处,腾讯影业开始借助外力。今天,以“共生长”为主题,开启了跟业内知名导演与编剧的合作。比如,跟陆川导演一起合作“两万里计划”。

  此外,腾讯影业还签署了6个卫星工作室。其中包括钮承泽、一濑隆重等知名导演或编剧的工作室。腾讯影业与这6个工作室之间是交互合作的方式。

  “他们的创意跟我们分享,我们有他们项目的首看,同时腾讯影业的IP也可以分享给他们。而所有的合作项目都是一起开发一起投资。”腾讯影业副总经理、大梦工作室总经理陈洪伟称。

  与此同时,在借助外力方面,腾讯影业正式宣布入局“艺人经纪”业务。现场,北京撲度春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胡海泉宣布与腾讯影业合作。

  过去的1年,腾讯影业做了哪些准备?

  让我们回到今天917发布会的最开始。

  程武在开场时说,希望能打造出能代表腾讯影业的精品之作,无论是商业大片,还是一些相对小众,但极具个性的类型片。但精品背后,比资金投入更大的是耐心和匠心。

  腾讯影业作为一家平台型电影公司,在众多的合作伙伴中怎么选择?要做成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要做自己主控的项目还是拿平台资源换取参投权?对于这些问题,今天,其实已经给出了一部分答案。

  此前,腾讯影业参与了《微微一笑》《魔兽》,但都不是主投主控。在未来的项目中,腾讯影业更多的将会把自己的项目交给自己的宣发团队去做宣发。这是从制作型Studio到制作加开发的综合型影业的区别。

  此前,娱乐资本论曾经写过一篇《近百家中小电影公司扎堆成立》的文章(近百家中小电影公司扎堆成立)。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市场上冒出一些莫名秒的影业公司并不是真正的电影公司,最多只能算是电影投资公司。衡量一家电影公司的标准主要有两条。一是电影项目的开发能力;二是电影宣发能力。

  而在过去不到1年的时间中,腾讯影业已经建立起自己的宣发团队,另一方面,这个宣发团队并不排斥外来合作。在今年上映的《少年》这部影片中,腾讯不仅是主投主控方,而且还是主要宣发方,和光线传媒做联合发行。

  更重要的是,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腾讯影业旗下的三大工作室,已经梳理出一整套电影制片人和创作者去推进项目的体系和机制,并逐渐沿着各自的方向形成各自的气候。其中,大梦工作室以探索新类型影片为主;进化娱乐则以开发腾讯动漫IP为主。而黑体工作室以参投外部知名IP制作电视剧为主,重点探索影游联动项目。

  腾讯影业副总经理、黑体工作室总经理陈英杰表示,黑体更多关注当代年轻人的审美趋势和热点转换,希望通过紧密的生态联动,帮助影视作品获得更多衍生品收益。

  相比其他互联网电影公司,腾讯影业已经在电影项目制作开发上逐渐形成自成一系的风格。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