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三次入狱三次被邓小平点名,靠“傻”成中国第一商贩!

2016-11-04 08:26· 微信公众号:商界洞见  小创君 
   
在1978年到2008年的中国商业圈出没着这样一个族群:他们出身草莽,不无野蛮,性情漂移,坚韧而勇于博取。

  他目不识丁,却在人们普遍艳羡“万元户”的80年代初,靠炒瓜子成为家喻户晓的百万富翁;

  他三次入狱,却又三次被邓小平点名,命运在风口浪尖处数次化险为夷,在中国波澜壮阔的改革浪潮中,他的命运起转承合,勾勒出我国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轨迹;

  他出身寒微,却“敢”字当先,最不缺的就是吃苦精神,天命之年仍赤膊上阵,炒锅通红,炒铲翻飞…在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历史上,他第一商贩的地位无人能够动摇;

  他的一生,跌宕甚至被人不屑,其悲哀与风光同样令人唏嘘。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在《激荡三十年》中写道:“在1978年到2008年的中国商业圈出没着这样一个族群:他们出身草莽,不无野蛮,性情漂移,坚韧而勇于博取。”小创君今天要讲正是他们中极为典型的一位,曾在上世纪80年代轰动全国的“傻子瓜子”品牌创始人——年广久。

他三次入狱三次被邓小平点名,靠“傻”成中国第一商贩!

  01

  利轻业重,小摊摆出“傻子”生意经

  提起年广久,不得不提他的出身。年广久生于战火纷飞的1937年,解放前跟随父亲逃荒要饭至芜湖,从9岁起便跟随父亲肩搭秤杆,在街头叫卖。父亲病逝后,年广久独撑门头开始独自摆摊做生意。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投机倒把是一项不小的罪名,年广久因卖鱼被判了一年有期徒刑。出狱后,在生计难以维持的情况下,年广久又跑去江西贩过板栗,却被当做“牛鬼蛇神”关了二十多天。之后,年广久又做起了水果生意。

  年广久一直遵循着父亲“利轻业重,事在人和”的经商之道。即便只是小小的水果摊,也允许顾客先尝后买,满意的就称几斤,不满意的尝了不要钱。有时遇到一些难缠的顾客,买了又跑来说少给了秤或少找了钱,年广久一律不计较,反而爽快地补水果、找钱,让顾客满意而去,即便是足秤的水果,有时还会附送一两个。一起摆摊的同行都说他“傻”,后来他们索性不再喊年广久的名字,而是喊他“小傻子”。

  当时水果摊隔壁是个卖瓜子的老师傅,年广久时常主动帮着炒瓜子,加上爱琢磨,一来二去,年广久跟着老师傅学了不少炒瓜子的手艺,瓜子炒得又快又好,这便是年广久踏足“瓜子行业”的开始。

  在三十多年前,瓜子还属于统购统销物资,个人经营是违法行为。年广九每天晚上七八点钟开始炒瓜子,一炒几百斤,一气儿干到第二天早晨五点,中午12点和晚上6点钟人们下班时间到了,就偷偷地出去卖。如此循环往复。

  年轻时的年广久在卖瓜子

  那时候基本上天天被抓,一天也不知道要抓多少次,但不怕,抓了再炒,不就几毛钱的水果瓜子么,又不是几百块钱的东西,我拿不出来。

  ——年广久

  02

  敢为人先,靠讨饭东山再起

  在当年,对年广久来说,个体经济能走多远,是个问号,但时局的变革逐渐成就了年广九的商业传奇。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年广九嗅到了浓浓的商业讯息,他跃跃欲试,开始大干其瓜子事业。但他的第一任妻子耿秀云却不同意,年广九果断与发妻离婚,以寻求生意上的更大发展。他什么都没要,只留下了用来炒瓜子的“炉铲”,可谓“净身出户”。当时的年广九已没有本钱再做生意,便一路讨饭去了扬州,出人意料的是,他不仅瓜子炒得好,讨饭也讨得很好,三个月就存了几千元。1980年他回到芜湖,又转身投入了他的瓜子事业当中。

  天生就是一个生意人的年广久,回忆起当年如何靠卖炒瓜子发家这件事时,仍然津津乐道。

  卖炒瓜子,有没有货源是大事。收买生瓜子,别人都是货到付钱。可是我就偏偏要犯‘傻’,先付订金。

  当别人都在愁货源断档的时候,年广九家送货上门的却络绎不绝。

  货源充足了,年广九又开始琢磨炒瓜子的技术,头脑活络的年广九不久就发现熊师傅炒瓜子配方的一些缺陷,那就是没有考虑到嗑瓜子人的口味。于是,年广久对原来的配方仔细研究了一番,然后对方子进行重配。“做到了既适合南方的口味,又适合北方口味。结果下来,一天炒到不够卖。”

  彼时多买多送的现代经商理念早已被年广久熟稔于心:买一包瓜子送一把,别人不要他硬要塞给人家,很多人都叫他“傻子”。“傻子”真的傻吗?不是。年广久用看似自己吃亏的方式,让人们心甘情愿地往外掏腰包,趁机制造焦点话题。虽然“傻子”的绰号不雅,但这恰恰是年广久生意兴隆的源头。

  卖着卖着,年广九觉得得给自己的瓜子取个名字。目不识丁的年广九想来想去,既然大家都叫他傻子,干脆就叫“傻子瓜子”得了!从此,“傻子瓜子”就在大江南北传遍开来,来买瓜子的人也越来越多,有时来买瓜子的人排队排出去50多米。精明的年广久还不断推出各种在当时非常别样的促销策略:独生子女买两斤瓜子可以不排队、外地人到芜湖用车票来买两斤瓜子不排队、结婚的买10斤瓜子不用排队、军人不排队……

  他的炒瓜子小作坊也很快从10个人发展成上百人的工厂,每天炒出的瓜子从一万斤到10万斤,从10万斤到20万斤,总利润也高达每天两万多元。1982年,年广久就赚到了人生第一个100万,成为名副其实的百万富翁,风头一时无两。

  有钱之后,年广久做了一件好玩儿的事情。那时候最大的钱就是5块、10块,年广久都用大麻袋装着,天经常下雨,钱也发霉,他就把那些钱拿出来晒,花花绿绿的人民币铺满整个院子,甚至屋顶。年广久晒钞票是当时芜湖城人们最乐于传播的话题。想起当年的“壮举”,年广久有些感动:“那时的100万能抵得上现在的1个亿啊!”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