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曝乐视欠款150亿,加多宝被“倒闭”,恶性互黑何时了?

2016-11-22 09:07· 正和岛   
   
恶性竞争、假冒伪劣现象越严重,百姓越是认为企业家为富不仁;百姓越是仇富,政府的政策就会左倾,歧视企业家,导致企业家缺乏安全感,选取短期行为。让企业家看不到未来的社会,只能是恶性竞争的负和博弈社会。

  在11月17日世界互联网大会某分论坛上,雷军透露,11月16日晚聚会时发现国内的手机快聚全了,以致于东道主丁磊勒令我们不要谈手机了。“全球手机前十名里面,中国厂商已经占了六个,但前面还有两座大山是苹果和三星,看看中国公司在未来五年能不能突破。”杨元庆也表示,大家谈到手机行业的问题,水军泛滥、互相黑,彼此之间都有过过节。但最后大家达成一致,“中国市场大也不过是全球30%的市场,世界的市场更大,把目光瞄向全球的市场,我们争取我们三家成为全球的前三名。” 

  将竞争者称为友商,本有瑜亮之争的象征含义——对手也是值得尊重和欣赏的高人,如今则因为友商竞争手段的无底线而有了更复杂的含义。当然,并非所有友商都是如此,随岛君一起盘点下吧。

  01  做手机的有多拼

  11月7日,乐视和小米的官方微博针锋相对地撕起来了:@乐视生态 发布了一张微信截图,截图里雷军透露乐视欠款150亿。对此,@乐视生态 讽刺雷军的做法是小人的行为。34分钟后,@小米公司发言人 转发@乐视生态 的微博,要求乐视正视问题:“到底欠了多少钱!”尽管此截图至今未被证明其真实性,却引发了一场网友PS狂潮。

  小米和乐视的恩怨可以追溯到2014年的版权纠纷,小米最终败诉,被法院判决赔偿乐视网15万元。骂战的大规模爆发要到2015年的6月,当时小米官方称“小米电视”的内容比友商乐视多一倍且免年费,还进行了公证。第二天,乐视就举办投资者交流会,董事长贾跃亭亲自回击称,小米的内容并非自有。接着,小米也举办电视沟通会,称乐视电视有违反广电总局181号文规定的嫌疑。

  除了小米与乐视的恩怨,手机行业的激烈互怼,用杨元庆的话说:“水军泛滥、互相黑,彼此之间都有过过节。”这次乌镇会话后,希望大佬们多在产品质量和顾客体验上下功夫。如果把撕逼当营销手段,未免显得品位有待提升。

  02 这两家公司被造谣了…

  11月16日,一则名为《网曝大姨吗融资失败,员工年终奖全部取消》的贴子在网上流传,内文称:“近日有网友爆料称,大姨吗因融资失败,导致公司资金链紧张,已经取消全部员工年终奖,公司老股东寻求退出。该网友在爆料中还透露,去年大姨吗因资金问题将年终奖推迟7个月发放,还将平时的基本福利取消或者降低,此举导致公司员工不满,大量员工因此离职。”此文还认为:笔者对大姨吗发展历程进行梳理,发现近一年来大姨吗屡次被爆料融资困难,有几个原因。在阐述用户流失问题时,此文引用了来源为易观智库、艾瑞APP指数的数据,堪称翔实。文章还盘点了大姨吗为融资而发布、最终又废弃的概念项目。粗读下来,专业财经记者也难免信以为真。

  当天,大姨吗即发布声明《大姨吗回应诽谤:黑的水平太低,这锅不背》称:当看到满篇的“网爆”字眼时,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同行又在搞事情。虽然下手很黑,不过黑的确实有失水准。

  大姨吗称:首先,匿名网友爆料称大姨吗因融资失败,导致公司资金链紧张,已经取消全部员工年终奖。年终奖是指每年度末企业给予员工不封顶的奖励,是对员工一年来的工作业绩的肯定。可以告诉同行一点的是:大姨吗从2014年起,就开始实行一年两次奖金制,年终一次,夏季年中一次。在这一点上,大姨吗同联想、阿里等互联网公司的标准一致。

  随后,大姨吗对关键数据进行了反驳,传播《网曝大姨吗融资失败,员工年终奖全部取消》的贴子也多被删除。

  而就在20天前,10月31日,关于加多宝的谣言传得就更离奇了:董事长跑路,CEO离职,加多宝营销神话破灭!加多宝方面则发表回应称:2017年春节营销大幕已经拉开,为了确保不让某些信息给大家造成误解,针对谣言,加多宝做出4点澄清。还表示:别总想用某些手段诋毁、抹黑他人。

  03  恶性竞争何时了?

  恶性竞争也不见得是 “中国特色”,它源远流长,但“于今为烈”。近些年,许多大企业也深受其苦。

  蒙牛与伊利:2010年,伊利斥责蒙牛制定了针对伊利QQ星儿童奶、婴儿奶的蓄意破坏活动;蒙牛则反击抖搂2003年伊犁集团曾花费超过590万元,雇佣公关公司对蒙牛进行新闻攻击。“黑公关”事件使得一向隐藏的黑色利益链条浮出水面。

  王老吉与加多宝:双方剑拔弩张,从官司到口水战再到广告战,不一而足。加多宝在网络上发起“对不起”系列打悲情牌,王老吉则以“别装了”系列,揭露前者的英资背景、资金转移真相。

  农夫山泉和华润怡宝:2013年,农夫山泉称,一系列针对农夫山泉水质的攻击均为华润怡宝的幕后策划。华润怡宝则回应为:“自己做不好心虚,就拉竞争对手下水,是常用伎俩。” 并对农夫山泉提起法律诉讼。

  三一重工中联重科:数年来,两家你争我夺、口诛笔伐,早已不是秘密。2013年初,有匿名举报中联重科财务造假,三一被怀疑是匿名方;几乎同时,“三一重工借搬迁北京掩盖变更会计政策”的传言四起。对此,三一重工向文波微博质疑“造谣有底线吗?!”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回应“做人有底线吗?”

  04  同行是冤家吗?

  1992年,三全集团董事长陈泽民50岁时,辞去省会市级医院副院长的职务,蹬着三轮车卖起了自己研制的速冻汤圆。由于市场形势良好,1995年前后,全国出现了大量仿制“三全凌汤圆”的企业。这时候,陈泽民审时度势,决定放弃对同行侵害自己专利的追究。他说:“速冻食品是个技术门坎很低的行业,专利官司打不胜打,耗费精力得不偿失。中国的速冻食品业正处于起步阶段,仅靠一个三全是无法满足巨大的社会需求。海外的速冻食品工业比我们先进得多,你挡住了身边的同胞,也挡不住别人登陆上岸,与其让海外企业长驱直入,倒不如本土同胞齐心协力,把市场迅速做大,在较短的时间里形成有一定抵抗力的民族速冻产业。而我要做的,就是苦练内功,永远保持领先的位置。”也就是从1995年起,三全的发展速度明显加快,并且越来越快。

  在博弈论中往往会根据博弈的结果,把人们参加的博弈分成三类:零和博弈、正和博弈与负和博弈。其中,零和博弈代表单赢,正和博弈代表双赢,负和博弈则是代表双输,两败俱伤。现实中负和博弈比比皆是:从早几年长虹、创维等家电厂商的价格战,到不久前蒙牛、伊利的恶意公关战,再到三一重工、中联重科等机械制造商的相互倾轧,无一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式的恶性竞争。

  在我国古代,商人有“商”和“贾”的区别。通常说“无商不奸”而非“无贾不奸”,原因是在于“行商坐贾”。“商”是流动叫卖的,大部分是一锤子买卖,肯定要骗你;“贾”是有固定摊位的,“坐贾”骗了你,你能找到他,而他想和你重复交易,自然不愿意骗你。博弈论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理就是重复博弈有助于达成合作。

  但基于重复博弈的合作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双方都得重视未来利益。而要想让一个企业家重视未来利益,有做百年老店的恒心,必须要让其有足够的安全感。“有恒产者有恒心”。尽管我国目前的政治环境和法制环境比以前好多了,但政策上歧视民营企业家、选择性执法的现象依然严重,使得大部分企业家缺乏安全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一方面看到价格战、假冒伪劣盛行;另一方面,仇富现象大量存在,大批的民营企业家移民。这二者还形成恶性循环:恶性竞争、假冒伪劣现象越严重,百姓越是认为企业家为富不仁;百姓越是仇富,政府的政策就会左倾,歧视企业家,导致企业家缺乏安全感,选取短期行为。让企业家看不到未来的社会,只能是恶性竞争的负和博弈社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