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钱、改名、“强奸灵魂”的网大导演们:100个里面99个都是炮灰!

2016-11-25 10:59·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  曹乐溪 李忻融 
   
尽管网大仍被不少学院派人士贬得一文不值,但不可否认它是一个“英雄不问出处”的地方,没人在意你是斯皮尔伯格还是菜鸟,大家都是网大导演,都在接受市场与观众的严酷检验中探索前行。

  “你知道吗,我一个演员朋友,因为和投资公司勾搭上了,拿了人家50万拍网大,她自己还从中抽走了不少钱。”

  “片子赚了吗?”

  “打水漂了啊,不过人家公司也不在乎,有2000多万没处花呢,投个网大就是玩票。”

  这样的对话,在娱乐资本论做的网大导演生态调查中很是普遍。在网络大电影的斗兽场里,各行各业的人怀揣自己或别人手里的热钱,兴致勃勃地实践着他们的电影梦,什么鬼吹灯、整容液,网大才是中国规模最大的线下实景娱乐体验。

  曾有人断言,中国的斯皮尔伯格有望出现在网大圈。娱乐资本论也在寻找,这些曾经的广告片导演、给院线导演打下手的助理、刚毕业的学生和小演员们,他们多半很年轻,非科班毕业,但拍电影是一直以来的梦想。

  网大造就了他们的“多才多艺”,拍摄成本的捉襟见肘,导致他们往往要包揽制片人、导演、编剧、剪辑甚至宣发的工作,混得好的几个月就开了公司做小老板。他们的故事,比电影更令人唏嘘。

  李明:处女作交了学费

  坐在一不小心就谈了上亿生意的漫咖啡,为一部30万成本的网大宣发发愁,似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李明,《明日情圣》的导演,他身上的直接与坦诚令小娱印象深刻。“进入网大这个行业,就是前一段赶上风口嘛,”他轻描淡写,“郑州满地都是网大公司和剧组,我有个朋友开后期公司,平时没什么活,就免费帮人家剪辑一些网大,水平一般吧,但慢慢的所有网大公司都找他。今年2月到6、7月这半年根本闲不下来,他把郑州所有的网大后期都接了,俩月就买宝马了。”

  “最近他又没什么活了。前段时间大家猛拍网大,就是觉得这个挣钱,但进来才知道,赚钱的不超过10%。”李明并不讳言这是一个低端的圈子,混乱、野蛮生长、看起来光鲜的数据往往经过多重粉饰,“早期有一两部挺赚钱的,比如《道士出山》赚了大几百万,他们就说赚了1000万。”

  进入这个圈子,李明才明白他们想得太简单。“很多投资人以为拍完做一个月后期就能上了,但大多数网大拍完之后半年才能上,这个周期在很多投资人眼里就是很浪费的,而且最初都承诺了30%、40%的赚钱率,结果90%都不赚钱。折腾一年半载赚几十万,我存支付宝上还能挣不少呢,又没风险。所以很多冲进来的人,现在又回去做专辑、拍广告了。”

  《明日情圣》是李明和几位朋友凑钱拍的第一部网大。“肯定问题很多,但作为小成本影片还算及格吧”。今年1月份开拍了10天,花了30万,但一直拖到9月才上线,目前成本收回来一半,“爱奇艺还有1个月的付费期,”他有些懊恼,“宣发没做好,就当交学费了吧。”

  可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倒霉,比起李明,尹晨阳要幸运得多。通过新片场的青年扶持计划,尹晨阳和他的创造小团队顺利被新片场签下,并成功推出了《痞子兵王》。据新片场制片人张军介绍,公司不仅提供拍摄资金,也会在招商、制作团队、后期团队、编剧、文学策划等各方面提供帮助。

  由于有大的发行平台支持,这部成本60多万的网大6月份拍完,7月份就上线,目前收益已超过160万,续集也在前几天杀青。

  而并未挂靠某一平台的李明,并不懂网大宣发的门道,有钱找发行公司,出让20-30%分成,没钱也得请专人来做。“就没留这块的预算,找了个人兼着。” 结果片子搁置了两三个月,等李明找到宣发公司,对方提出要重新剪辑,“投资方有回报压力,既然也没人懂宣发,那宣发公司说怎么样剪好看,就随他们了。”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