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元帅”的传奇:降得住任志强,王石、潘石屹们的老大哥,把企业带到千亿级,还顺带拯救阿拉善沙漠

2017-01-17 15:38· 投资界  Julian 
   
我觉得这可能是历史的必然,就跟火车轨似的,总要有枕木,列车才能真正地跑起来。此外,正好这一代人出于这个历史阶段,他们所做的艰辛努力,可以为未来奠定基础。

  1月16日,首创集团前董事长刘晓光于19时左右离世。随后,冯仑王功权任志强潘石屹等大佬纷纷发文追忆这位地产界长者的离开。

  刘晓光,何许人也?

  他,出生于1955年2月。1970年,在父亲的安排下,15岁的刘晓光远走新疆参军,直至1975年复员回京。1978年恢复高考后,刘晓光报考北京商学院(现为北京工商大学),并于四年后获得商学士学位。1982年至1995年期间,刘晓光曾担任北京市计划委员会处长、委员、总经济师、副主任、北京首都规划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等职。

  1995年,刘晓光临危受命,加入重建首创集团。2015年,刘晓光卸任。首创集团已稳稳树立起四个核心主业:水务环保、基础设施、房地产和金融服务,旗下有5家上市公司,集团资产超过1600亿元。其中,最知名的是在A股上市、专做水务市场的首创股份(600008)和在H股上市、以地产为主业的首创置业(02868)。在基础设施领域,承建北京地铁4号线、14号线、16号线。2015年,60岁的刘晓光选择退休,而后投身环保事业。

“地产元帅”的传奇:降得住任志强,王石、潘石屹们的老大哥,把企业带到千亿级,还顺带拯救阿拉善沙漠

  以上便是刘晓光的事业线,在时间的流水账里,旁人无法读出光阴里的跌宕起伏以及当事人的成事艰辛。如今,所有的过往和人事纠葛都在昨日定格。这也正应了刘晓光喜欢的那句诗,“人生苦旅踱步,终似一缕春风”。终似一缕春风,随风而去。

  一个亲切的技术派“官僚”

  从任志强、冯仑、潘石屹、王巍等人以及媒体的追思可知,1982年至1995年期间的刘晓光就职于北京市计划委员会,历任商贸处的副处长、处长、总经济师升任计委副主任、北京首都规划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等职,是一个技术派官员,年轻而又“使命感非常强”。

  冯仑认为刘晓光的官,“不算大,但也不算小,至少在计划经济的时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官。”在刘晓光担任北京市计委的副主任时,两人打了不少交道,从认识刘的第一天开始,冯仑就觉得刘不是一个官僚,“他也不会用为官的那套标准程式和语言把你拒之门外,更不会用官僚的那种目光去审视你,他会设身处地地替你着想,帮你解决问题,关心你的项目和企业。”

  对于冯仑的评价——替你着想以及非官僚,任志强并不认可。任志强在一次会议上,曾向刘吐槽:我84年时候,拿着文件跑到市政府去找他审批,成立有关的公司。我进他办公室以后,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出去等着去”,我就跑到走廊里等着。等到12点该吃饭了,他出来了,他说“外头还有一人呢”,他早把我给忘了,典型的官僚主义。我跟刘晓光是就是从那儿认识的,我每次都到他那儿盖章,每次到他那儿去审批,他就跟你说外头等,等4个小时以后他才想起来外头还有人。但是有一个好处,你等的时间长了他就理亏就会给你盖章,如果不理亏,吃拿卡要都来了。

  任志强必并不是唯一等待的人,他的“好基友”潘石屹也是。在潘石屹的博文《纪念刘晓光》,潘回忆了二人初见的情景。故事发生在1992年,潘为了跑批文也找到了刘晓光,“我们项目批文一直在等待中,我十分着急。半夜一点多钟,我还在北京市计委的门口等着。刘晓光加完班出来看到我,说大冬天的别冻着了,明天下午你来我办公室吧。结果,第二天我就取到了批文。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刘晓光,跟他打交道。”

  在北京计委工作这一段时间,善于借势学习的刘晓光,通过不断和商界人士打交道,逐渐成长为一名既懂政策,又懂市场的技术型官员,甚至代表北京市政府去香港拉融资。

  刘晓光曾事后回忆,“政府的工作经历使我从审批人、权力拥有者的角度,坚持‘以权谋知’。也就是说,如果有人申请项目,就必须告诉我项目运作的法则、钱从哪里来、钱到哪里去。那个时候我学会了基本的经济学知识,对外汇、外贸、旅游、地产、外资和股票等领域都有了一定了解。”

  或许,正是这段“以权谋知”的经历为刘晓光临危受命,1995年主事首创埋下了伏笔。命运,有时就是如此奇妙,悄无声息地在人的生命历程里大大咧咧地落墨,而后粗笔勾连,完成一幅或传奇或跌宕的画卷。1995年下海的知识分子或官员,也有另外一个称谓,“92派”。泰康人寿董事长兼CEO陈东升是“92派”这个名词的发明者。作家陈晓守曾著有同名图书《九二派》,以记录1992年前后,这代企业家的理想与商道。而更大的时代背景是1992年邓公南巡,大批在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受南巡讲话的影响,纷纷主动下海创业。

  这一批企业家,对于中国以及中国商业史的意义非凡。著名宏观经济学家胡释之指出,官员下海,从一个分配别人的财富的人变成一个给自己和他人创造财富的人,从一个维护体制的人变成一个瓦解体制的人,使得这批企业家具有了双重意义。一方面是成为经济发展的动力,和其他企业家一道,真正支撑了中国这些年的经济增长,另一方面是成为改革的动力,助推了旧体制的瓦解和新体制的建立。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Julian,原文:http://news.pedaily.cn/201701/20170117408196.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