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村庄的寓言”:所有人都说它会让房价暴跌,但它为什么下不来?

2017-03-13 09:16· 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巴九灵 
   
房价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过去这些年,村里的人越来越多了,买房子的需求很大。但是房价涨得这么快,就不对了,只看去年和前年,才两年的工夫,村里很多地方的房价已经翻了一番。

  巴家村是一个安守本分的小村庄,在过去这些年里,村民们辛辛苦苦工作,日子越过越好。但是,好日子里,也有烦心事,最大的问题,就是村里房价涨得实在是太快了,有的人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最后赚的钱还比不上之前那些早早买了两套房的人。

  这么多年来,村民们提出过各种各样降房价的建议,村委会也采取过很多的措施,但是房价还是一如既往地上涨。

  房价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过去这些年,村里的人越来越多了,买房子的需求很大。但是房价涨得这么快,就不对了,只看去年和前年,才两年的工夫,村里很多地方的房价已经翻了一番。

  房价上涨过快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在村民看来,就是因为村里有钱的人,有钱不去办实业,却来买房子,普通人能买的房子就少了,价格自然就推高了。

  房子本来是拿来住的,是个民生必需品,但在巴家村却成了一个投资品,买不起房的村民们很生气。有人把巴家村和隔壁山姆村、东洋村比较了一番,发现巴家村少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叫“房地产税”。

一个“村庄的寓言”:所有人都说它会让房价暴跌,但它为什么下不来?

  在隔壁山姆村,你有多少套房子都行,但是你必须得给每套房子交税,多买就得多交税。但在巴家村,持有房产是不用交税的,所以那些有钱的人才能一买就买几十套。

  房地产税能解决房价问题吗?

  有村民就想把这个房地产税学过来,在巴家村也放一下这个大招。给每套房子征税,让那些买了很多房子的人增加成本,交税交到肉痛。

  过去,每次房价涨的时候,村民们总是眼巴巴地望着村长腰间的技能包流泪,一到村民代表大会,他们就会骂村长,你咋留技能呢,大招都不放,你是不是故意放水?

  你看隔壁的山姆村啊、东洋村啊,一收房地产税,房价不就都稳住了嘛。

  村长憋了半天,回了一句,我的大招不是老早就CD(技能冷却)了嘛!

  你们忘啦?前几年的时候,村里在房价涨得最快的一个叫“海上”的生产小队来做试点,给这片地上的房子征税,结果房价还不是该涨就涨,最后这笔钱还是得由租房、买二手房的人来买单。

  为什么征税不适用于巴家村?

  为什么在隔壁村征税有用,到了我们自己村里就没有用了呢?

  因为隔壁山姆村的房地产税征收对象是非常广的,基本上所有的房子都在交税的范围里,而海上小队收的税,是为了抑制房价过热才推出来,主要针对的是投资性房产,收的对象很窄。

  比如户口在下江小队里的,前两套房子是不收税的,再加上其他一来二去的免征条款,其实在征税范围里面的房产也没有多少了,效果当然就不显著了。

  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隔壁山姆村的人造一幢房子,房子和房子下面的土地所有权是合在一块的,所以征的是“房地产税”,这个税里既包括了房子的税,也包括了土地的税。

  但是巴家村房子和土地的关系很特别,土地都是村里的。有人想要造房子,没问题,你得出一笔钱。只有交了这笔钱,村政府才会把土地几十年的使用权给你,有的是40年,有的是50年,有的是70年,这笔钱就叫“土地出让金”。

  房子造完了,村民来买房后,这个问题始终绕在大家的头顶,我虽然买了房,但是其实只有房子属于我,房子下面的土地,可不是我的,这块地的租金,早就一次性付清了。

  于是村里有人就提出来了,我还要为一个我租来的东西交税,没道理吧,我都交了租金了。所以,如果要征税的话,可以,但起码要先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吧。

  而且,以前村里一提到征税的时候,各个生产小队都不是很积极。村里盖房子的土地平米数,都是各个生产小队在负责管理的,这部分“卖”土地的土地出让金,也都是各个小队留用作为发展资金的。生产小队也很委屈,一个小队里修路、造桥、搞基建要钱吧,给小队管理人员发工资要钱吧,我们是指望着用这些钱来干事业的。

  不过,小队长们也都明白,今时不同往日了,各个小队中心位置的地,该卖的也都卖得差不多了,接下来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土地财政都该变一变了。

  村长和村委会一看小队长们的意愿,得得得,还是我们来统筹一下,把基础性问题都解决了,再来上马放新一轮房地产税大招。

  问题一:摸底

  起码我得先了解全村的房子在谁手里吧。

  原先各个小队卖房子,大家你卖你的,我卖我的,反正各不相干,都只守着自己这一方小天地。

  巴九灵身在A小队,已经买了两套房,按规定他全家在A小队是没有买房资格了。没关系,我在A小队的房产,不影响我去B小队里买,全村这么多小队,总有一个适合我。这样一来,村委会压根就搞不清楚到村里某一户人家到底有几套房子,全村那么多房子又都在谁手里。

  对于这一步,村长已经做了不少工作,例如在全村建立一个统一、兼容的不动产登记平台。

  问题二:界定

  房地产税里“土地”部分的税怎么收,这就很复杂了,涉及到土地制度、税收制度,而且这种大问题处理不好是要出大麻烦的。

  反正,这类问题“法在税前”,先在村民代表大会上立了法,再执行,是必要的流程。

  问题三:执行

  立了法,还要制定怎么个收法,哪些人交,交多少,怎么交。

  比如有人说可以用累进税制,按家庭人均论,60平米免税,60-80平米每年超额部分多征收房价1%的税,80-100平米每年超额部分多征收房价2%的税,100-120每年超额部分多征收房价4%的税,依此类推。

  还有的人说,在出租市场上收房产税,房东会把房产税加到租金里。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房东可以和政府签订合同,把手里多余的房产以廉租房形式出租,可以免税。

  一看就知道,这些问题中间还有复杂的调查、论证,以及利益协调过程。虽然村民们很急,年年都有人讲今年有机会出台,不过,急也没用,这套政策要出台恐怕也快不了。

  回头看了一下历史,倒是有人找到一个可以参照的时间,村里有一位叫“炮哥”的先生,对这个问题研究很深,他说村里以前不是也搞过燃油税嘛,从提出到立法,用了多久?19年。立法后用了多久开始执行?又是一个19年。

  小巴一盘算,村委会从2003年就提出要整合房地产方面的多项税收,2013年提出要进行房地产税立法,2015年把房地产税列入到立法规划中,但是现在连草案都还没有出台,更别提向社会征求意见了和最终立法了。

  大家还是在心里默默祈祷,这一次的效率能比上一次高一点吧。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