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入局网大 ,阿里这么高调意欲何为?

2017-04-21 09:54·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一 一 
   
根据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33亿。近几年,由网文IP改编的影视作品成为文娱产业增长点。

  去年,冯小刚拍了一部《我不是潘金莲》,个把月内就诞生了近20部“衍生”网络大电影。其中《你是潘金莲》、《谁是潘金莲》、《她才是潘金莲》……让人傻傻分不清楚。而此前王宝强离婚事件一夜催生出网大《宝宝不哭》,不止遭到抵制,也引发业内对网大问题的再讨论。

  这种种奇葩怪相,正是网大发展的一个缩影,靠着片名、海报、6分钟“走天下”的网大市场,在野蛮和争议之间疯狂生长。2016 年上线网大数量约 2500 部,同比增长高达 263%,总播放量高达 216 亿。网络大电影市场规模达到 10 亿,同比增长近 10 倍。

  但进入2017年,虽然整体市场规模被预测将达到30亿,但随着监管收紧和资源的两极分化,第一季度网大产量、开机量都大幅降低,播放量也降幅明显。

  随着网大进入洗牌期,小玩家望而却步,与之相应的,一些“高配”军团开始大举进军。

  4月18日,“起风了——优酷网络电影开放合作大会”在北京召开,优酷与阿里文学、阿里影业在北京宣布启动“HAO计划”,共同投入10亿为网络电影内容生产者提供包括平台、IP、资源在内的一站式服务。

  阿里的高调入局,无疑是给网大产业打了一剂强心针,有助于推动网大的精品化进程。

  这也是阿里首次对外披露其网络电影业务的相关情况。不过,早在 3月14日,阿里影业与阿里巴巴大文娱达成多项联动的战略合作中,就提到了将会联合优酷、阿里文学共同出资开发网络大电影。

  在院线电影增幅放缓,国产电影整体低迷的情况下,阿里影业进军处于“洗牌期”的网大市场,倒也情理之中。

  但面对这个还充满问号甚至被质疑的市场,又有爱奇艺这样一位先发制人的强敌,优酷和阿里的中场入局,究竟想在这里得到什么呢?

  用电商思维做网大?

  简单理解优酷的“HAO计划”,就是三点:

  1、  开放自运营工具,用电商思维做网大。网络电影生产者可在优酷开设自己的“店铺”,上传电影后,自主定价并在“店铺”里运营,开店“卖”电影。吸引自己的粉丝,接受打赏。各项收入可在后台自动结算,构建“自成长体系”。

  2、  开放新分账模式,引入“播放时长”和“会员拉新”两个维度。多方面评估一部网络大电影的贡献,推动行业回归内容价值。大力推进网络大电影单片点播的收费模式,此后,单片分成、会员分成、广告分成将贯穿一部网络电影分账单生命周期。

  3、  开放IP,阿里文学向网大合作者全面开放自己的IP资源。一方面依托阿里文化娱乐集团海量数据,帮助作家在IP培育期做出更清晰衍生规划,提高IP改编网络电影的成功率。另一方面阿里文学的书旗小说、淘宝阅读、UC书城等渠道,可以为IP衍生到网络电影提供宣发基础。

  虽然此次落实到具体片单上的作品不多,但量级都不错。发布会上,阿里文学公布了多部合作及签约作品。其中,《刑凶手札》和马伯庸的《西游摇滚记》将于今年年内上线播出,分别选择泰海影业和芒果娱乐进行项目合作。 而此次“HAO计划”重点还在于优酷所希望打造的平台服务。

  乍一看,优酷所进行的一系列网大平台的革新模式,似乎是阿里再建一个网大自运营平台 。一改传统模式,从文学IP到宣传发行,阿里依靠现有资源可以进行全链路开发。起码在目前来看,的确更有利于创作者专心于内容制作。

  正如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CFO、阿里文学CEO 黎直前也在现场强调:“本次‘HAO计划’要打造网络电影领域的新基础设施——做培育网络电影好内容的‘水电煤’,赋能创作者,给用户带去快乐”。

  起点还是终点

  通过一系列的资源整合,阿里文学作为重要的文学IP资源库,为影视化衍生做足了铺垫;而阿里影业又有着较广的资源优势,可以通过选择合作伙伴来生产“头部资源”的网大;而优酷作为一个重要的内容输出端口,在打造网大播放平台上发挥作用。

  阿里影业整合开发业务资深总监易建萍表示,阿里影业将整合阿里资源,背靠海量淘系商家,依托娱乐宝提供开放的资源,将从项目融资、广告植入、衍生授权和整合营销四个方面为网络电影赋能,助力网络电影发展。

  可以看出,阿里进军网大市场,一方面是其已经具备一定的资源整合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网大来有效串联大文娱的各个板块,将各个板块的作用尽可能发挥到最大化。

  阿里文学可以以文学IP为基础,提高其转化盈利的能力。而阿里影业则可以增加其盈利板块,优酷则会在在线播放平台的竞争中增加砝码。

  毕竟,无论是已经开始寻求影视化发展的豆瓣读书,还是以爱奇艺等播放平台在网大市场格局中的竞争,阿里打通旗下资源,“联合作战”是必然也是必须的。

  虽然网大处于一个相对野蛮生长的阶段,但是其发展初期的红利优势还是非常具有吸引力,阿里此次进军网大市场,或许也正是看到了网大在未来的盈利空间。

  但是比起业内此前流行的影漫游联动,阿里旗下的“多兵多将”则有更大的机会来制造一个阿里闭环。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CFO、阿里文学CEO黎直前也表示“从网络文学到网络电影,只是全链路开发的起点,而不是终点。未来,我们将引入更多合作方和资源,帮助优质的网络电影发展超级网剧、电视剧、院线大电影等衍生产品。”

  洗牌与头牌并存的网大市场

  今年3 月 1 日正式实施的《电影产业促进法》中规定,网大的审核要求及审核流程都将与院线电影一致,只有优质题材、制作精良的网大才允许上线。

  这似乎也预示着虽然市场空间和市场规模进一步扩大,但网大还是要来到一个行业的“洗牌期”。

  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网大数量出现了锐减,下滑了四分之三左右,而且这一趋势可能还会有所蔓延。

  除了数量锐减外,网大的制作成本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上升。从市场初期,几十万的制作成本上升到了2016年平均100万左右,而2017年投拍的影片中,投资在200万以上的比重增加,而且随着传统电影人和电影公司进军,甚至出现了千万级的精品网大。

10亿入局网大 ,阿里这么高调意欲何为?

  从华谊兄弟联手本山传媒、七娱乐打造的《山炮进城》,再到王晶制作的《我的极品女神》,此后欢喜传媒携手陈可辛、王家卫,中南影业和奇树有鱼选择高群书,传统的电影大咖和影视公司逐渐开始了“触网”模式。

  与此同时,2016 年共计生产的约 2500 部网大,总播放量约为 216 亿。但仅前十名播放量总和已达 17.88 亿,占 8.3%,两极分化十分明显。相对应的是,此前公布的2016 网大分成金额最高的 20 部电影中,全部为爱奇艺独家网大。除爱奇艺外,腾讯也于 2016 年推出“百部独家网大”计划,直接采用保底的方式买断优质内容。

  因此头部资源的争夺就成为了竞争的重点,一方面阿里影业依托自身资源生产“头部资源”,另一方面优酷通过“HAO计划”来播放头部内容。

  在网大行业洗牌期,紧抓“头部”资源显然是聪明有利的决定。

  与此同时,根据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33亿。近几年,由网文IP改编的影视作品成为文娱产业增长点。

  阿里影业几部重点影片,无论是《摆渡人》还是《七月与安生》以及之后上映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都是由网文IP衍生而成。

  在网大遭遇片名+海报+6分钟无法长期有效满足观众,业内又进入到头部资源密集争夺的局势,以及网文IP整体转化率不高,但以文学IP衍生开发成为一个热点潮流的整体行业局势下,阿里在此阶段进军还是一个相对有利的阶段。

  网大市场在经历了两年的迅猛生长后,在市场逐渐遭遇到了华谊兄弟这样的传统巨头,再加上如今类似于阿里“HAO计划”的推出,网大行业真正进入到了一个变革期。而阿里此时进军网大市场,显然正是看准了变革期隐现的市场良机。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