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了四年厕所,从一张沙发到估值40亿,成Airbnb中国最大杀手,靠什么?

2017-05-05 09:27· 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Max 
   
谁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陈驰说自己栽树也要自己乘凉,这是互联网带来的颠覆的魅力。陈驰写了这样几句话:我一直不顾别人的嘲笑,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挖一口井,因为我相信深处有甘泉,这口井已经挖了四年,我还要再挖四年!

  刀哥今天讲的创业者,又是一个偏执狂……

  他在携程眼皮子底下做短租,居然没被打死;第一个“房源”是自家的一张沙发,为了搞定房东自上门刷厕所;苦逼创业四年后,将PK对象默默瞄准国际巨头Airbnb……

  他让网友住在丁磊猪场里,他第一个将短租房屋接入芝麻信用,从此住宿不再交押金。最近他开始叫板传统酒店,扬言短租仅凭价格便宜的优势,便能杀得许多传统酒店退出市场。这个低调的狂人,是小猪短租的创始人陈驰

刷了四年厕所,从一张沙发到估值40亿,成Airbnb中国最大杀手,靠什么?

  差点B轮死,只因选了“坑爹”的C2C

  2012年8月,陈驰创办的小猪短租正式上线。小猪和Airbnb类似,是个人房东将空置的房间、沙发租给用户的C2C模式。

  当时选择C2C短租无异于找死,仿佛从第一天起,就有人说中国不可能做成Airbnb。无论是创业者还是资本,都不看好C2C短租模式在中国的发展。

  去年李开复接受美国媒体的电视采访,谈到Airbnb在中国的前景时,表情冷酷地说:“Airbnb打开中国市场的机会为零。要想想如果中国市场这么容易打开,那么那些盲目的模仿者早就变成10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了。”

  2011年12月,新浪乐居前总经理罗军创办的途家网正式上线,途家采取B2C的模式,通过地产商等途径拿房,托管并对外出租。在罗军看来“C2C在短租领域的难度比B2C或有线下呼应的业务要难,成熟的时间更长。”

  2012年3月主打中国人出境游的住百家成立,有人问张亨德,他为什么不选择Airbnb的模式?张亨德直言:“国内C2C的短租是一个伪命题,C2C很多也是纯山寨Airbnb,在中国水土不服。”

  在外人看来,陈驰占的这个坑就是无底洞,简直像办学校,既要教育房东愿意把房子分享出去,又要教育用户愿意住到别人家。说不定没等教育到一半,公司就死了。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尝试这种模式。

  不光是行业唱衰,C2C短租模式的代表们的确不是很给力。

  2013年7月,由德国“山寨大王”Samwer三兄弟在北京注资成立的爱日租在烧光2000万美元后,黯然关了门。

  成立不久的小猪也在苦海中挣扎,进展缓慢。小猪虽然比较顺利地拿到了A轮融资,但是钱烧的也快。2013年10月至12月间,陈驰见了近40家投资机构,但大多数投资者们对分享经济还没有概念。

  2013年12月31日,陈驰接到投资方的电话,对方说投资的事出现了变化,公司决定先不投了,说好的B轮融资就这样泡汤了。

  眼看年关将近,当时公司的账面上只有不到100万美元,投资公司一放假,至少3个月内不会有钱进账。陈驰很怕这个公司就此夭折,跟着他的兄弟没饭吃。

  从0到1,妇产科大夫的笨功夫

  在涉足互联网之前,陈驰在华西医科大附属医院做了四年妇产科医生,根据切片看病理,这种职业习惯,让陈驰天然带着批判的眼光,对待自己的产品也像问诊看病。这种习惯用到产品战略和商业模式上,就三个字:狠、准、稳。

  狠,我认为是敢对自己动刀。

  小猪成立后,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不知道如何去找个人房东,有房源的房东也不知道小猪,更不了解这种模式的好处。

  为了求快,小猪引入过宾馆式的标准化资源,很快拿到了几万套酒店式公寓,但事实证明那是一个错误的决策。

  陈驰和团队闭关一个月,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不要从一开始就给自己设计一个完美的业务套路。因为一旦引入标准化的资源,短租就失去了它原有的优势,也严重偏离了分享经济的原点。陈驰果断扔掉到手的几万套房源,从0开始,用最笨的方法做最难的C2C。

  准,是对分享经济本质的把握。

  房东的“质”更重要还是“量”更重要?陈驰认为是质。小猪和Airbnb都是真正希望激发分享经济独特的供给,鼓励陌生人真正把闲置资源分享出来,创造新的体验,甚至形成新的生态圈。把线下的酒店或传统公寓搬到线上来卖也可以称为O2O,但没有任何的价值。

  为了搞定个人房东,陈驰从自己身边人开始,进行“传销式”式推广。陈驰先是请自己的高中同学出来吃饭,试图让他们成为小猪的首批房东,但三十多人中仅有一人答应。

  他又转向自己在成都的母亲,想让这位60多岁的老人把闲置的主卧出租。最初母亲强烈反对,但陈驰无奈地告诉她,自己在创业,母亲才勉强接受。

  与此同时,陈驰鼓励员工从五环、六环、城中村.....搬到三环内租个两居室,再分享其中一个房间。

  事实证明,这种办法虽然又笨又慢,但是管用。《创新扩散》提到这样一个理论:当某种创新短期内不易被社会道德接纳时,就只有求助于人与人的社交关系传播,慢慢积累而至爆发。

  当一个房客尝试过一次短租,并且体验真的优于自己以往的酒店住宿体验的时候自然会向自己的亲友推荐。房东更是如此,一个房东如果尝试了这种模式赚到了甜头,自然会和他的好友中有闲置房源适合做短租的人推荐这种模式。这样下来,小猪短租不需要知道谁是潜在房东去定向营销,潜在房东自己就会浮出水面。

  稳,不过是愿意下笨功夫和苦功夫。

  C2C在中国到底能不能成?陈驰认为可以,因为分享经济是大势所趋。怎样才能成?花大力气做好本土化运营。

  2016年12月,一篇《曝光一个上戏的学生,他用Airbnb毁了我的整个家》的文章引发巨大关注,文章作者称,自己是一间Airbnb民宿的主人,但一个自称上戏学生的房客,借她的房子拍东西,结果整个剧组“野蛮拍摄”将好好的房子搞得体无完肤,而事后房东寻求赔偿却得不到回应。

  小猪大中城市设立地面服务团队,只要大中城市有人申请当房东,小猪的客服就会先上门,第一个流程就是验真,看一下房子的状况适不适合接待,房东是不是友善;然后设计师会上门提出一些软装的建议,帮助房东提升房屋品质,摄影师上门拍照片,最后再正式上线接待客人。

  早期,他们扮演装修队的角色,都在帮房东改造房子——买四件套、买地毯、刷墙、安装防盗门。有一次,因为一个房东家里的卫生间年月久了,留有很多污渍,用普通刷子刷不掉,为了不影响租客的体验,小猪的员工半夜的时候还在用钢刷、草刷帮忙处理。

  为了保证房东的安全,小猪给房东配备了保险。比如房东主要的家电、家具等主要财产,要写明报给小猪,小猪经过检验之后,如果这些东西失窃或被损坏,而房客没有赔偿就走了,那么就由保险公司联合小猪来给房东来做后续的保障赔偿。

  有人认为小猪的C2C就是直接将Airbnb模式Copy to China,如果这么简单,那么小猪根本活不到现在。陈驰想打造的,是一款体验远超同行的爆品,它已经具备了爆发的潜能。

  CEO北京租房住,All in 短租“三国杀”

  被同行嘲讽了两三年后,让陈驰感觉到小猪短租开始逆袭是在2015年下半年。“好房子开始上量了,不需要去市场里拉房源,更多的是房东自己发布,有趣的个人房东越来越多,用户的使用频次开始逐渐变高,自由市场开始形成,最重要的是有短租开始跟风C2C。”陈驰说。

  2015年小猪短租的在线交易额较上一年增长500%;房源数量超5万,城市覆盖200多个;日新增房源在250-300个,这相当于3个中型酒店的供给体量。如今,小猪进入306个城市,房源超过15万套。

  面对这个以前想都不曾想过的成绩,陈驰感触颇深。“C2C需要养,到了一定阶段自然会起来。焦虑从本质上说是来自于求快,焦虑有时来自于把生命看得太短。”

  不过,小猪前面还有一座大山,Airbnb前段时间完成10亿美元融资,估值约310亿美元,刚刚改了名字爱必迎。这个稍显尴尬的名字和至今缺位的中国区负责人,令人想起李开复那句冷酷的断语。

  与Uber一样,进入中国后,Airbnb首先要思考如何维系与地方政府的关系,并且能够尽量减少政策、法规上可能遭遇的麻烦。但Airbnb的本土化过程,还有更多的障碍等着它去破除。如调整支付方式、增加智能门锁等。但对于全球化公司来说,针对某一国家进行改变,或许很难。

  Airbnb想要发力国内短租市场,还在交学费。小猪不会为它留出太多的时间。

  国内同行,小猪的卧榻之侧也有途家虎视眈眈,竞争的气息正在逼近,短租行业已从各自“发功练气”转向短兵相接。

  最终,三个巨头之间必有一战。因为,房屋短租的春天已经来了,至于这个春天是不是小猪的,要看陈驰能否用自己的爆品干掉对手。

  陈驰北漂多年,小猪D轮融资6500万美元,但他在北京一直租房住,在北京码农聚居地五环外的天通苑,陈驰租了一套复式,除了自己住,其余的屋子全部共享出去,这个事情他坚持干了四年。

  一个大男人既要接待房客,还要刷厕所搞卫生,甚至每到周末还亲自下厨请房客吃饭。当然,这四年里他琢磨的更多的事情是,中国房屋分享怎样才能活下去。

  四年里陈驰共招待了300多位房客客。这些客人里有学习法式高级糕点的潮汕姑娘、有弹得一手好吉他的浙大研究生、来北京治疗鼻炎的酒店大厨。这些房客有着不同的精彩或悲伤的故事,在陈驰的家里体验着不同的生活,也给陈驰留下诸多美好回忆。

  如今,小猪20家人文书店上线了,神农架作家的院子上线了,1000多年的终南山古寺上线了,重庆百年老教堂上线了,丁磊的养猪场上线了,网红作业本的房子上线了,女排第一美女的花店上线了…….C2C短租模式正在中国的大地上开出花朵。

  谁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陈驰说自己栽树也要自己乘凉,这是互联网带来的颠覆的魅力。

  去年小猪四周年的时候,陈驰写了这样几句话:我一直不顾别人的嘲笑,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挖一口井,因为我相信深处有甘泉,这口井已经挖了四年,我还要再挖四年!

刷了四年厕所,从一张沙发到估值40亿,成Airbnb中国最大杀手,靠什么?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