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的焦虑:“八大金刚”悉数离场、一年烧钱上百亿,美团点评拿什么上市?

2017-05-08 09:35·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白小西 
   
美团得力干将、点评系高管纷纷出走,使得美团点评成为“互联网史上高管流失最快”的公司。与大众点评合并后的美团,到底发生了什么?内忧外患之下,美团点评的未来将会如何?王兴对“互联网下半场”踌躇满志,但美团点评的现在能支撑起他对未来的野心吗?

  近一年来,除了CEO王兴的“互联网下半场”理论短暂刷屏外,美团点评最引人关注的就是眼花缭乱的架构调整和一波波高管离职。

  5月5日,美团点评发布邮件称,集团高级副总裁、广告平台负责人陈烨因个人及家庭原因将离职。这位原大众点评旧部今年初才刚刚从业务部门调至职能部门。

  另据媒体近日报道,原美团网COO干嘉伟已加盟高瓴资本,作为原美团2号员工,干嘉伟在去年的调整中获得王兴设置的“互联网+大学”校长的闲职,离职也属意料之中。

  原美团得力干将、点评系高管的悉数出走,使得美团点评成为“互联网史上高管流失最快”的公司。与大众点评合并后的美团,到底发生了什么?内忧外患之下,美团点评的未来将会如何?

  架构频繁调整

  2015年10月,年轻的美团吞并了年长7岁的大众点评,王兴也借此证明了自己在O2O领域过人的判断。但美团在此前后经历了数次架构调整,一众得力干将陆续离场,令人唏嘘。

  2015年7月,王兴开始重新审视餐饮相关业务,先后成立外卖配送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及到店事业群,分别由王慧文、陈亮和COO 干嘉伟出任事业群总裁。

  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一个月后的2015年11月,新公司进行大规模架构调整,其中保留美团之前成立的到店和外卖配送事业群,还基于和大众点评重合的相关业务出现到店综合事业群,此外还有酒店旅游事业群和平台事业群,猫眼电影全资子公司。

  2016年7月,王兴发布内部信,再次宣布新的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原到店餐饮事业群、外卖配送事业群和餐饮生态平台合并为“餐饮平台”。至此,餐饮、综合、酒旅被定为美团点评业务的“三驾马车”。

  今年1月,王兴又通过内部邮件宣布核心业务组织架构调整,进一步整合团购业务,此后,美团点评所有事业群将归为餐饮、综合、酒店旅游三大板块,行成新的“三驾马车”。

  经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人事调整后,在美团发展过程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八大金刚”已先后离场。

  美团第10号员工沈鹏于2016年3月出走创业,引发舆论哗然。沈鹏22岁即进入美团,作为第2个销售员,在美团工作7年,曾是美团全国外卖负责人。

  ▲沈鹏向媒体提供的美团2011年北京销售部员工合影。

  在今年1月份的架构调整后,有媒体报道,原美团南四大区总经理张强、美团销售支持部负责人陆寅峰以及美团销售培训负责人瞿志远,主动离职均选择了去哪儿网。

  今年3月23日,据亿欧网报道,美团外卖高级运营总监马宏彬已从美团外卖离职,并加入了直播平台快手。马宏彬于2015年5月加入美团,任高级运营总监。

  在去年7月的调整中,2011年加入美团、建立了强大地推团队的前COO干嘉伟,被王兴任命为“互联网+大学”的校长,负责新公司人才培养,王兴称是为了“让他能够更好的平衡工作和照顾外地家人”。有消息称,此后干嘉伟就一直在澳洲待着,处于赋闲状态。

  ▲王兴与干嘉伟(左)共同为“互联网+大学”摇铃启幕。

  目前唯一一位留下来的悍将,是已经转岗猫眼的原美团上海大区负责人姚俊涛。但猫眼电影已由光线传媒控股,名义上不属于美团。

  而2014年底离开美团的3号人物、原销售副总裁杨俊,早已引发美团人事动荡,2015年,有媒体爆料称,据美团离职员工反馈,当时,美团有8个大区总,9个小区总,还有十几个重要的城市经理中,已经超过10个区总、城市经理级员工离开美团,其中不乏在美团工作三年以上的老员工和核心中层。

  人事动荡不止

  在美团点评一系列架构调整之下,除了旧部离场,大众点评系高管也纷纷出局,公司人事动荡一直未曾平息。

  沈鹏离职时,就被外界猜测与人事斗争有关。沈鹏当年还在团购业务部门时,就传言与干嘉伟之间有嫌隙,离开团购到外卖时,沈鹏除了带走原先团购部门的手下,希望不再与团购销售团队有太多交集。

  今年1月,互联网媒体人朱翊撰文,直指王兴“任人唯亲”,并抛出一份内部流传出来的美团势力图,核心为王兴的亲戚和同学。

  在年初的人事调整后,王兴妻子郭万怀掌握集团财政及人事任命大权,其表弟殷志华成为智能餐厅掌舵人,王兴的5位同学陈亮、穆荣均、王慧文、杨锦方、赖斌强,分别任职美团平台及酒旅总裁、技术高层、餐饮事业部CEO、后台高管、前美团法人。

  有媒体人爆料称,随着高管不断离职,陈亮等五人组成的“同学帮”,与郭外怀阵营冲突不断,最为直接的对决则是酒旅事业部的回归。2016年底,陈亮负责的酒旅事业群尝试独立融资,但融资失败,而郭外怀更倾向于酒旅事业群的回归,以便掌管更多的实权部门。

  此外,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后,点评系高管陆续遭遇人事动荡。

  ▲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及其旧部。

  美团与点评合并仅1个月,大众点评网CEO张涛被宣布不再担任联席CEO,转任新公司董事长这一虚职。此后,点评系几位大将中,李璟退休,张波去向未卜。今年1月9日,美团点评宣布第四次大规模架构调整,点评系灵魂人物、原大众点评COO吕广渝离职,宣告点评系高管团队出局殆尽。

  据网上流传的名单看,去年以来离职的点评系核心团队已达24人。美团点评如此频繁的高层变动,在互联网界堪称第一。

  营收与上市悬念

  4月15日,王兴在新经济100人的CEO峰会上提出美团全球化是大势所趋。但人事动荡,估值持续下滑,离此前融资对赌的2018年上市期已不远,王兴的“全球化”豪言要靠什么来实现?

  作为小BAT组合中一员,美团点评的境遇相比其他两家可谓惨淡。4月28日,滴滴出行宣布完成新一轮超过55亿美元巨额融资,4月初,有媒体报道称今日头条已于去年底完成约10亿美元D轮融资。而美团点评自从合并后完成一次融资后,估值便开始下挫,备受资本市场冷落。

  ▲美团历次融资情况。

  今年1月,据一位接近美团投资人的知情人士称,美团投资人转让老股的估值,比倒数第二轮融资时70亿美元的估值还低,最后一轮的估值是120亿美元。老股东为安全退出,宁愿半价出售美团股票。

  而这已经不是美团股票第一次遭打折甩卖。2016年8月,媒体曝出阿里八折甩卖美团老股,并通过基金渠道销售,彼时亿舟资产推出的“独角兽股权投资基金3号-新美大”就曾宣布:“本基金受让阿里巴巴老股份额的估值价格为124.5亿美元,为本轮融资估值150亿美元的8.3折,安全边际高于市场同期同类型产品!”

  股票打折甩卖背后,是资本对于美团点评价值的忧虑,也为其上市蒙上阴影。

  2016年年初,美团点评完成33亿美元融资,作为代价,王兴许诺,2018年美团点评完成上市,同时保证IPO估值不低于200亿美元,若无法完成,美团点评将赔付投资金额的120%——近40亿美元。

  团购、外卖和酒旅,是美团三大主营业务。团购没落;外卖始终是个烧钱的大洞,还看不到盈利希望;低端酒店不但难盈利,还有强敌环伺。美团点评的营收到底如何?

  王兴在2016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夏季峰会上透露,截止2016年7月,美团点评除外卖业务之外的其他业务已经实现盈亏平衡。具体营收情况不得而知。

  但根据自媒体“开八”去年12月曝光的美团点评融资文件显示,预计2015年亏损高达105.37亿元,约合16.2亿美元,美团点评预计2018年才能实现盈利。

  ▲一家理财网站曝光的美团点评融资文件,图为合并后的财务预测。

  据经济观察报去年8月刊文称,美团内部高管曾自嘲称,美团最大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会烧钱补贴。美团在团购的补贴高达3亿元,而培养出的海量客户却毫无忠诚度而言。美团烧钱的逻辑在团购、外卖和电影票业务中都取得暂时领先,但同样烧钱的逻辑却在酒店和外卖市场接连败北。

  由此看来,美团点评何时能整体扭亏为盈还是未知数。

  为了上市,美团点评只能从其他方面想办法,首先是缩减开支,据媒体统计,其裁掉4000名基层员工,每年能节约开支费用约2亿元。此外,从深圳、上海等地的餐饮事业部销售人员处传出的消息称,自去年下半年开始,美团点评平时向餐饮类商户收取的佣金,已从之前的4%-6%上调为8%-10%,而在部分地区,佣金比例最高达到15%。

  在业内人士看来,降开支容易,如何提升盈利水平才是关键,而缺乏有效盈利模式是美团点评的致命伤。

  如今距离2018年越来越近,分析人士认为,倘若美团点评没有外界资本持续输血,恐怕会倒在黎明前。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