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和易到的事情还没过去,李嘉诚也来讨债,乐视究竟欠了多少人的钱?

2017-05-08 12:41· 微信公众号:IT时代网  魏峰 
   
针对“庞氏骗局”,施瓦泽回应新浪驻美记者:“你问我为什么叫乐视是庞氏骗局,因为我觉得他同时宣布了这么多不同的项目,他可以说自己正在为每个项目融资,但他却把一个项目融的钱用来支付其他项目的资金。”
近期,随着“庞氏骗局”、“拖欠供应商150亿”、“挪用易到13亿”、“被足协追讨1千万”等等新闻不断曝出和后续发酵,乐视“水涨船高”,一直活跃在负面新闻的风口浪尖。

  而在众人纷纷猜测贾跃亭如何驾着乐视这艘船,渡过眼下这片险滩的时候,乐视又有了新消息,乐视被李嘉诚旗下的和记追讨服务费……

  李嘉诚旗下和记追讨服务费

  2017年5月7日消息,媒体报道,李嘉诚旗下和记环球电讯3香港及3家居宽频5月6日突然不能收看乐视体育节目,公司称出现该事故是乐视方面未能提供有关节目内容,并称“乐视云计算”已经拖欠和记环球电讯网络服务费多时。

  3香港同时指出,和记环球电讯有限公司也是乐视云计算的其中一个电讯服务供货商,而乐视云计算已拖欠和记环球电讯的网络服务费多时。他们多次主动与乐视云计算及乐视体育香港接洽,寻求不影响客户服务的解决方案,并要求有关公司履行合约条款及尽早清缴有关欠费。

  对于播出事故,乐视体育香港方面回应称,是由于机房合作伙伴出现“突发性故障”,导致用户在节目播出期间有可能出现“不流畅的情况”,并称乐视已经第一时间与合作伙伴协调及立刻抢修,务求在最短时间内复原服务。但对于拖欠款项的问题,乐视方面并未作出回应。

  在2016年8月1日,乐视体育在香港宣布将三个专门为香港市场制作的体育频道正式上线。这三个频道分别为24小时体育新闻频道、综合频道以及中超联赛频道,并将会从8月起播出英超等比赛。

  2016年11月9日,乐视在2017年资源推介会上,曾将中超、亚冠、12强赛、英超、CBA定位为公司的五大核心IP。但目前乐视体育已经失去了中超、亚冠、12强赛三大IP。

  被指出现资金困难的乐视,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已经被逾10家公司在香港诉至法院追讨债务及服务费用。乐视去年9月曾被市场推广媒体“领先媒体”诉至高等法院,追讨1460万元媒体策划、执行等服务费。随后12月连续被包括香港经济日报在内的三家债主追讨拖欠费用。今年3月,公司再被星岛集团索偿59.3万港元以及广告费用和利息。

  5月5日,乐视旗下的乐视体育文化发展(香港)有限公司,又被广告公司Innity China CompanyLimited诉至高等法院,追讨由2016年9月至11月涉及近385万港元广告服务费用。

  下面,我们再复习一下前几节课中关于乐视讨债的“热点”:

  乐视汽车海外版因欠款而失败,被称为“庞氏骗局”

  2015年底,乐视投资的法拉第未来(FF)宣布,将在位于内华达州的北拉斯维加斯建设其北美先进制造工厂,总投资额为10亿美元。

  2016年10月后相继有媒体报道,FF工厂因拖欠工程款项而停工。

  每日经济新闻在实地采访乐视汽车海外“据点”后,并未见到法拉第未来办公人员,“只有雄鹰在呼啸的风中盘旋”。

  内华达州财政部长丹·施瓦泽(DanSchwartz)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乐视就是一个庞氏骗局”。

  据新浪科技报导,针对“庞氏骗局”,施瓦泽回应新浪驻美记者:“你问我为什么叫乐视是庞氏骗局,因为我觉得他同时宣布了这么多不同的项目,他可以说自己正在为每个项目融资,但他却把一个项目融的钱用来支付其他项目的资金。”

  供应商讨债门

  2016年11月7日下午,网上曝出雷军聊天记录截屏,记录中提到“几大供应商和我说,乐视欠款总额在150亿以上”。这件事之后,很快引起了乐视和小米的官微互掐: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根据2016年年报统计,乐视控股旗下公司出现在前5大应收账款名单里的体外公司有中科曙光(603019.SH)、汇特传媒(836884.OC)、地平线(831740.OC)、顶峰影业(832927.OC)、和力辰光(836201.OC)等多家合作方。

  2017年1月随着乐视168亿融资进入,资金面有所改观,并陆续偿还了一些合作方的欠款,但面对巨额的应收账款,仍存在不小的资金压力。部分已计提坏账准备。

  比如汇特传媒披露称,2016年末乐视品牌营销策划(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品牌)有5000万元的广告款未支付,2017年1月乐视资金问题出现好转,已支付1500万元,截止财务报表批准报出日,尚有3500万元未支付。

  易到门

  这是最近炒的很火热的新闻,不论是周航和乐视的掐架,还是周航投奔“敌对阵营”雷军,都让公众对乐视的关注达到一个新高度。

  乐视被曝出“挪用易到13亿”,谁对谁错一时纠缠不清,但结果很明了,“易到事件”让公众和投资人、债主再一次对乐视的资金状况产生质疑。

  2017年4月,周航辞职后加入乐视“老对手”雷军旗下顺为资本

  回想2016年12月7日,乐视体育总编辑敖铭离职;在此之前,香港公司CEO程益中、赛事运营副总裁邱志伟、生态商业副总裁沈威等乐视体育高管也都离了职;

  2016年12月24日,乐视汽车法拉第未来产品副主席约尔格-萨默尔(Joerg Sommer),和全球首席品牌官马可-马蒂亚奇(Marco Mattiacci)宣布离职;2017年2月21日,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离职。

  这么高密度的高管离职,看得出乐视在内部管理方面也出现了问题。当然“缺钱”还是乐视目前最大的标签,难以取代。

  足协追讨1千万

  2017年4月20日,据足球报报道,乐视体育拖欠女超联赛大约一千万元的冠名和媒体版权费用。足协方面表示:“我们正在沟通,但是现在还没足额拿到款项,希望对方尽快支付。”

  2015年3月6日,一则重磅消息引爆中国足坛。

  中国足协官方网站正式对外发布公告称,乐视体育获得从2015赛季起未来5个赛季中国女足超级联赛全球独家媒体版权,未来5个赛季女超联赛、女甲联赛的冠名赞助销售权,以及女超联赛的商业开发权,并负责全部赛事信号制作。

  然而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足协方面表示:“我们正在沟通,但是现在还没足额拿到款项,希望对方尽快支付。”如果难以正常收到款项,女超联赛的发展就会受到很大影响,足协方面也不得不开始考虑通过包括法律诉讼在内的各种方式来索要欠款。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