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被无人车杀死,估值近5000亿的Uber只得不断搞事情

2017-05-10 15:06· 微信公众号:量子位  舒石 李林 
   
如果有一天Uber被“杀死”,凶手只可能是无人驾驶技术。Uber创始人兼CEO卡兰尼克,很早就意识到无人车的威胁以及重要性。这位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辍学生,去年八月直言无人车对Uber而言是一种现实的威胁。

  如果有一天Uber被“杀死”,凶手只可能是无人驾驶技术。

  Uber创始人兼CEO卡兰尼克,很早就意识到无人车的威胁以及重要性。这位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辍学生,去年八月直言无人车对Uber而言是一种现实的威胁。他要求手下团队必须赶在对手之前,把无人驾驶技术推向市场。

  底线是不能在这场竞争中落后。

  为何估值近5000亿的Uber仍然充满危机感?答案显而易见。无人出租车的运营成本要低得多,因为机器司机可以无休止的工作,而且还不会要求涨工资。谁能尽早推出这种服务,谁就能把同行逼到死角、甚至挤出竞技场。

为了不被无人车杀死,估值近5000亿的Uber只得不断搞事情

  支离破碎

  临近2014年底之时,身负使命的卡兰尼克飞往匹兹堡。

  转过年,Uber于2015年初在匹兹堡成立先进技术事业部(ATG)。为了成立ATG,Uber从位于匹兹堡的卡耐基梅隆大学国家机器人工程中心(NREC)挖走了大约40个人,相当于NREC三分之一的员工都被挖走。

  曾经供职NREC十三年的John Bares,后来在匹兹堡成立了一家工业无人车公司。2015年1月,Bares也加入了Uber。“卡兰尼克想做无人驾驶,我曾回绝了他三次”,Bares回忆说。

  除了在匹兹堡大肆挖人,Uber还在去年8月斥资6.8亿美元,收购无人卡车创业公司OTTO。另外,Uber还在去年底整体收购初创公司Geometric Intelligence,并邀请这家公司的创始人Gary Marcus负责人工智能部门。

  如今,这个拼盘正支离破碎。

  收购而来的OTTO团队和匹兹堡的ATG团队,没能和睦相处,反而在内部剑拔弩张,被媒体形容为“小型内战”。在这场领导权的争夺中,后来者OTTO以及其创始人莱万多夫斯基更受器重。

  在某种程度上,这也导致ATG接连失去一些大牛。另外,上面提到的Gary Marcus以及Uber总裁Jeff Jones等多位高管,也在前几个月相继离职。

  而众多周知,莱万多夫斯基也不好过,Google母公司Alphabet正在对这位前员工发起诉讼。这也是Google和Uber竞争的一个缩影。

  海外团队

  尽管雄心勃勃,但显然卡兰尼克在挖人研究无人车这件事上,并没有一帆风顺。但卡兰尼克显然也没有停下脚步。

  Uber昨天宣布,在加拿大多伦多成立了新的ATG办公室,并由当地的人工智能研究员、多伦多大学教授、加拿大机器学习和计算机视觉研究院主席Raquel Urtasun负责。Urtasun将加盟Uber的ATG担任高级职务。

  此时正值Uber的无人驾驶领域团队需要增强管理层的稳定性之际。

  不过,Urtasun表示,虽然她对自己的学术和研究工作很满意(她仍将在多伦多大学教学,也仍将在Vector Institute进行研究),但要实现真正的无人驾驶汽车,加入产业界是非常合理的步骤。

  “在无人驾驶汽车领域做研究,如果完全身处学术环境,所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她接受采访时说,“需要一个有资源的产业合作伙伴才能施加真正的影响”。

  那么,Urtasun和她的团队具体负责什么技术呢?主要是三个方面:感知、定位和地图、通用机器学习。

  “具体到感知,借助摄像头和雷达等提供的传感器数据,我希望理解场景中发生的一切事情,同时预测不同的道路参与者将会做什么”,她说。

  她并没有提到激光雷达。

  Urtasun还在从事定位方面的工作,以及从事高清地图开发。

  虚晃一枪?

  除此以外,卡兰尼克还搞了一个动作。

  昨天这位Uber首席执行官在自己的Twitter上发出了一张照片,这也别解读为Uber无人驾驶卡车的首次曝光。不过这张远景照片并没有暴露太多细节,因此到底是不是无人卡车,目前还很难说。

  所以,这也有可能是卡兰尼克的虚晃一枪,跟目前正在漩涡之中的莱万多夫斯基,多多少少也有些关系。

  最近披露的一些调查显示,莱万多夫斯基可能在从Google离职前半年,已经和Uber有了深入的接触和合作。

  Waymo指责OTTO的成立,只不过是一个掩护的壳。他们提供的信息显示,包括一些邮件往来,莱万多夫斯基起初就把OTTO定义成无人出租车公司,而不是无人卡车公司。卡车的种种只不过是一件袈裟。

  还有其他的证据证明这一点。例如OTTO的路测里程正大幅减少,核心工程师已经重新分配到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全国试点的计划被推迟或取消等等。

  Backchannel报道称,一位接近Uber的匿名人士透露,Uber已经停止了无人驾驶卡车项目的研究。

  正当这个时候,卡拉尼克发出一张真假莫辨的图片。

  今年以来,Uber在很多方面都陷入困境。一月,由于卡兰尼克和总统特朗普的关系,一个周末Uber丢掉20万客户。二月,发生性骚扰指责,卡兰尼克还在视频中抨击了一名Uber司机,三月高管离职潮……

  然而最大的威胁,始终是即将到来的无人车。

  通常而言,各家公司都把2020年前后,作为无人车上路的时间点。Uber想必也是如此。届时,Uber还有一个更梦幻的设想:推出飞行出租车。电力驱动,垂直起降,每公里收费约5.5元。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07月27日
      信链
      信链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5月27日
      众舍空间
      众舍空间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5月27日
      幻逸软件
      幻逸软件
      A轮 12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05月27日
      抖吧
      抖吧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