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刷爆全球朋友圈!4年来交出哪些成绩单?

2017-05-15 10:34· 微信公众号:米筐投资  老船长 
   
2014年12月29日,丝路基金在北京成立;2015年12月25日,亚投行正式成立,意向创始成员国达到57个。2016年,“一带一路”沿线市场项目投资总额达到4000亿美元,增长2.1%,中国贡献了约1000亿美元。

  前言:

  今天(5月14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拉开帷幕。作为国家顶级会议,已有29国元首或政府首脑确认出席,另有世界银行、IMF等国际组织等共计1200人出席,规格之高,可谓盛况。

  最重要的信号是,美国忽然转变态度派代表来参会,表明了一带一路的影响力已经不容美国忽视。

  而“一带一路”战略规划提出近4年来,真实运行状况如何?

  1

  五大走向与66个国家

  2013年9月7日,习近平访问哈萨克斯坦时,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10月3日,在访问印尼时提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随后,“一带一路”正式纳入国家级战略,开启了中国连接世界的另一条通道。

  目前,一带一路形成五个走向:

丝路经济带形成的三大走向:

从中国西北、东北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波罗的海

从中国西北京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

从中国西南京中南半岛至印度洋

海上丝绸之路瞄准两大走向:

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京马六甲海峡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

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向南太平洋延伸

  这五大方向,按照合作重点和空间布局,形成“六廊六路多国多港”的合作框架。

  ▼六大经济走廊

  “一带一路”范围更是横跨三大洲(亚欧非),沿线涉及到的亚欧国家多达66个。涉及人口32.1亿人,占全球人口43.4%,沿线国家GDP总和约占全球GDP的16%。

  这些国家的经济状况如何?

  从地区来看,整体经济增速都在下降,表明全球大环境如此。中国以及印度为代表的南亚经济增长依然保持高位,东亚、中欧及东欧经济增速则滑至负数。

  注:图中数据为不完全统计,或存在误差

  从上表可看出,中国“一家独大”,2015年GDP甚至超过后19个国家的总和。除了俄罗斯、印度、新加坡、以色列等发达国家外,其他全为中小发展中国家,其综合实力逊色较多。

  2

  贸易支撑

  近几年,超大型的区域合作成新趋势,如TPP、TPP、TTIP、中方极力推动的亚太自贸区。而无论是从覆盖的人口数、GDP占全球贸易的比重,还是从覆盖疆域面积的角度看,“一带一路”毫无疑问都是一个超大型的区域贸易安排。

  经济行为,一直是一带一路战略的本质。输出国内产能和技术投资,推进人民币国际化,都是一带一路的经济目标。贸易上,2014-2016年,中国与沿线国家贸易总额约20万亿元人民币,增速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投资合作上,2014-2016年,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对外直接投资超过500亿美元;在沿线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3049亿美元。

  中国企业在20个沿线国家建设了56个境外经贸合作区,目前累计投资超过185亿美元,为东道国创造了超过11亿美元的税收和18万个就业岗位。

  另外,中国还与东盟、新加坡、巴基斯坦等沿线国家和地区签署了自贸协定。

  仅2016年一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货物贸易总额9478亿美元,占同期中国货物进出口总额的25.7%。与沿线国家服务进出口总额1222亿美元,占同期中国服务进出口总额的15.2%。

  ▼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贸易额占中国与全球贸易额变化

  2016年,中国与52个国家贸易顺差,其中与印度的顺差额最大,达470.7亿美元,与12个国家贸易逆差,其中与马来西亚的逆差额最大,达109亿美元。

  而在贸易形式上,中欧班列成为一带一路上的一道风景线。

  目前,中欧班列初步形成西、中、东3条中欧铁路运输通道,铺画了中欧班列运行线46条。截至2017年2月底,国内开行城市增加到27个,到达欧洲11个国家28个城市。

  中欧班列开行数量也实现了爆发式增长。2016年,中欧班列共开行1702列,同比增长109%。2017年全年计划开行2200列,将创下历史新高。

  3

  资本开路

  中国主导下的一带一路,对外输出基建产能,但沿线国家的经济能力孱弱,很多需要贷款来建设,于是,资本必然不能缺席。

  2014年12月29日,丝路基金在北京成立;2015年12月25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正式成立,意向创始成员国达到57个。

  截至2016年底,亚投行为9个项目提供了17亿美元贷款;丝路基金,已签约15个项目,承诺投资额累计约60亿美元。

  此外,中国还与“一带一路”沿线22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本币互换协议,总额达9822亿元人民币;6个沿线国家获得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额度。

  2016年,“一带一路”沿线市场项目投资总额达到4000亿美元,增长2.1%,中国贡献了约1000亿美元,但相较前两年,占比稍有下降。

  从行业投资上看,交通、基础设施等基建依然是大头,出社会基础设施外,交通、建设等项目均在2016年创下新高。

  但相关项目并购交易却在2016年出现了下降。

  2016年基础设施类项目并购交易同比下跌了约49%。主要原因是受全球经济下行制约,且2015年交易金额创下1800亿美元新高,下降也在预期之内。

  而就在峰会开幕前夕,一行三会纷纷表态,积极参与长周期、大规模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保障一带一路资金需求。随着更多国家的加入,未来一带一路框架内投资力度会再创新高。

  4

  面临的风险

  一带一路从经济贸易上,可谓成就不小。但近70个沿线国家中,国情不一,也会面临诸多风险,如政治风险、政府效能风险、基础设施风险、信贷风险等。

  政治安全风险。一带一路沿线涉及的中亚、中东、东欧、北非等地区,穆斯林国家多,政治风险较高,在投资与贸易往来时,必须时刻注意政权变动、战争冲突、恐怖主义等。

  比如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在丝路经济带中是亚洲通往欧洲的重要节点,起着重要的承接作用。但近来的土耳其十分动荡,先是去年7月军方政变,被埃尔多安镇压后却持续清洗国内政党,随后在今年4月修宪,将议会制改为总统制,扩大自己的权力,引起一片质疑。

  类似的还有中东的战争、叙利亚冲突、穆斯林化等等,都需要时刻警惕。

  信贷风险也值得关注。沿线国家很多都从中国拿到了巨额贷款,但由于油价下挫、经济低迷等原因,很有可能造成信贷违约,委内瑞拉就是个例子。

  “一带一路”各国家中,中东的叙利亚和伊拉克因战乱政府财政陷入一片混乱,因此两国主权风险评分最高,还有试图与债权方达成协议的希腊。另外,非洲国家的债务高企,若当前大宗商品需求和价格持续萎靡,非洲国家对中国的债务负担将日益加剧,信贷风险将上行。

  后记:

  随着美国的态度反转,一带一路不再限于几条线路,它正变得像一个框架,将全球纳入其中,其对世界各国,尤其是中国,正变得愈来愈重要。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