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体育生态中心”遭摘牌, 贾跃亭的“格局”还能撑多久?

2017-05-17 13:30· 微信公众号:体育产业生态圈  Eco 
   
那时候,六里屯总是没有足够的工位,空调和网络时常不好用,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凑在楼下,烟圈吐来吐去,聊的都是体育情怀与梦想。如今,五棵松上“乐视体育”的招牌落下,离职了的年轻人一起喝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

  消息越短事越大。2017年5月16日,华熙国际旗下公众号推送了一条简短公告,却透露了一个重磅信息:乐视体育丢了五棵松的冠名权。

“乐视体育生态中心”遭摘牌,  贾跃亭的“格局”还能撑多久?

  文中图片上的五棵松,摘下了“乐视体育生态中心”几个字,露出了墙壁本来的颜色。而随之摘下的,也是蒙眼狂奔时代乐视体育最后的荣光。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把时钟拨回2015年12月,彼时,志得气满的乐视体育冠名了北京的体育地标建筑“五棵松”,签下了一份5年长约。刹那间,这条消息在中国体育圈刷了屏,而这,只是乐视体育“霸屏”中国体育产业的一个开始。

  迎着阳光,乐视体育的一切都是崭新的。

  的确,以前从来没有一家中国体育公司,以如此的速度席卷着整个行业,借助资本的力量,乐视体育参与着行业的各个细分领域,甚至重新制定了部分领域的规则。

  乐视体育说,想让每个人更好的参与体育。他们承诺,要打造智能场馆,他们想要像改变中国转播格局那样,再杀入一个崭新的领域。当然,在当时,或许不只有乐视体育的上上下下,这个行业中的多数人都愿意相信,这家公司会让中国体育产业从此变了颜色。

  多说一句,一度冠名国安的其实是乐视网,但别指望观众也分的那么清楚

  如果我们把公司比做人,蒙眼狂奔的乐视体育无疑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年轻人。他敢想敢拼,成长飞快,进步神速,梦想着改变世界。从行业中网罗而来的员工是它的骨架,笑傲世界体坛的众多版权是他的血肉,而在全国体育迷瞩目里拿下五棵松的冠名权,则与冠名国安一起,组成了乐视体育的脸面。

  直到那笔震惊世界的80亿融资之后,估值215亿的乐视体育恰同学年少,指点江山,激扬体育,正在努力进化为中国体育界的独角兽。

  然而,从2016年夏天那场鸟巢艳阳下消失的曼市德比开始,进化过快的乐视体育,开始呈现出齿轮不咬合的状态。国安冠名的旁落,时不时出现的运营失误,ICC、WRC等赛事权益的流失,中超、亚冠、英超(2019年起)等头部赛事版权被苏宁逐渐拿去……

  如今,乐视体育仍然时常刷屏,但话题却主要是一个个大咖的离职,以及一次又一次的裁员。

  2016年底,在被外界各种解读之后,乐视体育收起了曾经那套云里雾里的“赛事运营+内容平台+智能化+互联网应用服务”四大板块,宣布转型为了“线上新媒体、线下商业、体育消费业务”三大事业群,开始了他们精细化运营之路。

  离开六里屯时代,乐视体育遇到了更多质疑与麻烦

  而在近日,乐视体育又被曝“进行50%的裁员”,虽然有内部声音表示,裁员力度在30%左右,但在业务进一步收缩,版权进一步旁落的情况下,再度裁员控制成本,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站着排四文铜钱喝酒,不必非要穿长衫。在骨架、血肉都分崩离析之后,脸面也不那么重要了。

  被传丢失XX版权,乐视体育辟谣,很快又被证实打脸……这样的戏码越来越多,逐渐透支着这个年轻人的公信力。以至于一次次欠薪消息被疯转,媒体们也往往热衷于通过引用部分离职员工的话语,来印证这家公司有多不堪,引发行业的共鸣。

  以至于两个月前,当一家名叫品玩的媒体爆料:“乐视体育生态中心”遭到摘牌!在“后真相(Post-truth)”成为年度词汇的今天,虽然乐视体育很快愤怒回应,甚至表示要诉诸法律。但却没有人怀疑,这新闻中说的事,早晚会变成真的。

  果然,直到今天等来了乐视体育的公告。而那条新闻好端端的一直在品玩网站上挂着,颇显讽刺。

  明眼人都看得出,乐视体育如此迅速的滑落到今天这般田地,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没钱。虽说还有时代的原因——付费观赛时代没有来临,但是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接盘的苏宁体育虽然也没能探索出一条道路来。

  裁员、放弃版权、放弃冠名五棵松来收缩银根,控制预算,无疑是乐视体育蛰伏过冬的一招棋。

  80亿融资没能尽其用的情况下,2017年初,拯救乐视系于水火的“白衣骑士”孙宏斌,却没能给一度处在行业杆位上的乐视体育再添一把柴火。

      贾跃亭的“乐视梦”获168亿投资助推,下一个会是乐视体育吗?

  作为生意人,他明确表示要对乐视的上市与非上市部分进行隔离,在他看来,将来乐视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车两部分。对于乐视体育等非上市体系,他的原则是“该卖的卖掉,该合作的合作”,并且直言, “中超去年投入13.5亿,一共营收5千万,这就是神经病”。

  当然,事实上,乐视体育并非完全没有进行挣扎。在进行B+轮融资的他们,一度传出首钢这个大股东要入股的消息,但过低的估值让这笔交易未能达成。

  而在A股市场上的体育龙头公司中体产业最大股东——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基金管理中心宣布协议出售其22.07%的股票时,乐视体育一度是四家竞标者之一。

   中体产业转让流标,4家竞购方悉数出局

  然而,这样的末路狂飙式的“All in”没能换来满堂红,4月中旬,中体产业的流标,让投资人重压下的乐视体育几乎丧失了全部希望。虽然后来乐视体育又传出努力筹划在港股进行上市,但近来,乐视体育香港也一度“宕机”无法登陆,在这里,他们的故事又有多大的可能性,继续讲下去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孙宏斌逐渐掌控了乐视系之后,我们虽然不清楚乐视体育是该“卖掉”的,还是该“合作”的。但无论会怎样,重要的是先活下去。

  没钱了,乐视体育的体育产业梦想,就要破灭了吗?也不尽然。

  在整个乐视集团开始低调与紧缩,甚至发布手机都选择线上而非开发布会的时候,乐视体育也开始自寻出路。

  在这个短视频与UGC的时代里,乐视体育试着用UGC内容来代替有着高昂版权费的赛事。据《北京商报》报道,乐视体育将于近期上线包括图文、短视频在内的全媒体平台,并将会邀请自媒体入驻。

  除此之外,4月底乐视体育还上线了一款名为“SHOOT”的短视频工具,为用户提供自动的视频剪辑服务。目前,这款软件在App Store中蹿升的很快,并被推荐到了首页的位置上。

  但事实上,生态圈专栏作者敖铭曾多次表示,对于多数用户来说,对体育内容平台的最大需求,还是头部版权赛事,在很长时间里,这仍然会是流量入口。因此,乐视体育目前的尝试能起到多大的效果,能否摸索出一条盈利之道,还是个未知数。

  此外,近日消息,曾在八方环球介入到体育主题小镇和公园的业务的总经理李可予,被爆出目前已加盟乐视体育,担任赛事运营和产业化发展副总裁。在体育小镇概念火热的情况下,如果乐视体育能够与地产进行一些结合,走通一条体育+地产的道路,也未必不能重获孙宏斌的赏识,回归到乐视系七大子生态的关键位置上去。

  当然,如今的体育市场并不成熟,谁也不敢拍胸脯说自己找到了一条通向罗马城的道路,在2017这个体育小年里,无论是体育投资还是创业,在此时放缓节奏,进行喘息,并等待着下一个机会,也未尝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从2016年1月1日五棵松正式冠名为乐视体育生态中心,到今日协议分手,刚好过去了500天。在这500天里,乐视体育这班列车上的众多员工,跟着这家公司一同,做了一个有关体育产业的美梦。

  但可惜的是,这班目的地并不明确的列车,却走上了一条过山车的轨道,也曾冲上云霄,但也很快冲了下来,缓缓的停在了轨道上。

  还记得优步在专车大战结束之后,无奈、低落、蒙圈的前优步员工吗?在走下“梦想”做燃料的列车时,纷纷离开乐视体育的员工,也呈现出了和前优步员工类似的情绪。

  有乐视体育离职员工在朋友圈说:那时候,六里屯总是没有足够的工位,空调和网络时常不好用,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凑在楼下,烟圈吐来吐去,聊的全是体育情怀与梦想。

  如今,五棵松上“乐视体育”的招牌落下,离职了的年轻人还常常一起聊球、喝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

  当然,梦碎了不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在这波体育产业的尝试中,他们收获了技术与经验。而在未来,收缩阵地的乐视体育,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

  只是不知道,孙宏斌与B轮投资方还会给他们多少时间,行业又会给他们多少空间。

  未来如果再选一次,乐视体育一定还会再走一遭如今的道路吗?笔者不知道。但我们愿意相信,如果再有重返光荣的机会,敢打敢拼写在基因里的乐视体育,肯定还是会再一次吹响冲锋的号角。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07月27日
      信链
      信链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5月27日
      众舍空间
      众舍空间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5月27日
      幻逸软件
      幻逸软件
      A轮 12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05月27日
      抖吧
      抖吧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