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看上了这门生意,腥风血雨又要开始了?

2017-05-27 13:52· 微信公众号:金融之家  药糖 
   
虽然顶着“富二代”的帽子招摇已久,行为举止过于高调且充满争议,但王思聪的投资眼光却并不差。王思聪本次直接控股鱼泡泡,最直接的动机就是看中了声优服务的巨大蓝海。

  近期,直播平台大佬映客冒着高杠杆风险卖身、今日头条子品牌火山直播关闭独立APP内嵌到火山小视频、B站旗下哔哩哔哩影业遭大股东清仓甩卖等负面消息不断曝光,也赤裸裸地宣布一个残酷的现实:直播行业已经进入下半场,主播只要长得漂亮坐在电脑前就有源源不断打赏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在直播行业走下坡路的同时,与直播存在类似之处的另一个行业正在火速崛起,那就是声优服务。提到声优服务,就不得不提鱼泡泡;而提到鱼泡泡,又不得不提王思聪,那咱们就从“国民老公”说起吧。

  据悉,鱼泡泡由上海鱼泡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开发持有,公司法人代表为林嵩。但上海鱼泡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同时是上海网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网鱼”)注资的子公司,旗下最著名的项目为“网鱼网咖”。这个关系有点绕,但这跟王思聪有什么关系?别急,咱们接着往下看。

  早在2015年网鱼B轮融资阶段,王思聪就豪掷数千万成为网鱼股东,并担任公司董事一职。2017年3月20日,鱼泡泡变更投资人名单,王思聪掌舵的上海普思投资有限公司赫然在列。故外界有传言认为,王思聪此举意在从对网鱼的间接控股,转向对鱼泡泡的直接控股。

  虽然顶着“富二代”的帽子招摇已久,行为举止过于高调且充满争议,但王思聪的投资眼光却并不差。王思聪本次直接控股鱼泡泡,最直接的动机就是看中了声优服务的巨大蓝海。

  其实鱼泡泡声优服务的崛起,完全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巧合。鱼泡泡最初设立是为了向“网鱼网咖”导流,却在调研中发现游戏用户以男性居多,他们对异性玩家共同参与游戏有着天然的需求,故引入“游戏陪玩”业务。男性玩家对“游戏陪玩”业务的关注度迅速升温,这又直接拉动鱼泡泡下载量的快速增长。

  几经周折,鱼泡泡正式推出线上声优板块。至此,鱼泡泡从单纯工具应用升级为技能分享平台。目前,声优板块已经代替游戏陪玩板块成为鱼泡泡的核心增长点,也是其当前发展最为很熟的板块。

  目前,鱼泡泡位于声优服务的第一梯队,属于业内佼佼者。陪人聊天、给人唱歌、哄人睡觉、叫人起床,这些剥离传统直播行业单纯看脸拼颜值,也没有太多专业含量的行为,在鱼泡泡上都被定义为技能,明码标价进行贩卖,并且还颇受欢迎,尤其受年轻男性的欢迎。

  鱼泡泡根据声优的音色成熟程度划分出9种不同类型,从稚嫩的“青受音”到成熟的“妈音”应有尽有。每个声优主播的具体技能由照片、声音展示、评价三大块组成。其中,照片是鱼泡泡官方对主播声音的鉴定报告,从主音色、辅音色的角度进行划分,还会盖上鱼泡泡官方认证的水印。声音展示板块有一段声优个人录制的音频供用户试听。评价板块则跟淘宝类似,用户可参考已下单用户的评分和留言决定是否下单。

  声优板块中有叫醒、哄睡、聊天等五个子板块,叫醒服务一般5元或10元/次,哄睡服务一般25元-40元/小时,最受欢迎的聊天服务从25元/小时起步,价格会按订单量级叠加累计提升,每次提升档次为5元,最高40元/小时。由此可见,声优价格高低完全依赖受欢迎程度,相较拼颜值的视频直播,声优主播门槛更低,市场前景更广阔。

  而鱼泡泡的快速崛起之路,也与王思聪的鼎力相助密不可分。从鱼泡泡最近一年的安卓市场下载量趋势图来看,鱼泡泡共经历过三个节点的高速增长,其中以2016年9月-10月最甚,增幅高达238.9%。

  彼时,王思聪与湖南芒果娱乐共同投资的节目《Hello 女神》正在热播,鱼泡泡在节目中不仅有多维度的硬广植入,还直接拿到了该节目的总冠名权,这其中王思聪功不可没。甚至节目当中,王思聪亲自演示“上鱼泡泡,1元约LOL女神”活动,而这名用1元约到的LOL女神竟然是原斗鱼千万级签约费的LOL女主播郭Mini,这不能不说是卖了王思聪很大的面子。在王思聪的卖力推广下,鱼泡泡下载量一路飙升,直接突破百万大关。

  除了王思聪的努力,鱼泡泡的崛起背后也不时闪现明星的身影。2017年2月,鱼泡泡在短短一周内增加了18万下载量,是去年同期下载量的两倍,这次要归功于黄晓明杨颖夫妇。届时鱼泡泡正在举行“和Angelababy一起代言网鱼,赢百万奖励”的活动,而鱼泡泡能够请到当红四小花旦之一的杨颖代言,完全是因为其股东厦门明嘉天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厦门明嘉”)的关系。据悉,厦门明嘉是黄晓明控股的北京明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为自己老公投资的产品代言,杨颖自然责无旁贷。

  下载量不断增加的同时,鱼泡泡上声优服务的业绩也在节节攀升。鱼泡泡在招聘网站上的公司介绍为:“至2017年底,鱼泡泡用户量将达到2000万以上,年收入流水30亿。”2017年3月,鱼泡泡CEO林嵩也曾表示2017年声优版块的流水预计可达20亿,可见声优板块作为鱼泡泡的核心增长点,发挥着中流砥柱的作用。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按照鱼泡泡当前的声优服务收费标准,目前排名第一的声优主播本周收入最少为11.6万。按照鱼泡泡九一分成的比例,该主播单周收益最低也能达到10.5万。而同期斗鱼主播排名第一的冯提莫每星期平均收入约22.5万,按主播与斗鱼官方五五分成的规定,冯提莫本周收入约11.25万,可见鱼泡泡声优主播的收入已经达到了斗鱼一姐的水平。

  但是,声优服务当中存在的某些“特殊服务”却引发外界质疑声。法律界人士表示,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其他淫秽物品”包括具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的诲淫性的视频文件、音频文件、电子刊物、图片、文章、短信息等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电子信息和声讯台语音信息。因此提供纯语音色情服务也属于违法行为。

  相较视频直播绝对直观的视觉监管,语音识别难度很大。声优服务一对一的聊天形式具有私密性,语言、音乐和环境音相互交织,识别起来更是难上加难,目前基本没有有效的监管。可见声优服务的某些“特殊服务”也是处于灰色地带,合规合法性存疑。

  无论如何,王思聪等一众投资人靠贩卖声音巧致富已是不争的事实。在视频直播快速下滑的同时,具有更低成本、更强需求的声优服务,已经微笑坐等风来云涌时。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