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漩涡中的“消费升级”如何打好“技术”这张创新牌?

2017-06-15 21:06· 投资界  Vicky 
   
清科从2006年成立到现在已经10年了,我们现在的盘子大概四五十个亿,主要投资方向有三个,一个是消费服务,第二个是技术导向,第三个是文化娱乐。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6月15日消息, 2017年6月15日,由宁波市人民政府主办,清科集团等承办的2017中国股权投资论坛@宁波召开,在《乘势而上,共话大消费投资机遇》圆桌对话环节,华映资本中国合伙人刘献民华创资本合伙人王道平清科创投执行董事王钊弘章资本创始合伙人翁怡诺等大佬就大消费目前投资机遇,技术对消费升级带来的变化等问题进行了讨论,其中磐霖资本创始人、董事长李宇辉担任本场论坛主持人。

生死漩涡中的“消费升级”如何打好“技术”这张创新牌?

  经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整理如下:    

  华映资本刘献民:大家好,华映资本2008年成立,现管理着5期基金,总规模大概在50亿人民币左右,我们主要投资4个领域,文化娱乐、消费、互联网金融以及企业服务。从2008年至今的投资,文化娱乐领域比例较重,消费领域更多是顺着文化娱乐一起进行投资,我们更看重精神消费。

  华创资本王道平:华创成立于2006年,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都有管理,目前主要关注三大板块,新金融、新企业和新消费;消费领域跟今天的主题更相关一些,就简单分享一下我们在新消费方面投资的想法和布局;我们更多的会关注消费+互联网,不仅仅是消费还会有一些新的业务,包括消费升级,领域涉及相对广泛一些,如电商、文化娱乐,甚至有教育、医疗,他们这里面都涉及着一些消费升级的机会。

  清科创投王钊:清科从2006年成立到现在已经10年了,我们现在的盘子大概四五十个亿,主要投资方向有三个,一个是消费服务,第二个是技术导向,第三个是文化娱乐。

  弘章资本翁怡诺:我们主要投资重点一部分是连锁类,第二部分则是偏向品牌品类,第三是互联网和技术,与消费有关联的一些领域。我们涉及的范围从早期、中期、到控股、并购都有参与;策略上我们更喜欢传统东西的改造和升级,例如现在的新零售。

  直播“打赏”模式被指单

  华映资本中国合伙人刘献民:我本人长期关注文化娱乐领域,文化娱乐更多偏向的是精神消费和内容消费,这是我们整体的看法。因为原来可能相当多的机构是在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这个大的领域里去进行投资,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大家能够发现一个问题,就是新的品牌机会越来越少,流量本身也开始慢慢衰减;因此出现了一个现象就是很多品牌都在借助优质的内容,来保证平台流量的活跃度。

  例如直播,我个人认为,直播只是内容生产和用户交互的一种方式,它只能算是一种标准的功能而不会是一个大的平台,或者很难通过一个大的平台来大量获取流量;我认为直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同质化较为严重,这个问题会使得变现的阶段受到限制;目前直播的内容或者平台的变现方式仍然比较单一就是通过“打赏,有的会加入一些广告或者游戏互动的方式,但这只是将打赏变了一种形式。现在我们看到一些垂直领域的直播平台出现了知识付费这样一种功能,这有可能是另外一种对直播形式的应用,但是我们还是觉得,直播只是一种内容传播方式而已

  品类、团队、阶段、价格...成消费类标的筛选“门槛”

  清科创投王钊:根据观察,大家都说消费升级是一个很好的经济引擎,我们也不否认这个观点,中国现在消费GDP据我了解不到40%,欧美和日本的消费GDP大概在60%—70%,所以中国还有巨大的空间。

  首先,从趋势来讲,北京、上海、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工作几年的中层人士,他买了房子、车子的现金流其实是投资在了资产上,怎么让他去消费,这是我们需要去看待的问题。

  其次,60后、70后,80后、90后甚至95后,他们这些人群目前是中国消费的主力人群,也是网购的主力人群,他们这些人的消费特点是什么?

  第三,这些人的消费是很个人化的,以前都是大众化,现在追求个性化、个人化。尤其是一线城市,单身的时间被拉长了,结婚越来越晚,那以前基于家庭结构的大包装少了,大家追求更加多样化;同时消费升级带来很多跟以前不一样的东西,目前不管国内的品牌还是国外的品牌,都面临比较大的挑战。现在更是通过上游在进行,比如你没有钱消费,我借钱给你消费,这是一种升级。

  此外,地域化的差别和商圈、文化的差别非常大;而从消费者角度而言,可能我们要做更大众的消费品,但是有的人就奔着前5%、10%的人群去做,那到底是哪一种好?是主流人群还是小众人群?你看线上还是线下,线上的可能消费势力很高,但是反过来讲,线上的东西能真正称之为一个品牌吗?

  时间长了,最后发现,真正能称之为品牌的,还是需要有线下的沉淀,需要时间积累,才能称之为一个品牌。这是我们观察到的一些现象。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怎么去挑这个具体的投资的标,也是要从品类、团队、阶段、价格等综合起来看这个投资的可能性和综合性。

  电商不是新零售,新旧零售以流量转换率

  弘章资本翁怡诺:这是我比较有研究的一个话题,大家把我们做的事叫做传统零售,其实在我的分类方法里没有这么分,我一直把电商叫做老电商,把我们今天看到的东西叫做新零售,我认为我们才是新的。

  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流量,以及流量的转换率问题,无论是线上线下都是这两个要素

  一方面,流量的成本很重要;我们看到老电商在某些品类上流量非常高,比如3C等。但是过去几年我们论证过的几个品类里面,电商是很难撼动的,比如生鲜类、餐饮类等;而餐饮类是有社交属性的,大家为了吃愿意聚在一起,所以它的流量非常高。

  另一方面,就是流量转换率,在宁波我们看到阿里入股的三江、河马也已经在宁波开店,这些新零售的尝试其实对我们来说是打开了一个窗口,我觉得河马是一个非常好的尝试,它使得仓店一体,使得门店端既是一个仓,也是一个门店的库,把餐饮作为零售业态的一种创新,融入到零售业态里,以餐饮相对低的流量成本,把线下成本转到线上,而且追求极致的体验,3公里内半小时送货;我不敢说它这种业态已经稳定了,但我想表达的是这肯定是一个方向,是一个O2O的升级版。

  我们叫它新零售,它是符合零售内核的特征,包括里面使用了大量的大数据,还有一些创新的电子标签,解决方案等等;看上去它只是一个店,但是它的背后使得传统零售插上了新数据的翅膀,它也能模拟出老电商所有80%—90%的功能。

  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可以发现在零售业态里面有非常多的创新的可能性。包括永辉的创新,更多的是把零售业态的餐饮、咖啡等业态重新组合;零售无非就是人、货、场;场这种可能性既是一种体验感,也可能是一种电商的形态,所以从我们总体来分析这件事情,始终是围绕着效率去提升业态的发展,这是我们投资的体现。

  消费升级,技术创新成“支撑点”

  弘章资本翁怡诺:过去一两年里面我们出现了一个新的投资热点,是无人售货,也看了很多无人售货机,它是一种非常综合的技术,无人售货其实创造了一个新的场景;比如我们研究日本消费的时候,我们看到大量的无人售货机,这是现代零售的一个重要补充,它使得原来没有这样一种场景或者成本比较高的场景下出现了一种相对低成本的形态,所以我们觉得这个非常有意思。

  因为弘章资本本身是研究全球消费变化格局的一个机构,从品类来看,中国的品类比美国、日本这些落后一两年时间,所以在消费升级的提升里面,我们看到的机会主要是在技术促进了效率,而效率却促进了业态的进化和迭代,使得新的模式,包括新的品类,都出现了很多升级,但是这种升级不一定是价格的升级;很多人把消费升级理解为我现在可以卖得更贵,这反而相反,因为今天我们看全球,其实出现了一个现象,叫全球追求高性价比;比如在网上卖200,百货卖2000,这是不合理的,但现在大量的迭代是走回到了高性价比,所以这不见得是价格的升级,而是找到一个品质的升级,这倒逼了它的供应链,以及技术。

  清科创投王钊:这是一个我们都应该思考的问题,我觉得所有的技术对于消费者而言,最后的导向是通过技术的改造,能够帮助消费者在做购买决策的一瞬间降低它的决策成本。比如说降低物流成本、提高物流速度、降低生产成本、买到价廉物美的产品等等,使它在决策的时候更加有利,使消费者的决策成本更低,这是企业在开发的时候需要解决的问题。

  华创资本王道平:我们有一个团队专门去看技术驱动,今天很多的消费升级是传统行业里的升级,在这当中我们确实会看到技术的比重在增加,但这对今天而言并不是一个特别新的技术,任何一个时代,当行业在发展时,技术方面的升级也是相对的,因此技术只是是一个手段,也仅仅是一个手段,并不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

  华映资本刘献民:我们看到了技术给各行业带去了许多新的变化和投资机会;首先从技术角度而言,底层的技术,是可以带来行业改变的。其次技术对于应用层面而言也会给企业带去一些变化,例如企业后端技术可以更好的帮助企业提高效率,或能够通过应用新的数据,在后端供应链组织、产品的生产等各方面对企业起到提升促进作用;甚至有可能创造出更大的消费升级的场景。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Vicky,原文:http://news.pedaily.cn/201706/20170615415407.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