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那么多人不喜欢马云?

2017-06-18 16:16· IT时代网  王俊杰 
   
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骂娘。因为马云的出现,我们才得以享受着淘宝的便宜,支付宝的方便,“光棍节”的狂欢,和菜鸟网络的快捷,可为何还有这么多人对马云不满,这个“外星人”,究竟是为何惹了众怒?

  前不久,顺丰和菜鸟围绕着物流而展开大战,双方争持不下。尽管两家都是为了自身利益而战,但业界大佬们和社会公众几乎是一边倒地支持王卫,一时间,马云再成众矢之的。

  结果一点都不意外,马云极力扩张阿里的帝国版图,必定触及别人的利益。可以想见,当阿里帝国的版图越大,反对者的呼声就越高。

  正所谓,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骂娘。因为马云的出现,我们才得以享受着淘宝的便宜,支付宝的方便,“光棍节”的狂欢,和菜鸟网络的快捷,可为何还有这么多人对马云不满,这个“外星人”,究竟是为何惹了众怒?

  永远吃不饱的胖子

  阿里的野心与马云的身板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这个从淘宝开始的电商平台,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巨无霸。在收购了高德、投资了菜鸟,入股了银泰、海尔等之后,阿里把控了整个电子商务的上游形态,并且完成了从线上到线下的布局。

  与乐视“PPT式”的扩张不同,阿里的每一步都拼的是真枪实弹,它就像是一个永远吃不饱的胖子,所到之处杯盘狼藉。

  现在的商业阵营,从高德地图到UC浏览器,从优酷土豆到华谊兄弟,从蚂蚁金服到菜鸟物流,从恒大足球到银泰百货,从新浪微博到百胜餐饮……无不打上了深深的阿里烙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马云的布局下,中国商业的半壁江山都闪现着阿里的影子。

  阿里的前员工曾这样说:“阿里人不是一群有修养的绅士,也不是按规则优雅打牌的人。他们鲁莽而有野心,极端且具有侵略性。”显然,在很多人的眼中阿里巴巴就是一个为了利益而不顾一切,甚至喜欢走极端的集团,扩张性成了它身上最大的标签。

  于是,实体零售业在淘宝面前显得不堪一击,传统银行在支付宝的猛攻下开始感受到丝丝阵痛,十几年来迅猛崛起的物流业也慢慢成为菜鸟网络的雇佣兵……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不难想象马云为什么这么遭人恨了。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用新的文明征服另一文明的帝国君主,原本传统的商业模式被打破,利益被重新分配,以至于成千上万人丢了饭碗。

  “煤老板”马云

  所谓三流企业做产品,二流企业做服务,一流企业则为你的服务而服务。马云深谙其中的道理,他的终极目标是要阿里成为全球电子商务的“水电煤”,而他也将成为新经济下的“煤老板”。

  众所周知阿里巴巴是一个完全的平台型公司,无论是1688、淘宝网、天猫,还是支付宝、芝麻信用、菜鸟网络,都是明显的互联网平台。平台不生产任何产品,它只是一个虚拟的场地,让所有的提供服务的企业都能够在这上面为消费者提供服务,收取的是一定的管理费。

  马云曾说,如果我们发现了金矿,我们不会去挖,而是让别人去挖,他挖到了金子,给我们一块就可以了。表面看来,阿里与世无争,热衷于让利于企业,但实际上平台的收入远比自己做产品要赚钱的多。

  我们看到如今阿里的强大,但其强大的背后不只是马云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千千万万个中小商家和个人店主在天猫和淘宝上辛苦经营的结果,所以一开头阿里的成功就是平台的成功。菜鸟网络亦是如此,阿里自己不建物流,却把大量物流企业整合到一起组成一个联盟,自己同样是当老大。

  什么样的平台是好平台?那自然是公平、开放、有钱大家赚的平台了。一开始,马云的确是带着“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一伟大愿景来做淘宝的,但慢慢地,阿里就从开放式平台向封闭式平台逐渐过渡了。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阿里在对待行业参与方的态度正在由之前的谦虚、友好变得越来越傲慢和自大。

  我们可以通过一组事件来窥知一二:

  2010年,淘宝推出了一种全新的搜索竞价机制——淘宝直通车,为卖家实现商品的精准推广。但是,这一行为遭到了部分淘宝卖家的抵制,他们在网上联合发声,组织QQ群对抗淘宝,成了当时一个不小的社会事件。

  2011年10月,淘宝商城要求部分中小卖家提高保证金,近7000名网友结集YY语音,有组织性的,对韩都衣舍、欧莎、七格格、优衣库等卖家实施“拍商品、给差评、拒付款”的恶意操作行为,直接导致韩都衣舍、御泥坊、佳能相机等大卖家商品集体下架,甚至关店运营。

  2013年,天猫首次实行线上线下联动,消费者可以在实体店体验,在线上下单,这样一来,卖场成为电商的线下体验场所,经销商则成了电商的线下搬运工。当时,包括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在内的19个家居卖场联合抵制天猫,使得阿里巴巴不得不叫停了家居领域O2O的相关条款。

  2014年,付费通发布公告终止为支付宝渠道提供公共事业账单服务,并控诉支付宝对账单的“非正常查询”量是正常渠道的4倍之多。

  2015年,美团要求和其合作的商户不许继续使用支付宝进行结算,并且不允许商户在门店内摆放支付宝的海报和付款指示牌,甚至强硬要求商家关闭在支付宝上开通的线上门店,两家正式决裂。

  2017年,顺丰关闭了与菜鸟网络的接口。

  一系列的事件不难看出,马云在不断加强阿里对于平台参与方的控制力,以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并且已经到了店大欺客的局面,不少中小企业敢怒不敢言,只能任由阿里牵着鼻子走。

  马云到底能否信得过?

  在网上,很多人说马云是一个擅长忽悠的大骗子,就连刘强东都直言:“现在的企业家就是会吹,比如说马云……”至于“骗”过哪些人,恐怕只有马总自己心里最清楚,但经常性的食言以及对待合作伙伴的态度,也是其为人诟病的原因。

  当年震惊海外的“支付宝事件”大家应该不陌生吧?支付宝本是阿里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当时第三方支付属于新生产业,尚未有法律规定是否允许外资进入,所以支付宝就一直以外资企业全资子公司的身份运行。

  2010年央行准备颁发支付牌照时,又规定了第三方支付企业不允许有外资成分。于是马云、雅虎、软银三方代表就此事召开董事会,决定将支付宝像其他互联网业务一样,改成VIE结构(在国内被称为“协议控制”),明面上不再由注册在开曼群岛的阿里集团直接持股。

  所以在牌照申报前期,马云以“协议控制”模式获取支付牌照是违法违规为由,单方面中止了阿里巴巴集团对浙江阿里巴巴商务有限公司的控制协议,以 100% 内资的方式申请支付牌照。导致支付宝彻底脱离了阿里集团,成为马云的私有财产。这便是雅虎声称“马云窃取支付宝”的由来。

  这里我们提一下VIE模式。它是2001年安然丑闻之后产生的新概念,是指境外注册的上市实体与境内的业务运营实体相分离,境外的上市实体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境内的业务实体,业务实体就是上市实体的VIEs。

  VIE是在业内得到高度认同的规则,造就了中国互联网的黄金十年。可马云在VIE上所做的一切,等于是打开了潘多拉的匣子,当支付宝股权从阿里巴巴完全剥离出去之后,一切都改变了,道德风险开始酝酿,国内资本市场和互联网行业的国际形象也变得不如以前。

  关于“支付宝事件”,我们不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评论一个商人的行为,但也应该看到诚信对一个企业家,对一个公司的重要性。不过,也许是互联网世界变化太大,“食言”几乎成了大佬们的共性,马云也不例外。

  2010年6月,马云向时任总理温家宝汇报中表示,“我们坚定地认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中国本来就是独生子女家庭,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所以游戏我们一分钱也不投。人家投,我们鼓掌,但我们不做,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

  可2014年刚开始,阿里就宣布正式推出手游平台,力图动用旗下全线平台资源,介入游戏分发、运营平台以及分成模式等多个方面。当时,已经有《神仙道》、《火影世界》等产品进驻了淘宝联运平台。

  今年三月,阿里又高调宣布2017年将携10亿资金助力游戏IP生态发展,正式全面进军游戏发行领域。并且,还与Mail.Ru、TFJoy、Efun、龙腾中东等国际发行商合作,正式启动游戏国际化战略。

  这真是说不做就不做,一做起来直接威胁到腾讯和网易了,马云也不在乎打不打脸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