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俏江南的“资本小骗局”,谁将是下一个资本受伤者?

2017-07-13 15:14· 新浪创事记  周锡冰 
   
毫不夸张地说,与资本的联姻,又令一个创业者彻底从自己创办的企业出局了,此前的乔布斯遭遇过,王志东遭遇过,其后的张兰也遭遇类似困境,我敢断言,张兰绝不是最后一个。

  上周,在讲”当坏消息登上媒体头条,企业该怎么办“公开课之前,一个学员试探性地问我:“周老师,看了您撰写的《互联网+时代的企业危机管理》一书,收获剖多,特别是财务危机。另外,我听说您认识不少风投的人,能否给我介绍几个?”

  对此,我非常坦诚地告诉她:“可以。”不过,我对其建议说道:“如果您只是为了急于扩大企业规模,我看这样的打算暂时放放。如果真想引进风投,那么等您的企业处于最好业绩时。”

  该学员睁大眼睛看着我说道:“周老师,如果我不缺钱,我找风投干什么?”

  其实,这样的案例举不胜举。在”当坏消息登上媒体头条,企业该怎么办“课堂上,我以俏江南的资本小败局作为案例,告诫来听课的学员。

  毫不夸张地说,与资本的联姻,又令一个创业者彻底从自己创办的企业出局了,此前的乔布斯遭遇过,王志东遭遇过,其后的张兰也遭遇类似困境,我敢断言,张兰绝不是最后一个。尽管张兰已经与俏江南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在张兰心中,俏江南依然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

  与多数案例创始人引入资本一样,“对赌”失败的结局几乎类似,不过稍有不同的是,俏江南从鼎晖引入资金后,由于俏江南后续的发展陷入不利形势,投资协议条款被多米诺式恶性触发:上市夭折触发了股份回购条款,无钱回购导致鼎晖启动领售权条款,公司的出售成为清算事件又触发了清算优先权条款。

  基于此,日益陷入被动的俏江南创始人张兰最终被迫出局。在此过程中,对应呈现出的,则是VC/PE在投资中利用条款对自身利益形成一环扣一环的保护。

  2015年7月14日,在新浪微博上,一条爆炸性的微文如同一颗巨型炸弹,轰动了整个企业界,一个名为“@餐饮业那些事”的ID爆料说,俏江南创始人已经张兰彻底出局。

  这就意味着,张兰20余年的辛苦创业,最终落得从企业“出局”的结局,这便是俏江南创始人张兰的悲壮故事。

  为此,一些学员谈论说,假设张兰没有引入资本,或许张兰没有机会去尝试实践自己做大的宏大抱负,或许至今仅仅维持着小富即安的小规模,但是至少还能保全张兰对俏江南的控制。

  在商业世界里,资本从来不相信情怀,也不相信眼泪

  不管俏江南创始人张兰愿不愿意承认,张兰一手做大的俏江南如同一个已经出售的“工艺品”,已经与自己无关。

  对于张兰来说,自己20余年的辛辛苦苦打拼的俏江南拱手让给旁人,最终落得从企业“净身出户”的下场,实在是心有不甘。不仅如此,俏江南昔日的少东家汪小菲也南下打工,变成了广东心怡科技物流有限公司的首席品牌官。这样的悲情案例让创始人们心惊胆寒,毕竟创始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是资本市场就是这样,嗜血的本性不会因为悲情而改变。

  在这样的变故中,犹如星驰电影里的桥段——世界上最悲情的事情不是自己把亲手创建的企业搞倒闭,也不是因为自己的无能而危机重重,而是明明是创始人自己一手做大的企业,最后却把创始人自己残忍地踢出局。

  在媒体的聚光下,读者们千万不要看这些企业创始人表面上风光的大企业家们,可在背后他们的心酸和苦楚可不是我等草民可以承担和想象的。如万科集团创始人王石在微信朋友圈就发布了一条让天下创始人非常感伤的消息——“人生轨迹当你曾经依靠、信任的央企华润毫无遮掩的公开和你阻击的恶意收购者联手,彻底否认万科管理层时,遮羞布全撕去了。好吧,天要下雨、娘要改嫁。还能说什么?”

  回想当年,王石执掌的万科叱咤风云、运筹帷幄,谁也不会想到,“门口的野蛮人”如此野蛮,这样悲情的一天会降临到自己头上。事已至此,被踢出局的王石除了无能为力,还是无能为力,只能“欲语泪先流”。

  在中国有着标杆意义的王石都是如此,俏江南创始人张兰的出局也就无足为奇了,甚至比王石更惨。当然,张兰并非一个人这样被赶出局,还有很多。如当平安信托正式入主汽车之家成为最大股东,汽车之家原有管理层全部被清洗——汽车之家CEO秦致和汽车之家CFO钟奕祺将不再担任汽车之家相关职务,一时间,CEO和CFO双双被踢出局。

  在最近几日,媒体的头条中充斥着创业人出局的新闻。据媒体报道,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联想的联合创始人倪光南、新浪创始人王志东、高德创始人成从武、1号店创始人于刚、俏江南创始人张兰……

  在这长窜名单中,创始人的出局无疑是悲情的,特别是在冬日的雾霾中,这样的论调足以让人伤怀。毕竟创始人将自己创建的企业拱手出让给别人,总有一些不情愿。不过,在商业世界里,资本从来不相信情怀,也不相信眼泪。

  马云6分钟融资4000万美元的故事被成千上万的创业者视为圭臬

  在中国企业界,马云6分钟融资4000万美元的故事被成千上万的创业者视为圭臬。在美国的硅谷,流传着一个较为著名的“餐巾纸”融资模式。一般地,只要创业者在咖啡馆的餐巾纸上写下自己的创业想法和商业模式,往往就可以拿到一笔不小的风险投资。这样的经历马云也同样有过,在阿里巴巴第二笔风险投资的过程中,马云的融资过程依然被渲染为一个“神话”。这个“神话”是,马云竟然用6分钟就赢得了孙正义4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当马云用6分钟赢得全世界最成功的互联网投资人4000万美元的投资时,马云和阿里巴巴对此还犹豫不决,最终只融资了2000万美元。

  在很多论坛上,有一部分研究者批评马云过于保守,风险投资的钱不要白不要。不过,马云不怎么认为,马云说:“融资就是个加油的过程,如果路程很短又何必加这个油呢?阿里巴巴上次融资融到了2500万美元,到现在我只花掉了一个零头,还有2000万美元一分没动。所以我只有花2000万美元的本事,给我一个亿元我花不出去。什么意思?融到资企业就要上规模,我只有管100个人企业的本事,你一下子给我一家500人的企业,我只能把它做垮。”

  在马云看来,钱太多了不一定是好事,人有钱才会犯错。马云说:“投资者老是希望投更多的钱,我们现在每月都以一种双位数的规模在成长,无论是销售额还是利润,我们不需要钱,钱太多了不一定是好事,人有钱才会犯错啊!”

  在转型期“物欲横流的中国,马云并非是惟一一个被投资机构追着投资的企业家。在贵州省会贵阳创业起家的企业家陶华碧也面临同样问题。尽管陶华碧没有像马云那样高调地频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但是陶华碧却有着自己的经营方略。不过,陶华碧的做法比马云更为稳健,陶华碧坚持“不贷款、不融资、不上市”的“三不政策”。

  陶华碧为什么坚持“不贷款、不融资、不上市”的三不原则

  当俏江南创始人张兰被曝光失去辛苦打拼的事业时,侧面证明了陶华碧“不贷款、不融资、不上市”的朴素管理思想的正确性。

  可以肯定地说,这“三不政策”已经成为“老干妈”给消费者的实业标签,也让一众机构垂涎三尺却只能望而却步。在陶华碧看来,在做强老干妈的过程中,融资始终都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融资犹如罂粟一样,一旦染上,那么就可能遭遇万劫不复的境地。尽管在扩大规模过程中极度缺乏资金的情况下,即使有机构或者银行也愿意给老干妈注入资金,但是陶华碧却坚持“不贷款、不融资、不上市”的“三不政策”,做到了“有多大能力做多少事情”的稳健策略。

  在陶华碧看来,投资机构并非活雷锋,其目的就是投资利益最大化,即使在急需资金时,也必须要冷静对待,一旦接受融资,也就意味着在资本层面稀释掉自己对老干妈的控制权,尤其是在创业成败的关键期。

  陶华碧尽管没有上过一天学,但是经常关注新闻的他必然深知失去控制权意味着什么。

  张兰是如何失去俏江南控制权的

  2015年4月20日,外媒爆出一个重磅消息称,俏江南创始人张兰的个人资产已遭冻结。这条消息一经曝出,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就此事纷纷向当事人张兰核实。张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此事。

  在俏江南的负面报道中,张兰已不是第一次以“不知道”的回答来回应关于俏江南的漫天飞舞的种种传闻。2013年,当俏江南向CVC(CVC CAPITAL PARTNERS)出售股权的消息被爆出时,俏江南传出股权出售的事项是在2013年,当时有媒体报道称,俏江南将出售股权给名为CVC公司,且谈判进入高级阶段。而在2014年,这则消息终于落定:CVC以3亿美元收购俏江南约83%股权后,张兰继续留任俏江南,彼时的消息是,张兰仍是公司主席、股东之一。

  面对媒体的问询,张兰当即否认,称“半点儿都不属实”。对于引进CVC,俏江南方面屡屡语焉不详,张兰曾公开对媒体表示,传言不属实,也曾回复《证券日报》记者的短信称“不是事实,” “都没具体意向,但俏江南品牌我一定会发扬光大,并做成世界级品牌,百年老店,这是我一生追求与梦想”。

  此次再爆出俏江南曝出创始人张兰资产被冻结事项,而据了解此次资产被冻结和去年宣布收购俏江南的CVC有关。在这里,我们先来看一下俏江南的引资史,见下图。

重温俏江南的“资本小骗局”,谁将是下一个资本受伤者?

  这轮战火的导火线是,中国香港法院要求冻结俏江南集团创始人张兰的资产,理由是私募大佬CVC称,2013年支付给俏江南入股用的大笔资金去向不明。

  2008 年,俏江南曾引入鼎晖,后者以2亿元的价格获得俏江南10.53%的股权。此后,俏江南在A股递交了IPO申请。由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就餐饮行业相关审核政策尚不明朗,且递交材料超过有效期,俏江南A股IPO谋求失败。之后公司将上市的目标转向了港交所,进展仍不顺利。

  2014年4月份,CVC宣布出资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2亿)获得张兰旗下的俏江南(South Beauty)餐饮连锁企业83%的股份。近期,中国香港法院要求冻结俏江南集团创始人张兰的资产,理由是私募大佬CVC称,2013年支付给俏江南入股用的大笔资金去向不明。“这次CVC先发制人,主要是为了防止张兰私自转让公司资产,保证最后清算时资金的安全性。”

  不管此次披露的事件是真的,其后果就非常严重,CVC觊觎俏江南董事长的时间已经很久了,无疑张兰的董事长地位不稳了。

  究其原因是,多次冲击上市未果,到如今两次与投资人闹翻,张兰带领的俏江南可谓诸事不顺。再加之摊上了与拥有丰富投资经验的国际私募巨头CVC的官司,“张兰获胜的可能性真的不太大。” 高端餐饮光环早已不再,而俏江南内部纠纷又不断,由此而来,张兰返回俏江兰的可能性已经不大。

  对于张兰来说,这就意味曾经那个熟悉的俏江兰越来越陌生,改弦更“张”的俏江南已经不再姓张。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