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掉一千亿!聊聊乐视大败局的血泪教训

2017-07-17 09:27· 微信公众号:君临   
   
2017年的今日,这类故事的主角,又多了一个乐视。但故事远未结束,A股的那些高位股权质押了的上市公司老板们,热衷于资本运作的老板们,正在提心吊胆的关注着自家公司股价的下跌。

  乐视生态帝国正在分崩离析。

  上周,贾跃亭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位,160亿元的股权被冻结,旗下业务一个个的被变卖、清算,已经没有哪个好同学还能够将他拯救于水火之中了。

  乐视之败,败在哪?

  败在他的贪婪与野心。

  乐视上市八年来,在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累计募集了上千亿元的资本,业务涉及电视、手机、汽车、影视、体育、电商、云计算,热门行业几乎无所不包。

  这里面,没有一项业务是赚钱的。

  每天失血上亿元。

  傻子都知道不可持续。

  然而竟然还有那么多人在为他叫屈,说要包容这样的创业者,为他的理想和抱负感动得热泪盈眶。

  说这种话的人不是脑残,就是别有目的。

  办公司,做生意,只有专注于核心业务,好好做产品,获得用户的喜爱,才是强盛的根本。

  所有四处烧钱,玩概念,追赶泡沫的公司,都将被引火自焚。

  你们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压垮乐视最后一根稻草的是股权质押,据年报数据披露,经过多轮股权质押之后,贾氏家族超过90%的股份都已质押。

  一旦股价跌至平仓线以下,“崩”一声爆仓,所有的梦想都将灰飞烟灭。

  假作真时真亦假。

  其实何止是贾跃亭,如今大概是A股的上市公司老板们最焦虑的时刻了。

  目前A股市场中,近3000只个股参与了股权质押,股权质押标的总市值已超5万亿元,而他们的风险正一天天逼近。

  今年5月,上市公司补充质押的公告数大幅增加,达到了140条,创下历史新高。

  其中,勤上股份、德豪润达等公司先后申请了停牌,补充质押资金。

  据勤上股份披露,截至4月25日,控股股东 东莞勤上集团有限公司质押的公司股票占所持公司股票比例为99.03%;实际控制人李旭亮、关联人李淑贤质押的股票占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均为100%。截至4月25日收盘,相关股份质押已接近平仓线。

  类似的风险此前已屡见不鲜,比如2016年熔断后,顾地科技同洲电子等公司就先后发生了实际控制人变更的情况。

  因为这些股权,大部分是在2015年牛市狂热时高位质押的,一旦股价下跌,危机就暴露无遗。

  平时还好,但你要知道,目前的大趋势是注册制开放,A股市场供需逆转,中小公司的股价下跌和流动性衰竭是一个近乎无解的困局。

  这就像是你亲手订下的灵魂契约,恶魔附身,你以为你找到了实现梦想的捷径,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撒旦的奴隶。

  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结局了。

  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就是好好做产品。

  别无他途。

  我们看两个案例,他们的对比背后折射了A股上市公司老板们的两种迥异思路。

  2010年8月12日,乐视网上市。

  3个月后,信维通信也在创业板上市了。

  乐视网所在的互联网视频领域,是投资者们所追捧的风口,估值高高在上;而信维通信所做的手机天线,却实在是不起眼,就跟纽扣、打火机一样,极之普通。

  不管怎样,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都不过是业内的二线玩家。

  在视频领域,乐视的上面有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在手机天线领域,信维通信的上面也有Laird、Pulse、Amphenol、Molex等一众跨国公司,国内的硕贝德也比他积累更深厚。

  IPO成功,乐视融资6.81亿元,信维通信融资4.89亿元。

  这笔钱怎么花,考验着他们的智慧

  当钱来得太快,往往就容易被冲昏了头脑,不懂得珍惜。

  他们忘记了,融资只是一种加杠杆行为,用得好可以事半功倍,用错了地方也可以万劫不复。

  钱的去处很快就有了方向。

  乐视选择了扩张新业务。

  2011年,乐视影业成立,贾跃亭挖来光线影业的高管张昭,开拓线下。

  同年10月,网酒网成立,乐视进军酒类电商市场,将触角伸向了互联网巨头们的领地。

  2012年,乐视超级电视推出,以补贴烧钱的方式,入侵硬件市场。

  电商、电影、电视,分属于线上、线下、零售、文化、硬件等不同领域,对竞争力的要求差异巨大,并且都在各自领域内存在着实力强大的对手。

  梦想家贾跃亭就这样毫无畏惧的出发了。

  信维通信的彭浩要谨慎的多,他手里的4.89亿元被分配到了三个去处。

  第一个,1.9亿元改造终端天线技术;

  第二个,3250万元建设研发测试中心;

  第三个,1.98亿元收购了一家叫北京莱尔德的公司。

  三个去处,其实都是一个目的,做强主业。

  莱尔德是一家出身自北欧瑞典的跨国公司,业内排名第一的天线公司,跟随着瑞典爱立信芬兰诺基亚成长起来,一度掌控了全球三分之一的份额。

  无奈,苹果的崛起,三星的超越,让诺基亚巨人倒地,莱尔德危机四伏,摇摇欲坠的支撑了几年之后,最终绝望的选择了放弃。

  信维通信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就下了收购的决定。

  这是一笔蛇吞象的收购案,2010年,北京莱尔德的营收为10.7亿元,信维通信却只有1.4亿元,两者近乎有8倍的差距。

  这更是一次充满荆棘的冒险,2011年,北京莱尔德营收下滑30%,亏损3900万元,而信维通信的利润也不过只有5300万元。

  一个泥足深陷中的巨人,客户正在一个个死去,从诺基亚、爱立信,到摩托罗拉、LG,莱尔德的所有客户都在撤离手机业。他的巨额亏损,也足以拖垮弱小的信维通信。

  但信维也看到了机会。

  那时候的信维,客户主要依赖东莞的手机三剑客:OPPO、VIVO、金立,小日子虽然过得不错,但技术上自知离业界龙头还有一段距离。

  他想打入苹果产业链。

  2010年,苹果iPhone 4代出世,革命性的产品令他风靡全球。但是没多久,天线门事件就爆发了,成为苹果进军智能手机以来最大的危机。

  所谓天线门,指的是iPhone 4的一个缺陷,用户只要一握紧手机,信号就会迅速衰减,几乎接收不到通信信号。这个致命的问题,让苹果受到了大量的投诉,焦头烂额。

  信维深知其中的问题所在。

  智能手机时代,功能越来越强大,屏幕也越来越大,这样必然导致一个结果,就是耗电量的越来越大,但是,手机的一个基本设计方向又是越来越薄。

  这就产生了一个结果,细小的手机内部空间,每一寸每一毫米都必须为电池提供栖息之地,以提供更长久的续航时间,而其他的所有功能零件都成了被升级,或者被革命的对象。

  传统的金属天线也不例外。

  于是LDS天线技术就应运而生了。

  LDS天线技术,也就是激光直接成型技术(Laser-Direct-structuring),利用计算机按照导电图形的轨迹控制激光的运动,将激光投照到模塑成型的三维塑料器件上,在几秒钟的时间内,活化出电路图案。

  通俗的说,就是激光3D打印,直接将天线打印到手机外壳上,好处很明显,节省空间。

  这毫无疑问是手机天线技术的一次革命性进化,科技含金量大大提升,再也不是山寨小厂谁都能够涉足的生意了。

  苹果当时应用的就是LDS技术,但是当时的设计显然还不太过关,以至于当人手握住手机的时候,与天线接触产生了短路,形成了始料不及的“天线门”事件。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信维上市之后,就将一半的融资金额投入了对这项技术的研发之中,倾尽全力。

  即使如此,还有两个难题需要解决。

  第一,信维通信2006年创业,至今不过4年多时间,研发团队的积累还很薄弱;

  第二,苹果这样的大客户,不仅仅看技术,还要看质量,看资质,从接触到拿到订单,一来二往至少要3年。

  然而时间等不起。

  A股的上市公司老板们,大多白手起家,不畏艰难与险阻,善于抓住风云变幻中的每一个机会。

  既有贾跃亭这样的梦想家。

  也有信维通信的彭浩这样的冒险家。

  2012年,信维通信1.98亿元吃下北京莱尔德,他相信这是跃进高端天线市场的关键一步。

  熟悉君临文章的朋友们都知道,2010-2012年之间,是中国产业升级的一个关键转折点,相当一批中国公司抓住了金融危机之后的资产贬值潮,抄底欧美技术公司,就此鲤鱼跃龙门。

  吉利收购了沃尔沃,均胜电子收购了德国普瑞,巨星科技收购了美国Goldblatt……这些收购过后,技术实力在业内脱颖而出,奠定强者地位。

  即使是今天风光无限的腾讯,也得益于2011年那一次对拳头公司的收购,获得了风靡全球的《英雄联盟》技术团队,一番消化吸收之后,才有了今天的顶梁柱《王者荣耀》。

  可惜的是,投资者总是充满了短视的目光。

  乐视的四处征伐和信维的孤注一掷,在资本市场获得了完全相反的对待。

  2013年,乐视影业先后拉来张艺谋、郭敬明、孙俪、黄晓明等19位明星股东,将半个影视圈纳入麾下,这些动作帮他A轮融资2亿元,B轮融资3.4亿元,估值水涨船高。

  贾跃亭很快就摸透了A股资本市场的脾气,知道这帮子散户喜欢听故事,炒概念,于是什么风口吸引眼光就往什么风口赶。

  明星吸引目光,那么我就拉拢明星,即使再贵我也不在乎。

  2014年,乐视体育成立,再将刘涛、孙红雷、周迅、王宝强等11位明星拉为股东,另外半个娱乐圈也尽入瓮中。

  在强大明星效应的背书下,乐视体育获得了A轮8亿元,B轮80亿元的融资,估值迅速攀升至215亿元。

  如此高的估值下,乐视体育有什么出色的产品吗?

  答案是:以业界最贵价格买回来的一大堆独家版权。

  有钱了嘛,当然要赶紧烧起来,于是F1赛车、英超、意甲、亚冠联赛、ATP网球巡回赛、中超等版权陆续以不可思议的价格买回来。

  比如中超版权,乐视给出的报价是27亿元,不论贵贱,但求拥有。

  投资者为此兴奋的彻夜难眠,似乎千亿元的盛宴已经摆在面前,只等待着下筷子就是了。

  他们完全忘记了一个事实,版权生意的本质是低买高卖,赚的是差价,就跟零售业一样的需要在成本上精打细算。如此大手大脚的土豪式抢购,能够挣到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贾跃亭的梦想拼图仍在不断繁衍,乐视手机推出。

  为了尽快获得市场份额,乐视手机以低于成本价发售,为了尽快获得供应链和渠道,乐视以21.8亿元买下了酷派,准备大展拳脚。

  你知道手机行业的玩家有多少吗?

  这是一个从苹果、三星、华为,到深圳白牌机,全球超过一万个品牌的行业,竞争之残酷,淘汰之激烈,360行无出其右。

  并且这个行业的淘汰赛已经开始,早期的联想、中兴、酷派都已日落西山,没有独门技术,连西北风都吃不到。

  四处出击,让乐视的营收规模节节攀升,不断放大的融资杠杆,又让乐视足以将兵力投入到更广阔的战场,无孔不入的蔓延。

  一个新的商业帝国似乎正渐渐成型。

  很少人留意到一个细节,乐视进入的每一个领域,都是广受关注的热门行业。理论上来说,这些行业的竞争者成千上万,巨头众多,通常是最难以获得成功的创业死地。

  偏偏又是乐视最热衷的行业。

  因为贾跃亭很清楚,只有热门的行业,PPT才有人看,估值才可能获得溢价,融到更多的资金,支撑他的梦想不断延展。

  镁光灯下,贾跃亭振臂一呼,狂热的粉丝簇拥在周围,让他的形象如英雄般伟岸。

  相反,细小而不受关注的手机天线,注定是一个乏人问津的冷门行业。

  即使是收购了业内龙头,信维在媒体那里听到最多的,通常也是冷嘲热讽的质疑。

  因为2013年的信维,业绩确实堪忧。

  营收3.52亿元,亏损6820万元。

  更可怕的是,莱尔德的第一大客户,贡献营收70%的诺基亚正式选择卖身微软,第二第三大的客户摩托罗拉和爱立信已几乎销声匿迹。

  媒体的报道是这么描述的——

  “信维通信虽然成功收购了莱尔德(北京),但该子公司却发生了人事大“地震”,中高层大换血,且技术人员也流失了一大部分。

  2月26日,中国资本证券网前往位于北京亦庄经济开发区的莱尔德(北京)所在地,此时公司名称已经变更为信维创科

  一位在莱尔德(北京)(现为信维创科)有过5年工作经历的工作人员透露,公司中高层已经大换血,全部换成了信维通信派来的人,且技术人员也走了一大部分。

  而另外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公司目前处于混乱状态。”

  多么可怕的现场。

  估计没有任何一个投资者看了这段描述,还能镇定的等下去。

  很少有投资者留意到以下这些事实:

  2013年,信维通信投入研发资金4745万元,占当年营收占比的13.47%。这个比例在A股公司中凤毛麟角,足可见其对产品和技术的信仰。

  另一方面,信维通信全力攻坚LDS技术,设立了瑞典斯德哥尔摩、美国圣何塞、韩国水源、台北、北京、深圳、上海七个研发中心。

  借助莱尔德的技术团队和质量控制经验,信维很快就搭上了苹果、三星、索尼等大客户。

  形势,悄悄逆转。

  乐视帝国仍在扩张。

  2015年,乐视18.75亿元入股TCL电视,7亿美元收购易到70%股权,收购美国法拉第汽车并10亿美元建厂……

  2016年,乐视9亿元收购酷派余下股份,21亿元入股北京国安俱乐部,宣布20亿美元收购美国VIZIO电视……

  不仅是电视、手机、汽车、电商、足球、影视、体育版权,乐视更开始入侵地产业。

  据统计,乐视在重庆拿下了56万平方米的土地,耗资34亿元,北京三里屯的土地耗资29亿元,雅虎在美国的19.7万平方米土地,耗资16.44亿元,浙江莫干山的数千亩土地,耗资4.2亿元。

  还有传闻中和天津蓟县合作的乐视超级生态城,预计投资400亿元。

  今天的中国地产业,早就过了流金岁月,更多呈现出吞金兽的凶残一面。你别看万科、恒大、碧桂园等巨头在地产界叱咤风云,实际上却是背后大量的中小地产公司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困境。

  淘汰赛里,考验着每一个地产公司的资金运营效率。

  像乐视这样的莽撞者,注定将被碾压,成为地产大亨们虎视眈眈的猎物。

  那只叫做融创的狼已经盯上了他。

  贾跃亭仍然不自知,沉浸在他的帝国宏伟梦想中。

  这是个资本为王的时代,有钱就能办成一切,只要资金足够多,他的帝国可以囊括所有的行业,然后实现生态的化学反应。

  通过直接融资,股权质押融资,发债融资,股权风险融资,各种手段已经融了上千亿元,可是乐视仍然饥渴。

  贾跃亭说,乐视的融资能力弱,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资本高手。

  他相信,资本是解决一切问题的魔法杖。

  而在偏僻无人处的信维通信,默默钻研技术和产品,终于拿到了苹果供应商的入场券,业绩开始反转,利润跳涨。

  有了苹果的牌照,切入三星、华为等大客户简直就是降维打击,轻松实现。

  2014年利润6千万元,2015年2.2亿元,2016年5.3亿元。

  曾经不相伯仲的本土同行已被远远抛离,行业内再无对手。

  小小的一支天线,做出了400亿元的市值,并且随着技术的升级,还延伸出更多充满想象力的商业空间。

  以前一支金属天线,只能卖出1元的价格,现在一支LDS天线,可以卖到5-6元,而未来,随着5G通信时代的到来,天线的技术门槛越来越高。

  信维目前已经做出了无线充电和NFC移动支付二合一的磁性天线技术,在三星Galaxy S7 手机中占据最大份额,超过所有竞争对手。

  这种天线的单价超过了30元,比某些触摸屏、摄像头等零件的价格更高。

  还有自动驾驶时代,据业界估计,一辆无人车的天线价格有可能要几百美金,市场越来越大,路越走越宽。

  命运是公平的,对于专注于经营,好好做产品的上市公司,业绩一定会反映出来。

  而专注于资本运作的公司,结局通常不太美妙。

  2016年6月,在乐视帝国最辉煌的顶点,君临写下了《如果乐视生态能成,太阳一定是从西边出来了》,对其商业模式进行了深入的解剖。

  乐视的致命问题,不在于融了多少钱,杠杆加了多少倍。

  真正的关键,在于乐视旗下的每一个业务,都缺乏竞争力,在行业内仅仅是二三流的水平。

  并且因为涉足的都是竞争激烈的血海行业,每一项业务都缺乏盈利能力,于是只能不断烧钱,直到将他的所有资本烧光殆尽,失血而亡。

  没有坚实的现金牛业务,却到处讨伐征战,君临能联想到的,只有穷兵黩武的国王。

  古时候的前秦帝国,苻坚大帝梦想着一统华夏,连年征伐,百万雄狮却在淝水这个小地方分崩离析,顷刻瓦解。

  是苻坚的军队人数不够多吗?是东晋的军队太强大了吗?

  都不是的,仅仅只是因为前秦的根基不稳,内部矛盾尖锐。

  做国王的,你的职责就是优化制度,发展生产,让百姓安居乐业,如此才能万民爱戴,蒸蒸日上。否则国穷民弱,怨声载道,还四处征伐,不过就是一个徒有虚名的霸王。

  这样的故事,在历史上俯拾皆是。

  2017年的今日,这类故事的主角,又多了一个乐视。但故事远未结束,A股的那些高位股权质押了的上市公司老板们,热衷于资本运作的老板们,正在提心吊胆的关注着自家公司股价的下跌。

  与其焦虑,不如重新关注你的主营业务,好好做产品,这是你在这个残酷市场里活下去的唯一办法。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07月20日
      金力股份
      金力股份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7月20日
      有喵
      有喵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7月19日
      创名人
      创名人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7月19日
      福米科技
      福米科技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