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并行成主流 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感慨:募资是VC的生死线

2017-07-25 18:51· 中国企业家杂志  张震 
   
清科数据统计,截止到2016年12月31日,国内共有1031只政府引导基金成立,目标规模超过5.3万亿元。政府引导基金规模的爆发式增长,在资金上给予创业创新充分的支持。

  过去两年,募资环境最大的变化是人民币基金逐渐成为与美元并行的主流。人民币基金在今天的市场做得越来越大,任何一个主流机构,都是两个基金并存的,要不然这些基金的结果就是关闭了。因为有的项目适合在国内去做,适合人民币投资,有的项目适合在海外去做,适合美元投。如果你没有双币种,可能一些创业企业不会将你列入选择范围。

  在我看来,优秀的创业者永远不缺钱,永远不会缺机构去投资他,好的项目永远是一个卖方市场,他们掌握着比较强的话语权,对于一个有经验的投资人来讲,这是非常清楚的。因此我们永远会把自己定位在一家投资服务机构,我们不仅投资,还有服务。当创业公司有人民币基金的融资需求,希望在国内上市,投资机构就必须有相应的人民币基金去支持它,否则你就参与不了这个游戏。

  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并行成主流

  这个现状产生的逻辑是什么呢?

  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国内资本市场的影响。国内IPO审核的放开,使得创业公司的上市渠道通畅了,同时国内资本市场的估值、市盈率相对美国等资本市场较高,能获得更高的认可。此外从用户角度来说,国内很多创业公司的用户、品牌影响力都在中国,很多二级市场投资人同时也是产品的用户,对他们公司的业务更为理解。而创业公司上市本身也是一个品牌PR的过程,对这些用户的影响就会更直接。因此很多优秀的企业家愿意到国内上市,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这也是为什么主流的VC、PE都纷纷募集自己的人民币基金的原因。

  另外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传统产业的公司或者创始人变身LP。过去的传统产业正处在去产能的过程,去产能其实很重要一点就是,资金不再投在老的业务上,而是为这些资金寻找新的出路。很多传统行业是通过金融的方法去做产业升级的,而通过LP的方式参与是其中一个途径。

  因为做投资是一个很专业的事情,这里面可能交很多学费,需要很多人脉关系和专业知识,所以并不是所有传统企业都能够去做这些事情,那么他就会把一部分资金用来支持一些优秀的基金,比如联想控股新希望等会在公司内部设置自己的投资机构,同时也可能作为LP投资于外部的基金。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可以和被投公司产生联动。当他投资这些新的产业,可能对其自身的传统行业也是一次促进,从中可能会产生一些产业升级的机会。因此通常来说,他们会选择跟未来产业方向发展相关联的VC、PE基金去投资。

  此外,政府支持万众创业的政策利好推动了人民币基金的发展。清科数据统计,截止到2016年12月31日,国内共有1031只政府引导基金成立,目标规模超过5.3万亿元。政府引导基金规模的爆发式增长,在资金上给予创业创新充分的支持。

  在这几重因素的影响下,人民币基金现在在市场上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选择政府引导基金时,需要考虑把区域经济优势给利用起来。如果某地区有非常多的产业资源,需要做一个产业升级,然后基金投进来,可以很好地把所投项目与资源相对接,达到双赢。此外还需要考虑对投资的区域限制,审批流程和募集基金的速度、节奏是否相匹配等。

  整体来讲,过去两年政府引导基金我觉得是往一个向好的方向发展。中国也在学习类似新加坡的主权基金GIC和淡马锡的策略。中国不光是国家主权基金,也有地区的引导基金,他们可能都会把一部分资金用在对创业企业或者创业投资的支持上,我觉得本质是一个好事,大家可能在交流过程当中摸索一些办法、流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越来越成熟,也会越来越市场化。

  募资是VC的生死线

  从募资角度来说,一些VC2.0基金已经成立3年时间,正好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募资节点,能否顺利募资主要看过去投资退出表现如何。

  以我们自身为例,今年3月份高榕完成了美元基金Ⅲ4亿美元的募资,对于我们成立了3年多的基金来说意义重大。一期基金的募集主要是依赖过去的业绩以及人脉,二期基金的时候因为时间比较短,一期基金业绩还没有表现出来,出资人判断逻辑还没有大的变化。但是到了第三期基金,对于新机构来说就是最大的挑战了。因为一期基金基本已经投完了,二期基金的表现基本也能看出来,因此前两期基金退出情况和估值表现如何,都决定了第三期基金的募集情况。

  目前我们投资的乐心医疗在创业板上市,还有其他六家公司通过收购或者转老股的方式退出,包括在A轮投资的钱袋宝被美团收购,中融金被奥马电器收购,Avazu被天神娱乐收购等。

  我想说的是,募投管退其实是一个体系,大家看到的募资快只是一个表象,其本质上要在四个纬度上都要做得好,特别是投资、退出、管理这些方面LP都要认可,你才能够去持续募集基金。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完成了七只基金的募资,包括四只美元基金和三只人民币基金,管理基金规模折合达110亿元。而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也同时完成了LP机构化的过程。LP机构化是新的VC机构成长的必由之路。完成这个过程,VC才能快速成长起来,要不然不可能持续获得募资。因为个人资金是有限的,他可能在资产配置上不太有计划性,而大机构的LP资金量更为充足,而且更有计划性。

  对于高榕资本来说,从最初依靠这些互联网新贵快速成长起来,到2015年美元基金二期和人民币成长基金开始,我们就做了一个重大的战略转型,就是把机构LP变成我们的基石投资者。现在LP更多是国际养老基金、美国高校基金、知名的全球家族基金等机构投资者。

  等基金规模大了以后,我们的机构LP会占到90%左右,而个人LP仅占10%。我们跟这些精心挑选的个人LP会演变为更深入的一种战略合作关系。

  之前,我们的个人LP是支付管理费的,你不会占用他更多时间。从美元三期基金开始,我们不再对个人收取管理费,我希望从其他的方面获得支持,比如说推荐项目,比如说帮助我们去辅导被投企业,给企业家提供建议,帮他们对接资源,或者介绍战略投资人。这些可能比我们去拿他们的管理费更有价值,最终是希望打造一个LP和被投资企业间的生态。

  以社交电商拼多多为例。淘宝网创始人之一孙彤宇曾经是我们基金的LP。他之前给我们推荐了拼多多,因为他对电商的理解足够深,所以当他推荐拼多多的时候我们比较重视。拼多多是社交电商平台模式和B2C模式,创始人曾跟我说,在最初做拼多多时,孙彤宇在品类服务、运营规划上给了很多有益的建议。

  作为投资机构来讲,主要工作是募投管退,每个环节都是相关联的,募资是其中一个环节,但它又可以说是VC的生死线,如果募不到钱,就没有活干了。为什么这些LP们会看重你投后管理的能力,寻找项目的能力,因为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最难的不是说你投了一个优质项目,最难的是投了一个优质项目以后,你能不能复制你的成功,可以系统性地去发现好的项目。虽然任何一个投资人都不可避免会错过一些优质项目,但是你有没有能力持续投到优秀项目,你投到项目的质量能否一直保持一个相对比较高的水平,这些是投资的核心要求。

  怎么能够做到这些呢?我认为有两点很重要:第一,要有具备自己投资逻辑和哲学的团队;第二,有自己的方法论。对于高榕而言,我们的方法论简单来说就是系统的研究能力。早在2014年我们就已经开始关注和投资人工智能项目,投资了依图科技、石头科技等近20家公司。VC投资需要赶在热潮之前提前布局,一个优秀的投资人是在风平浪静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在水下做很多事情,等浮出水面的时候,就能看到不一样的效果。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