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向苹果销售51亿,只要有声音的地方就有他

2017-09-04 15:48· 微信公众号:君临   
   
许多人或许并不熟悉,但是他的产品早已遍布我们的生活,从手机、蓝牙耳机、MP3、麦克风,到智能音箱、VR头盔,只要有声音的地方就有他的存在。

  7月26日,魅族在珠海大剧院举办了一场新品发布会,正式发布新旗舰魅族PRO 7。

  不过,人们很快就发现,这场发布会的主角被另一款产品抢足了风头。

  这款产品名叫魅族Flow。

  号称是魅族有史以来定位最高的一款产品,目标竞争对手是AKG的标杆K3003 。

  K3003是AKG于2011年发布的一款旗舰耳塞,主打发烧友,当时售价高达万元,目前依然卖到5000元左右。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耳机圈里的各方意见领袖(KOL)、魅族公关、代工厂商之间,为此展开了一场针锋相对的撕逼大战。

  争论的焦点就是,这款如此昂贵的耳机,里面用的关键零件动铁单元,究竟用的是美国楼氏的,还是国产的?

  美国楼氏成立于1946年,是国际电声技术的先驱。

  阿姆斯特朗当年登上月球,说出那句人人皆知的名言——

  “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

  却是人类迈出的一大步。”

  这句话,就是用楼氏电子的设备收音和播放,传遍世界的。

  如此技术先驱,自然在发烧友眼里拥有至高地位,而业界中,近年和他展开一次又一次对撼的,则是中国的歌尔声学

  早在三四年前,楼氏与歌尔就展开过一次旷日持久的专利诉讼。

  经历了长达20个月的漫长调查与辩论,最终——

  “中国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判定楼氏中国专利无效,楼氏在苏州对歌尔声学的起诉被依法驳回;

  同一时期,楼氏在美国ITC起诉歌尔声学的专利被初步裁定无效,而歌尔声学诉讼楼氏的各项专利均被中国知识产权局维持有效,并且潍坊中院作出了楼氏侵犯歌尔声学两项专利的判决。”

  在专利诉讼案中,楼氏对歌尔无计可施,占不到任何的便宜,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公司在该领域的雄厚技术实力。

  即使发烧友们对中国技术仍存偏见,但在业界,中国公司已在悄无声息中攀上了技术的制高点。

  歌尔的壮大是中国电子业崛起的一杆旗帜。

  许多人或许并不熟悉,但是他的产品早已遍布我们的生活,从手机、蓝牙耳机、MP3、麦克风,到智能音箱、VR头盔,只要有声音的地方就有他的存在。

  歌尔的创始人叫姜滨,早期在山东潍坊的一家国企担任技术员,无奈国企在科技浪潮的更替中渐渐凋零,于是少年出走,对酒当歌。

  2001年,歌尔声学正式成立,竞争对手包括美国的楼氏和深圳的瑞声科技

  前面说过,楼氏成立于二战前后,乃业界传奇,技术积累深厚,瑞声成立于1993年,至此也已颇具规模,成长为本土第一流的制造商。

  在这强敌环伺的格局下,歌尔是如何从一个小作坊,成长为如今市值超过700亿的上市公司的呢?

  2016年,他的营收高达193亿元,净利润16.5亿元,客户包括苹果、三星、思科、惠普、索尼、微软、华为、小米

  后来居上,晋身顶级,背后的成功之路将带给我们怎样的投资思考?

  一开始,歌尔做的是驻极体电容(ECM)麦克风上游配件。

  类似这种:

  低技术门槛,低含金量,但对于一个作坊来说,这也是当时的歌尔的能力范围。

  如果一直这么做下去,歌尔不会成为今天的歌尔,因为跟他在做同样事情的小作坊太多了。

  于是歌尔开始制定“攀高枝战略”,瞄准国际一线消费电子品牌的需求,谋求进入其供应链。

  和大厂合作的好处很明显,在他们的要求下,你的制造标准与产品质量必须经历最严苛的考核,你的技术视野也将与业界顶尖同步。

  2005年前后,歌尔做出了蓝牙耳机,开发出主动降噪耳机及高保真立体声耳机

  这些在人们看来极细微的技术进步,对于歌尔而言,却是迈向传奇的一大步。

  不久之后,他就获得了数家国际大厂抛来的订单,进而登录深圳中小板,在资本助力下扩张产能,稳稳的站上了智能手机产业爆发式成长的风口浪尖。

  以前,一个手机只需配一个麦克风,但现在需要配置的麦克风越来越多,而最新一代华为 mate9 甚至配了自带降噪功能的4个麦克风。

  传统的麦克风也已经被更精密和多功能的MEMS(微型机电系统) 麦克风所取代,技术含量越来越高,大厂的市场话语权越来越强。

  在这些助力之下,2013年,歌尔的营收达到100亿元,股价翻了几十倍,成为A股手机产业链里的第一代明星公司!

  传奇已经铸就,但辉煌能否延续呢?

  2014年歌尔声学实现营业收入126.99亿元,同比增长26.37%;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6.57亿元,同比增长26.84%。

  对于其他公司来说,两双数字仍然是一个不错的业绩,但对于传奇公司歌尔来说,却是投资者所不能接受的。

  有文章甚至用了歌尔声学业绩变脸的说法。

  变脸当然是言过其实了,但这种说法的出炉反映了高成长股投资的一个痛点,因为投资者为其倾注了太高的预期,一旦达不到,股价被抛售就成了常态。

  但这又是必然存在的。

  没有任何公司可以永远站在高增长的轨道上不下来。

  歌尔的规模已是业界数一数二,天花板到了,增长的潜力越来越小。

  2015年,歌尔营收137亿元,同比增长7.54%,这是首次增长率下降到个位数;扣非净利润12.1亿元,甚至同比下降23.77%。

2016年向苹果销售51亿,只要有声音的地方就有他

  现实让人绝望,歌尔老矣,尚能饭否?

  就在围观群众散去,所有人都不再对歌尔抱以期待的时候。

  2016年,歌尔却王者归来。

  这一年,歌尔营收达到创纪录的193亿元,同比增长41.24%;扣非净利润达到31.9亿元,同比增长31.9%。

  重拾高增长轨道,大象翩翩起舞。

  它是如何做到的呢?

  我们还是要回到那个2014年的落寞年代。

  业绩增速越来越慢,利润增长只有27.37%了,投资者看淡,并且指出其管理费用的不合理高增长。

  竟然高达56.41%,远远高出利润指标!

  对于投资者而言,按常识,这是一个公司竞争压力加大的常见财务指标。

  是撤出的时候了。

  但对公司管理层而言,这是谋求转型的必要之举。

  管理费用的增加,要看的是支出用在了什么地方,是固定资产投入在加大,工资在上涨,税费行政成本在增加,还是研发投入的力度在强化。

  两者的结局完全不一样。

  前者的上涨,是硬性成本,很难带来未来收益,但是后者的上涨,却是为了未来蜕变飞跃的深蹲之举。

  歌尔的管理费用之谜,谜底就在研发投入

2016年向苹果销售51亿,只要有声音的地方就有他

  2016年,歌尔研发投入7.73亿元,同比增长69%,占营业收入6.09%。

  比2012年的2.79亿元和3.89%的比例,几乎是三级跳!

  在风口时代,你只需要考虑如何提升产能,扩充渠道,生产更多的货卖给更多的客户。

  但是当你进入到食物链顶端的时候,你的竞争纬度就变了,比拼的更多是专利技术。

  没有专利技术,就只能做低端的加工。专利权在别人手里,而且有的产品即使你可以生产,也会被侵权诉讼而被迫承担巨额的专利赔偿。

  正是2013年的那一场和美国楼氏的专利权诉讼较量,让歌尔发生了深刻的转变,将技术研发放到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

  这些投入最终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成长股投资和价值股投资有着完全不同的逻辑。

  后者只要看财务数字就好了,哪个财务数字漂亮,价格又便宜就买哪个,但前者,更多需要的是深入研究这个公司的经营战略和所处位置。

  只要拥有优秀的管理层,财务数字越糟糕,越是值得进入的好时候。

  2015年的歌尔,是财务数字糟糕的一年,却是前期高研发投入后迎来丰收的一年。

  MEMS麦克风和蓝牙、WiFi、ZigBee等无线技术的融合,最终催生出了一款当红辣子鸡产品,智能音箱。

  2017年,预计亚马逊Echo和谷歌的智能音箱等产品将售出1400万台,结合了人工智能的语音助手,使得听音乐的交互体验大大提升,用户为之疯狂。

  在中国,阿里、小米等中国品牌也已全线杀入,淘金潮即将开始。

  预计到明年,这个产品的全球市场将翻一倍,提升到3000-4000万台!

  你看到的,是各大消费品牌的销量飞速攀升,你看不到的,却是为他们提供电声技术支持的歌尔,又一次站在了风口之上。

  一个智能音箱,需要用到6+1个环形MEMS麦克风阵列,这个配置比手机更夸张,并且作为音响产品,对声音的苛刻标准让一线厂商获得了更强的话语权。

  2016年,歌尔股份在全球中高端VR头显市场中市场份额位列首位。电子配件收入增加接近40亿元,推测主要由VR、可穿戴贡献。

  歌尔唯一与全球三大VR(HTC/Sony/Oculus)厂商对标合作的企业。

  对,就是Sony那款火爆的PSVR产品。

  一旦一款“杀手级”内容推出,将带来PSVR维持数倍的出货量增长。

  今年上半年歌尔的VR产品出货量已经接近2016年全年水平,今年的增长几乎是确定性的。

  2017年中报,歌尔上半年实现营收99.7亿元,同比上升52.4%;归属净利润7.19亿元,同比上升41.8%。

  新一轮的上升周期已经强劲开始,而歌尔早早的就为此做好了准备。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