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最大的障碍是盈利而非企业文化

2017-09-05 11:18· 凤凰科技  霜叶 
   
最初,Uber增长的速度让监管机构有点不适应。现在,监管机构已经反应过来。在欧洲,Uber被认为是运输而非信息公司,迫使它遵守各地的出租车监管法律法规,而非相对宽松的信息监管法律法规。

  据《金融时报》北京时间9月5日报道,Uber新任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在努力使公司复兴。这家打车公司面临环环相扣的三大问题。

  随着Uber业务不断扩展,企业文化发生“变质”,公司必须建立新的企业文化;监管机构对Uber极度不信任,公司需要与监管机构建立新的合作关系;Uber亏损严重——去年亏损30亿美元,必须尽快制定盈利计划。科斯罗萨西计划带领Uber 2020年IPO(首次公开募股)。

  在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担任首席执行官时,Uber成为一家不讲规则、不惜一切代价增长、对女性不友好的巨头。Uber彻底改变需要数年时间,但在新任首席执行官带领下,已经开始改变,下一步是为不团结的董事会增加独立董事。Uber在一味追求规模的过程中,基本的企业治理架构——例如人力资源管理部门,被忽略了。

  这种情况已经开始发生变化。除此之外,Uber的变化还依赖于战略的改变,可能将重点由规模的扩大转向盈利。

  最初,Uber增长的速度让监管机构有点不适应。现在,监管机构已经反应过来。在欧洲,Uber被认为是运输而非信息公司,迫使它遵守各地的出租车监管法律法规,而非相对宽松的信息监管法律法规。

  这对消费者和Uber都不利,Uber必须学会遵守规则而非像过去那样破坏规则,才可能避免受到进一步打压。Uber享受的税收优惠——支付给司机的费用不交纳增值税——可能发生改变(这种情况也应当改变,这是对其他不同结构公司的不公平优势)。

  如果Uber不能盈利,这都不利于其长期发展。Uber曾被认为是理想的企业——无需投资购买汽车或直接雇佣司机,即可从庞大的载客产业的利润中分一杯羹。打车业务还具有自然垄断属性,每吸引一名司机和乘客,未来就更容易吸引其他司机和乘客。

  现在,这些假设都面临威胁。巨额亏损表明,没有投资者资金的巨额补贴,Uber很难吸引到司机和乘客。Uber上调打车价格,就会造成市场份额流失。随着时间推移,司机也意识到,除工资外,他们在汽车上的投资也需要获得回报。他们在未来回报方面将要求更高的透明度,而非Uber不断改变合作协议。自己拥有汽车的运输公司能向司机提供这种透明度,它们还有一个Uber不具备的优势:在购买汽车和保险时能享受到规模优势。

  竞争不会消失。由中国滴滴出行投资的Taxify进入了伦敦市场。

  简而言之,载客不是一项轻松的生意——无论位于价值链的哪个位置。随着这一点越来越清楚,科斯罗萨西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是:投资者会在多长时间内继续对Uber投资。共同基金已经在减记持有的Uber股票价值。与来自对手的压力和投资者的不满相比,新任首席执行官对Uber企业文化和资产负债表的影响要小一些。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11月14日
      医鸣
      医鸣
      B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11月14日
      生纳科技
      生纳科技
      A轮 2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11月14日
      翼石科技
      翼石科技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11月14日
      无冕财经
      无冕财经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