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的品质,离不开一个中国女人,创业24年,她已身家100亿美金

2017-09-14 16:01· 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张弘一 
   
。据说,世界上每两片手机玻璃中,就有一片是蓝思科技生产的,周群飞的工厂一旦停工,全世界的手机都要断货。

  在苹果新总部史蒂夫·乔布斯剧院举行的发布会上,采用双面玻璃设计的iPhone X、iPhone 8酷炫且备受瞩目。但极少有人会注意到iPhone背后的一家公司——手机视窗防护玻璃企业蓝思科技及其创始人周群飞。

  她被称为“全球手机玻璃女王”。在全球白手起家的女性企业家中,周群飞是最富有的一个。据《福布斯》网站报道,今年47岁的周群飞个人净资产约100亿美元(截至2017年8月21日)。

  或许很多人对蓝思科技和周群飞并不熟悉,但一定用过她家的产品,因为蓝思科技是苹果、三星、华为、小米等知名手机品牌的视窗防护玻璃等产品的重要供应商。据说,世界上每两片手机玻璃中,就有一片是蓝思科技生产的,周群飞的工厂一旦停工,全世界的手机都要断货。

  今年八月,有媒体报道称,蓝思科技一直在扩容增产,主要是为某手机领导品牌新产品使用双面玻璃供货。业内人士分析,这是在为九月的苹果发布会新品做准备。而此次苹果发布会上iPone8等新品,一大亮点就是双面玻璃设计。从第一代iPhone到最新的iPhone8、iPhoneX等,苹果一直使用的是蓝思科技的手机玻璃屏,这足以证明苹果对蓝思科技的信任。

  这距离当年苹果第一次主动寻求合作时已经过去了十年。这次合作,于苹果而言,蓝思帮助iPhone系列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于蓝思而言,苹果的合作助力将它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吃苹果长大的企业”

  2007年,苹果希望凭借多点触控技术,改写智能手机的行业规则。但在产品设计时遇到了困难,由于这种手机对屏幕透光率等参数要求极高,之前一直有合作的日本、台湾代工厂商都做不出来。

  几经周转,苹果找到了蓝思科技。彼时,蓝思已经积累了大量的专利、设备和技术,其CNC(Computer numerical control,译为:计算机数字控制)雕刻技术在全球占据领先的位置。

  通过和蓝思的合作,苹果解决了屏幕技术的问题,但苹果唯一担心的是蓝思的产能。为了打消对方的顾虑,彼时正在国外谈判的周群飞当即打电话回国商讨厂房建设的事宜。很快,一个现代化的生产基地就在湖南浏阳拔地而起。

  基地建成后,苹果公司派人过来认证。周群飞知道苹果对细节有着近乎严苛的追求,不敢有丝毫怠慢。彼时,她刚产下二胎、身体虚弱,又恰逢2008年雪灾,为了让对方的设备运进来,周群飞亲自买来很多不锈钢板,带领大家一起铺路。

  之后,她又带领大家对厂区进行扫荡式清洁。因为对方多为男士,她亲自抄起铲刀、钢丝球、刷子,跪在地上清扫男厕所的装修残渣,将整个工厂的清洁达到五星级酒店的标准。“我想做好的事,不吃不睡也一定要做好。”周群飞回忆说。

  基于苹果的信任和双方开展的合作,2009年,蓝思的销售收入为8.9亿元,六年后,这个数字猛增至172亿元。

  2015年3月18日,蓝思科技在A股上市,连续12个涨停,市值超过630亿元。受益于蓝思科技在A股上市的良好表现,周群飞也以500亿元的身家登上“2015胡润女富豪榜”。

  业界一直有个说法,蓝思科技被称为“吃苹果长大的企业”,一方面,和世界上最具创新力的公司保持着长久合作,苹果一直是蓝思的第一大用户;另一方面,过分依赖苹果,这不仅是蓝思也是业界最为担忧的问题。

  进入2016财年,苹果业绩出现下滑。苹果最新的2017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大中华区虽然保住了第三大市场的位次,但营收同比下降10%,成为唯一营收负增长地区。事实上,苹果在大中华区营收已连续6个季度下滑。

  周群飞在寻找新的出路,或者用她的话说,"创新才有出路"。周群飞回复《中国企业家》称,蓝思一直秉持“技术创新引领行业潮流”的发展思路,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把握行业变革带来的各种机遇,正在进行产业升级。

  她说,从创业初期单一的视窗防护玻璃生产发展到现在,公司紧紧围绕消费电子产品这一主线,积极开展对产业链上下游的整合。通过自主研发取得了多项关键技术,产品也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智能穿戴式设备、智能家居等领域。

  “这些新技术、新工艺、新产品的应用,一方面有助于公司提升产品良率、降低生产加工成本、保证大批量供应能力,另一方面公司有望凭借技术和规模等先发优势,享受巨大的市场份额和利润,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积极影响。”周群飞说。

  而在去年5月的一次投资者沟通纪要中,蓝思科技管理层也表示要大力发展华为、小米、联想、Vivo、Oppo等国内品牌市场。但这显然不是短期就可以见效的。

  手机用玻璃,从这里开始

  “持续创新,是蓝思科技从传统制造业向高科技产业成功转型的关键。”

  从1993年3月18日周群飞决定辞职创业,到钟表行业竞争激烈的2003年,十年间,蓝思科技凭借着创新走出了一条大道,成功转型至以智能手机、平板电脑触控玻璃等为代表的视窗防护屏行业,跃进了一个现代电子信息产业的蓝海。

  在决定创业之前,周群飞曾在澳亚光学的工厂车间当工人,制作玻璃表镜,之后她又负责公司的丝网印刷部。到1993年,离开澳亚光学玻璃加工厂车间、走上独立创业道路的的周群飞只有23岁。手握2万港币的创业启动基金,周群飞和她的八个亲戚组成一个团队,他们在深圳宝安区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民房,开启了创业之路。而这里,也成为日后周群飞庞大商业帝国的起点。

  受资金、技术、设备的限制,她所创立的公司,汲取了她在澳亚光学玻璃加工厂车间的一些经验,靠帮助同行做些丝网印刷赚取加工费用。后来,又买了一台废旧镀膜机整修后加工镀膜,就这样一直坚持了四年。

  凭借改良创新技术的应用和过硬的质量,公司的生意一天天好起来。随后,她的公司开始扩招几十名员工,并初具规模,“当时,印刷一片玻璃能得1.5元代工费,一个人一天可印7000片。”周群飞说。

  随着手表玻璃一条龙生意越做越好,周群飞顺势而为,将自己单纯只为手表玻璃进行丝网印刷的加工厂,升级为手表玻璃制作加工的一条龙生产供应商。

  1997年,亚洲爆发金融危机。危机过后,也为周群飞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一些客户付不起加工费,就用旧设备折抵给我。通过设备改造和工艺完善,我们逐渐扩大了工厂规模,开始在行业内展露头角。”

  好景不长,公司开始受到原材料垄断和恶意的价格竞争,为了谋求新的发展,周群飞开始求变。“我将手表玻璃成功应用到手机上,由此开创了手机保护屏告别有机玻璃的新时代。”周群飞回复《中国企业家》。

  这得益于一次偶然的机遇,2001年某一天,雷地科技公司的老板接到了TCL公司一批生产翻盖手机面板的订单,他将手机的加工面板环节交给了周群飞来负责。

  一心求新的周群飞并没有按照常理出牌,她尝试将其掌握的手表玻璃工艺运用到手机面板生产上,用玻璃代替有机玻璃。和有机玻璃相比,玻璃具有耐高温、不易出现划痕、不易变形等优点。一旦能够成功应用到手机上,这将会为手机面板市场带来一场新的变革。

  很快,周群飞的玻璃手机屏受到了客户的一致好评与肯定。2003年,周群飞以技术和设备入股,与合伙人一起成立了蓝思科技公司。周群飞在邮件中解释“蓝思”的由来:“蓝思,是‘镜片’英语单词‘lens’的音译。取这个名字,也成就了我。外国客商在网上一搜‘lens’,就会跳出蓝思科技公司。”

  同一年,出于技术上的需求,摩托罗拉公司找到周群飞,对方却只允许她说“Yes”或“No”,其它事项由他们负责,唯一的要求是100%的产能给对方。但周群飞考虑到自己的工厂规模不大,资金也紧张,最担心的是管理水平无法对接国际企业,因此并不敢轻易答应他们。“当时,摩托罗拉还有个工程师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把玻璃应用到手机上,如果这产品破了,玻璃割到我们的总统、割到哪个明星,你们赔得起吗?’”

  “我在技术创新上是绝不认输的。”听完他们的话,凭着多年一线生产的经验,周群飞和同事经过三天三夜不断试验,攻克了通过离子交换提高玻璃韧性这一技术难关,达到了他们跌落测试的所有要求。

  这一举措,不仅成就了当年红极一时的摩托罗拉V3手机,也为蓝思后来与众多国际品牌的合作开辟出了崭新的道路,后来先后成为三星、诺基亚、夏普、索尼等品牌的供应商。

  近几年,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玻璃大王”曹德旺等都在关注中国制造业的成本问题,曹德旺一直喊话,“中国制造业的成本太高了!”周群飞则不以为然,“虽然今年上半年,经济下行压力大,一些城市房价涨势明显,不少制造业企业融资难、负担重、收益难,有人担心中国经济正在‘脱实向虚’,制造业正处于历史低谷。”

  她认为,当前中国制造业处在转型升级的关键时刻,重工业发展为制造业提供了原始资本积累和转型基础,在政策扶持和经济结构性转型需求下,高端制造、精密制造替代了传统粗放制造,在经济增速换档期成为经济下一个增长点。在环境倒逼之下,企业创新意识和积极性也在明显加强,新技术新模式不断涌现,逐步推动产业间、区域间推陈出新。

  而在蓝思的成本控制上,也有自己的逻辑。“首先,优化研发资源配置,适度控制研发费用过快增长,在确保行业技术的创新领先地位外,不断优化公司与客户的协作研发机制,以达到精准开发的目的。同时,公司不断创新工艺制程、提升产品质量,强化内部管理,从而降底生产内耗,进一步优化生产成本。”

  其次,蓝思还合资设立了蓝思智能机器人(长沙)有限公司,专业从事视窗防护玻璃产品生产相关的自动化专用设备研发与制造。“比如公司自主研发制造的自动化丝印设备顺利的通过了公司研发部门及客户认证,并已开始在集团内大规模导入,丝印工序的效率及良率大大提高。”

  除此之外,其他工序的自动化也在分阶段推进,未来蓝思有望不断开发新的高效自动化设备,对公司减少单位产品人工成本、缓解用工压力、提高生产效率与盈利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也曾想不开,“跳轨的心都有”

  在创业的24年里,周群飞觉得最遗憾的事情,是没有太多的时间陪自己的家人,陪自己的小孩子一起成长。“毕竟一个人的精力只是有限的,我只能舍小家为大家,蓝思现在有八万多名员工,我要对他们负责。”

  如今的周群飞,似乎只有在工厂里踱来踱去、四处摆弄的时候才感觉最自在。在工厂里,她会把双手浸入一盘水里,确定水温是否刚刚好合适;经过一台研磨机时,她习惯让技术员站到一边去,替他们操作一会。“她有时候会坐下来,操作一下,看看整个流程有没有什么问题。”蓝思科技一位负责人说,“于是我的位置非常尴尬。如果确实有问题,她就会说‘为什么你没有看出来?’”

  除了工作上亲力亲为、严格要求,周群飞还是一个个性坚韧、能坚守的人。她告诉《中国企业家》,中国的女企业家有一种特别的坚韧,做企业坚持最重要,在最困难的时候,市场低迷环境恶劣的时候,尤其需要坚守。“趁还年轻,成就一个更好的蓝思,不想两腿一蹬,两眼一闭的时候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带着遗憾离开。”

  她说,有一次自己带一群同事去长沙附近爬山,有的同事爬到半山想掉头,“老板,别爬了,很累。”她说不行,“今天我们已经爬到了半山腰,这个时候选择下山而不是上山,我不相信你们还有勇气再来爬一次。”于是大家一鼓作气,成功登顶。“做企业更是这样,想要做好的事情不吃不睡也一定要做好,不会轻言放弃。”

  但创业道阻且长,再坚如磐石的女子,也曾有过“想不开”的瞬间。

  从最初租来三居室创业开始,一路走来,周群飞曾有很多次想不开,有过放弃的念头,尤其是前文所提及和摩托罗拉合作初期,周群飞经历了20年创业过程中最难熬的时刻。

  彼时,周群飞的合伙人因为公司没起色选择退股,还带走了资金和一部分客户。而竞争对手看到蓝思在V3订单上可以享受这么高的利润,他们却因为技术瓶颈得不到客户的认证,于是联合日本的原材料供应商和香港代理人卡住了蓝思的原材料供应。

  为了解决此事,周群飞约了原材料代理在香港谈判,最后结果却是原料拿不到,代理反而帮竞争对手询问周群飞很多关于产品技术参数的问题。没有原料,工厂开不了机,客户的订单出不了货。“当时站在地铁月台上面,我真的是跳轨的心都有,”周群飞说。

  “跳下去就什么都了了!”正当她精神恍惚间,突然听到电话在响,接通后是女儿稚嫩的声音:“妈妈您什么时候才回家吃饭?”女儿的一个电话让周群飞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责任。“当时想的自己是一个妈妈,是一个妻子,同时也是这么多员工的老板。更重要,我以后还能在这个行业混,而且要混得更好,我们不能把我的客户得罪了。”她走回车厢,回到深圳写了封邮件给摩托罗拉,希望采用新的原材料来生产他们的产品。新材料很快得到了摩托罗拉的认证,蓝思生产线得以继续运行,周群飞也如期履行了合同。

  后来,摩托罗拉主动联系周群飞,希望公司将产能全部留给摩托罗拉。蓝思科技那时已经有很多客户,如中兴、厦新等国内手机品牌。周群飞认为,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于是拒绝了摩托罗拉的要求。她一边增加投资、扩大产能,外贸和内销一手抓,一边也把摩托罗拉介绍给自己的同行。

  “只有我自己变得更强大,别人才不会这样来打压你,他没有这种资本来打压你。所以,我也一直鼓励我的团队,我们要非常努力地工作,在这个行业里要有我们站得住脚的地方。也就是说,要有行业地位。我不能容忍自己的明天不能超过今天,就每天都要进步,这也是很多人在问我,为什么你们这么大一个公司要选择创业板?因为我觉得这个团队一定每天要有创新、创业的精神,”周群飞如是说。

  “我没有高调的资本”

  从做手表玻璃起家,从昔日深圳宝安的一个小作坊,到今天全球手机的供应商,周群飞用了24年时间,缔造了一个手机玻璃帝国。

  2015年登顶中国女首富之后,周群飞火了。外界对她的评价褒贬不一,有评价称,周群飞重新定义了中国女性创业者这个新阶层,白手起家,从一无所有到百亿富豪,在男性主导的商业世界实属罕见。麻省理工学院国际管理学教授、研究中国企业家阶层的专家黄亚生表示,改革开放后,随着中国经济引擎的加速运转,加之缺少老牌厂商的参与,像周群飞这样的企业家能够迅崭露头角。

  伴随着赞誉同来的也有质疑,尤其是2015年蓝思科技上市后,网上流行一个关于周群飞的段子:“农村寒门出身,背井离乡到城市某工厂打工。历任老板的小三、二老板娘、正牌老板娘。做正室后不久,说服老公为她新开一家公司。成立不久,挖了原工厂绝大多数中高层,及全部客户。然后,和老公离婚,独自经营。如今公司即将上市,她可能成为新的中国女首富。这是听过最励志的小三成长史。”蓝思科技也由此被有些人称为“小三概念股”。

  对此,周群飞于2015年在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时回应称,自己嫁给了打工老板,但不是“小三”。

  1994年,23岁的周群飞与澳亚光学的老板杨达成正式在湖南老家结婚。由于杨达成比周群飞大十六七岁,而且还离过婚,一开始包括周群飞的婶婶、父亲在内很多亲戚都不同意。不过因为周群飞想让家里人过得好一点,周群飞的家人最终也慢慢接受了这桩婚事。

  此前广为流传的版本是:周群飞曾经在蓝思科技现在最大的竞争对手“伯恩光学”打工,之后以“小三”身份嫁给老板“李金泉”。再随后离婚自立门户,挖走了前夫公司的骨干和客户,成为了“伯恩光学”最大的竞争对手。据澎湃新闻获得的信息,杨达成的澳亚光学后来确实失败了。

  一个不具名的后来跟周群飞一起去深圳打工的小时候的同班同学告诉澎湃新闻,外界传言的小三之说纯属无稽之谈,杨达成和周群飞交往时杨早已离婚。

  “心胸是被委屈和痛苦撑大的。”对于网络上突然出现的各种版本的“八卦”新闻,周群飞曾对《湖南日报》说,并不想把时间精力浪费在解释上,“假若当年真是那样,我还用得着这么打拼吗?”

  周群飞的第二段婚姻发生在2008年,周群飞与现任丈夫郑俊龙结婚,酒宴是在深圳办的,在老家的亲人都被周群飞用飞机接去参加婚礼。郑俊龙是湖南宁远人,1994年开始和周群飞一起创业,比周群飞小一岁。郑俊龙与周群飞育有一子。目前,周群飞为香港居民。

  成为百亿富豪的周群飞表现得很低调,她说:“我没有高调的资本。”周群飞坦言,自己并不太喜欢接受采访。

  原因之一,是因为蓝思科技所接下的订单,大多涉及一些知名品牌手机新型号的保密信息,假使这些信息提前泄露,将为手机品牌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为此,周群飞不仅很少接受媒体采访,连领导视察这样的活动都很少参加,为的是避免“言多必失”的情况出现,便于牢牢保守住客户的机密。

  原因之二,是周群飞从小养成的喜静、低调的个性使然。在她看来,“女首富”这头衔虽令众人艳羡,却始终让她如芒刺在背。因为周群飞深信,为人处世之道贵在“低调”二字,太张扬了就会出事。

  出名前后,她的工作和生活也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我不穿名牌,一件牛仔裤,瘦了改肥一点,肥了改瘦一点,能穿很多年,兴趣也都是很简单的,就是跑跑步,打打乒乓球。”

  周群飞说最令她受益的是父亲曾经教导过她的一句话:“得意时不要太得意,失意时不要太失意。”这句话成为周群飞在工作和生活中、在成功和失败时不竭的精神动力,令她时刻保持安之若素的平常心,在事业发展之路上坚定而平缓地前进。

  “今后的工作方向上,我将一如既往的带领我们蓝思人为打造一个受人尊敬的国际化企业而努力,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努力积极创新,打造属于我们中国的民族精品智造。”周群飞告诉《中国企业家》。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