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一句话喊成“首富”,几天拿到几个亿,如今却……

2017-09-18 08:25· 华商韬略  迟玉德 
   
在这场由他全情执导并亲情出演的ICO狂潮中,哪些是谎言,哪些是真理,哪些是可乘之机,哪些又是应避之坑,他不一定为粉丝们研究过,但一定为自己研究过。

  2015年的最后一天,罗振宇在北京水立方举办罗辑思维的第一场跨年演讲晚会,主题是“时间的朋友”,相同主题的晚会第二年又被搬到深圳。

  罗振宇还声称要把这个品牌做20年,并预售了门票。

  罗振宇真是喜欢“时间的朋友”这个主题啊,但这个创意不是他的,而是他的朋友李笑来的——李笑来写过一本《把时间当作朋友》的书,教年轻人如何“正确”成长,中心思想是不要花费大量时间找捷径,要相信积累的价值,把时间当作朋友。

  但李笑来却是个不愿意把时间当作朋友的人。

  成名之后,李笑来经常告诫年轻人:赚钱一定要快,赚钱慢是一种罪!

  他的这个观念是受高中物理老师的启发,当时老师讲“逃逸速度”,说航天器只有达到一定速度,才可以飞离地球、太阳系和银河系,没有一定的速度,只能被地心引力死死地束缚。

  李笑来的发小罗永浩也认同这句话,但比李笑来讲得通俗,他在高中辍学后就跟李笑来说,“咱们这辈子总得干票大的。”

  李笑来与罗永浩的发展道路不同,但追求“干票大的”的野心一致。

  李笑来是东北人,是罗永浩的中学同学,后来去长春大学读了会计。

  当会计是不太能赚快钱的,所以李笑来大三以后就不怎么读书了,去校外四处寻找商机。

  第一个项目是为长春火车站附近的一个新批发市场招商。

  拿下招商合同后,李笑来回老家打广告,入驻最好的宾馆,一周入账20多万,提成2万多,赚到平生第一笔快钱。那是1994年,银行职工的工资只有几百块。

  但李笑来看不上这2万块,他想赚更多、更快,于是把2万块换成一个位置不错的柜台,卖电脑组装件,据说生意不错,很快就赚了十几万。不幸的是,这笔钱李笑来还没有攥热乎,就被几个做服装生意的朋友骗光,还欠了不少债。

  为了还债,李笑来做起老本行,到1997年已做成金鹰板卡东北地区总代理,自称有上百万储蓄。岂料天不遂人愿,不久,他又因父亲的一场重病和骗子的一场骗局再度破产并负债。

  两起两落搞得李笑来有点颓,野心也大受打击,但父亲的病总要治,欠下的债总要还,已在新东方混得风生水起的罗永浩喊他去了新东方

  李笑来在新东方待了7年,因为觉得薪资不合理,他一开始没有打算长待,但又找不到更好的出路,便一年年地忍了下来。

  这7年的忍耐没有白费,最重要的是,认清了自己:他觉得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不是经营能力,而是沟通能力,而沟通能力的背后,是对人性的深刻洞察。

  据李笑来自己介绍,他能像雷达一样精微地感知受众,知道说那句话对方会挑眉,说那句话会点头,如何让更多的人喜欢自己。

  凭此能力,李笑来在新东方的学生圈建立了影响力。

  2005年底,李笑来的父亲去世,母亲对他说“你现在自由了”。2007年夏,35岁的李笑来从新东方辞职,开始寻找第三次赚快钱的机会。

  离开新东方后,李笑来开了一家留学咨询公司,但一直没有做起来。后来,提及这段历史,他都用“不务正业”一笔带过。

  但他找到一个新的赚钱之道:写书。早在新东方时,他就写了一本《TOEFL核心词汇21天突破》,非常畅销;离开新东方那一年,他又写了《把时间当作朋友》。

  他还炒股。李笑来在新东方时被摊派了2000原始股,花了4600元,据他自己讲,这些股票在新东方上市后变成四五万美元,之后他清仓换成苹果的股票,挣了十几万美元。

  但十几万美元也算不上大钱。

  《人物》杂志报道称,2011年之前,其个人资产从未超过200万。

  彼时李笑来快40岁了,时间这个朋友并没有让他实现“干一票大的”的梦想。于是,从外界披露的信息看,他开始有那么一点点着急,以及那么一点点……

  2013年,诞生仅4年的比特币价格狂涨,最高至1300多美元,举世皆惊。央视为此做了一期节目,其中采访到李笑来,李笑来宣称自己拥有“六位数”的比特币,而且是在价格1美元时买的。

  依照这种说法,他当时的身家超过1亿美元,堪称“比特币首富”。

  此前,李笑来曾多次试图加入比特币的圈子,但没有一个圈子愿意接纳他。一个圈外人仅凭一句话就成为“比特币首富”,币圈表示难以接受,不断有人要求李笑来出示证据,李笑来则笑而不语。

  或许是为了让外界相信自己真的是“首富”,李笑来把自己的尼桑换成保时捷,且一买就是两台,他和老婆一人一台。

  这种豪气把币圈人震住了,是年年底,当《华尔街日报》报道李笑来是“中国持有比特币最多的人之一”时,已经没有什么质疑声了。

  拿下“比特币首富”头衔后,李笑来开始在币圈频繁走穴。

  演讲时,他会撩拨观众的情绪,比如,感慨比特币第一次用技术手段保证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时,他声情并茂地说,“爷他妈不怕你!”

  “你”是谁他没有明说,但观众秒懂,顿时掌声雷动。

  讲故事之外,李笑来还做推销。

  比特币的新币由“挖矿”产生,挖矿的“矿机”因此成了刚需。这时候,一家叫“烤猫”的矿机供应商用募集比特币的方式“虚拟IPO”(类似于最近的ICO),李笑来则为其站台,称“烤猫是目前比特币世界里最值得投资的唯一股票”。

  烤猫的市值在此后一年涨到1.3亿美元,但后来又因比特币暴跌崩盘,老板跑路,愤怒的投资者找李笑来讨说法。

  李笑来则再次笑而不语,然后,事情再次不了了之。

  这种站错台的事情还有几起,但投资者拿李笑来没有什么办法,最后只能怪自己。

  2015年,比特币进入大熊市,投资者陷入迷茫,李笑来也非常焦虑。为拉抬人气,是年9月,他写了一篇《写给女生的性高潮指南》,广受女青年好评。

  真正让李笑来火起来的是罗振宇。

  2015年底,罗振宇为扩大罗辑思维的影响力,决定做一场跨年演讲,他觉得李笑来“把时间当作朋友”的创意最适合做主题,因为可以一直做下去,他还把这本书拿到罗辑思维,卖成了畅销书。

  卖书的生意太小,后来两个人又搞了一笔大的。2016年7月,李笑来在罗振宇的《得到》APP推出付费专栏《通往财富自由之路》,卖了17.8万份,营收3500多万,二人五五分账。

  这几下子,李笑来真的是可以笑起来,而好戏才刚开始。

  李笑来成为“比特币首富”的那一年,一个加拿大90后以ICO的方式(首次公开募币,与IPO的最大区别是募集的不是法定货币,而是数字币)创立以太坊,后来发展成为全球最成功的区块链平台,吸引了200多个应用,还推动各国政府及跨国公司重视区块链的发展。

  你可以把以太坊想象成安卓系统,上面运行着各种应用,只不过这个系统的功能不是娱乐,而是记账,记录各种各样的交易合约,然后在各个节点同步,就像比特币一样。

  李笑来对于以太坊的商业模式应该很懂,他的身家当时可以买下3个以太坊,但他始终没有投资,他声称自己不认同“一个去中心化的项目以中心化的方式运营”。

  但是到了今年6月,当国家将区块链发展纳入十三五规划,微软、英特尔、摩根大通纷纷与以太坊结盟,普京接见以太坊创始人之后,李笑来却突然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跟声称对标以太坊的EOS搞在一起,帮对方运作ICO,并对对方说,“要多少钱你们尽管开价”。

  后来,他协助EOS 5天融资1.85亿美元(约12亿人民币),把整个ICO圈迷得神魂颠倒。

  这之后,ICO彻底陷入疯狂。

  概念炒作者、传销势力、码农、大爷大妈蜂拥入市,景象有如2015年的股市狂潮。

  狂潮期间,李笑来做起拉拉队长,为众多ICO项目站台,有一个项目甚至叫“马勒戈币”。此外,他还把自己的PressOne做成一个传奇,这个连商业白皮书都没有,锁定期为一年的“空气”项目,竟然6天融资5.2亿人民币,而李笑来的目标是2亿美元!

  李笑来常说:人生苦短——如果成功太慢,那么幸福必然减半。

  这一次,他的“幸福”来得很快!不幸的是,却也去得更快。

  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将ICO定性为“非法公开融资”,要求李笑来这样的募币操盘人做出清退安排,合理保护投资者的权益,说白一点就是,把融到手上的币全部还回去。

  这纸禁令有如晴天霹雳,但李笑来却不太有所谓。

  三天后,几乎不接受采访的他接受媒体采访,称“这个过程,我们其实也很头疼,它是一辆开起来就刹不住的车”。意思是,实在是投资者太爱他的项目,非要给他钱,挡都挡不住。

  又两天后,或许是觉得之前的检讨不够深刻,他又发表了《李笑来认错:投资不只是个人的事,不该给社会添麻烦》的文章,说自己“真的错了,这跟过失杀人也是杀人的一种,依然要承担责任一样”,承诺将按照规定清偿投资者的代币。

  看来,那个高呼“爷他妈不怕你!”的李大师是有些怕了。

  但他自己,以及他的拥趸也不必为他担心。

  在《把时间当作朋友》中,李笑来曾写道:“骗子想要成功行骗,必须把想让别人相信的谎言掺到大量的真理之中。鬼话连篇是骗不了人的。”

  在这场由他全情执导并亲情出演的ICO狂潮中,哪些是谎言,哪些是真理,哪些是可乘之机,哪些又是应避之坑,他不一定为粉丝们研究过,但一定为自己研究过。

  所以,李笑来还是可以“爷他妈不怕你”,谁让你们非要追着给我钱,非要让我“过失杀人”的。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