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经济的崩盘,是房地产的下场

2017-09-22 08:00· 微信公众号:快刀三侠  一刀队长 
   
由底层人民群众所组成的腰乐队在《一个短篇》里唱,“他在高级堡垒的方阵里走出,带来大会的消息,在幼狗和地皮商的征程里,他是发达的肯定句”,似乎是在向难以撼动的现实和逐利的商人发出警示,然而众生已盲目,岂可轻易改变。

  落难的凤凰,不如鸡;沦落的藏獒,可能还不如土狗。这是藏獒的命运。由此及彼,我们想追问:藏獒经济大崩盘后,下一个泡沫破灭的会是谁?

  要想毁灭一个行当,就让他无节制地泛滥。

  藏獒,这个稀有、古老的物种,由于稀少,又是出了名的胆大、凶猛和忠实,“体大如驴,吼声如狮”,其进化过程像“喜马拉雅山的云彩”一样神秘。

  然而,藏獒被引入内地之后,被市场和疯狂的热钱异化为一门流行时装似的生意。操盘手炒作概念,通过杂交、打激素等手法将藏獒养成怪物一样的“活体奢侈品”。

  近年来,藏獒因动辄上百万的身价,被调侃为“东方神兽”。曾几何时,藏獒俨然成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无数中国富人为其疯狂打call。

  2010年2月,河南驻马店的一位市民以200万元左右的价格,购买了一条名为“康巴一号”的藏獒,并在藏獒抵达河南后,动用了30辆奥迪、1辆奔驰、1辆宝马亲自迎接。

  类似荒诞的行为比比皆是。然而,另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今年7月,在通往大连的高速路上,志愿者在两次“拦截拉狗车”的行动中,发现了近20条成年藏獒。它们已经三天没吃没喝,有的骨折,有的感染了严重的皮肤病。对于这些藏獒来说,一身皮毛和狗肉成了它的底价。

  这是藏獒的下场。当泡沫破灭,徒留下一地鸡毛。

  你方唱罢我登场。我们想追问的是:藏獒经济崩盘后,下一个泡沫破灭的会是谁?

  藏獒经济泡沫幻灭,是红利的消失

  有人说,中国没有收藏家,只有上家和下家;同样,除了人傻钱多的土豪,剩下玩藏獒的都是赌徒。

  对于那些希望把财富扩散至股票和房地产以外的人们来说,藏獒成了投资良机。

  在每年一度的玉树赛马节上,几十头藏獒在地上铺起的藏毯上懒洋洋地卧着,有大遮阳伞为它们抵挡烈日,饲养他们的藏民们则借此希望能在汉族游客中找到出手千金的买主。

  其中行情,几年前牛市时,一头藏獒价值百万的故事被一遍遍地传颂着,身高70厘米以上的个体交易价,常以十万元为计算单位;一头完美的藏獒能卖到380万元以上。

  很多养藏獒的就像是买彩票,它越长品相越好,几百万元都不舍得卖。但也有可能,越长品相越差,一分钱不值。

  有人为此一夜暴富,像台湾人张佩华从美国往台湾倒腾藏獒,其中竟有30%的差价;而韩连明的“发家神话”,花6000元买下一只“红利”,“这几年光靠配种每年都赚上千万元,这条狗给他带来的荣誉值好几千万元!”

  有人为此遇难,有多名养藏獒的,遇到过歹徒拿着枪或者刀抵住脖子,令其将藏獒悉数装车的案例,有的辛苦养了几年,一夜之间被人悉数抢走。

  有人为此造假蒙骗,为了把藏獒整得像狮子,大玩乱种杂交。还有的为了让藏獒显得高大,卖前硬填食肉、玉米面、狗粮、维生素等,以便让藏獒变得粗壮。更别说还有组织帮托设局的,其中凶险自不可言。

  有人为此洗钱,几只藏獒加起来不过上百万元,但建立养殖园所圈起的土地却达上百亩,明买藏獒,实则圈地或洗钱。

  还有的丧尽天良,深入人迹罕希的野生藏獒所在地,拿起步枪对准那些野生大藏獒,然后把嗷嗷待哺的幼藏獒关进铁笼子里,再通过非法梁道贩卖给世界各地的倒卖商。

  然而,失宠后的藏獒凶性难除,已再难回归生物链。

  狡兔尽、走狗烹,资本尽、藏獒殇

  众所周知,藏獒热的背后,是大量民间资本的疯狂炒作。

  狡兔尽、走狗烹,资本尽、藏獒下场呢?这些被丢弃的生命,资本炒作者哪管它们烹、煎、炸呢,据说一些天价狗肉已成为火锅配料。

  过去20年,以房地产经济和能源经济为支柱,靠房地产发家的土豪和矿山老板有一大批人,催生了藏獒市场,但这几年因经济转型,这些土豪被弄得灰头灰脸,藏獒也不养了。

  什么是资本逻辑?头几批进去的金子换来大富大贵,再往后进去的有去无回。突然间,藏獒神话破灭,经济崩盘,而凶性难平的藏獒该去往何方

  前几年炒作藏獒,没有人承认是在玩泡沫,都认为抱到了金钱树,结果许多人血本无归。

  “藏獒经济”一落千丈,背后反映了什么样的经济学原理?

  1、产能过剩酿的苦果

  “藏獒经济”高潮迭起之时,“捞金人”也蜂拥而至,使得藏獒数量疯狂上涨。但是纯种藏獒被无限杂交繁衍,优质品种的藏獒越来越少。

  2、外界因素:“控犬”政策

  “藏獒经济”的下滑与一些外界因素有关,首先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有“控犬”的影响;其次是城市管理者对于藏獒这一类的烈性犬管理越来越严格。

  3、市场缩水

  藏獒最初的作用是看家护院,最初藏獒购买的大户都是山西、河北等地的矿主、地产土豪,随着煤矿、钢铁、小城地产等产业的萎靡,藏獒产业也丧失了大部分客户。再加上“土豪利用藏獒炫富”、“藏獒伤人”等事件备受诟病,另外一部分的客户也在逐渐流失。

  “击鼓传花”的游戏,你方唱罢我登场

  藏獒经济的崩盘并非偶然。无论是股票、贵金属还是其他投资产品,每一轮爆炒背后都隐藏着一场危机。

  现在的房地产是同样的道理,靠机构和政府托市也最终逃脱不了藏獒的结局,就等着看吧。二三四线城市房地产未来就会成为藏獒。

  但是,一部分房地产商和专家仍在鼓吹中国房地产市场没有泡沫。

  究竟什么是泡沫呢?以研究金融危机著称的美国著名经济学家金德尔伯格,在其经典著作《疯狂、惊恐和崩溃》中,认为泡沫是难以描述的。按照他的说法,泡沫就像一个美女,你很难定义什么是美女,但是,当一个女孩子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就知道她是不是美女。

  在金德尔伯格的著作中,他将泡沫归结于人性的狂热,以及信贷的扩张他甚至认为,一切泡沫的背后最终都可以归结为信贷扩张。他提出了两个公理:一是货币供应量的增长导致通货膨胀;二是信贷快速扩张导致房地产价格泡沫。按照他的观点,泡沫的特性是最终会被刺破,而刺破之后由于恐慌的传染,其杀伤力可能远超想象。

  另一个研究泡沫的大师,诺奖得主希勒在畅销书《非理性繁荣》中,分析了房地产市场出现泡沫的原因。在希勒看来,泡沫从本质上说是一种社会心理学现象,因此天生难以控制。在《非理性繁荣》中,希勒写道:

  投机泡沫是这样一种情况:关于价格上涨的新闻刺激了投资者热情,投资者的热情通过心理感染在人群中传播,并在此过程中放大可证明价格上涨合理性的故事。这吸引了越来越庞大的投资者群体,尽管他们怀疑投资的真实价值,但也被吸引入局,部分是因为他们嫉妒他人的成功,部分则是因为赌徒的兴奋。

  希勒也多次谈及中国的房价。在《非理性繁荣》中,希勒认为,2000年以来,“中国内地出现了明显的结构性房地产泡沫”,在随后到中国访学的过程中,希勒多次谈到中国一线城市远远超出居民收入水平的房价。他说:

  “美国房价仍在下跌,我很担心它会跌到什么时候。家庭负债率仍然非常高,很多人失去自己的房屋,或因更换工作而转移到其他城市。与此同时,美国负债率已经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水平。这样人们担心,政府是否还有能力推出新的刺激政策。中国房地产现在泡沫严重,如果和美国一样泡沫破裂的话,这将会对中国经济产生打击。”

  自启动市场化改革以来,中国房地产价格一路上涨,绝大多数城市翻了番,甚至十数倍。

  事实上,无论从房价收入比看,还是从租售比看,抑或从消费结构看,都不难发现:房地产市场严重脱离市场基本面,一定意义上已成为投机客“击鼓传花”的游戏。

  房地产本质上是商品,是商品就有价格底线——那就是成本,也有价格上限。商品成本主要由生产决定,价格上限则由限定系统内能够也愿意为该商品支付的购买力决定。

  从成本到价格上限之间,就是价格的上涨空间,出售者能够在这个空间自由获利,自由其实是限定系统内的自由。越过价格上限,岂只是暴利了得,而就是泡沫,因为一个商品原本针对限定系统,是有边界的,而现在其价格却超过限定系统的价格上限,成了空中之物!

  这夜派对,就要散场

  房地产泡沫是一切危机的始作俑者,从日美到欧洲无不是如此,每届政府都是机会主义者,都知道房地产泡沫会出事,都不希望在自己任内出事,房地产是烫手山竽,又怕又需要又离不开他,如凶残的藏獒,德国彻底想明白,对房地产采取计划经济,勒紧缰绳,引导资金流向实业制造业,未来的中国政府也会这么做。 

  正如每一次泡沫难以预测,我们诚然很难精准的预测泡沫破灭的时间。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只要是泡沫,一定会破灭。

  由底层人民群众所组成的腰乐队在《一个短篇》里唱,“他在高级堡垒的方阵里走出,带来大会的消息,在幼狗和地皮商的征程里,他是发达的肯定句”,似乎是在向难以撼动的现实和逐利的商人发出警示,然而众生已盲目,岂可轻易改变。

  所以才有了“这夜派对,就要散场”,像是鬼魅的叮咛。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