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8开售,北京上海杭州的现场很尴尬,但在郑州,情况完全不同

2017-09-23 13:23· 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苹果店门口的黄牛也没了前两年的活力,毕竟他们心里都清楚,这 iPhone 8还没发售,黄牛渠道的价格已经比苹果官方定价要低了。一些人打着电话,高频次说出这一句话:不值钱啦,已经跌破发行价了。

  9月22日上午8点,苹果iPhone 8/8 Plus正式开售。之前在苹果官网预订成功的消费者,可以在苹果零售店取货。与此同时,苹果在中国的运营商合作伙伴也开始售卖合约机。

  可是,现场很尴尬,据搜狐科技报道,在北京华贸中心的苹果零售店外,早上来门店取货的消费者只有零星几个,原本为了便于排队而设置的围栏也变得毫无用处,工作人员不得不将其拆除。

  中企哥注意到,遭到冷遇的可不仅是北京的苹果零售店。在上海、杭州等全国其他几十家线下苹果店亦是如此。

  据都市快报报道,22日,在杭州市平海路的苹果零售店,早上6点多来了三四十个保安,黑色的栅栏也一早架势十足地列了一整排,拐了好几个90度的弯,但现场没有人排队。

  图片来源:都市快报

  据东方网报道,位于上海国金中心的苹果零售店,截至八点开售时一共三名排队者。

  苹果店门口的黄牛也没了前两年的活力,毕竟他们心里都清楚,这 iPhone 8还没发售,黄牛渠道的价格已经比苹果官方定价要低了。一些人打着电话,高频次说出这一句话:不值钱啦,已经跌破发行价了。

  很多网友评论,iPhone 8遇冷在预料之中,因为大家都在等 iPhone X。

  但来自FactSet的数据显示,9月11日时,苹果市值高达8349亿美元,到本周五收盘时,却已经跌至7825亿美元。也就是说,苹果新品发布以来,市值已蒸发500亿美元。

  过去一个月内苹果的市值变化

  一半苹果手机来自郑州富士康

  在郑州,情况完全不同,关于苹果的话题很热,尤其是位于郑州新郑综合保税区内的富士康厂区,这里从9月9日,苹果新品手机出货首日起,就是最繁忙的地方。

  截至9月14日,郑州海关已经监管出区超过118万台苹果新品手机,其中90.24万台销往国外,主要运往美国、英国、荷兰、意大利等地。

  据统计,自2010年10月郑州新郑综合保税区封关运行以来,郑州新郑综合保税区检验检疫局已检验监管了超过4.5亿部苹果智能手机,涉及13种型号的产品。可以说,全球一半的iPhone来产自郑州。

  苹果进入中国的时间较晚。上世纪80年代,为了降低成本,康柏、戴尔和惠普等一些规模最大的美国科技公司纷纷拆除国内的生产线,将生产环节转移到海外,主要是亚洲。但苹果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认为软硬件的开发必须紧密结合在一起。

  然而,资金问题最终迫使苹果改变路线。上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Mac销量暴跌,库存激增,苹果不得不选择外包这种他们并不熟悉的做法。1997年回归苹果后,乔布斯让新上任的运营负责人库克制定具体方案。

  在库克的领导下,苹果将更多业务外包给富士康。当时的富士康已经是台湾一家很有前途的合约制造商,与康柏、IBM和英特尔等美国大品牌合作。通过与富士康合作,苹果得以将更多精力集中到自己的强项上——设计和营销。苹果先设计出新产品,而后由富士康设法以较低成本进行量产。曾在亚洲工作的前苹果高管乔·奥沙利文表示:“富士康拥有出色的模具工程师,并且愿意投入巨资,跟上苹果的发展步伐。”

  在2001年苹果推出iPod并取得巨大成功时,富士康已经具备了相应的实力和专业技术,能够满足每款热销的苹果产品对生产的要求。富士康不仅可以快速生产样机和提高产量,同时还能够在高峰期招聘到几十万工人。

  富士康的创始人郭台铭颇有影响力,进一步促进了富士康的发展。多年来,他频繁前往大陆,为iPod、iPad和iPhone的生产争取补贴、廉价土地、工人和基础设施。前苹果高管、曾参与iPod设计的托尼·法德尔指出:“富士康能有这么大的规模,要归功于郭台铭。他说过如果他办厂,中国政府会向他提供部分建厂资金。与苹果的合作极大地壮大了郭台铭的实力,没有人能够与他竞争。”

  为何选择郑州?

  2007年第一款iPhone推出后,富士康决定扩大生产规模,开始在中国各地考察新厂选址,导致渴望引入富士康的城市间爆发激烈竞争。

  将生产基地搬迁至郑州之前,富士康在深圳的主要iPhone工厂在2010年发生了多起工人自杀事件,这个沿海城市的工资水平比内地要高。富士康表示,选择郑州有许多因素,包括这里离工人的家乡更近,基础设施和交通条件适宜。

  富士康在一份声明中称,当地出台了亲商政策,并且政府持续投资建设发达的基础设施来支持制造业,这是河南对于富士康业务的吸引力所在。

  郑州认为,这里是农民工的一大来源地,引入富士康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发展机遇。政府记录显示,郑州官员为富士康提供了大量资金支持以及诱人的投资政策。他们承诺富士康可享受用电和运输费用折扣,降低所需缴纳的社会保险及其他费用,同时为建造厂房和容纳几十万员工的宿舍提供15亿美元资金。

  此外,郑州还为该项目设立了一个特殊经济区,同时为富士康提供2.5亿美元贷款。当地政府还承诺投资100亿美元,大幅扩建距离工厂仅几公里的机场。

  在政府与富士康签约后短短几个月,厂房拔地而起,证照获批,装配线于2010年8月投入运行。就这样,郑州政府将中原一片面积巨大的土地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工业园。

  在郑州,当地官员相信郑州的iPhone工厂会持续创造巨大收益。根据《纽约时报》拿到的政府记录,郑州政府高层曾在2014年8月召开一场特殊会议,讨论与富士康“深化合作”。郑州的富士康工厂成为全球最大的苹果iPhone生产基地,这让他们感到非常自豪。

  郑州政府表示,当地的富士康工厂让郑州跻身中国最重要的出口中心行列。郑州富士康当前的产能已达到每天50万部,郑州的税收也因此快速增加。官员们将其称之为“郑州速度”。

  郑州“iPhone之城”:一款产品成就一个城镇

  2010年,富士康开始在郑州兴建iPhone组装厂。如今该工厂已拥有25万员工,是世界上最大的iPhone组装厂。人们把郑州工厂称为“iPhone城”。

  伴随着iPhone的成功,中国也成为了全球电子产品供应链的中心。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中国政府鼓励高科技制造业,希望将制造工厂提升到价值链的更高位置。这一转变改变了中国数百万人的生活,带来了大量就业机会。

  与一个世纪前美国的公司城镇一样,“iPhone之城”也主要围绕一款产品来运转,依靠这一款产品来创造财富。

  在“iPhone之城”,购物中心、餐馆和卡拉OK等场所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以满足富士康工人们的日常生活需求。与此同时,“iPhone之城”所在地河南省的电子产品出口量迅猛增长。

  政府对iPhone工厂落户河南是很欢迎的。中央批准设立了一个国家级自由贸易试验区,河南省为富士康园区投入资源进行施工建设,并吸引人口迁入“iPhone城”。

  在生产淡季,富士康工人每月的工资约为1900元。在旺季,计入加班费可超过4000元。虽然该收入水平不算高,但要比在村做农民时好许多。

  资料显示,目前富士康在郑州有多家工厂,包括位于郑州新郑综合保税区的鸿富锦精密电子郑州有限公司,这是郑州富士康的总部。另外,在郑州的出口加工区还有一家富泰华精密电子郑州有限公司,被称作经济开发区分厂;位于中牟白沙镇还有一家富鼎精密电子郑州有限公司,通常被称为富士康中牟县分厂。

  此前曾有媒体探访郑州富士康后发表的报道称,这里有94条生产线,雇用了35万名工人。这里大约每分钟可以组装350部苹果手机,每天的产量达到50万部。

  在富士康郑州工厂大门外几百米就是郑州保税区海关,富士康在这里完成将生产完成的手机卖给苹果公司的手续。然后,停靠在郑州机场上的UPS、联邦快递等跨国快递公司的大型货运专机将这些手机运送到全球各地。据称,一架宽体波音747飞机可以运载15万部手机。每逢一款新型手机推出前夕,从郑州富士康的工厂到郑州保税区海关,再到郑州机场都会先后经历一段最繁忙的时期。毕竟全世界每两部苹果手机就有一部从这里走出。

  苹果为何无法成为“美国制造”

  “让工作岗位回到美国”、“让制造业重新回到美国”,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施政的一大焦点。他的政纲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让美国公司在美国本土开设工厂,给更多美国人提供就业岗位。据外媒报道,特朗普曾向苹果公司CEO库克表示,希望苹果能回美国建厂生产iPhone手机。特朗普还承诺,如果苹果将制造转移回美国,他将为苹果提供税收方面的优惠政策,包括大幅削减企业税金。

  不过,从此次苹果发布的新款手机来看,“中国制造”依然是无法改变的现实。

  尽管在中国销售的苹果手机价格明显高于美国本土,但其实“中国制造”是帮助苹果手机控制成本的最重要因素。有人按照特朗普的“美国本土制造计划”进行过测算,如果苹果手机回到美国生产,那么零售价格将大幅上升。以当时在美国本土零售价969美元的iPhone7 Plus为例,如果在美国本土生产恐怕价格将涨到2000美元,涨幅超过100%。

  事实上,很多专业人士认为苹果回到美国生产不切实际的真正原因在于美国缺乏足够的产业工人和配套产业链。

  首先从工人来说,由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一直推行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移政策,将这类产业大力转移到第三世界国家,美国则主要从事研发与设计方面的工作,因此美国很多大学甚至早就关闭了制造技术和制造科学方面的专业和课程。库克在2015年接受采访时曾算过这样一笔账,“美国苹果的高管估计,他们将需要8700名工业工程师来监督20万装配线工人;而在2014年,在美国完成大学级工业工程项目的总共只有7000名学生。”

  此外,由于美国已经脱离电子制造工业很长时间,相关的配套产业很不完整,无法形成一个庞大和复杂的供应链。而配套产业对于制造业特别是零部件繁杂的电子制造业尤为重要,不仅仅是在于配套半径越短会使物流成本越低,更为关键的是,充足的配套产业能够满足制造业中订单量剧烈波动时带来的原材料需求变化,即能在短时间内凑够紧急订单所需要的零部件和原材料,这对于制造上是相当重要的。因为强大的配套资源供应,可以有效降低制造上的原材料库存量,从而减少资金的占压等。

  显然,即便苹果有心回归美国制造,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根据苹果公布的2016年供应商名单显示,其在全球有766家供应商,中国大陆地区的供应商为346家,占据将近一半。真正在美国生产的只有69家。像屏幕、芯片、镜头等iPhone的元器件生产主要集中在亚洲,回到美国制造将拉长元器件的运输距离,这样会支付更多的物流成本。而短时期内要在美国及其周边国家凑足这么多的供应商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