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资本·张磊:投资的关键在于回归常识!

2017-09-26 11:15· 微信公众号:500VC   
   
只用了12年。高瓴投资并长期支持过的企业,从腾讯、京东到携程,从滴滴、美团到摩拜,跨越多个领域,品牌家喻户晓。
      在喧哗的投资世界里,张磊和他创立的高瓴资本,一贯低调地坚持走自己的路。从初创时的2000万,到现在管理规模扩大至300亿美金,高瓴在他的带领下,成为亚洲地区最大、业绩最优秀的私募基金之一,只用了12年。高瓴投资并长期支持过的企业,从腾讯、京东到携程,从滴滴、美团到摩拜,跨越多个领域,品牌家喻户晓。

  第一,基金管理人应当具有卓越的理性智慧

  约翰·博格先生从投资策略、投资选择、投资业绩三个角度,反复论述“常识和简单化”是财务回报的关键。对于基金管理人来说,市场择时和高换手率无法永远战胜市场,试图通过短期波动获益无异于一场赌博。无论何时,投资中最值得信任的常识永远是:投资回报应来源于企业的盈利和成长。因此,从理性出发,投资者应当选择最好的企业,并坚持长期持有。因为,最好的企业往往是由最好的企业家掌舵,而卓越的企业家注定会创造非凡的价值,当然这些都需要时间来满足。

  在坚持长期投资的基础上,约翰·博格先生强调,回报、风险、成本、时间共同构成了投资的基本要素,缺一不可。大多数人往往重视回报,少数人管理风险,却极少有人关注成本,极少有人真正理解时间的价值。简单来说,回报会随着时间日益增多,成本会随着时间变本加厉,而风险会随着时间相对缓和。人们能够理解复利的力量,但成本会随着资产规模的扩大和交易频次的增多而愈加显著,成为高回报的阻碍因素。因此,一家低成本的投资基金就等于给予持有人更高的回报。同时,风险的短期波动性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被市场理解和消化,因此,长期持有会降低投资的不确定性。约翰·博格先生所讲述的,正是投资的本质:追求风险和成本调整之后的长期、可持续的投资回报,克服恐惧和贪婪,相信简单的常识。

  第二,基金管理人应当塑造伟大的格局观

  对于投资来说,基金管理人的格局观并不仅仅意味着宽广的国际视野、大胆的投资谋略和精准的市场判断,格局观的本质是你信守的投资哲学。

  在他看来,所有把投资变复杂的情形,都会让人们面临新的不确定性。与此对应的是,他十分推崇指数化投资,理由有四:

  第一,广泛的分散化,以降低风险;

  第二,最小的投资组合换手率,避免短期交易冲动;

  第三,极低的成本,包括运营和交易成本以及税金;

  第四,长期投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指数化投资就是紧紧锚定于企业的盈利和成长,而不是投机性的短期波动。因此,回归基本面,在熟悉的环境中按照合理的逻辑去思考关键性问题,才是基金管理人应当塑造的格局观。

  第三,基金管理人应当坚守非凡的投资品格

  归根到底,投资策略充分体现了基金管理人的专业操守和投资品格。我们看到,伴随着信息技术、交易技术的快速发展,众多投资机构不再笃信传统的商业感知和专业判断,而是希望快速寻找“风口”,通过频繁交易或者投资技术来取得投资业绩。

  但是,他们忽视的却是巨大风险。或许,他们的忽视来源于两个原因:

  其一,专业能力的不足,让他们只能另辟蹊径;

  其二,信托责任的迷失,让他们不顾风险管理的底线。

  坦率地来说,对于“潮流”的热衷会使基金管理人无法实现资产的有效管理,难以保持资产的长期收益。基金管理行业日趋复杂,但投资的常识仍和过去相同:寻找最有安全边际的价值投资,并长期持有。在此基础上,尊重企业家精神,始终将基金持有人利益放在首位,塑造基金管理人非凡的投资品格,从而赢得未来。

  最后,我想无论是个人投资者,还是基金管理人,都应向约翰·博格先生致敬。《共同基金常识》自初版以来,始终是投资领域的必读书目。约翰·博格先生欣赏真正专注于资产管理,始终为基金持有人服务的投资机构,因此,我们有充分理由感到自豪:高瓴资本自创立以来,始终践行价值投资,并牢记受托人责任,在充分理解市场收益驱动因素和内生风险的基础上,回归投资常识。我们相信,价值投资在中国会获得更多的期待和回报,因为对于我们来说,时间是最好的朋友。

  问与答:

  “守正用奇”语出老子《道德经》的“以正治国,以奇用兵”;‘弱水三千,但取一瓢’引申自《论语》,是说看准了好的公司或业务模式就要下重注;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出自《史记》,是说只要做正确的事情,不用去到处宣传,好的企业家会找到我们。

  你的投资哲学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抑或是一种结合?

  张磊:我们整个公司虽然看起来像西方企业的做事方式,但我真正的投资哲学是源于中国的。

  我有三个哲学观,也是在公司里反复强调并实践的。分别是:“守正用奇”、“弱水三千,但取一瓢”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守正用奇”语出老子《道德经》的“以正治国,以奇用兵”;“弱水三千,但取一瓢”引申自《论语》,是说看准了好的公司或业务模式就要下重注。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出自《史记》,是说只要做正确的事情,不用去到处宣传,好的企业家会找到我们。

  从高中读《资本论》的少年,到考入人大,再到耶鲁求学。你个人性格、思维模式、行事方式中的变与不变是什么?

  张磊:我对自己相信的东西的天真的追求始终不变,我相信的东西都会一直追求下去,甚至这个过程会显得非常地天真。

  我变得更多的是能够更加理解这个世界与社会的复杂与多样性,更加宽容了。更加宽容以后,使人更容易能够站在别人的角度谅解别人,考虑别人的问题。

  你最尊敬、认同的投资人是谁?大卫·史文森先生对你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张磊:我肯定是巴菲特的坚定信念执行者。我们更认可的是长期持有,很多人只是简单的价值投资者。巴菲特早期投资是捡便宜的思路,后来才变成了长期持有的思路,所以我更认可、学习巴菲特的中后期投资。从大卫·史文森身上,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学习到他对自己的信念像宗教一般地信仰,他可以去华尔街赚很多钱,但他都不去赚,就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

  他是你未来成长的目标和榜样吗?

  张磊:每个人最后都要做自己,我从每个人身上都能学到很多东西。

  你觉得成功的投资人需要有哪些特质?

  张磊:我在2005年创建公司的时候,我对我想招的员工的特质说了三个词,就是好奇、独立与诚实。对想干大事的,想有更高成就的人,除了这三点以外还要有一个很宽容,很能够欣赏别人,还要有很强的想象力。你能释放自己的想象力,第三个是很好的身体。

  你在创业高瓴过程中的最深感触是什么?你本人的领导风格是怎样的?

  张磊:创业中感触最深的是对价值观的坚持,“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