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高考状元,北大绝对的风云人物,为何却甘愿当一辈子“二把手”?

2017-10-10 19:33· 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  常远 
   
“一个地方只能有一个绝对老大,我不在意这些,我在意大家在一起玩的是不是快乐,做的是不是有意义,能否做出不同凡响的东西。这些才是我在乎的。”

  他是高考状元,曾任第一届北大艺术团团长,却甘愿放弃5万美元的年薪,回国跟着俞敏洪刷浆糊,功成名就后又与徐小平折腾天使投资,20年成就了两个50亿富翁,他就是中国最佳合伙人新东方真格基金的联合创始人王强

  1962年,王强出生于内蒙古包头。小家伙从小语言就异于常人,10个月不到就能说出完整的句子,3岁时已经把1145字的三字经一字不落背诵下来,被周围的邻居视为神童。

  8岁那年,小学三年级的王强作为学生代表第一次上台发言,结果说得有板有眼,面部表情极为丰富,逗得全校师生前仰后翻。从此,他就是班长,而且一当就是5年,直到1978年以高分考入包头铁路一中。

  虽说王强所在的是重点班,“全是包头地区的尖子生,”但是包头山高皇帝远,就算重点班,水平又能高到哪里去?不过,可别忘了那是文革期间,很多学富五车的老先生被错误打成右派,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发配到了遥远的包头。所以,铁路一中藏龙卧虎。

  语文老师是北师大中文系毕业的,他的理念就是,“读书只读一流的书,做人只做一流的人。”第一堂课就让大伙去买中华书局第一版的《古文观止》、第二版的《辞海》,王强的作文水平、文学素养就是那个时候打下的。历史老师来自南京大学太平天国专业,上课思路非常独特,经常站在世界历史的框架中去讲《左转》、《史记》,“一定要看看亚洲在干什么,欧洲在干什么,全世界在干什么。”

  不过,真正让王强受益的却是英语老师。有意思的是,那位老师学的是俄语,英文不太懂,所以,只要他一上课,大部分同学就打瞌睡,唯独王强耳朵竖着像狼犬一样,所以老师就留了神。“真心想学英文?”“当然,上您课都忘记上厕所了。”于是,老师从黑皮兜里掏出用旧报纸包的唱盘和两本书,“从废品站搜集到的宝贝,是BBC英国广播公司出的一套新概念英语教材。”

  从此,每天下午四点,王强就跟着英语老师去广播间,用学校唯一的手摇唱机,一边摇,一边让王强跟着说,“背一页,撕一页。”一直坚持了2年,撕了2年。高中快毕业的时候,教材撕没了,王强也将新概念英语上下2册倒背如流。

  大师加持+自身悟性,成绩自然呼呼涨上涨。1980年7月,王强竟然以内蒙古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北大西语系。

  到了燕园,王强的语言天赋彻底释放了出来。开学第一天,王强一口流畅的英语就把全班50个同学镇住了,而且一年后,他能看懂法文的悲惨世界、德文的莎士比亚全集。要知道,当时大部分同学学的是哑巴英语,尤其是来自江阴农村的俞敏洪,更是磕磕巴巴,一个英文单词都吐不出来。于是,王强毫无争议当上了班长。

  不只是当班长,表演天分极高的王强还是北大艺术团的团长。也就是在艺术团,他与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徐小平认识了,当时徐小平在校团委,正是北大艺术团的指导老师。

  你想啊,王强一表人才,往哪里一站,本就出彩,而且口才极佳,“死的能说成活的。”所以,在北大的10年,包括毕业后留在北大当老师的6年期间,他是北大学子中绝对的风云人物,成天与一帮才子佳人在未名湖吟诗作赋,日子过得相当快活。俞敏洪呢?可就惨了,只有在艺术团表演的时候靠拉幕布才露个脸。

  不过,1985年教育部放开留学政策,全国掀起了第一波留学潮。王强所在的西语系80级,全班50个人有49个要出去,只剩下俞敏洪孤独的留在国内。当然,王强出国的直接诱因是徐小平1987年的出国。“徐老师都可以放弃校团委文化部长的角色,我一个讲师有什么不可放弃?”他当即决定追求不一样的人生。一年后的1988年,王强去了纽约。

  不过等出了海关,王强霎时就郁闷了,倒不是因为怕警察检查护照,而是因为语言,“在国内还可以谋生,到了美国,大家都说英语,不就失业了吗?”也是,徐老师还可以靠音乐混碗饭吃,大不了做个流浪歌手,王强靠什么?

  不过等到了纽约州立大学,找几个内蒙古老乡一了解,他立马兴奋起来,“就学计算机,找的工作都是年薪四万美元。”一个学英语的改学计算机,跨度也太大了吧?

  果然,计算机系的教授一看王强的履历立马就要扔出去,急得王强一分钟蹦出250个英语单词,“第一,不管计算机程序采用Basic、还是C++,都是编程语言,都属于语言的一种,而我本科学的是英国语言,母语汉语又是另一种语言,所以再学一种编程语言,不是难事。第二,中国是算盘的发源地,而计算机的最初灵感就是来源于算盘运算,所以我有学好计算机的基因。”果然是口吐莲花的高论,老教授一高兴,顺带连王强夫人的入学通知书也发了。

  要说天才就是天才,刚开始连微积分都搞不明白的王强,仅仅用了两年半就获得了纽约州立大学的科学硕士学位,而且一大半功课都是A。也正是凭着这一学位,1995年,33岁的王强顺利在贝尔实验室找到工作,开始了计算机工程师的生涯。

  当然,你知道的,半路出家的王强,水平再高还能高过印度那些本科、硕士、博士一路学计算机的吗,所以,日子谈不上有多快乐,生活谈不上有多尊严,尽管年薪高达5万美元。

  再说国内的俞敏洪因为被美国使馆拒签了3次,最后绝望了,郁闷之余,他于1993年11月16日,在西三旗一间平房里创办了“新东方”。不过,没有想到其“免费英语讲座”一举开创了北京民办教育的新模式,从此改写了我国大学生的出国英语培训!

  2年后的1995年11月,已是身价千万的俞敏洪揣着5万美元现金,一路高调去了北美,“如果他们混得好,就把新东方关掉,出国留学;如果他们混得不好,就把他俩拉回国内,一起把新东方做大。”

  不过,没有想到温哥华的徐小平混得那么惨,惨到连10美元的停车费都要付不起,当即动了恻隐之心,“新东方目前急缺像你这样有思想的人物,能否跟我回国一起发展?”徐小平当时就被俞敏洪黑色蛇皮袋子的5万美元整蒙了,马上头如捣蒜,并于1996年1月9日踏实回到了北京。

  但是,王强不同,人家挣的是年薪5万美元。所以,俞敏洪采取的是另外一种显摆方式,他总是饭后带王强去耶鲁、斯坦福,普林斯顿等校园溜达。因为只要一到高校,无论是在超市还是餐馆,就会有中国学生走过来,无限崇拜地问,“您是俞老师吗?”,“俞老师好!您当年教过我的GMAT!”听到俞敏洪轻松的说,“十万留学生基本都认识我!”王强惊呆了!

  王强不是第一次接触到出国英语培训。1995年刚从纽约州立大学毕业那会,他曾在校园书店看到过一本书,讲的是上海前进学校蔡光天,硬是靠一个一个贴小广告,把一个补习班办得生龙活虎的故事,“当时甚至萌生了回国到上海应聘的冲动。”没有想到,老俞在北京已经做了一个类似的学校,而且利润高达上千万。

  于是,王强决定来个假戏真做,他很严肃地告诉俞敏洪,“我动心了,准备辞职,一起回国做新东方。”王强这么一将军,反而把老俞敏整没底了。王强是谁?论口才,估计老俞三个也顶不上一个。论出身,王强当了4年班长,俞敏洪大学那点底,王强全清楚。

  看到俞敏洪犹豫,王强立马放出狠话,“如果不答应,半年以后一定会在你的校门对面做个一模一样的东西,这个学校名字已经想好了叫新西方,校长叫王强。”“算你狠!”

  就这样,“三家马车”正式起航。从此,俞敏洪的红宝书词汇,王强的美语思维法、徐小平的留学签证遂成了新东方的三张王牌,尤其王强那地道的伦敦口音,幽默的授课方式,一举成为新东方“明星教师中的明星。”

  此后的6年,新东方进入快速增长期,参加培训的学生人数由1994年的3500人次,猛然增长到2001年的25万人次,6年翻了71倍!当时新东方已经建立了完备的出国考试培训、基础外语培训、出国留学服务教学体系,在北上广深等30多个一线城市都有了分校!

  那段时间,王强走遍了中国的1000多所高校,所到之处,掌声、欢呼声、笑声此起彼伏。当然,每次俞敏洪是他第一个开涮的。

  不过,到了2000年初,各部门、各分校的胃口和攀比心态随之扩大,曾经非常有效的“分封制度”出现隐患。此时,俞敏洪听从了公司治理专家的意见,开展削藩收权运动。没有想到,各分校校长群起而攻之,认为人、财、物的支配权取消,地盘没有了,心里极其不爽。

  最先跳出来的是王强。

  2001年8月28日晚,北京翠宫饭店九楼会议室,王强愤怒提出辞职,“必须为兄弟们出头。”王强一辞职不要紧,第二天,徐小平也递交了辞去董事的辞呈,“我和王强是一伙的。”

  但是,俞敏洪究竟是高人,他选择的第一步就是通过建立期权制度,稳定各地方诸侯,结束“分封割据”;第二步就是说服王强留在新东方,并且恢复董事职务。第三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斩断王强的念想,“要么我离开董事会,要么徐小平离开。”

  最高明之处就是把恶人留给王强做。王强就是王强,关键时候痛苦地选择支持了俞敏洪,“剑拔弩张的局势必须要降温”。好在徐小平非常绅士,平静地接受了投票结果。不过,据说投完票,王强哭了3个多月,总是做梦,“梦到与小平在一起讨论战略。”

  此后的4年,从2006年到2010年,他虽然继续给新东方做讲座,但是不再担任行政职务,“心静不下来,总觉得亏欠徐小平,无法继续管理新东方日常事物。”他逢人便说“如果我这一生,要有最重大的事情托付给一个人的话,在朋友中的第一个人,或者没有第二个人,那就是小平。”

  话传到徐小平耳朵里,当然极为受用,马上跑去安慰王强,“不能在新东方浇水,就去全社会下雨。”要知道,新东方上市后,徐小平成了仅次于俞敏洪的中国第二富老师,身价飙升到40亿。

  下什么雨最有成就感?当然是天使投资,“帮助那些曾经在新东方体上过学优秀学生,他们要做事情,就给他们一些帮助。” 不过,徐小平哪里懂什么投资,第一笔50万的天使投资就被一个浙江小伙给骗了。

  此后,徐老师谨慎起来。2010年,陈欧找到徐小平,喷了半个多小时的电商模式。徐老师很纳闷,“你连女朋友都没有,怎么能熟悉化妆品呢?”但是王强明白,一看陈欧是斯坦福出来的,之年还有过两次失败的创业经验,立马劝说徐小平,“斯坦福是名校,就在硅谷边上啊!”

  徐小平这下明白了,马上决定投18万美金。4年后2014年聚美优品上市,这笔投资回报率高达432倍。从此,徐老师就像中邪一样,只要跟斯坦福沾边的项目就控制不住。

  与徐老师不同,王强具有强烈的北大情结。他看的第一个天使项目就是世纪佳缘。不过,当时的龚海燕虽说是北大中文系毕业,却远没有现在能说,“在投资人面前既陈述不清楚怎么赚钱,也没有展现出一个企业家应该展示的魅力,”所以,没有根本融不到钱。徐小平和龚海燕在北大南门喝了四个小时的咖啡,也没有听到一丁点盈利的思路。

  但是,王强却从龚海燕身上看到了俞敏洪的影子,“吃苦、耐劳、坚韧,像骆驼一样。”而且,听说龚海燕固执地要把一个网友借的8万块钱折成股份后,更加坚定了投资的决心,“凭小龙女讲信用这一点,就值得投。”结果,4年后的2011年5月11日,世纪佳缘一上市,两人所投的2000多万已经翻20倍,变成了4个亿!

  当然,两个人也有意见相左的时候。2007年年初,王强与徐小平首次看一起作业网,结果两人就项目到底是技术还是产品争得不可开交。最后王强扔下一句话,“过2年后再看看。”2年后的2009年,一起作业网三个创始人走了两个,一分钱没有融到,却依然活着,这下徐老师没有话说了,“投!”6年后的2015年,1亿美元D轮融资过后,一起作业网项目估值已经超过50亿。

  一看天使投资大有可为,两人这就决定成立真格基金,“聚一批最优秀的投资团队,更加专业有效的给那些创业的年轻人服务。”徐小平与王强越做越顺手,红杉的沈南鹏坐不住了。2011年12月1日,他决定到真格基金中掺和掺和。其中,真格基金出资1530万美元,占股51%,红杉资本中国出资1470万美元,占股49%。

  不过,徐老师天生乐观,而且学音乐出身,每天不见30个以上的创业项目就会发疯。但是,徐老师的最大弱点就是总被创业者的理想、情怀感动得热泪盈眶,“天天眼圈都是红的,”然后靠拍脑袋决策、热脑袋决策。

  而且,只要面相过关,能够让徐老师半个小时热血沸腾,基本都能够得到徐小平的投资,哪怕是那些稀奇古怪的初创公司,例如真空穿梭的“子弹快轨”、大姨吗出门问问野兽骑行等等。

  可是,中国的创业环境多恶劣啊,30个天使项目,能够有一个成功就算不错。这个时候,王强的理性,美国留学背景尤其是计算机的专业优势就发挥了出来。前半段是徐老师聊人生,聊理想,后半段王强负责聊世界,聊哲学,“借机判断创始人有没有跑路的嫌疑。”

  要知道,王强在北大做了6年的老师,又在新东方讲了十多年的口语,所以练就了一双具有穿透力的眼睛,“说的东西是真实的还是不真实的,30秒钟就能决定。”

  一个感性,一个理性;一个外向,一个内向,两人遂成了天使界的最佳搭档,短短5年就创造出许多第一。

  第一个将项目计划书改成一页纸。“不用文字游戏来糊弄创业者,而是尽量简洁明晰地知道彼此的诉求,”当然,王强主要是为了照顾徐老师,因为徐老师从来不看报表,也看不懂报表。

  第一个呼吁将投资者拉下神坛。“一个基金如果不是真心为创业者提供价值,就要出局。基金应该打开心胸,与创业者坦诚相见。”王强认为建立在信息不对称和投资资源稀缺之上的商业模式是无法持久的。

  第一个呼吁投资者不要乘危而入。“对赌从根本上是糊弄创业者,让他们在根本不懂的情况下,牺牲自己的未来。”王强认为不能一方面要求创业者诚信,另一方面自私自利,通过制定不合理的规则,让创业者血本无归。

  也正因为经历了新东方14年创业的起起落落,见识了俞敏洪做老大的不易与艰辛,所以,两人从创立真格基金的那一刻起,就确立了真格的价值观,“把自己放在创业者的脚下。”

  2012年,“潮流先锋”也就是“Nice”的前身因为融不到资,创始人周首垂头丧气找到王强,“公司要清盘了!”“我个人拿钱给你,不要求转股,再坚持一年,坚信你能做出东西来!”结果1年以后,Nice果然转型成功,拥有了200万注册用户,“每天分享照片数达到十万张。”此后,A轮、B轮、C轮接踵而至,估值达到惊人的30亿。

  此时,王强在新东方做了14年口语老师的背景就成了巨大的红利,数百万的欧美留学生都以认识王强为荣,留学圈、校友圈、天使圈遂成了王强接触到优秀创业者的利器。

  真格在硅谷的帕拉奥托巷子有一栋褐色的二层小楼, 每隔一段时间,王强就会飞过去,邀请一帮硅谷工程师聊天,做技术分享。赵勇就是聚会的常客,他原来是谷歌眼镜的主要设计师之一,王强徐小平经常陪赵勇喝酒,花了2年才把他忽悠回国。

  2016年,赵勇拎着皮箱告别谷歌,下飞机就直奔真格基金。为啥?因为王强给赵勇吃了颗定心丸,“即使你没有产品,没有什么方向,我们都要投你!”今天,格灵深瞳成了人工智能的明星级公司,其独创的人眼摄像机,能够在50米距离内进行精确的人脸识别,估值早已超过10个亿。一旦上市,真格基金又赚翻了!

  截止目前,徐小平与王强旗下管理的天使基金规模已经突破50亿,即将迈入100亿俱乐部。成立6年来,先后投资了300多个项目,涌现出了世纪佳缘、兰亭集势、聚美优品、一起作业、找钢网小红书、蜜芽、美菜网罗计物流、大姨吗、51talk等系列明星企业,其中36%的项目进入下一轮融资,5.7%的公司过了“C轮死”门槛,并成就了2个独角兽企业。

  “一个地方只能有一个绝对老大,我不在意这些,我在意大家在一起玩的是不是快乐,做的是不是有意义,能否做出不同凡响的东西。这些才是我在乎的。”“老俞有政治智慧,在大的决策方面,展示了这样的领导力,所以当年我愿意跟着他做。”

  “我觉得最后一生中剩下的时间,在快乐中,在创造力每天奔涌之中,和小平这样一个已经认识了三十多年的老战友,再做一件事,这个是我人生最后想企及的东西。”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4月20日
      信析宝
      信析宝
      C轮 5000万美元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码高机器人
      码高机器人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先农氏
      先农氏
      A轮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布洛克
      布洛克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