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人士谈天使投资:偏好数据型、抓住痛点的公司

2017-10-12 12:34· 经济观察报   
   
对于优秀的创业者来说,他不愿意把时间花在见各种各样的投资人上,更多专注于业务,由一个领投人把控风险、谈好价格,由AngelList把法律和财务的流程理顺,个人投资者只需看好直接买入即可。

  我认为自己是一座桥梁。

  我自90年代来到中国,曾任特斯拉中国区副总裁、苹果大中华区教育和企业业务总经理、摩特罗拉移动终端事业部总监、麦肯锡大中国区负责人。我在麦肯锡的时候曾帮助联通在香港上市,这是麦肯锡在中国做的第一个海外上市业务。摩托罗拉、苹果和特斯拉都是成长型的公司,这给我现在从事早期投资帮助很大,我真正参与过很多著名科技公司的高速成长阶段,知道公司的痛点和需求在哪里。

  以特斯拉为例,我自2013年底加入特斯拉,时任中国区总裁,当时特斯拉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全球生产3万5千台,而2016年这个数字是8万多台。我撮合了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与科技部万钢、工信部部长苗圩的会见,双方谈到特斯拉将加大在中国的投资,特别是在充电桩方面,而中国政府正在考虑税收方面的优惠。特斯拉刚进入中国的时候,交车不按照订单顺序而是先交北上广深地区,有一部分客户比较不满也是我去沟通。当时特斯拉还未完全实现大公司的管理制度,决策有些小混乱,但产品非常优秀,从投资角度来说是十分具有成长性的公司。特斯拉的经历带给我很大的帮助,我经历了公司的早期、成长期,充分发挥了中美沟通的桥梁作用。这点在摩托罗拉和苹果也是一样。

  在特斯拉担任副总裁的时候,我在论坛上结交了中科招商的创始人单祥双,他先向我讲述了中科招商的成长史,我们谈论了对投资的一些判断,单总非常了解中国,知道在中国做生意的特点。他对跨境投资的机遇很看好,认为美国有技术、中国有市场,双方结合起来将产生巨大价值,我也很认同他这个观点,2015年4月我正式加入了中科招商,任集团联席总裁,担任中科招商在美国投资的牵头人。除了在美国,中科招商在韩国、日本、以色列等地也开始布局国际投资。

  载体

  我一直在科技公司工作,因此也非常关注科技投资,我把在中科招商的国际业务工作一开始定好了在美国和做科技投资这两个大的方向。我把目光瞄准了硅谷。硅谷是美国最具有创新力的地方,有非常多优秀的公司,我们认为未来价值生存是由技术驱动,必须要深度进入硅谷。但是硅谷不缺资本,这是一个资本竞争激烈的地方,中科招商在硅谷并不具有名声,也没有和国际巨头争夺项目的能力。

  因为我一开始便了解开展这项工作的挑战性,于是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美国股权投资平台的An-gelList的创始人Naval Ravikant ,他曾是Genoa Crop(被Finisar收购)、Epinions.com(通过Shopping.com上市)、Vast.com(大型白标分类广告市场)的联合创始人。An-gelList连接创业企业和投资者,平台可以让两方建立真实的档案,并互相交流。目前AngelList已经完成了一千三百多个项目总额5.3亿美金的融资,所产生的后续有一亿美金左右,在这上面已经完成的著名交易包括Uber、Twitter和Pin-terest等。

  AngelList像是一个众筹平台,这里交易的是创业项目的股权,采取的模式是领投+跟投的方式,资源主要分为投资者、领投人和项目三部分。大部分的模式是由领投人带着项目向个人投资人众筹,个人投资人出资入股,领投者获得一部分额外收入。对于优秀的创业者来书,他不愿意把时间花在见各种各样的投资人上,更多专注于业务,由一个领投人把控风险、谈好价格,由AngelList把法律和财务的流程理顺,个人投资者只需看好直接买入即可。

  中科招商作为机构投资者和AngelList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我和单祥双一起见了Naval Ravikant ,并完成了对AngelList四千万美金的投资,我觉得它至少能帮中科招商在硅谷的发展往前推进5年甚至是10年。

  中科招商在硅谷进行早期投资的一个态度是,不做领投,只做跟投,我们宁愿入股一小部分,也要达到进入好项目的目的。过去一年,我们90%的项目来自于AngelList这个平台,通过敲开蛋壳的一个缝儿,我们钻进了硅谷的核心投资圈。

  风控模型和团队搭建

  AngelList会先进行一部分的项目筛选。根据去年全美的数据,一年内只有13%的项目能融到A轮,而中科招商投的种子期项目有27%完成了A轮融资;如果时间放大到五个季度,行业平均有16%左右的项目融到了A轮,中科招商则有四成项目走到了A轮;即便是中科招商没有参与的AngelList上的项目A轮完成率五个季度内也有22%,这说明AngelList平台上的项目本身已经被有效筛选过一轮。

  我虽然具备投资项目的判断能力,但过去的经历中缺乏一些投资财务方面的经验,于是在美国找到了原来在Yale的老同学Tom Cole作为我的合伙人,他之前成功创业了电子商务公司Beau-coup,并在Trinity Ventures做了十年风投,对于项目的交易结构和估值十分了解。我的团队不大,只有八九个人,除了我和Tom,还有曾任多家国际知名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的李黎律师负责法务,曾经管理过几十亿美金资金运作的管理经验丰富的Purvi Gandhi负责财务,此外还有一个计算机出身的风控模式搭建者,再配比行业分析师,这个团队虽小但五脏俱全。

  我们在硅谷建立了一个独有的基于大数据与机器学习技术的分析种子期项目的模型,共收录了两三万个投资案例,每个案例又收集了400多个特征指标,最终识别出20多个真正具有预测能力的特征,通过这个模型来辅助我们的人工判断。这个模型现在已具有86%的准确率。

  五条赛道

  科技投资是一个大的概括。我们在硅谷选择了五条赛道:金融科技,房地产科技,企业SaaS,健康管理,人工智能。选择的依据有市场是不是足够大、赛道够不够宽、解决的问题有什么价值、现在的时间点是否合适等。

  在健康领域,我们投资了Clover Health。这是一家医疗保险机构,美国的医疗保险控费不同于中国,更多是事前控费,保险公司的话语权很大,奥巴马医改后实行联邦医疗保险优良计划(Medicare Advantage),该计划允许私人保险公司管理老人、残疾人的保险,政府会补贴费用,并支付由私人保险公司收到的所有理赔。Clover Health在处方药上增加保障,能通过对会员就诊中的疾病化验、治疗、用药等数据进行深入分析,推算出有风险的用户并更好地做好干预措施,类似于中医的"治未病"的概念,提前预防的费用低于生病后的治疗费用,有利于保险公司控费,从而产生收益。

  在房地产科技中我们投资了Roofstock。美国三分之一的人在租房,出租的利润很高,但问题是美国规定不能在租客的情况下进行房产交易。这家初创公司帮助房主进行房子交易,对房子写出详细的检查报告,包括租约、租客背景调查等资料,客户可以在平台商直接交易,美国房屋中介的成本原来是8-10%,这家公司帮助交易成本降到3%。

  在金融科技中我们投资了Earnest 。这家创业公司运用科技手段为那些不符合传统借贷资质的个人和小企业提供低利率的小额贷款,推出的学生借贷产品利率最低可以达到1.92%,最高不会超过7.5%,偿还周期则在5到20年之间。他的风控模型包括银行账户、信用卡对账单、学生贷款、贷款申请人现在的工作、薪酬、教育历史、以及存款或退休账户的余额,LinkedIn社交网站信息等数据。

  可见,我们偏好于数据型、抓住痛点的公司。

  中科招商在美国70%以上的项目是进入种子轮,也会跟投A轮。我们不投硬件类、医药等领域,考虑的退出渠道更多是并购方式,偏重并购退出也符合硅谷的大方向。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