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线电影如此依赖IP,电影产业的互联网化究竟有没有戏?

2017-10-19 10:54· 亿欧网  李星 
   
投资人怕赔本、消费者决策失误、院线怕完成不了KPI,IP剧成为各方逃避不确定性的稳妥选择。但一部稳妥的电影,还带劲吗?

  中国电影工业最繁荣的时候到来了,2016年底银幕数已超过北美地区,越来越多的四五线城市的大型商城中电影院成为新标配。而人们进电影院也不像进麻将馆那样随意,带着追赶时尚的矜持。

  冯小刚说“垃圾观众产生垃圾电影”,肯定不是指这部分增量观众,而是针对同行的声东击西,一些明星脑残粉已经不是消费内容而是消费个人。明星效益经过社交媒体的放大,演变为“PPT神兽”、“小鲜肉”、“人设”,以及被票房镀金了的“IP”。

  1、IP更像是“信息黑箱”下的决策胜利

  截止目前,2017年票房内地已经突破400亿元,而在前十的影片之中,属于续拍的作品有《战狼2》、《速度与激情8》、《西游伏妖》、《变形金刚5》、《加勒比海盗5》、《金刚:骷髅岛》、《极限特工》,拍新题材就能挤进Top10的,算是祖坟冒青烟。

  观众在选片时往往处在“盲选”状态,剧透狗除外。大多数消费者为了降低决策风险,“从众”地选择IP电影消费一段时光。院线在排片时,很多与电影公司签订了保底协议,在排片上明显袒护一些大制作影片,根据经验,大制作更受欢迎。在种种“安排”下,IP剧构成了票房的“马太效应”。

  投资人怕赔本、消费者决策失误、院线怕完成不了KPI,IP剧成为各方逃避不确定性的稳妥选择。但一部稳妥的电影,还带劲吗?

  电影是都市人的梦境,带着某种打破压抑、释放幻想的象征意味,一些热门电影被追捧,恰巧在某个时间节点宣泄了人们的情绪,而一旦资本捆绑IP,让故事定型化,编剧们只能在既定模式下“旧瓶装新酒”,除了画面刺激的冲突外,剩下的就是圈钱了。令人讽刺的是,很多电影在吹捧IP的同时,却没有像迪斯尼那样经营好影片的“周边”业务,还是由观众买单。

  如今的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除了迪斯尼之外,要么巨额亏损,要么濒临收购,陷入到不拍IP等死,拍IP找死的境地。007系列是好莱坞流水线电影的典范,硬是把猛男艳遇美女香车拯救世界的故事讲了50多年;而《速8》上映之后,豆瓣里已经有人把《速9》的剧本提前公布了,看下来没毛病。

  国产电影《战狼2》史无前例的成功,切中“爱国主义”的最大公约数,加上媲美好莱坞的仿重工业道具元素,想不火都难。而片尾彩蛋可看出《战狼3》在冰天雪地中执行任务场景,不管下一部怎么拍,编剧都将很难跳出“犯我中华者,虽犯必诛”的主题,以及吴京民族硬汉的人设来创作。

  这种IP化经营固赢得一部分铁杆影迷的拥护,难保不会像徐峥的“囧系列”第三部《港囧》上映时,遭遇《夏洛特烦恼》那样“口味相克”的黑马冲出,而这也构成不确定预期的“信息黑箱”的一部分。

  2、电影工业说到底还是一个“传统行业”

  很多人试图给IP下定义,互联网人说的概念往往“只可意会”,所谓IP电影,就是票房大卖的电影,万一失败了,那就P都不是!

  没人谁敢说自己是常胜将军。张艺谋在奥运会开幕式后拍出了口碑扑街的《三枪》;贺岁片之王冯小刚认真拍摄的悲情大戏《1942》让华谊兄弟赔了钱,直到主演《老炮儿》后才扬眉吐气;《百鸟朝凤》制片人方励跪求院线排片;最近李晨执导的首部影片《空中猎》,其女友范冰冰主演,遇到《羞羞的铁拳》而票房惨败,发布会因豆瓣评分太低而泪洒......

  电影出品方更像是风险投资人(VC),很多中小电影公司因一部电影票房流年不利而倒闭,大型影业公司很难做到千亿人民币市值,实在是由于电影成本投入大,收益不可控。投资人挑选IP电影时,就像是跟投一个已经跑通商业模式的连续创业者;那些低成本、小制作的影片更像是屌丝项目,只有吃闭门羹的份。

  观众看待电影艺术很难有什么欣赏规律,多半是“马后炮”的总结,电影工业不能凭感觉、拍脑袋。每部片子与消费者见面之前,产业链上的工作室、投资人、创意、导演、演员、设备、场地、宣发、院线的坎“一个不能少”。

  以一步普通电影为例,仅剧本就得两年时间打磨,拍摄时需要上百名演职人员、数十个场地及摄像机、数千件道具,从电影落幕后的长长的字幕就可见一斑,观众并不care这些!

  电影行业是一个“传统行业”,它依然是信息闭塞、关系驱动型的产业,对籍籍无名的导演来说,要想把手上的好剧本变成上院线的代表作,更多依赖身边有限的资源,而非是在成熟的产业链之中自由交换(exchange),电影生产效率极低。

  很多有颜值、有才华的演员他们的梦想就是“红”,而在红之前是给炙手可热的明星当陪衬,人才成长周期漫长,而且还不确定,所以红了,就赶紧捞钱。

  像周星驰那样从龙套到喜剧之王,再到大导演没有几个,更多在中国式“梦工厂”倾轧的人活在《我是路人甲》之中,“光鲜”只属于少数人。

  3、电影产业的互联网化究竟有没有戏?

  互联网肯定不是解决一切行业痛点的万能解药,但作为一名科技自媒体,不在文章中“安利”互联网的神奇、伟大和无所不能,那么我的职业修养体现在哪里?博纳的老板于冬也说过未来的电影公司都要为BAT打工的狠话,一些影业公司试图通过孵化电影IP来找到在光线、华谊兄弟、万达影业夹缝中生存之路,但既然是IP就不需要再孵化了,定位做青年导演孵化器很难保证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严格来讲,互联网对于电影行业的塑造还停留在渠道宣发环节,大概有超80%的消费者通过猫眼、淘票儿、糯米等O2O平台导流选座的,而在电影下线后,又在爱奇艺、优酷土豆、腾讯视频等网络视频平台作为VIP会员付费内容。

  阿里影业和腾讯影业是各自打通文学、音乐、游戏、动漫、直播等大文娱上的一环,以IP的深度加工,是其流量生态的一部分。但是IP并非创新,甚至有“炒现饭”意味。那些主打IP的商业价值延伸,实际上是原创力匮乏的无奈之举,他们无法跳出IP获得更打动人心的故事,传递更荡气回肠的传说,更无法让导演拍片子更爽,让演员演自己喜欢的角色,让观众看自己想看的电影。“大数据”还没能深入到影视工业生产之中。

  相反在院线电影之外,阿星愈发感受到互联网娱乐形态的野性蓬勃,短视频的故事类型及叙事风格逐渐类型化,民间直播走才艺表演路线。要不是当不起演员,谁愿意做网红?

  未来最有实力与院线电影PK的是网络视频平台的自制剧,随着年轻人越来越“宅”,视频付费市场将与票房市场一较高下,像极了电子商务对传统零售冲击那样,如果院线电影继续过度依赖IP的话。

  4、致我最佩服的两位电影巨匠

  一位是创办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的邵逸夫,发现和培养了一大批港片演员和国际巨星,为何内地人才济济,国产电影总是那几个演谁都像自己的明星呢?另一位詹姆斯·卡梅隆,他导演的《泰坦尼克》是光影史上的永恒经典,《阿凡达》开创电影工业从2D向3D表现方式的革新,两部票房之王震撼人心,没有拍续集。

  问题究竟出在哪?这一届观众,心里有答案......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