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人10张桌子,两周搞定1000万,5年后攀升至16个亿,他到底是哪路神仙?

2017-10-21 11:57· 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  常远 
   
“早期人家问我商业模式,我是不跟他谈的。一个技术性的公司,你第一天跟他谈商业模式,真的是没用。可到了今天,已经看到了一些变现的方式,所以现在我蛮喜欢跟别人讨论商业模式。”

  他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计算机博士,是谷歌的技术大牛,37岁毅然决然投身人工识别的浪潮,两个星期搞定一帮投资大佬,此后用5年时间就做出估值近百亿的独角兽,他就是出门问问的创始人李志飞。

2个人10张桌子,两周搞定1000万,5年后攀升至16个亿,他到底是哪路神仙?

  1999年12月20日,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预言的世界末日并没有来临,早晨的太阳依旧从东方升起,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最后缓缓地降落到地平线之下。这一年,无数的程序员也在加班熬夜,终于赶在千禧年钟声响起之前,解决了计算机系统的“千年虫”问题,成功保卫住了地球。

  而在南京,参加完毕业典礼的李志飞终于可以喘口气,即将开始3年的计算机研究生生涯,他再也不用在南京一所理工大学“烧锅炉。”要知道,这位来自湖南北部的湘伢子,被热能工程专业压抑了整整4年,天天被高中同学说成烧锅炉的。

  不过,李志飞对微软认证等计算机等级考试并不感冒,而是把更多的兴趣放在赚钱上,“那才是人生价值的最大体现!”所以,从研究生一年级开始,他就在中国移软谋到一份售前工程师的职位,并在连外部通讯协议都没有的情况下,直接搞定上网网关,实现了手机上网。

  毕业前夕,老板把公司卖给了美国著名的掌上电脑制造商“棕榈泉”,虽然整个公司只有10几个员工,办公室也只有20多平米,最后的收购估值却高达几十倍。老板彻底实现了财务自由,李志飞也第一次看到了技术的价值,“必须读博士,必须读名校!”

  然而,美国排名前100位的高校都不要他!最后,2002年,他只好郁闷地去了新加坡。导师是位印度人,不止英语说得奇怪,而且教学风格也是奇怪,“平时看不到人,基本不指导学生。”换上一般的学生,早就疯了,李志飞心里素质强,但也接近半疯,成天发愁如何毕业。所以,2年后,听说美国有所大学计算机系要招收博士生,他看都没看就报了名。

  事后才知道,自己申请的是著名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全球排名前15,计算机专业就招10个,而报名的多达800多人。李志飞绝望了,以至于导师阿沃布什在电话面试的时候,回答得牛头不对马嘴。

  所以,当他知道自己从800人里脱颖而出,被霍普金斯大学录取时,惊得眼珠都快掉了出来。一同受惊的还有他的印度籍导师,就在李志飞离开新加坡后不久,直接回印度练瑜伽去了。

  没有想到的是,阿沃布什更神。这位老兄对股票的兴趣远远超过计算机,给李志飞上C++语言的时候,腰带上还别着2个手机,每隔60秒要看一下纽交所的行情,“生怕少看一眼就错过去2个亿。”自然,和阿沃布什沟通的官方语言不是计算机,而是江恩理论、5个波浪循环、MBS、CDO等等。

  李志飞有自知之明,“既然是鸭子听雷,那就换实验室吧。”一换地方不要紧,他立马欢呼起来!原来所去的是语音识别与自然语言处理实验室,“全世界最好的实验室之一,”而且分配的博导是第一号大腕,早年曾追随“语音识别之父”香农读博士。

  正是在该实验室,李志飞被压抑了七、八年的聪明才智彻底释放了出来,他一举开发出翻译软件“简刷。”2年后,该软件成为了世界学术界的通用主流翻译软件,就连斯坦福,麻省理工等著名大学都在使用。

  毕业前夕,导师想挽留他继续读博士后。不过,李志飞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差距太大,自己不是做学问的料!”也是,博导写了一个200字的邮件,光理解字面的意思,李志飞就用了足足一个星期。导师聪明也就算了,关键还勤奋,经常在凌晨4点给李志飞发邮件。为此,李志飞读博的那几年时间,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当然,识货的企业大有人在。得知李志飞要下凡到企业,微软、苹果、亚马逊等大公司纷纷伸来橄榄枝。最终,他选择了谷歌,李志飞很实际,因为谷歌在最具价值全球品牌100强中名列世界第一。

  很快,李志飞在谷歌科学家队伍中展露头角,他负责的翻译技术广泛应用到谷歌搜索引擎中。但是,谷歌是谁?那是一个天才扎堆的公司,连续七、八年入选全球50大最聪明公司,只要谷歌染指的领域,包括搜索、云计算、人工智能,广告技术等等,其他公司只能望其项背。所以,作为一个亚洲人,李志飞想出人头地,比登天还难。

  2012年4月,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传来,Facebook以 7.5亿美元收购移动端上的社交应用公司“照片墙。”尤其是当年年底,有消息显示,我国政府要在上海浦东设立自由贸易试验区。

  李志飞再也坐不住了,“谷歌退出,正好我进入!”“名字叫出门问问,就做中文版的Google 问问。”

  不过,做搜索可是个烧钱的买卖,光开发系统就需要上百万美元,“靠自己的那点薪资积累,远远不够。”李志飞不打无准备之仗,所以回到上海的第一天开始,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见投资人,“3天见了8个,一周时间差不多认识了上海半个风投圈。”

  见到的第一位投资人是真格的徐小平。刚好赶上徐老师小试牛刀的世纪佳缘在纽交所上市不久,他投入的8万块,一下子就变成了8000万。徐老师心情正好着呢,一看李志飞的履历,“霍普金斯计算机博士、谷歌翻译负责人……”立马兴奋起来,“投,支持留学生创业义不容辞!”

  徐老师投完还觉得意犹未尽,见到红杉资本沈南鹏还像祥林嫂一样唠叨,“赚大了!赚大了!”沈总是何等的敏锐,立马安排第二天与李志飞见面。其实,当时李志飞只是搞出了一个简单的样子出来,“是一个没有界面的手机APP,说一句话,就在网页上把人名、城市名、时间找出来。” 不过,李志飞见面的第一句话,“用语音搜索去做下一代的搜索引擎,”一下子就打动了沈南鹏。

  就这样,李志飞紧靠一张嘴,神奇般搞定了红杉资本和真格基金1000万(162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但是,一个好汉三个帮,要把想法变成技术还需要强有力的团队,这个时候,微策略公司的李媛媛出现了。这位美女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当时她刚从美国回到国内,就是希望生活更有挑战,“选公司看重2点,一是否专业、二是否有激情。”一看李志飞回国两个星期不到就搞定了两家顶级风投,立马佩服得五体投地。

  就这样,2012年8月27日,李志飞在浦东蔡伦路1690号创办了羽扇智公司,“80平米不到的办公室挤满了10个工位。”虽然他们注册的那家民宅已经是陆家嘴最破的了,但是每个月的房租还要8000元。没有办法,“上海自由贸易区”那几个字太值钱了,而且对面就是上海未来的新地标“上海中心。” 

  刚开始,两个人花了3天时间在上海交大、浙大、南大等十多所大学的BBS论坛上发布招聘启事,“我们是一帮希望改变世界的人,希望用技术去探索下一代的人机交互,加入我们吧!”然而,随后的一个星期连像样的简历都没有收到。

  直到第8天,两人在办公室突然收到100多封来自南京大学的简历。怎么回事?原来南大的一位老师看到李志飞那直抒胸臆的帖子,实在看不过眼了,立马改了一个标题,“谷歌大牛回国创业了!!!” 就这“谷歌”+“三个感叹号”,一举搞定了第一批的10个大学生。半年后,一批来自斯坦福,马里兰,南大,浙大,复旦,上海交大等国内外著名高校的工程师相继加入。

  至于商业模式,李志飞已经推演过无数次了,“先用牛叉的核心技术做出好产品,然后产生好的商业模式。” “成为语音识别+语义分析+搜索全产业链公司。”因为他心中的对标公司只有谷歌,当年谷歌就是把搜索引擎技术做成Google搜索产品,然后就成了一台印钞机,“仅靠2000人就撑起5000多亿美元的市值。”

  果然,李志飞一招呼,大众点评,高德地图,当当,聚美优品赶集网等垂直领域的大佬都过来捧场。不过,一听说要导流,要分客户资源,立马就没有下文,“谈了50家企业,竟然没有一家企业同意给入口。” 是啊,谁会傻到把辛辛苦苦积累的客户资源免费给别人呢?

  直到微信出现,李志飞的视野才豁然开朗,“就以语音代替关键词,作为第二代搜索引擎的入口。” 

  但是,出门问问刚刚成立两个月,而微信背后的腾讯可是市值超过1万亿的上市公司。“太不对等了,人家不可能合作!”当然,这难不倒 李志飞,他采取的方式是黑客方式,“自己拦截语音,中间做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搜索,再把结果塞回去,一切都要发生在微信倒计时3秒的过程中。”

  具体而言,就是当用户打开“出门问问”的微信账号询问,“附近有没有50块钱左右吃小龙虾的地方?”,“出门问问”将“美食”、“50块”、“小龙虾”等关键字自动检索,然后判断地理位置,最后输出语音结果。

  没有想到,“出门问问”微信公众号上线刚刚3天,粉丝数就超过10万,后台还多了一名微信ID为“Allen Zhang”的用户。没错,就是大名鼎鼎的张小龙,“他在后台不断地问、不断地体验”,于是李志飞只身去了广州微信总部。

  就这样,“出门问问”成为了第一家拿到微信语音接口的团队。同年7月,还被腾讯官方评为“十大公共账号”之一。微信天然的语音入口+海量的社交数据,很快成为“出门问问”最好的试验场,“出门问问”由最初的“飞机、火车、酒店、美食”4大领域,逐渐拓展到80个搜索品类,后方数据支持合作公司累计达到100余家。

  “有了APP,才算有了自己产品!”到了2014年初,李志飞决定开发一款基于移动环境下的语音交互APP平台,“用户从平台上下载,再通过广告等形式变现。”当然,语音识别、语义分析、需求开发等等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毕竟是在谷歌喝过洋墨水。事实上,李志飞仅仅用了3个月就开发出交互平台。

  但是,“出门问问”在微信是大V,有几十万的粉丝,而到了上百万、上千万装机量的APP市场,李志飞立马就找不到北了。换量?做广告?搞活动?种种方式都尝遍了,1000多万营销费用砸了进去,下载用户却寥寥无几。

  就在这个时候,谷歌眼镜进入了中国市场,李志飞眼睛一亮,“为什么不把出门问问嵌入谷歌眼镜?”随后,他在全国20个城市举办近40场粉丝见面会,“对着谷歌眼镜说,放个电影,电影就会打在你的面前。”

  粉丝们大呼过瘾!很快,出门问问APP粉丝达到了50万,“用语音呼唤谷歌眼镜特别酷。”不过,要粉丝在手机上下载出门问问APP,人家却不干了,“吃饭时,用大众点评挺方便的,没有必要再下载其他的。”

  “技术已经出来了,但是做的这些技术,谁用?没人用!很多人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用了几天,不用了。作为一个to C的互联网公司,没用户是要命的。在谷歌眼镜上做语音搜索,可过了3个月,谷歌眼镜自己都没人用了!”在2014年半年度总结会上,李志飞进行深刻反思。

  “必须转型”,“没有入口,我们就自己造入口!”

  做什么?就做智能手表!事实上,公司在智能手表方面已经储备了一年多,李志飞研发的智能手表操作系统,保持每周一更新,“学习小米模式,每周三内测,每周五发版。”

  没有想到,粉丝非常欢迎。2015年6月,出门问问在京东众筹仅仅3天,就有8000多用户涌过来,众筹金额突破400万,创下当时京东可穿戴设备众筹历史最高纪录。

  可是,团队里没有人懂硬件。怎么办?“挖人!”要说也巧了,2014年8月,诺基亚大裁员,于是李志飞就带人到北京亦庄的诺基亚研发中心楼下守了两天,“拉着小旗子、搭着小桌子。”

  小桌子上面散落着手机拆解后的全部元器件,“说说这块器件是干什么的?”“你在诺基亚里面是干什么的?”2天之后,李志飞终于搞清楚了智能硬件产品里所包含的元器件,“CPU、天线、内存条、电池等等。”当然,一起搞定的还有6位资深的硬件工程师。

  不好,组建团队只是第一步,做硬件与做软件完全不同,从最初产品设计到产品小样出来,动不动就是8个月、12个月,“哪怕做一个细小改动,也要花一、二个月时间去验证。”

  好不容易到了生产阶段,量产又成了问题,“生产1000台很顺利,但当生产2000台、5000台时就出了大问题。”那3个月,李志飞天天蹲在张江科技园的生产车间,整宿整宿守在生产线,与工头说好话,与车间主任协商,但是人家也爱莫能助,“产能到了5000台,生产要求完全不同”。

  可是,用户不干了。出门问问的微博、论坛、QQ群,到处都充斥着漫无休止的谩骂,90%的用户都在质问,“出门问问是不是骗子?”更有极端的,通过IP地址找到公司,拉着横幅闯进来,“为什么手表跳票?”那段时间,售后管理的10多个小伙子没干别的,就是整天整天与客户反复解释。

  瞒是瞒不住了,李志飞决定如实相告,他在论坛上写了3篇长信,“把内部运作的细节公开,用户不需知道的信息也公布了。”没有想到,那么一做,绝大多数用户反而接受了解释,并开始鼓励李志飞,“慢工出细活,加油!”

  终于,2015年6月,第一代智能手表产品问世,4个月后正式上线销售。到了2016年6月上旬,8个多月的时间,出门问问智能手表销量超过10万台,在京东、天猫排名第二,仅次于苹果。

  万事开头难!有了智能手表,此后,李志飞相继推出第二代智能手表、可以支付的Ticwatch 2 NFC、可穿戴移动支付Ticpay、智能后视镜问问魔镜、高级驾驶辅助系统问问魔眼、智能音箱等近10款硬件产品。

  一看李志飞越做越顺手,老东家沉不住气了。2015年10月,“出门问问”获得来自Google的C轮投资,“一是因为是业务合作伙伴,认可我们的业务和团队,二在用户、产品、技术等方面的价值观一致。”5轮融资过后,李志飞所在的“出门问问”融资额达到7500万美元,投资方囊括红杉资本、真格基金,谷歌、SIG海纳亚洲圆美光电歌尔声学等实力强大的股东。今年4月17日,更是获得大众汽车集团(中国)的惊人的1.8亿美元的投资。

  仅仅用了5年的时间,李志飞就把出门问问从一个想法,发展成为一家有着230余位员工的全能型公司。事实上,他早就不把出门问问定位为一个语音识别的公司了,甚至不愿意将它定位成一个人工智能公司,“我们为什么做2C?第一因为2C市场上有亮点。第二,2 C市场巨大,用户能够直接感知到。第三,硬件本身可以变现。” 下一步,公司将继续发力智能可穿戴、车载、智能家居,同时涉足智能家居机器人。

  李志飞住在公司旁边,上下班走路不到15分钟。他每天早上8:30准时出现在公司,晚上10点下班之前还要专门安排半个小时,安静地消化业务数据。如今,他对公司各条业务线的数据,包括京东的流量转化率、静默转化率、客服转化率、UV都从哪些地方来……,全部门清。

  “早期人家问我商业模式,我是不跟他谈的。一个技术性的公司,你第一天跟他谈商业模式,真的是没用。可到了今天,已经看到了一些变现的方式,所以现在我蛮喜欢跟别人讨论商业模式。”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