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单车对永安行说:Hello,合体变身……

2017-10-26 10:06· 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  韩大鹏 
   
永安行称,本次交易完成后,将进一步增强低碳科技在共享单车业务的市场竞争力。哈罗单车CEO杨磊确认了该消息,他本人将出任新公司CEO。

  近日,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在官网披露,该公司的参股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低碳科技”),与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钧正科技”)签署了协议,约定低碳科技受让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未来低碳科技与钧正科技双方业务将进行合并,经营品牌为哈罗单车。

  永安行称,本次交易完成后,将进一步增强低碳科技在共享单车业务的市场竞争力。哈罗单车CEO杨磊确认了该消息,他本人将出任新公司CEO。

  今日早些时候,有媒体称永安行收购哈罗单车。对此,哈罗单车向新浪科技回应称,此举并非收购,而是合并。永安行、蚂蚁金服、以及哈罗单车等均持有新公司股份,新公司实际业务仍由哈罗团队负责。

  哈罗单车CEO称此举为最重要决定

  △  哈罗单车CEO杨磊内部信

  昨晚10点多,杨磊曾给哈罗单车全体员工发布内部信证实了这一消息。他认为,双方合并将是对哈罗单车的重大利好,今后将有更充足的资金和更强的股东支持。

  杨磊在内部邮件中表示,与低碳科技业务合并之后,新公司的实际业务将由哈罗单车团队负责,哈罗将获得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充分的资源支持,这是哈罗单车创业以来做出的最重要和最有价值的决定。

  杨磊称,合并完成后,哈罗单车将成为永安行及蚂蚁金服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并将在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共享汽车等业务领域,推动和蚂蚁金服、永安行以及众多合作方的合作。

  资料显示,低碳科技专门运营共享单车业务,今年9月曾获得蚂蚁金服等机构8.1亿元融资。交易完成后,第一大股东永安行持股比例从100%下降至38.17%,蚂蚁金服跃升为第二大股东,通过上海云鑫占股30.53%。此次收购后,永安行、蚂蚁金服等的持股比例会有一定程度下降,哈罗单车创始团队以及原股东将会持有新公司股票。

  另据哈罗单车高层人士透露,哈罗单车已于9月份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启动新用户免押金的测试,手机尾号为0的新用户将享受免押金骑行服务模式。

  永安行管理层曾质疑共享单车运营

  永安行此前主要经营有桩公共自行车,其多次试图弥补在共享单车方面的短版。3月1日,永安行曾与蚂蚁金服、深创投等 8 家投资机构签订投资协议,约定投资机构向永安行增资,获得永安行低碳少数股权。不久后,多方突然终止了合作。

  当时,永安行在招投书中表示,公司管理层虽然看好共享单车业务前景,但近日社会上存在部分对共享单车投放和运营提出异议的观点,公司持负责态度和谨慎投资原则,故放缓投资进度,终止上述投资合作,此举也导致了永安行在共享单车业务上始终不如意。在2016年,永安行共享单车业务收入只有36.8万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仅为0.05%。而其他公共自行车系统销售和公共自行车系统运营服务等,分别占30.9%、68.9%。

  今年,在共享单车市场上的排名,永安行始终处在第五第六的位置,连备受质疑的“酷奇单车”的用户活跃数也要远超于永安行。

  反观哈罗单车,选择从二线城市切入,与摩拜和ofo走了不同的道路。从融资方面看,哈罗在2016年年底完成A轮融资,不久后便宣布A+轮融资,但投资金额未披露。2017年4月,完成了过亿元B轮融资,投资方为成为资本,两个月后完成了上亿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为威马汽车。

  在共享单车行业内,除了摩拜和ofo外,哈罗单车占有一定比重,主要集中在杭州等二三线城市的布局。哈罗方面介绍,其在今年7月已入驻城市突破100座,日均订单达到900万单,注册用户近4000万。

  “公司被卖”是指“被媒体卖”

  除此之外,有消息称,小蓝单车和小鸣单车也曾与永安行洽谈收购事宜,但两者近期负面消息频发,包括押金难退,融资失败等。在今年8月底,大批用户曾向小鸣单车讨要押金,微博上数百人在谈论押金难退等话题。仅仅一个月后,小蓝单车也遭遇押金难退风波,甚至有用户在申请退押金20天后仍没有成功取回押金,此外,小蓝单车在未通知用户的情况下,将其推出的“半年特权卡”强制升级为“全年特权卡”卡,引发了很多用户的不满。

  业内人士认为,永安行或许是鉴于市场份额、城市布局、负面消息等众多因素考虑,最终选择了哈罗单车。

  针对该并购事件,今日早些时候还有个小插曲。

  Hellobike创始人杨磊表示:“不是真的,等官方回复”。他还在朋友圈中表示:“出差回来,发现公司被卖了”。

  哈罗单车方面向新浪科技表示,杨磊所指的是“公司被媒体卖了”,并非公司被卖。

  共享单车倒闭潮:

  跑路、押金难退、罢免CEO、卖公司

  随着政府对共享单车的监管趋严,共享单车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了,押金难退、倒闭等问题层出不穷。

  交通运输部的统计数据指出,截止2017年7月,全国共有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将近70家,共享单车累计投放量逾1600万辆。事实上,共享单车实际投放数量可能远远高于统计数据,据调查,全国一二线城市共享单车的饱和数量是2000万辆左右,但上半年的增长已经突破这一数据。

  首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真的当做公益了

  6月13日,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自2017年6月起,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雷厚义告诉记者,他的经历十分坎坷,大一退学,曾在北大旁听和做保安,先后卖过房子、卖过电脑,直到近年涉足互联网金融。雷厚义感叹,“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 而要等出来的,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

  死而复生的共享单车:3Vbike

  今年6月,共享单车3Vbike宣布“倒闭”:由于大量单车被盗,3Vbike共享单车从2017年6月21日起停运,距离上线仅4个月。

  8月19日,3Vbike官方微信公众号突然发出公告,宣布“重出江湖”。

  官方表示,经过2个月的反思,3Vbike决定升级单车品质,改装防盗定位智能锁,加强现场维护,调整经营战略,转型本地加盟模式。

  首家跑路共享单车:押金难退 创始人股东涉非法集资

  今年4月份以来,江苏町町单车长期被投诉押金难退,即使被多次曝光,也没有明显整改。进入8月份,町町单车干脆“跑路”了。据江苏本地媒体报道,8月上旬,原本尚有一两人办公的町町单车办公地点已经“人去楼空”。

  公开资料显示,町町单车由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于2016年11月成立,90后丁伟为创始人和原法定代表人。

  4月中旬,町町单车的负责人之一曾向多家机构发送融资BP,希望能够寻求融资对接,但未有下文。

  4月22日,町町单车官微发布了最后一条微博,并且关闭了评论。

  酷骑单车被曝押金难退 CEO高唯伟被罢免

  今年8月中旬起,全国各地,有不少酷骑单车用户反映,酷骑单车出现退押金难退的问题。

  9月27日,北京通州酷骑单车总部,因在线上无法退还押金298元,不少用户选择来到现场退钱。记者发现,该公司办公区目前已空无一人,客服电话也无法打通。

  随后,酷骑单车发布微博称,罢免高唯伟CEO职务,目前正在积极对接资金方,寻求政府指导和支持。

  小鹿单车宣布暂停北京业务,用户可退押金

  10月24日,共享电动自行车企业小鹿单车在官方微信发布声明称,计划于2017年10月21日开始收车,10月23日起在北京暂停运营,用户退还押金不受影响,7日内将原路退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