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说要找人,王兴说要长期有耐心

2017-10-26 11:32· 微信公众号:朱晓培  朱晓培 
   
这样的困难,马云遇到过,马化腾遇到过,姚劲波遇到过,杨浩涌遇到过。为了维持创业公司,姚劲波卖过域名,美丽联合CEO陈琪卖了自己的阿里期权,卖房子的更不多少数。

  CEO三件事,找钱、找人、定战略。

  有一天,蓝港CEO王峰在朋友圈里感慨道:越来越觉得,想成为优秀的领导者,找人能力才是第一竞争力。

  王峰的感觉没有错,很多风险投资者也说自己投资的准则之一是“投人”。

  汉武帝刘彻还是太子时,问老师卫绾如何才能做好大汉合格的继承人。卫绾答: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太子要想有所作为,关键在于得人。

  太子又问匈奴事,卫绾答,得人。再问国家仍有内忧事,卫绾答,得人。复问民生凋敝事,卫绾还答,得人。于是太子不再问。

  于是,班固在《汉书》中评价道:汉之得人,于兹为盛。

  “第一是团队。事在人为,很多事情还是看什么样的团队在做,我们是A轮融到了1.6亿元,但你也会发现有很多家已经倒闭或已转型,这一年里的大部分事情纯属取决于团队的差别。”水滴公司不久前拿到A轮融资,CEO沈鹏说,风险投资愿意投水滴,主要是三个因素:团队、方向和增速。

  滴滴CEO程维曾提到,创业时很多事都没有想到过,也没有考虑过技术合伙人。一开始,技术找外包,结果做出来的产品不靠谱,乘客端呼叫两次,司机端才响一次。他去交通部门演示的时候,还没响,羞愧到想钻地缝。

  技术外包不靠谱,就开始找技术合伙人。为了找到可以搭档的技术合伙人,无所不用其极,直接去腾讯、去百度坐在咖啡馆里找人吃饭喝咖啡,但是还是没有。就在几乎绝望的时候,有个猎头给他介绍了张博。跟张博谈完,程维忍不住兴奋,给王刚打了一个电话说:这就是上天给我的礼物。

  张博做了技术合伙人后,一切的问题就迎刃而解,滴滴也才有了后来能够与快的、Uber打仗的基础。可以说,如果程维如果没有遇到张博,滴滴可能就不是今天的滴滴了。

  朱啸虎也多次感叹,当时给拉手网创始人吴波介绍了阿干(干嘉伟),沈浩瑜,但是都没谈成。“如果阿干,或者去任何一个人,拉手肯定会解决这些问题。”

  干嘉伟成为美团第一任COO,沈浩瑜则去了京东,一度担任轮值CEO。前两天,和美团、水滴的朋友吃饭,谈到“人”这个话题,他们也感慨,阿干的加入是美团早期成功的重要原因。

  但是,找人、找钱、定战略,都是执行能力层面的问题。但背后,还有一个意识层面的问题在起着决定因素:忍耐力。

  王兴有很多名言,早期的办公室里还会贴着:“既往不恋,纵情向前”这样的口号。但“长期有耐心”却对美团的老员工影响更深刻。

  几天前,美团点评宣布完成40亿美元工资时,我跟一个美团的朋友感慨:这就要IPO了,你们秒变土豪,我和你们的财富鸿沟又拉宽了。他安慰我说:长期有耐心。

  说直接一点儿就是,要熬得住。

  一下科技CEO韩坤,以前做过一次演讲,题目叫做《坚持和熬得住》,公司一路坎坷不容易,能走下来的必要条件就是熬得住。

  而反观蓝港,创业十年,其实也是一个熬的过程。

  创业第一年,蓝港就拿到了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到2008年5月10日,B轮2000万美元就到账了。王峰胆子大,拿到了钱就花,但效果并不理想,到了2011年初不得不裁员。

  蓝港早期那么多弯路,但因为后来抓住了页游转型和手游爆发的两年关键时期,得以2014年在香港上市,并且活过了十年,还可以畅想下一个十年。王峰曾经跟我感慨,蓝港虽然一直不是最大的,但是却一直活跃在前线。相反,有一些一度做到很大的游戏公司,早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

  “钱不是最大的困难,钱总是有办法解决的。该裁员的时候,就要忍痛,下定决心去裁员。裁员并不代表就会失败,只要活下去,就有机会再长起来。”杨浩涌也曾跟我感慨,创业里遇到困难时,最大的困难,其实是对自己的煎熬,总觉得未来一个月两个月都是完全未知的。

  过去四年多,我采访过数十位创业者,包括早期的王兴、韩坤,他们都成功的进入到了下一轮。而他们能进入下一轮,原因很简单,就是在这之前已经经历了很长时间的煎熬,没有动摇,而且还曲曲折折,总能找对路。

  现在最热的话题人物,趣店CEO罗敏,在创立趣分期(趣店)前,也尝试了多个项目。投资人朱天宇跟我提到过,创立趣分期之前,罗敏隔段时间就拿着一个新项目去找他看,他每次都是鼓励一下,直到趣分期这个项目,才决定投。

  王兴、王慧文,大学毕业后创业,早期也不停的折腾了两年才做了校内网。由于早期创业一直亏钱,他们往里搭了不少钱。王慧文家里也没什么钱,就找这个同学那个同学的借,好在同学都愿意借给他。

  几乎所有的创业公司,都遇到过发不出工资的时候。就连丁磊,也有网易股价64美分的时候。那时候,丁磊曾经想把公司卖了,去做一个新项目。但段永平问他:你有一个公司了,你为什么要去做新项目,为什么不把公司做好。

  很显然,如果当时丁磊没有熬得住,就没有今天的未央猪肉和网易严选这样的事情了。

  这样的困难,马云遇到过,马化腾遇到过,姚劲波遇到过,杨浩涌遇到过。为了维持创业公司,姚劲波卖过域名,美丽联合CEO陈琪卖了自己的阿里期权,卖房子的更不多少数。

  正是因为经历过这样的困难,他们在后来转型或者扩张的时候,才能执行的更坚决。

  也可能正是欠缺这一点,李彦宏创业可能太顺利了,1999年底,携120万美元回国创建百度,做到了目前中国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网站,并找到了最赚钱的方法,导致他承受压力的能欠缺了一些。

  2015年,李彦宏号称要投200亿美元做糯米和外卖的时候,我认为百度做好了O2O就有做大的机会。但是,黄渊普跟我说,他觉得百度做不成。因为李彦宏不是一个能抗压的人,抵抗不了来自董事会对股价的质疑,肯定不能坚持。事实证明,黄渊普是对的。

  创业,本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甚至有时候,外面看起来风光,内地里也是苦逼的。

  团购开始火起来的时候,有个人在知乎发了一个帖子,称自己的同学好像陷入传销团伙了,同学们都在商议着如何解救他。

  帖子里说的那个同学就是在美团工作的沈鹏。甚至到了2013年,很多人还认为美团是骗子公司。我写了《美团网:幸存者与通吃者》后,干嘉伟还特地跟我道谢,说他中欧商学院的同学发给他,说终于知道他在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了。这之前,他们总是质疑,为什么做到阿里副总裁的甘嘉伟,要去这样一家公司。

  拉勾网许单单也曾跟我感慨,外面看起来最风光的时刻,往往是创业者最艰难的时刻。

  现在,部分创业者都知道创业可以融资了,一开始就拿天使的钱,烧起来也就不那么心疼。有时候,公司一遇到困难,还没有到发不出工资的时候,创业者们就把项目清算了。然后,再去拿融资,找下一个项目。

  有个朋友,之前投资了一家公司,围绕校园做便利店的,但是,觉得O2O项目做起来太苦哈哈了,直播那么火,平台运营又轻,立马转型做了校园美女直播。朋友苦笑说,转型特别坚决,之前的积累的数据什么的都不要了,虽然新项目进展的也不错,赚钱了,但作为投资人还是觉得可惜。

  创世伙伴资本周炜说:到现在,投过的项目不管成功失败,最让我觉得不舒服的就是那种做了一半儿,我们还没放弃,他自己先放弃了。周炜说,自己曾遇到过这样的一个创业者,跑来找他说,创业太苦了,自己还是想回大公司上班。

  风口越来越多,融资越来越大,创业者的心也就越来越难沉下来了,甚至连中型的上市公司或者独角兽的管理者们也着急起来,看着别人做得风生水起,心痒痒。于是,也不停的的尝试新东西,但却没有一件愿意坚持下去。

  尝试新方向是没有错的。但路从来都不是直的,都是曲曲折折的。

  从这一点来说,作为曾经的竞争对手,沈鹏觉得张旭豪和饿了么的团队挺牛的。他们能熬得住,在外卖彻底爆发之前,饿了么的小伙伴们默默死磕了四五年。

  能在一个地方、一个领域深挖,持续迭代,是一个优秀公司必须具备的能力。但很多团队是扛不住的,可能遇到一些好的事情,就去追新风了。公司要么瞎折腾折腾死了,要么就是自我放弃了。

  有句话,说得好:熬得住,出众;熬不住,出局。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