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年龄27岁,这家新公司凭什么包揽华语一线电影的预告片

2017-11-01 10:45· 微信公众号:三声  秦泉 
   
在合作导演上,张琪的工作室先后为姜文、冯小刚、周星驰、徐克、王家卫、陈凯歌、杜琪峰等著名导演的电影制作预告片。这个名单几乎是华语最顶级的导演阵容。

  在宣发物料渗透到影片各环节的当下电影市场,电影预告片始终是最为重要的一环。它决定了消费者对影片的第一印象,并且制造着他们的“购买欲”。

  张琪工作室正是以剪辑预告片“起家”的。2010年,在中戏读大四的张琪为《让子弹飞》制作了预告片,并且得到姜文的赏识,成为《一步之遥》的正片剪辑师之一。此后几年,他又相继剪辑了《美人鱼》、《西游·伏妖篇》、《我不是潘金莲》等影片的预告。

  在合作导演上,张琪的工作室先后为姜文、冯小刚、周星驰、徐克、王家卫、陈凯歌、杜琪峰等著名导演的电影制作预告片。这个名单几乎是华语最顶级的导演阵容。

  2017年,张琪工作室升级为幻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刚刚过去的国庆档,幻星为三部同档期影片《羞羞的铁拳》、《英伦对决》、冯小刚新片剪辑了预告片。其中,冯小刚新片虽临时撤档,但幻星制作的4支预告仍在全网获得超1.3亿次的高点击量,话题热度居高不下。《羞羞的铁拳》和《英伦对决》则皆大欢喜地分获国庆档全国票房的冠亚军。“这是工作室升级为公司后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考验,侧面印证了幻星在保障预告片质量与产能上的能力”,张琪对《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说。

  不仅在预告片剪辑这条产品线上保持着“超一线”的位置,幻星还有广告拍摄和电影剪辑两项业务。在冯小刚新片中,张琪同时担纲了电影正片的剪辑指导和预告片剪辑两项工作。而在广告领域,幻星为腾讯、京东、戴尔、华硕、李宁锤子科技等客户拍摄制作广告片。在业内,他们以拍摄叙事性的广告片见长。

  “成立幻星,整合这三块业务,就是为那些和我们一样的年轻人,打开一个进入这个行业的大门。日后,幻星会成为一个平台,让有能力的年轻人有机会去从事电影方面的工作”,张琪说。

  “成为内地影视业最好的创意公司”

  在外界看来,预告片剪辑是电影工业流程中的一道技术工种,因此被更多地打上“制作”公司的烙印,但张琪却说这更是一个创意工作,他强调,“我们是一个创意公司。”

  在张琪看来,预告片要讲究两个因素的平衡,一个是功能性,另外一个是创意性。

  “功能性意味着预告片本质上是电影的广告,在做之前要首先分析影片的受众,预告片是给他们做的”。在另一方面,张琪更看重的是预告片的创意性,因为“观众在看电影时心态是矛盾的,既要看到熟悉的又想看到新鲜的内容。”

  “创意性是在功能性的基础上去刺激观众的想象,让人产生去看这部电影的饥渴感。”

  张琪将《我不是潘金莲》的预告视作创意性和功能性很好结合的一个范例。彼时在拿到这部影片时,圆形的构图让张琪感到意外。这个商业性不是很强,并且无形的气氛与规则成为“主角”的电影,让张琪重新开始琢磨预告片的剪辑方法。

  “最终我们做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尝试,那就是在预告片有限的篇幅里去重构叙事”。张琪工作室将第一版预告叫作“潘金莲来了”,其中“潘金莲”没有正面出现,使用的素材都是其他人对潘金莲的恐慌。“这就让观众产生疑问,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大家怕她”。在第二支预告“磨刀版”中,观众看到的是关于杀戮的主题,似是而非的情绪铺叠,引人遐想。影片的终极预告采用的是一种莫比乌斯圈式的叙事,提炼出影片的主旨,“这或许不是一个冤案,但却是一道容易但又始终无法解决的问题”。

  事实上,在张琪剪辑预告片的经历中,创意始终是最重要的一环。2015年开心麻花的首部电影《夏洛特烦恼》就是最好的例子。张琪工作室首次尝试“预告片拍摄”的方法,即重新拍摄素材制作成预告片。那款“白日梦版”的先导预告在毫不透露剧情的情况下,吊起观众的胃口,独辟蹊径为影片赢得了关注。

  在张琪看来,预告片不是目的而是手段。争取让目标受众产生对电影的“购买欲”的目的是固定的,对预告片剪辑师而言,最大的创意工作就是运用各种预告片手法去达成这个目的。

  在内地预告片行业渐成规模的初期,内地预告片剪辑更多是照搬好莱坞预告的剪辑手法,但这种模式在张琪看来已不适用于华语电影。“华语电影和好莱坞的节奏不一样,观众的认知习惯也不一样,模仿只能是照猫画虎”。

  在2016年贺岁档上映的周星驰电影《美人鱼》中,张琪为电影制作了第一款预告。仅仅围绕着“美人鱼是什么”,几个场景的故事就让观众燃起了对电影的兴趣,这款预告最大程度保留了周星驰风格,与好莱坞式的预告片截然不同。至今,这支预告依然保持着华语电影预告片最高点击量的记录。

  今年10月,张琪率领幻星还跟VICE中国进行了一场“剪辑Battle”,双方利用各自迥异的剪辑手法,对现有的素材进行“再创造”。幻星使用VICE中国的纪录片《落魄导演的青年电影节》制作了一支全新的预告片,通过快速剪辑,配以强节奏摇滚乐,风格化的调色与文字设计,选取最具故事感的画面,打造出盖·里奇式的黑帮片风格。

  这也是不断激活团队创意性的一种方式。“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中国影视行业最好的创意公司”,张琪说。

  “从踏入这个行业的第一天开始,就在做准备”

  2017年,张琪工作室正式升级为幻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张琪与联合创始人王思晓的规划中,这是对原有预告片工作室模式的一次重大升级,“作为幻星,我们要做到既保证质量,又有产能”。

  此前的行业模式分为两种,一种是以个人核心为基础的工作室模式,另外则是工业流水线式的模式。在王思晓看来,两种模式都有缺陷,前者产能有限,后者很难持续出品具有创造性的内容。

  在制作冯小刚新作预告片初期,张琪学习了很多品牌精神传递的广告。“比如Nike有一年的广告Take it to the Next Level就是盖·里奇拍的。看这些优秀的广告时,我就在不断思考,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运用在预告片中”。

  最终,张琪的方法是,帮助观众找到“青春”的感觉。“很多时候你去回忆青春的时候有可能是一种声音、一种温度。冯小刚新片的第一支预告就是要那种感觉,每个有过青春的人对于青春的感觉”。

  《英伦对决》的预告则是在传统类型片的基础上融入了成龙个人形象的颠覆性重塑。这支预告片在网上收获了诸多好评,有不少观众甚至误以为这是外国公司制作的。继《夏洛特烦恼》和《驴得水》之后,幻星第三度与麻花合作。对麻花式喜剧风格的熟悉,让他们成功打造出《羞羞的铁拳》的预告片。这是幻星这家新公司,首次在同一档期完成三部电影预告片的制作。

  在幻星的最终规划中,张琪和王思晓都指出:“这应该是一个平台,让有能力的人都有机会去从事电影方面的工作。”

  与其他剪辑公司不同的是,幻星笼络了一批具有强学习能力的年轻人,他们有的来自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这样的专业院校,也有的是优秀综合类高校毕业的热爱电影的年轻人。这个不到20人的小团队,团队平均年龄只有27岁。在电影这个充满梦想的行业里,他们共同的期许是复制公司创始人、29岁的张琪的路线,从撕开电影行业的小缺口开始,期待未来逐渐跻身行业主流。

  谈起预告片剪辑进入电影行业,张琪认为,这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是“最好的机会”。“2010年我从中戏毕业,进入到电影行业的时候,正值胶片时代的末期,电影对于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来说仍很遥远,想实现电影梦需要非常珍贵的机会,更需要年份和资历。也是在那时,我突然发现,剪辑预告片可以满足我对一部电影的想象和表达”。起初剪预告片全是兴趣使然,他没有想到,若干年后这成为了他的职业。“从预告片剪辑开始积累的这种学习方法,非常经济,也没有太多时间成本”。

  “三块业务相互关联,让幻星打开了和电影行业链接的大门”,在张琪看来,这些业务让幻星有了很多角度和经验去看待这个行业,“我们想把能力和经验在未来带入到电影创作的每一个环节中”。至于何时会进入项目开发阶段,张琪认为还不着急,还需要“看机会”。不过,“我们从踏入这个行业的第一天开始,就在做准备。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