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漫“再出发”:当中日韩漫画交融成“亚洲漫画”,这才是百亿美金的星辰大海?

2017-11-08 00:49·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  移星月 
   
如果说,面向日韩这种相对成熟市场的漫画输出,主要还是以“IP增值”为目的,那么国漫出海的另一个方向——东南亚,则让国漫有机会获得更多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

  国漫不起,没有天理!

  近几年,国漫快速崛起已成为中国娱乐产业不容忽视的一股潮流,《拾又之国》、《头条都是他》、《时间支配者》等多部国漫不仅风行国内,还在日韩和东南亚市场大热。

  上周日(11月5日),在娱乐资本论与翻翻动漫集团共同主办的首届中国漫画产业峰会上,一个全新的概念被提出——亚洲漫画。

  翻翻动漫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沈浩认为,漫画将来会逐渐往“条漫+彩色漫画”方向统一,将来的日漫、韩漫、国漫或许可以统称为“亚洲漫画”。这将是一种有区域特征,区别于欧美漫审美的漫画形态。并且,在中日韩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亚洲漫画,都将以手机为主要载体。“形式统一化以后,希望以后内容上引领亚漫的,是我们的中国漫画。这也是我们的目标之一。”沈浩说。

  快速迭代的漫画IP,也正在给泛娱乐产业源源不断输送优质的“原材料”。

  仅在国内,2017年就有数十部漫改剧开拍,多部国产动画在海外热播,二次元游戏快速吸金,动漫衍生品热卖……作为漫画的一体多面,整个泛娱乐产业热闹非凡。

  有投资人提出,几大视频平台每年都有上百亿的内容采购预算,再加上电影、电视剧、游戏的大市场,漫画IP的全产业衍生,将来会是百万美金级别的大市场。事实上,迪士尼对漫威的并购,正是基于这样的产业眼光。

  本届中国漫画产业峰会,汇聚了一批漫画及其产业链上的专业人士,从动画、游戏、音乐、影视、衍生品、投资等多个维度,全方位探讨漫画产业的现在与未来。

  正如娱乐资本论创始人郑道森在主持词中所言:“要想真正理解漫画产业的价值,必须跳出漫画的单一维度,而将其放入泛娱乐的大背景下来综合评估。”亚洲漫画的现状和未来,或许就在这些不同维度的回答之中。

  亚洲漫画——中日韩漫画产业融合新未来

  中日韩漫画产业的交流与融合,从若干年前就已开始。

  2009年起,翻翻动漫就开始代理日本集英社作品在中国大陆的版权运营,在创始人兼董事长沈浩看来,海外动漫的引进,大概可以成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上世纪90年代到2006年前后,国内电视台主播日本动画,大量日本漫画以盗版书形式存在,年轻人几乎只看日漫,没有国漫;

  第二阶段是2006年到2013年前后,受政策影响,日本动画播放受限,日漫引进数量也变少,与此同时,国内原创漫画开始逐渐起步;

  第三阶段是从2013年前后至今,日本动漫重新进入国内。在动画领域,当时的土豆平台和搜狐平台正版引进了《火影忍者》、《航海王》等几十部优质作品;漫画方面,腾讯动漫正版引进了多部集英社优质漫画。同时,国漫继续发展,并受益与大屏手机和4G网络,彩色条漫发展迅速,形成了国漫日漫相互竞合的局面。

  当下的中日韩市场,日本漫画受限于黑白页漫和纸质出版的传统,在网络漫画上发展滞后;韩国是条漫的兴起之地,但受限于人口,韩国漫画市场未来空间有限。

  反观中国,沈浩认为,一部分达到高水准的国漫,已经成功输出到海外市场。譬如翻翻动漫良筑良作签约作者幽·灵的《快把我哥带走》已登上集英社大型漫画app“JUMP+”,成为该平台上的首部中国原创条漫,更多元的作品也正在被日本市场接受。

  如果说,面向日韩这种相对成熟市场的漫画输出,主要还是以“IP增值”为目的,那么国漫出海的另一个方向——东南亚,则让国漫有机会获得更多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由于东南亚市场受中国文化辐射,对国漫接受度比较高,而本地漫画原创能力较弱,面向东南亚的漫画输出也日渐成为气候。

  与漫画产业相似,中日韩的动画也有着越来越多的交流。

  绘梦动画创始人李豪凌算是这一领域的先行者。在他看来,动画领域和漫画产业相似,起初也是只有进没有出,再后来局限于为日本动画公司代工。所谓出海,则是从2015年才开始,以《从前有座灵剑山》《一人之下》和现在在日本热播的《狐妖小红娘》为代表。

  “从观众的角度,当年确实看了许多优秀的日本动漫,但从行业的角度来说,我们错过了自己的时代。”在李豪凌看来,现在,国产动画跟日本动画回到同一起跑线上,“谁的内容好,谁就可以争夺平台上的点击量。”

  他总结了动画出海要注意的几个问题,一是要注意文化对接,以现在热播的《一人之下》为例,“罗天大醮,五行八卦,奇门遁甲,这些术语怎么让海外人了解,如何翻译才能更接地气。”另一方面要选择合适的推广方式,国产动画出海,光靠线上平台不够,还要做好地推,譬如《狐妖小红娘》 就在日本开设了主题咖啡厅。

  那什么样的作品才能在中日韩的产业融合中具备竞争力?

  漫画家幽·灵认为:“好作品不分海内海外,都是有趣的故事和一群塑造饱满的角色。”当然,在形式上,日漫的文字采取竖排,而国漫采取横排,从左往右读,“最后是哪方妥协,如何和日方沟通,对作品出海的漫画家来说,将来可能都要思考下”。

  “国漫出海并不存在‘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状态。”漫漫漫画的创始人王玲说:“我们统计过,平台上数据比较好的作品放到海外频道,反馈也不错。”在她看来,好作品,往往都有普世价值观。

  好莱坞的电影,日本的动漫,韩国的偶像剧,中国的网文,乐游资本合伙人段斌调侃说,这是当今世界文化的普遍现象。至于国产动漫,他希望也能像网文一样很好地走出去。“中国动画上世纪40年代就出了《铁扇公主》这样的佳作,中间虽有沉寂,但希望将来带给我们的更多是骄傲。”

  从漫画到泛娱乐——“变现焦虑”与“衍生动力”

  如何跳出漫画产业的单一思维,这要求漫画的领军人们具有ACGN多个业务线的格局和视野。论坛上,来自动画、影视、游戏、衍生品等多个环节的创始人们坐下来,谈自己在“漫改”过程中心得与“尴尬”。

  “三年前我开始投资这个行业时,行业里面不同的环节创业公司的CEO们相互之间都不认识。”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的一席话,透露出了漫画产业链上的合作问题:后端变现和前端产出,往往缺乏合作。

  “大部分动漫IP在游戏领域,根本就不适合做游戏改编。” 作为一名资深游戏粉兼拾梦文化董事长,冯荆荆一针见血,总结了她心目中适合游戏改编的IP特质,一要世界观足够大,二是要有高辨识度的人物设定。

  在她看来,好的游戏改编作品绝不是动画或漫画的重演。所以对漫画公司来说,和游戏方合作时,既要坚持原作的核心设定不能倒,也要支持游戏方去做新的东西。

  如此强调漫画IP的可改编性,其实是动漫产业链中下游从业者的共同痛点。作为一家致力于3维动画制作的公司,中影年年创作了《勇者大冒险》,《血色苍穹》等高人气动画。中影年年董事长郭勇表示,漫画作品如果单纯从付费阅读来收回成本,目前还是很困难。所以一个动漫IP,想要盈利,最好从最初的题材选择,世界观设定的方面,就尽量向游戏靠拢。

  漫画IP世界观庞大,想象力天马行空的特点,也困扰着制作漫改剧的公司,雄孩子传媒拍摄了网剧《镇魂街》,CEO 药军表示,漫画题材直接决定着拍摄成本和改编难度。

  他笑称“如果有更多的钱,《镇魂街》的效果,我们还能做得更好。”关于改编的坑,在他看来,一是追求原汁原味的改编,漫画再拍一遍,但受众还停留在原著粉;要不就是标题党式的改编,除了人名,故事和原作差了十万八千里。与之相比,他认为最好的改编是走中间路线:抓住原著情感共鸣的核,以影视剧的逻辑拍摄。

  在动漫衍生品公司Hobbymax创始人 Kiking看来,手办之于IP,是辅助性的位置。“它是给IP方加分,帮助变现,增加IP黏性的”。但国内的手办制造,前期缺少协同合作,以小说IP为例,结果是出现动画漫画游戏三个造型。“角色设定模糊,消费者怎么会买账?”kiking表示,衍生品的开发周期通常为半年到一年,如果能效仿日本的制作委员会,在一个动漫项目前期的企划阶段,就制定好衍生品的开发细节,就不至于出现动漫热度都没有了,衍生品才上市的窘况。

  致力于二次元音乐领域的小旭音乐创始人兼CEO卢小旭则表示,日本音乐排行榜里,前十名里五个席位都是动漫音乐的,但国内对动漫音乐的概念还停留在物料的地位,“连QQ音乐入库都没做到。”事实上,久石让的音乐之于宫崎骏的作品,以及《大鱼海棠》的主题曲,都成功击穿二次元,传播到了三次元。

  在他看来,近年来兴起的音乐IP剧,声优产业,虚拟偶像,都让音乐有机会成为动漫产业下一个庞大且高度垂直发展的产业分支。

  动漫投资方法论:从“优质IP”到“超级IP”

  在漫画产业兴起的大背景下,资本嗅到了哪些机遇?

  作为文娱投资领域的“老炮儿”,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邵振兴认为,动漫领域上百亿美金市值的公司可以期待,但关键是做好“放大和延展”。一方面要在内容上延展,他认为行业应该效仿海外,采取制作委会形式,漫画、动画、影视、游戏各家早期介入,跨界合作,才能把所谓的IP这个东西真正放大。另一方面,则是人群的延展,B站估值快速飙升,一方面是聚拢了国内最大量级的二次元人群,并且将影响从二次元人群扩大到了三次元。

  微影资本董事总经理张熠分享了微影资本投资华强的心得:“有成熟的IP,且IP商业化初见成效”。在她看来,公司首先要有IP原创能力,比如《熊出没》;其次要能围绕IP做了多元化布局,如华强将熊出没IP与线下娱乐结合,来自线下的利润占比已经超过了线上。此外,动漫与传统消费行业结合,打造新的品牌,可能也是做大做强的新思路,如江小白三只松鼠

  乾元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王晨宇强调了“耐心”。在他看来,IP有个生命周期和养成周期的矛盾。做内容的有两种团队,一种打擦边球,推色情暴力,可以抢占流量,但IP生命周期太短。另一种是做能够长期运营的优质IP,但养成的周期偏长。而资本关注的,还是有持续生命力的IP。所以在投资的早期阶段,关键点是看团队的创始人以及团队的完整性,是不是能够作出一些深度优质的内容。

  光艺文化产业基金管理合伙人王姝文认为,几大平台对于内容的旺盛需求,正一点点往前端渗透。作为动漫公司,重点是找到靠谱的分发平台和变现伙伴。创业团队如果能和平台较早对接,IP的孵化周期通常会更快,当IP从漫画向动画、游戏、影视等领域快速衍生,变现根本不是问题,“越到产业链的后端,买单的人越多”。

  磐谷创投早在2013年就投资了知名漫画公司动漫堂,投资总监邢璐瑶分享了磐谷资本从“优质IP”到“超级IP”的投资方法论——我们首先会看一个IP是否有足够宏大的世界观,其次看是否有识别度高的形象,再看是否有普世价值观,能跟现在的年轻人产生共鸣,符合这些条件,我们认为可以称之为“优质IP”。从“优质IP”成长到“超级IP”,则需要内容+运营+整个产业各环节的联动。“我们一直顺着这个思路在投资,但在这个行业,投资必须耐得住性子。”邢璐瑶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