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有些公司三句不离AI 演讲能力远超技术

2017-11-09 07:05· 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  韩大鹏王迪杨中奇 
   
多少人说人工智能,很多时候就是把一些算法讲得很神奇,什么机器学习,还有神经网络……我觉得他们的演讲能力远超过技术能力,虽然是做技术的,但团队能讲出非常好的名词,真的,那个东西就是名字起得好。

  “起死回生”。

  罗永浩曾用“凶险”形容自己的2016,而在昨日的“封箱”发布会后,他长舒口气,用这四个字总结了2017。

  在科技圈里,每当提及老罗和他创立的锤子科技,总能引发一股异样的热潮。以情怀笼络粉丝的锤子,在去年遭遇了质疑、嘲讽、毁誉、落寞和挣扎。苏宁年报显示,锤子科技去年净亏4.27亿,净资产为负2.4亿,这家公司曾两次发不出工资,最困难时期险些被收购。

  或许真是情怀打动了投资人,濒临倒闭的锤子终究还是迈过了致命的“门槛儿”。近半年来,锤子终于迎来了喜讯,其先后经历了京东618销售黑马、获成都市政府6亿元投资、第100万台坚果Pro顺利完成生产等系列事件。作为互联网手机品牌为数不多的“幸存者”,锤子在昨天推出了两款终端设备。

  这“起死回生”的一年,老罗到底经历了什么?力推的空气净化器到底有多少利润?现场提及的“不太方便说”是指何事?他又是如何看待“油腻中年人”呢?

  7日晚上11点,在讲了3个小时“相声”后,老罗“蹒跚”地走进采访间,新浪科技等对他进行了采访。

  问:如何评价你和锤子科技的2017,关键词有哪些?

  罗永浩:2017年对我们来讲是“起死回生”,因为2016年的情况外界也知道。2017年坦率讲比想象的要顺利。我们一直以来是这样的想法,比如说你做一个公司,做手机的技术门槛和人力门槛挺高,你要维持500人到800人的团队,年花销非常大,每年有几亿的花销。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能比较顺利地做出足够多的机器,比如高中低档三个产品线,很稳定地按照合理的销售周期,合理地把产品迭代出来,这样就会走上良性循环。

  但是我们之前由于种种原因,种种条件限制,从来没有按时发布产品。这次我们赶在双十一前出,其实内部半数的人是挺担心的,但是现在走下来比想象中顺利。这从行业上来讲也是很正常的,不是说谁势利眼,就是当你手头钱紧的时候,越紧就越难,你既拿不到账期,预付款又多,越穷就越穷。但是你好转之后发现,很多东西就会朝更好的方向前行。按我们现在规划的,明年差不多有4场左右的发布会,我觉得2017年对我们来讲是非常重要的转折点。

  问:发布会你中途一直没上场,发生了什么?

  罗永浩:是这样的。我有两个毛病,第一是拖延症,第二是完美主义。如果拖延症不完美主义,差不多80分就上去了;还有一种就是没有拖延症又没有完美主义,就是最理想的状态。我是两个都有的。我其实也在吃药,拖延症有药可以吃,效果明显有改善,但是还达不到正常的状态,我每年准时开场是很少的。

  第二,现场失控也有一些原因,咱们国家很多行业专业化程度不够。这种大型场馆的活动,LED屏过来的方案商基本什么都不懂,给你调的效果是没法看的。发布会头一天晚上过来调了四五个小时,很痛苦的是要保3D视频,手机的效果就保不住,要保手机画面3D视频又保不住。

  3D视频因为细节的改动,回去重新渲染了一遍,本来下午四五点钟送到,在大屏幕上试一下是再调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下午四点钟就放了三四百人进来,我们在现场没有办法再试,因为如果你试了,有人录下来放出去就完蛋了。最后我也很绝望,满屏都是灰白的马赛克,非常绝望的。我很羡慕乔布斯,即使技术支持方不专业,如果我们有足够的预算,把这个场地包下15天,我们住进来,工程师花16个小时调LED屏,什么都调出来了。因为它本身的表现力能做到,只是没有专家给你调,有很多问题,这也没有办法。

  问:现在科技公司都在谈人工智能,你怎么看?

  罗永浩:坦率讲我们自己不太好意思提,多少人说人工智能,很多时候就是把一些算法讲得很神奇,什么机器学习,还有神经网络……我觉得他们的演讲能力远超过技术能力,虽然是做技术的,但团队能讲出非常好的名词,真的,那个东西就是名字起得好。

  我也看过网上比较刻薄的说法,说现在科技界人工智能的水平相当于10个扫地机器人的智商,有人说谷歌很牛,那就相当于15个扫地机器人。这种说法是比较刻薄的,但是这些科技公司三句话不离人工智能,不离AI。AI这么火,我们并没有看到真正上了台阶或者有数量级上的变化,还是一个起步的阶段。

  问:大多数厂商都在谈屏占比,为何你不以此衡量?

  罗永浩:我们内部开发从来不量屏占比,但是做完量了之后吓一跳,我们屏占比比绝大多数国产手机都好,在我们之前的只有两个。一个是Z17,努比亚是用光学折射的方式看起来没有边框,但是代价是让机器更厚,这是很有特色很有追求的尝试。

  此外,各家有各种量法,也不公布。我们就看屏幕的显示区域,然后再算轮廓,如果把按钮算进去我们会更占便宜,因为就是小圆钮。我们没有算按钮,只算显示区域和轮廓。

  问:锤子做生态,为何要从空气净化器起步?

  罗永浩:坚果Pro一代,1499的赚7块多,到2299才有200以上的利润,2299的我们卖了1/3左右,大概是这个样子。净化器相比手机没有领导性品牌,存在巨大的价格空间。我们在净化器领域看很多创业小公司都是十几个人,里面有一两个原来干过几天,出来觉得是个机会就干起来了。

  我在智能领域里看那些创新小团队,都是小儿科。但是他们随随便便能弄个10亿估值,我们就很崩溃。锤子科技拆开变成5个团队,每个都是20亿估值,现在在一块儿还是20亿估值。

  净化器第一是没有领导性品牌,第二你知道那些巨头为什么卖那么贵吗?我们发布会上没有讲。白电巨头卖得好的原因是从600多到2万多的产品都做,有完整的产品线。我们杀进来就做顶配,当价格还不错的时候,那些巨头是很崩溃的。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把顶配降下来以应付我们,因为他要降一个,产品线就要全部降,整个就会乱掉。所以明知道你打得他很苦恼,他也没有办法。如果我们能加速冲出来的话,有望成为这个领域数一数二的品牌,那未来就会比较容易。所以我们做净化器是非常务实的考虑。而且我们在北京,很容易想到这件事,每天睁开眼睛就会觉得,如果有五个项目,你会先想到净化器。

  问:苛刻的追求会不会引起供应商反感?

  罗永浩:我们小时候都是用日本的名牌电器,比如松×、索×、东×、日×,各种×,用着这些长大的,我们残存着对这些产品的某种敬畏。但是你去看看它比我们贵三五倍的那些东西。在开模的时候我们提了比较苛刻的要求给供应商,对方就非常崩溃,说他日本欧洲的品牌都做,就没有你们这么事儿逼的。我说你不要扯淡了,那些电器是非常精致的,然后他拿给我一看,我也吓一跳。你去看那些国际大厂牌,它的白电真的粗糙得不行。

  我觉得咱们国家的早期制造业都是给国外老牌大企业打下手,现在已经积累到了非常好的历史时刻。我看一些国内杂牌的东西,做得都很让人吃惊,时不时还会有创新。

  问:详谈下成都办公的布局?团队全要从北京迁移?

  罗永浩:我们总公司已经在陆续往这边搬,现在在成华区的世茂大厦。办公区正在装修,差不多这个月底住进去。这边大概有70来人,不算客服,客服还有100来人,到年底软件的研发会落在成都,因为成都人才特别多。

  其实做手机的人才没有那么好找,不是没有,也有,我们来这里之后也发现一些公司以前研发的分部放在这里,但在裁员甚至是撤销这个点,于是我们也招收了很多不错的人。成都还是以软件为主,像成电也在成华。我们稍稍安顿下来,会大量做校招,我们还有两个投资者是成都这边上市公司的老板。

  问:以前的房产怎么办?如何说服团队来成都办公?

  罗永浩:我在北京没有买房,但在成都已经买了房子,我今年45岁,第一次置业。这里可能还有一个对比的问题,我在北京住的保利的房子,一平方要15万,我们在这边也是一个保利的项目,楼比北京那个要好得多,才2万块钱。人对钱的感觉是比较得来的,没有绝对的,所以我老婆看了很崩溃,把天津的房子卖了,在这边买了一个大4倍的房子。我们也拿这些事情现身说法,跟北京的同事说,他们其实过来的很多。原来我们担心他们不愿意过来,实际上不是,尤其是年轻的,没有说老婆不上班,或者说孩子必须上什么学校,没有这些的话都非常愿意过来。如果不愿意过来,领他们来看一下,差不多两三天就投降了。

  问:你多次谈及索尼的产品,如何看待这个品牌和日本产品?

  罗永浩:在非数码时代,模拟电子时代,索尼是人类电子消费品历史上最了不起的做产品和做设计的公司。今天它衰落得很厉害,不是说财务数据,而是说它的产品设计有比较明显的退步。我买了很多关于索尼设计的资料,它的今天跟全盛时期是比不了的。但是即便如此,中国人讲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这样的家底,它的工业设计即使做砸了都比很多同行好,它的基因是它的传统强项。

  日本整个软件行业都不行,他们在那么多方面,包括游戏软件那么强,但是做应用软件和操作系统做得特别差。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坚持买索尼的产品作为收藏,但是基本没法用,因为软件很糟糕。在模拟电子时代你不觉得,但是数码时代非常糟糕。但还是会买,就是特别喜欢。

  我还想插一句,之前做M1的时候,我专门去了一趟日本,有一个自动白平衡做得很出名的公司,他们老板后来出去创业,创始人六七十岁,整个公司平均年龄七十岁。老爷子说年轻的时候在索尼,中午去食堂吃饭大家聊的全是设计和产品。他离开索尼五六年,离开前大家基本聊的都是参数,所以他还难过了半天。我觉得企业终归都是这个样子的。

  问:你怎么看冯唐说的“油腻的中年人”?

  罗永浩:我看了那篇文章,多数我都是赞同的。有的人不是易胖的体质,不容易胖,有些人吃一点就胖,相对不容易控制。这时候不容易胖的人会笑话胖的人说他自制力差,这是很常见的。还有人有发泄的渠道,比如你抽烟、喝酒、骂人,负面情绪要有一个出口。但是很不幸的是我做企业之前是教书的,还有人拿我当青年导师,我工作压力大的时候没有发泄出口,就是夜里吃两个汉堡包。

  老罗的单口相声又爆出哪些金句

  1、今年能不能盈利?就看今天了,或者说就看我们了。

  2、这个手机是别的家生产的就没问题;我们家出的大家就觉得有问题(丑)。为什么,锤子毕竟是全球设计最为出众的公司。

  3、我由于合情合理的骄傲,一般不碰友商的手机。但是用了三星全面屏手机以后,突然有种回不去的感觉。

  4、用全面屏我们会觉得心里过不去,因为它毕竟不是全都是屏;不过站在商业宣传角度,我们不用会很吃亏,大家会觉得你没做。所以我们在全面屏加了个Almost(几乎)角标,今后你在市面上看到这个角标就知道这是我们的产品,直到真正全面屏推出。

  5、我知道你们想说啥,我也想说;但是做了企业家之后好多话不太方便说。

  6、在我们走上光明道路的前夕,感谢你们的不离不弃;尤其是去年秋天快倒闭那会儿,没有去我们楼前贴标语。我特别感谢你们,给你们鞠躬了。

  7、现代化污染的问题不能避免,面对雾霾我们如何规划自己几十年以后的生活——相信科学。

  8、真正能解决问题的(空净)知名品牌价格太贵,价格能接受的知名品牌,性能不灵;所以我们就站出来了。

  9、(空净)有些不能说,毕竟我是行业新人。回想2012年我作为手机行业新人说了那么多实话,把人都得罪光了。

  10、企业家行走江湖,突出一个稳字。

  11、你不要小瞧罗哥,罗哥活儿全。

  12、会前您的好友冯唐给今天的空净做了预热,您今天也多次提到冯唐说的金线概念,所以我想问您怎么看冯唐这天提到的“中年油腻”这一话题。

  冯唐那篇文章我是看了的,说法也大部分比较认同;我讲一些我的看法吧,因为人到中年有些人的体质确实是比较容易发胖的,有一些则不太容易发胖,你就会发现有一部分不太肥胖的会攻击那部分肥胖的。

  另外一个层面,人的压力总要有宣泄出口,你像冯唐他喜欢烟、酒、古玩,女朋友也比较多(笑谈);我呢,可能排解压力的方法不多,比如加班多了会多吃点。大概就是这样吧。

  13、明年我们还有个不能说的智能硬件,不只是用于手机的。能说的,未来我们未来会做新风机,同时也会做TO B的产品。

  14、我们看到AI火起来以后,并没有给我们看到“上一个台阶”这种级别的进步。

  15、我们算全面屏方法很简单,屏幕显示区域(不算黑边),还有机身轮廓这两个数据。最终屏占比没有三星S8还有努比亚Z17高;但是比小米MIX2好一点(黑边宽了);没有小米MIX一代高。

  16、我们现在成都已经有70多人了,未来这边会是以软件为主。

  解读3499畅呼吸净化器 罗永浩的真诚与猫腻

  看完科技界知名单口相声演员罗永浩的三小时表演后,不少人纷纷表示:“这净化器看着挺唬人啊,值不值得买啊?”那么今天也不废话,直接告诉你这款锤子“五棵树”净化器,哪里良心哪里唬人了。

  或许是刚涉足空气净化器领域的罗老师并不是很了解行情,H13级别HEPA滤网这么大的亮点在发布会上只字未提。

  H13是欧盟2009年提出的BS EN1822中的标准,简单来说就是按照滤网对颗粒物过滤效果的标准。不过这个标准中的颗粒物是PM 0.3而非大家熟悉的PM 2.5。

  这两年,社会上对PM 2.5这种可吸入颗粒物危害的认知已经是深入人心了,然而大家所并不知道的是,还有一种东西叫PM 0.3同样对人体有害。

  而欧盟标准H13级别以上的滤网就是专门治这个PM 0.3的,H13级别滤网对其过滤效率可以达到99.95%,基本可以做到全过滤了。而目前市面上比较主流的H10级别滤网对PM 0.3的过滤效率是85%,H11是95%。然而,这几个级别对于PM 2.5的过滤效率其实差不多的。

  行业前景好 能卖出去就能赚钱

  尽管这两年,小米、猎豹、果壳、墨迹天气聚美优品等跟净化器不太搭边的互联网公司纷纷看上了这块大蛋糕,但市场仍然处于严重不满足的状态。

  空气净化器这玩意,构造简单没什么研发成本。从上游供应商那里买来滤芯、风机、颗粒物探测器等产品,出个模做个外壳一组装就完事,网上恨不得能找到一大堆DIY教程,这个行业依旧处于谁进来谁赚钱的阶段。

  锤子这款净化器也不例外。3499的价格,虽然在同性能产品中价格较低,在同价格中性能给力,但产品利润率依旧不低,甚至可以说很高。罗永浩想盈利,或许这是一条比较好走的路。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