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东方富海陈玮:我头上的白发,都是做投资这些年长出来的,叫做“PE灰”

2017-11-14 14:28· 投资界  刘全 
   
那一年8月,世界杯期间,陈玮和几位深创投兄弟在深圳华侨城谛诺山下、雁栖湖边的一间酒吧喝酒看球,畅想未来的投资人生。一个月后,陈玮创立东方富海,成为国内最早一批民营背景的PE机构。

  7月12日,清科集团旗下中国创业与投资第一门户——投资界(www.PEdaily.cn)与清科研究中心联合发起,国内顶级私募股权数据库私募通提供数据支持,前后历时4个月筹备评选的「2017投资界TOP100投资人」榜单隆重发布。

  「2017投资界TOP100投资人」总榜单上每一位投资人都有着深刻的行业洞察,决策敏锐果断,在诡谲的创投江湖中辨识千里马、独角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接下来,《投资界》将对上榜投资人进行追踪报道——从人生履历到经典案例以及背后的投资逻辑,《投资界》将一一放送,敬请期待。

独家|东方富海陈玮:我头上的白发,都是做投资这些年长出来的,叫做“PE灰”

  姓名:陈玮

  年龄:53岁

  职位:东方富海董事长、创始合伙人

  代表案例:潍柴动力三诺电子彩虹精化广田股份普路通


  “PE投资是我人生的第二份工作,也很有可能是我的最后一份工作。”陈玮说。

  在此之前,他的身份是一名大学老师。“小时候,先是想当医生,后是想当兵,结果高考之后学了会计。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老师,由于当时还是计划经济,毕业后统一分配工作,自己无法选择职业,结果老师这份工作我一干就干了近15年。”2011年,陈玮在《我的PE观》一书中写到。

  35岁那年,陈玮孤身一人南下深圳,命运从此改变。从加入深创投开始投资生涯,到后来离职创立东方富海,“从满身活力到双鬓染白”,在过去二十年的投资生涯里,陈玮见证和参与了中国PE波澜壮阔的成长历程,成为中国本土创投拓荒者之一。

  从大学老师转战PE

  从高校老师到出国留学再到“下海”,陈玮的故事带着浓厚的时代色彩。

  1981年,陈玮考入兰州商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期间攻读了厦门大学会计系博士学位,师从中国会计学泰斗葛家澍教授。1999年,陈玮告别了副教授的安逸生活,去荷兰一所大学研读工商管理项目。

  上世纪90年代,全国掀起了一股公务员辞职下海潮。留学归国后,陈玮毅然决然地告别了讲台,南下来到了当时金融创新最为活跃的深圳。

  “刚来深圳的时候真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些什么,当时听说深创投刚刚成立,就投了一份简历去应聘。”彼时,以深创投为首的本土创投崛起,急需大批专业人才。半个月后,经过当时深创投总裁阚治东不到10分钟的面试之后,陈玮如愿加盟深创投,正式进入投资圈。

  “阚总是我从事投资的第一位领导和老师。”陈玮回忆起这段往事仍充满感激。对于中国本土创投而言,阚治东的地位相当于“教父”级别,他提出的一系列投资管理模式为后来者所借鉴。

  不过,知识分子转身为商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陈玮回忆,最早做投资的时候,需要克服了很多弱点,比如知识分子的软弱。“实践补了我的短板,让我的缺点在实践当中逐步克服。”数年之后,他担任深创投总裁,管理几十亿元的资金。

  2005年4月29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宣布启动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在此之后,本土创投此前投资的项目开始逐渐在二级市场退出,打通了一二级市场通道之后,本土创投开始逐渐登上历史舞台。也正是在这个风起云涌的资本时代,陈玮决定离开深创投。

  “公元2006,岁次丙戌年,谛诺山下,雁栖湖边的一个酒吧,几个梦想者,喝着啤酒,看着世界杯,勾画着自己的创业投资人生之旅。人的一生中,能够让人时刻铭记的瞬间很少,但那天晚上,在大伙的记忆中,自始至终都清晰得象一张照片。”

  那一年8月,世界杯期间,陈玮和几位深创投兄弟在深圳华侨城谛诺山下、雁栖湖边的一间酒吧喝酒看球,畅想未来的投资人生。一个月后,陈玮创立东方富海,成为国内最早一批民营背景的PE机构。

  中国PE历史上的艰难岁月

  创业维艰,自从创立东方富海之后陈玮算是深刻体会到了这种滋味。

  他回忆,2007年东方富海募集第一期基金,就碰上了金融危机。“LP原先承诺的9亿元募资总额,最后也萎缩到了3.26亿元,原本一年1800万元的管理费收入最后却只有600万元”。但没有人离开,大家都笃定信念,勒紧裤腰带,硬着头皮继续干。一期基金也不负众望,投出了一批好企业,例如仅星源材质和广田股份两个项目就带来了超过8亿元的投资回报,超华科技华伍股份信维通信等项目的成功上市也带来了数倍的投资回报。

  但好景不长。2011年,东方富海开始募集一期大基金,却未料到2012年底,A股迎来了历史上第八次暂停,退出无门,本土创投举步维艰。陈玮曾在微博写到,“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八月天,落叶醉,PE苦,创业喊累,投资项目谁来退?总是GP泪!”

  这是中国PE历史上的艰难岁月。彼时,中国资本市场进入全民PE的年代,PE行业的疯狂造富神话使得Pre-IPO项目炙手可热,但随着IPO暂停,被投企业上市遥遥无期,一切被打回原形。2013年,整个PE行业迎来了大洗牌,国内90%的PE投资机构面临倒闭或转型的危机。

  目睹了整个行业的诱惑与贪婪后,陈玮意识到投资需要做减法,在2013年决定东方富海从原本的综合性基金转型成专业基金——果断放弃了农业、消费等方向,留下与东方富海“基因”相匹配的“4+1”投资方向:信息技术、节能环保、新材料、健康医疗、以及影视文化,自此形成了东方富海的独特打法。

  过去11年,35支基金,总规模达200亿,超300个已投项目,65个项目成功退出,近40个项目成功上市....陈玮执掌下的东方富海成为中国本土民营PE的范本。

  这些年头上的“PE灰”

  “投资是个充满了遗憾的残缺美学,焦虑、后悔、纠结,大概是做投资人绕不开的三种情绪,投错了,会懊恼投多了,投对了,又悔当初投少了。”陈玮说,头上的白发都是做投资这些年长出来的,叫做“PE灰”。

  陈玮坦言,投资生涯最心痛的大概就是与沪江网失之交臂。

  2009年,东方富海与现在的互联网教育巨头沪江网就有过交集,当时的沪江网正在寻求A轮融资,估值1.2亿元,基金团队已经基本谈妥,投资3000万元,占股20%,按照当时的投委会规定,7个委员中5票同意就行。

  最终还是差了这“临门一脚”。陈玮回忆,“那时在线教育还没有起来,对于我们这些老同志来说,大家有些看不懂,我们都觉得互联网化在线教育未来一定是方向,但还很远。”后来又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们当时最后一次和他谈判的时候,伏瑞彩因为加班加感冒晕倒了,我们就有一些犹豫”。伏瑞彩是沪江创始人兼CEO,陈玮说当时项目组很担心他的身体,最终因差一票没有过会非常可惜。

  错失了这个原本可以实现百亿回报的项目,陈玮也曾有过深刻的反思。“坦白说,健康因素只是很小的一个插曲,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对互联网的理解不够。”

  后来,陈玮曾一度深扎互联网,得出了不少精辟的见解。“互联网不是一个行业,而是一个时代。作为PE,你可以不投资互联网,但你不可以不用互联网思维!在企业中如何应用互联网技术和逻辑思维己成为最具成长性的商业模式! ”

  如今,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逐渐消失,陈玮认为To C互联网的红利也正在枯竭,消费及互联网领域竞争俨然是一片红海。他说到,下一个亿万级市场无疑会在企业级服务,如何用互联网化技术来改造传统产业值得深思,关注“人工智能+传统制造”的新机会成为焦点。

  从业18年,9种尽调方法

  回顾这些年,陈玮感叹,所有的投资失败归根到底都是当初看错了人。

  “在投资调查中,往往容易忽视的也是对人的深入了解。人的过往,人的决心,人对未来的期许,人的契约精神,人的心胸,人的狼性,人的自知之明都取决了最终投资的结果。”

  早些年,国内PE充斥各种乱象,尽调如同走马观花,项目大多是经朋友推荐就拍板了。陈玮曾在《新财富》专栏上分享PE尽调秘笈,总结出了9条尽调方法,至今仍被不少年轻投资人奉为圭臬。

  见过90%以上的股东和管理层;8点钟原则;到过项目企业7个以上的部门;在项目企业连续呆过6天;对团队、管理、技术、市场、财务等5个要素进行详细调查;至少访问4个上下游客户;考察3个以上的项目企业竞争对手;要永远对项目企业保持20个关键问题;至少与企业普通员工吃1次饭。

  曾有朋友跟陈玮开玩笑地说,我同意你的总结,但这套流程结束后,项目可能早已经被狼性的竞争对手抢走了。“这只是术,尽调终归要多跑第一线。”陈玮说,987654321这9个数字,凝聚了东方富海多年以来行之有效的尽调实操。

  会计出身,陈玮对数据很敏感。从业18年,他坚信判断项目时要遵循常识,“不少项目的失败就是在诱惑面前忘记了常识,而任何违背常识的东西都是不正常的”。陈玮举例说,一般情况下,对于销售利润率高于30%的数据,都需要予以特别关注,要用怀疑的目光识别财务数据背后可能的陷阱。

  近两三年,“双创”大潮汹涌,BP满天飞。陈玮说,如果你收到一份商业计划书,里面有“我什么都不缺,就缺钱,如果有了投资,企业利润就会翻倍”的魔术式结论,对于这种项目要格外警觉。

  大佬的另一面

  大佬背后总有着鲜为人知的另一面。“心如顽童,又似志高少年,有时又恰如翰林中人,忧PE愁VC,提点投资江山,调侃PEVC。”这是陈玮在开通微博一周年给自己的评价,不同于公众面前那个儒雅、文质彬彬的形象,他形容自己是“心如顽童,又似志高少年”。

  早在2011年1月,秘书就给陈玮开通了微博,不过他正式登陆这块阵地是在4个月后,当时还特意发了一条极具仪式感的“宣言”:大家好,我是东方富海的陈玮。新浪终于通过了我的认证,我准备在六一儿童节正式上线,让儿时的梦想与PE的现实惨烈的揉搓在一起。。。请多关照。 

  化身“网友”的陈玮尽显真性情。2013年春节前夕,一朋友给陈玮买了2万微博粉丝当作新年礼物,他在微博调侃,“哥们,您还不如真送我2斤粉丝来的实惠,过年可以吃猪肉焞粉条!”2014年,他有一次修正粉丝,结果一下掉了3万多假粉丝,大叹“这个社会假的太多,要去伪存真就要有舍弃浮华,敢于面对真相的勇气”。

  陈玮的文采出色,“金句”信手拈来,算是创投圈最早的“段子手”了。

  比如他自嘲GP是“弱势群体”。“別把GP当回事:1、GP就是站街的,LP才是收钱的;2、GP 赚钱靠卖股票,没有证券市场,GP 只能卖菜;3、別相信GP的赚钱效应,他丢钱丢脸的案子也有一兜子;4、GP喜欢用理念,逻辑来总结树下撞死的那只兔子;5、好GP唯一的本事,就是能让LP 放心,让创业者动心,让老天爷关心,合作伙伴开心。”

  如今,这位投资界的“老兵”,仍然活跃在创投圈一线。

  “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工作?”他引用了六年前在微博的的一段话,“受LP之托,充分信任,没有干预之嫌;年过不惑,只会投资,没有盖房打矿之技;而后半句则是“养家糊口,员工期待,没有余房可卖;排队人多,不进则退,没有二次机会再来。”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刘全,原文:http://news.pedaily.cn/201711/422783.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