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史上最大并购案背后:独家对话Musical.ly、优酷的天使投资人

2017-11-17 09:30· 投资界硅谷   
   
投资界硅谷找到了Musical.ly种子轮投资方华岩资本,意外地,也找到了他们值得探寻的投资之道。

今日头条史上最大并购案背后:独家对话Musical.ly、优酷的天使投资人

  【注:上周美媒披露,今日头条刚刚完成了史上最大的并购案,以10亿美金的估值收购Musical.ly。这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由中国人创立,在美国发展壮大的社交类app。大部分人都看到了Musical.ly此刻的辉煌。但很少人想过,从最初市场反应冷淡的教育短视频,到靠“野蛮生长”吸引上亿用户的Musical.ly,短短半年内,从谷底到浪潮之巅,再到以10亿美金的估值被收购,这个在美国做社交的中国团队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

  Musical.ly登顶美国iOS总榜的那天 (2015 年7月6日),其种子轮投资方CRCM(华岩资本)的合伙人张辰超 (Toby Zhang)正在旧金山办公室听一家VR公司谈他们的未来畅想,他没停下手上的活,但忙完了以后,忍不住看了好几遍app store的排行榜,确定这是真的。

  Musical.ly的两位创始人阳陆育和朱骏,是“非典型性”中国创业者,技术出身,却醉心社交及媒体。2013 年秋季,华岩团队首次接触到两位创始人,看中了他们的理想和毅力,给出了第一笔启动资金。投资后不到一年,公司从最初的教育类视频项目转型为针对于年轻人的娱乐短视频平台。两位创始人热血依然, 在确立新的方向后不断地测试、完善产品。

  距离他们转型还不到半年,在美国年轻人短短十几秒的歌舞中,在音乐视频社交的空白市场里,这个融合了音乐、社交、视频工具多种概念的app一炮而红。登顶以后,它在榜首徘徊了一周之久,Facebook messenger、Instagram、YouTube,都只能屈居其下。

  现在的Musical.ly成绩傲人:全球2.4亿用户总量;和所有好莱坞公司都合作过;从这个年轻的平台上已经走出来了数个全网用户超过千万的红人;和The Vamps合作一个视频就有1300万人看到——这家公司缔造了中国社交app的出海神话,如今还在以每天150万下载量的速度一路向前。

  投资界硅谷找到了Musical.ly种子轮投资方华岩资本,意外地,也找到了他们值得探寻的投资之道。

  “观察这个社会、观察科技、观察媒体,最重要的是,理解它们会对人类造成什么样的影响。”Toby这样对投资界解释他们的“投资哲学”。

  十年前的起点:优酷

  Musical.ly是华岩资本第二期基金里最成功的案例之一。但在此之前,他们在中国移动互联网已经有过知名的代表作。

  这家位于硅谷的早期基金很少和媒体打交道,然而却历史悠久,战功赫赫。它创立于2004年,一共募集了四轮基金。其中一期、二期基金已经全部投资完毕,回报率在十倍以上。在业界最专业的投资网站Preqin上可以看到,在2001-2006年内成立的所有基金中,CRCM的一期基金内部收益率高达86%,位于第二名。

  细究华岩资本的投资组合,可以发现,“以人为本”的理念贯穿始终。

  十年前,创始人丁纯(Ding) 从美国西岸最著名的对冲基金之一Farallon Capital Management离职创办华岩资本,第一笔投资,就给了古永锵。彼时,这位搜狐前高管刚有了创立优酷的点子,在北京遇到丁纯,和他探讨了一个周末后,决定接受种子轮投资。当时优酷有两位创始人,古永锵和刘德乐,都有着专业、独特的管理风格,很快将这家初创公司带入正轨。

  国内的视频网站刚刚起步,优酷的创立恰逢其时。通过鼓励用户自发上传视频,提供UGC内容,这家网站搭建起了自己的“拍客文化”。2007年初,沈阳大雪,传统媒体反应速度受限,而当地群众用简陋的设备上传了超过一百个现场视频。CCTV《社会记录》节目在报道这次大雪时播放的6段视频,有4段来自于优酷拍客。这也被认为是“草根媒体”崛起的前奏之一。

今日头条史上最大并购案背后:独家对话Musical.ly、优酷的天使投资人

  10年前沈阳大雪的优酷画面

  从群雄并起,到三足鼎立,再到一统江湖。不到三年时间,优酷就成为中国第一大视频网站。顶峰时期,优酷占据了1/3整个中国市场的视频广告份额,吸引了80%的中国网民观看。

  一直到优酷上市,华岩资本都持有不少股份,而最终回报率极高。就算是对于老牌对冲基金Farallon来说,这也是史上回报率最高的一个项目之一。

  华岩资本一直在优酷的董事会上,到了现在也还关系密切。他们在硅谷触角更多、更深,能在新媒体转型方面提供及时的建议。大概几年前,VR行业在中国还没有迎来热潮的时候,他们就邀请优酷的高管来硅谷看了不少优秀的VR技术及项目,包括SPACES, VREAL, VRC, Baobab Studios, Felix & Pau等等,为之后优酷做VR内容平台埋下了伏笔。

  另一个角度解读风口,布局中美

  优酷标志着华岩在PC时代的重要成功。正如文初提到的,在优酷土豆合并、上市后,华岩第一期基金的回报率在当年成立的全球基金中排名第二。而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科技对社会的震动越来越多,投资者也随之转了航向。

  iPhone发布,把手机的功能性无限扩大;4G普及,移动端来势汹汹;传感器与芯片的技术越来越好,电子产品可以做到极为便携;全球PC出货量不断下跌。

  移动端崛起,势不可当,也让文娱类及消费类投资有了新的爆发点。

  “我们发现大家逐渐不习惯坐在电脑前了,有了更多的‘Munch Time’”华岩资本的另一位合伙人Matt Lee说道。

  这样的碎片化的时间,不足以让人们看完一个30分钟的视频,却可能让他们刷五六个1分钟的视频。身在硅谷,华岩的投资人们对于移动端以及短视频的风向非常敏感,开始各自寻找有潜力的短视频项目。

  最右就是他们近期在中国投资的一匹黑马。这个主打AI内容的app以独具吸引力的内容和评论区与原帖的持续互动闻名,很有可能做成短视频娱乐领域的今日头条,如今它的周打开率已经是同品类里的第一名。

今日头条史上最大并购案背后:独家对话Musical.ly、优酷的天使投资人

  他们最初对musical.ly的青睐也来源与此。这个团队早期做的其实是教育短视频,而后转型音乐短视频社交,一炮而红。华岩资本是他们第一个投资方,也在这个上海团队的出海过程中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Musical.ly产品发布后半年内,像“病毒”一样在美国年轻人中蔓延开来、#dontjudgechallenge等活动引爆了主流市场的关注度,用户自发运营让社区有了自己的生命力……2015年7月,Musical.ly登顶iOS总榜;2016年,它完成了超过1亿美元的C轮融资。

今日头条史上最大并购案背后:独家对话Musical.ly、优酷的天使投资人

  Musical.ly上的#dontjudgechallenge,用户通过扮丑来表达态度

  那时,还有美国媒体在质疑它的未来:“拿到了融资后,估计大部分钱都得付给歌曲版权方了。更何况,只有小孩子在玩,用户群体能有多大?”

  他们没想到的是,一个中国团队,做音乐视频,却在很早期的时候就完成了版权方面的布局。在美国已经有十年投资经验、超过150个投资组合公司的华岩功不可没。除了产品和策略等方面,华岩还帮musical.ly引进了众多国内和硅谷当地著名本土基金,给它带来了更多能够借力的合作方。

  “(创业公司)出海,大部分靠的是有竞争力的商业模式;(美国项目)回到中国落地,主要还是看技术的先进性。”Matt Lee介绍道。

  后者也有一个很好的例子——美国最近最火的无人机飞行联赛公司DRL(Drone Racing League)。

  在无人机飞行比赛中,特制无人机在室内场地中急速穿行,竞技性与观赏性极强。TechCruch曾这样评论过无人机相关的运动,“假如你觉得电子竞技已经很精彩了的话,想象一下你在现实生活里看见飞行的机器……”

  Matt认为无人机竞赛有成为下一个风靡全球的运动的可能性,而像DRL一样的美国公司,天然就在中国具有竞争力。

今日头条史上最大并购案背后:独家对话Musical.ly、优酷的天使投资人

  DRL赛场

  “他们有很好的技术护城河——无人机改装、然后做到能够室内竞赛这一点,是在信号等领域的技术难点,但也是大家都能想到的一个点;除此之外,他们还开发了操作几乎完全相同的电子游戏、给用户提模拟比赛的机会;另一方面,他们有非常专业的内容团队,可以拍摄出很具有吸引力与传播度的赛事内容,这意味着另一方面的内容技术优势,也是扩大无人机比赛的影响力的重要方式——如果观众根本看不清急速飞行的无人机的走向,怎么可能感受到它的魅力?”

  2017年开始,华岩资本帮助DRL在中国打开市场,洽谈的合作企业、互联网巨头、行业内资源最好的体育类资本已经超过了三十家。DRL不是唯一一个案例,——与此同时,在国内合伙人黄志伟的带领下,华岩在不断协助其海外投资的前沿科技项目踏入中国。

  下一个浪潮:深度科技?

  在移动互联网红利将尽之际,华岩正在进行下一步的布局。

  这个团队有技术背景,也有深厚投资经验,近期完成募集了他们第四期基金,主要投资中国和美国前沿科技领域。

  这几年,他们发现深度科技正在走出实验室,和商业社会更多地交融。区块链,AR/VR、AI、无人机、机器人、无人驾驶技术、生物科技等等,无一例外,全都是有可能大大改变人类生活的技术。

  但他们从不下闲棋,在深度科技领域的每一分耕耘,都是在默默寻找下一个让人与高科技能够产生化学反应的平台。

  这个方针指导着他们进行投资——比如AR领域,华岩更看好室外的应用,“室内太局限了,这个科技能真正带来的特别体验,一定是在户外。”

  试想,广告牌平地而起,但它没有实体,在你驾车路过之后,它倏忽变幻成另外一个模样。这样将大大改变人类交互方式的科技,才让他们觉得有投资的意义。

  再比如无人驾驶,也有可能完全改变人类生活的某个部分。

  “这么说吧,你思考一下,假如你的车今天开始可以无人驾驶了,你会在车上做些什么?”

  他们投资区块链项目Ripple的过程也是个很好的例子。

  当时比特币和各类其他电子货币在业内已经很火了,可按他们长久以来“从消费者角度考虑”的投资理念,却不看好虚拟货币在未来进入主流交易市场。

  首先,“刷卡也很快啊,同样的购买行为换成虚拟货币没有意义。”

  其次,数字货币的学习曲线实在太高了。想象一下,普通人在购买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货币之前,少说也要搭上十几个小时的学习时间。区块链、数字货币、私钥、公钥、电子钱包,一堆名词砸到面前,还有多少人能硬着头皮继续尝试?

  可他们却敏锐感觉到,虚拟货币背后的技术对于跨境交易意义非凡。

  “你知道现在想从香港转大笔的现金到美国,最快的方式是什么吗?”

  “装进包里,坐飞机带过来。”

  国际间的代理行制度,让跨境转账的手续很繁琐。而且从本地银行、本国中央银行、别国中央银行、别国本地银行,每一段路程的增加都意味着更多的风险、时间及成本。

  虚拟货币及其背后的区块链技术却能解决这一点。

  “有了区块链,大小银行直接对交清算,节省了很多成本和时间。最妙的是,对于消费者来说,他的行为并没有太多变化,只会直接感觉到,跨国交易的成本低了、服务也更快了。”

  按图索骥,他们找到了主打B2B的区块链公司Ripple。这是当年业界第一个一开始就放弃消费级市场的区块链公司,能够用区块链进行全球的支付和即时结算。

  它的客户是各级银行、支付服务供应商和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包括英国渣打银行、意大利UnionCredit等90多家全球银行和企业。

  今年早些时候,日本最大的银行The Bank of Tokyo-Mitsubishi UFJ(BTMU)宣布与Ripple合作。近期数据显示,Ripple用于交易的代币已经上涨了60倍。

  虽然在电脑、移动端之后,下一个平台会是什么,业界仍旧没有定论。但CRCM布局广阔、眼光精准,大概很难错过这个未来。

  Q&A

  问: 请问您认为中国企业出海最大的困难是什么?什么样的中国企业更“适合”出海?

  Toby:中国企业出海还是很需要去了解当地的文化、了解当地用户的需要并根据这些信息来进行产品、策略和运营上的调整。

  从传统意义上来说,中国成功的出海企业大多都是硬件公司,但是现在软件出海其实也非常多,我们认为软件出海在未来的潜力很大。不管是从中国到美国,还是从美国到中国,其实企业都面临着基本上同等难度的困难,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通过跨境投资和在两个市场上搭建起一个资源网络来帮助解决的问题。

  问: 就您判断,未来资本、创业项目的跨境会越来越多吗? 能不能描述一下现在的跨境资本流动的趋势及项目跨境的种种方式?

  Toby:是的,我认为会越来越多。我认为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从比较早的时候就有跨境或者做成全球化企业的打算。现在的创业项目都渴望迅速地增长,而在科技迅速发展、信息及效率大大提升的大背景下,他们往往能更早和更有效地与海外的用户接触和交流。

  现在市场上有越来越多的跨境资本,包括美国和中国的、以色列和美国的、以及欧洲和美国的等等。其中中美跨境资本的增长尤其引人注目,在不同阶段的投资都是如此。在项目跨境方面,我们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在进入新的市场的时候选择成立合资公司,这是一个比较新的趋势。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12月14日
      诸葛小青
      诸葛小青
      Pre-A 2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12月14日
      左右视频
      左右视频
      战略投资 2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12月14日
      库神
      库神
      A轮 1000万美元 融资
    • 2017年12月14日
      极速云
      极速云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