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300元白手起到湖北前首富,历经大喜大悲,如今成为国际红通在逃人员

2017-11-19 15:03· 中国企业家杂志  刘佳玲 
   
人说,兰世立是中国民营航空业的领军人物之一,作为从一个草根发展起来的富豪,他的努力和成功都是标志性的;也有人说,兰世立就是个骗子,和很多在商界获取名利的人一样,不过是手腕高明而已。

  从白手起家到湖北前首富,以20亿元的身家成为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70名,兰世立走了15年。但从巅峰跌至阶下囚,企业被破产清算,却只用了不到5年。近4年的牢狱生活并没有挫伤兰世立的锐气,他重出江湖,却又身陷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困境。

  11月15日上午,兰世立在微信公众号“东星旅行”发表关于《对新疆麦趣尔及李氏三兄弟骗取百亿资产的控诉》,称2015年初,李氏三兄弟因涉及贪腐案分别前往美国和香港,为了将国内资产转移,兄弟三人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抵押了90%,从而借助兰世立收购泰国经营航空公司的项目进行套现。贪腐案告一段落后,李氏三兄弟随后开始夺取公司经营权,并伪造签名占领公司,诬告兰世立骗取资金,导致兰世立被批捕,后因证据不足而被进行监视居住。

  控诉书同时公布了一份文件,称11月13日,泰国法院批准对李勇李刚、李猛以及相关当事人的刑事起诉,批准立案。不过中企哥暂未从官方途径获得案件的具体信息和进展。

  目前,该公众号文章因内容违规无法查看。

  控诉书发布后,麦趣尔暴跌8%,随后继续下挫直至跌停,截至收盘,封死于跌停板,收报每股29元。当日晚些时间,麦趣尔总经理李刚向新京报回应称举报不实。11月16日凌晨,麦趣尔发布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称,所谓的媒体报道实为相关当事人编造猜想、诽谤、恶意中伤公司的行为,对公司声誉和市场形象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损害了公司及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公司就上述不实报道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司还将坚决运用一切可行的法律手段维护公司和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公开资料显示,麦趣尔成立于2002年,2012年成功登陆A股。公司实际控制人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合计持有本公司54.583%的股份。实际控制人为李玉瑚、王翠先、李勇、李刚。其中,李玉瑚、王翠先为夫妻关系,李勇和李刚分别为李玉瑚、王翠先长子和三子。麦趣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乳制品的生产和销售、烘焙食品的连锁经营。在上市不到三年内,麦趣尔试图进军航空产业。

  截止2017年9月15日,麦趣尔集团共计质押4130万股,占麦趣尔集团持股总数的79.58%,占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37.95%。不过,未有直接证据表明质押公司股份所得的资金的去向。

  11月16日,广州警方发布信息,称国际红通在逃人员兰世立涉嫌合同诈骗犯罪:

犯罪嫌疑人兰世立(英文名MICK DAVIES,57岁,新加坡籍商人,原籍中国湖北)涉嫌于2015年3月虚构其拥有暹罗航空有限公司100%股权等事实,诱骗事主李某(个体商人)联合购买“泰国东方航空公司”股份后,将李某以3.5亿元人民币购买的股份及相关资金非法占有。

犯罪嫌疑人兰世立在广州警方依法对其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期间,违反相关法律规定,潜逃偷渡出境,经多国后到新加坡。2016年8月3日,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合同诈骗罪依法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兰世立。2016年9月,国际刑警组织对MICK DAVIES(即兰世立)发布红色通缉令(编号:A-8535/9-2016),公安部将其列为“猎狐”追逃对象。兰世立为逃脱罪责,混淆视听,针对本案肆意发布不实言论,被个别媒体转载。

目前,广州警方严正敦促犯罪嫌疑人兰世立立即停止不法行为,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用300元白手起家

  湖北前首富兰世立曾被媒体称为“中国民营航空第一人”,利用民营资本可以进入航空业这一项国家政策,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了民航总局的批准,于2005年创立了东星航空。不过,在2009年后,因为金融危机来袭,公司资金链断裂,他先后历经了公司破产、入狱等一系列波折。

  兰世立于1966年在湖北武汉出生,目前为新加坡籍。17岁那年,兰世立接父亲的班,去供销社当营业员,后来又当上供销社经理,在小镇里,也算是成功人士了。

  但有一天,他和两名顾客发生了争吵,对方说话丝毫不留情面:“你有什么好嚣张的?不就是个小营业员吗?”对方的话戳中了兰世立心里的痛处。几天后,他决定放弃供销社经理的职位,考学读书,一切从头开始。

  1988年,兰世立考取了湖北省计划干部管理学院,仅过了一学期,又转入武汉大学经济学院,进了专为地方后备干部开设的班级,1990年毕业。多年后,兰世立依然时常回想大学生活,特别是捡牙膏皮解决生活费的经历。当时的牙膏皮含有贵金属,每支能卖几分钱,兰世立每天都早早起床,在校园里四处找牙膏皮。每天可以换来三四毛钱,足以解决他的生活费。兰世立曾说:“当我的资产达到1千万的时候,我专程去看过这个地方。”

  毕业后,兰世立进入湖北省政府机关工作,同年调到海南省政府机关。在海南省政府工作期间,兰世立有了去香港的机会。在香港住酒店时,酒店结账时用电脑打出的单据让这位年轻人很新奇,他发现,电脑是个好东西。于是,1990年,他决定下海创业。

  当时兰世立手里只有300元,开公司办理工商注册至少得1000元。兰世立和朋友借了几百块,还差300元。工商局的科长一开始不批,却禁不住兰世立每天跑到工商局上门拜访。最后,科长表示让兰世立打个300元的欠条,等公司开业之后再把钱还回来,这才让兰世立拿到了营业执照。

  他开的第一家公司是东星电子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拿到了,但是钱已经花光了。没有钱,去哪里买电脑?兰世立打听到有一台旧电脑作价2000元,于是与对方谈好,签了一个月后付款的合同。随后,他在武大附近租了个小门脸,专门为客户打字,打一张纸收费6元。

  当时,许多学生忙着写毕业论文,跑到这个武大校友开的打字店打字。生意好的时候,一天打字的收入就达到1000元。从打字开始起步,凭借良好的信誉,东星电子有限公司成了著名品牌IBM电脑的华中地区代理商。 

  兰世立卖电脑的方法与众不同,他在湖北办起了免费的打字员培训班,给湖北省72个县的各机关单位发信,邀请打字员来武汉参加由东星电子公司组织的免费培训班,包吃包住。在培训班结束的时候,每人带一台电脑回去,用得好了再付款,电脑有问题免费维修。通过这一招,兰世立先后卖了3000多台电脑,完成早期创业的资金积累。

  改行做餐饮

  如果按照既有的模式,兰世立可能会成为一个著名的电脑经销商,但他没有继续做电脑事业,而是突然转行开饭馆。 

  当时中国进口电脑需要有批文,还受到汇率的影响。有的时候需要货但没有批文,电脑进不来干着急,有的时候电脑就放在仓库里,过了一星期,由于汇率的变化自己已经赔了钱。而这些风险是兰世立无法控制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许多中小商人也开始经营电脑生意,低价倾销。而兰世立做的是高价优质服务,如果也随着其他商人一起降价,售后服务肯定不能保证。兰世立决定退出电脑业。 

  选择开饭馆的原因很简单,兰世立说,在做电脑生意的时候许多客户来了都要请吃饭,但吃饭很不方便。当时武汉最好的一个酒楼,售票与取菜是分开的,慕名而来的客人先是排一个长队买饭票,然后再排一个长队端菜。 

  电子和餐饮,两者毫无关联,但兰世立知道“能赚钱”,便“把资金全都投下去了”——他的每一次商业扩张都带有破釜沉舟的气势。兰世立说:“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搞一个装修豪华的饭店,让客人坐在那里点菜,不用再跑来跑去。” 

  1992年10月,兰世立旗下的第一家饭店“东宫”酒楼开业了。饭店一共600平米,从香港请了一位经理,月薪2万元,从广东请来厨师。酒楼一开业就一炮打响,一天的营业额高达20万元,在晚上一张桌子能换三拨客人。饭店开了一年,赚了1000万元。之后又开了3家连锁酒楼,还开了湖北省第一家四星级酒店。 

  误打误撞进入地产业

  在开饭店的几年里,兰世立在武汉郊区买了一块地,准备建公司的发展基地。这期间,他遇到了自创业以来最大的困难。从1994年开始,政府开始严抓公款吃喝,而他的酒店主要赚的是这个钱。兰世立每个月的亏损就高达几十万元,一直亏到账上没有钱,每个月都要出去借钱给员工发工资。 

  这块地这时派上了用场。当时兰世立盖楼的成本是每平米400元,后来以每平米600元的价格卖了出去,仅这一项目,他又赚了1000万元。兰世立又盯上了房地产,随后,他运作了系列地产项目,如宜昌、孝感的安居工程、武汉沙湖小区、宜昌桃花岭宾馆等,均大有斩获后退出。

  在开酒楼期间,兰世立还开了一家旅行社。由于当时公司没有出境权,他只是卖卖机票,充当机票代理人的角色,并在新加坡和香港也成立了相关的机构。 

  2003年,“非典”肆虐,国内旅行社处于大萧条阶段。兰世立一举收购了汉口国旅,因此获得了出境业务的经营权。此后,在全国展开了旅行社收购行动。

  在做旅游过程中,兰世立先后又将泰国航空、大韩航空、新加坡航空的飞机引入武汉,采取包机的形式。除了定期的包机业务,兰世立旗下的东星国旅每天在武汉销售的机票就有1000多张,可以满足将近10个航班的旅客运输量。 兰世立很得意,说:“我们其实已经是一家没有飞机的航空公司了。”

  在航空领域走向人生巅峰

  2004年春天,时任中国民航总局局长杨元元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了中国已批准了第一家民营航空公司———鹰联航空筹建。兰世立嗅到了这一敏感信息,迅速地来到北京拜访中国民航总局。 2005年6月,兰世立拿到了东星航空公司批准筹建的批文。

  当时,包括鹰联、春秋、奥凯在内的中国第一批民营航空公司已获准成立。兰世立的东星航空是第四家,但有“后来者居上”之势。兰世立宣布进军航空业时,放出豪言,“将投资120亿元,租赁、购买20架空客A320飞机”,令国际航空界大为惊讶。

  兰世立回忆,拿到批文后,东星航空只是想着租赁飞机,还没有想着买,当时向全球各大飞机租赁商发了一份电子邮件。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所有的飞机租赁商都回复了邮件,在一周之内,许多人专程赶到武汉,与兰世立面谈。

  这一手近似空手套白狼的妙计,让兰世立得以“坐山观虎斗”,看着法国空客、美国通用电气商业航空服务公司、欧洲出口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争抢一个“大饼”。

  兰世立说:“2005年9月,是我们谈判最艰难的时候,当时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谈租赁飞机,就住在中国大饭店,整整谈了15天,最长的一次谈判共谈了70个小时,吃住都在会议室,幸运的是,谈判达成的结果非常好。”

  这一年,兰世立可谓风光无限,以20亿元的身价首次跻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位列第70名。当时,兰世立曾表示,“没有哪家民营航空,像我们一样,一开始就有20架飞机”。

  踉跄入狱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东星航空是兰世立的骄傲,也是将其推入监狱的主因。

  东星航空逐渐壮大的航空队,需要高额的置机费用和源源不断的维持正常运营的资金。东星集团旗下的旅游行业、房地产行业一直在向东星航空“输血”。

  2006年,兰世立用旗下光谷中心花园的土地及在建工程为抵押,向农行武汉江南支行贷款1亿元。这本应用于建房,兰世立挪用了9000万元筹建东星航空。后来,由于按揭不在农行操作,贷款难以收回,农行武汉江南支行将东星集团旗下东盛地产告上法庭。农行相关责任人遭撤职或调离,兰世立被拘押。

  此后,东星航空再难拿到银行贷款,所需要的巨大资金量缺口都是通过民间融资来维持。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民营航空纷纷受挫,或被收购、或被国资重组,东星航空资金链亦开始紧张。兰世立不得不借高利贷维持公司运营。武汉当地一位房地产企业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当时兰世立为了挽救东星航空,简直是疯了,到处找钱,多高的利率都接受。”

  后来,兰世立找到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帮忙,以旗下东盛公司的股权作抵押,向融众集团借款3.15亿元。

  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3月27日,东星航空欠款总额约为5亿元,其母公司东星集团旗下其他业务欠款额约为6亿元,涉及法律纠纷达100多起。兰世立称,与融众集团原先约定的3.15亿元借款,最终却只拿到了8000万元,没能救活东星航空。

  2009年,东星航空被裁定破产,并被民航局停飞,东星帝国也随之崩塌。2010年2月,兰世立因犯逃避追缴欠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也几乎失去了全部资产根基。

  蛰伏复出

  一般故事到了这里,基本就结束了,但兰世立的故事还在继续。2013年8月7日,以病残为由获准提前出狱。当年10月1日,兰世立借微博发声:“大家好!我是兰世立!我上线了!”随后频频更新微博,坊间猜测其欲东山再起。

  2014年9月,兰世立一边继续上诉,一边瞄准旅游全产业链准备复出。20年前兰世立便涉足过该产业,复出时仍选择了旅游行业,并保留了“东星”品牌,欲从航空、酒店、旅行社等各个方面打造完整的产业链。2015年在接受《南都》采访时,兰世立坦言刚出来时朋友们曾以亿级资金相助,公司有1700多名员工,拥有百亿资产。

  2017年1月11日,兰世立曾在北京举办一场媒体见面会,当时,兰世立并未出现在现场,而是通过视频连线发布消息。视频中的兰世立有着更加明显的秃顶,显得苍老而憔悴,就像任何一个为生活劳碌奔波的中年人。

  兰世立通过视频连线向一众媒体人发布消息。摄影:每经记者张虹蕾

  当时,兰世立表示已经收购三家航空公司,其中两家在国外,国内还有一家,航空产业去年营业额达到20多亿,旅游产业去年营业额有37亿,目前业务主要在东南亚。

  为何成为红色通缉犯

  从最新爆发的纠纷看来,李氏兄弟正是兰世立刚出狱时出手相助的“企业家朋友”。

  据2016年9月《第一财经》报道,曾有“受害人”表示,兰世立计划斥资6亿元购买泰国一家公司股权,“骗了我3个亿,说要重操旧业,开设航空公司,布局旅游网点”。但兰世立仅向该公司支付一个多亿的款项,“剩下的一个多亿不知去向”,“据兰世立说是钱用完了,亏了”。

  此后,这位合作者以诈骗罪为由向警方报案。在广州警方下发逮捕令之前,兰世立出走新加坡。

  但根据前文兰世立的《控诉书》,李氏三兄弟中李勇因涉及行贿200万元逃往美国,李刚、李猛则滞留香港,三兄弟是为了逃离中国、将国内资产套现而收购航空公司。

  据《联合早报》及《星洲日报》等媒体报道,兰世立涉嫌在2016年7月12日使用假护照入境新加坡,同月底被起诉,2016年11月3日被判监禁5个月。但兰世立针对判决提出上诉,以8万新加坡元保释在外。

  2016年10月,第一财经也报道称,兰世立之所以无法持有效身份证件入境新加坡,是因为他早已于当年4月被广州警方监视居住。最新的广州警方消息则证实了这一点。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杨兆全律师告诉野马财经,事情没有得到证实,接下来的影响不好判断。“向媒体进行控诉,不是正常的法律行为,但证监会应该积极介入,进行调查。”

  关于对兰世立的评价,从来都是两极化:有人说,兰世立是中国民营航空业的领军人物之一,作为从一个草根发展起来的富豪,他的努力和成功都是标志性的;也有人说,兰世立就是个骗子,和很多在商界获取名利的人一样,不过是手腕高明而已。

  兰世立的人生几经起落,历经大喜大悲,如今成为国际红通在逃人员,令人唏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