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金融大骗局:血本无归涉案上亿!一众受害人还在苦苦求告的路上

2017-11-21 07:47· 微信公众号:快刀三侠  田也 
   
从一开始,聚智堂的“感恩免费学”项目就有着深深地P2P印记。拿出一定数额的存款,在聚智堂存放一年,一年以后返还存款和数额数万的学费。这与金融借贷行为何其相似。只不过,在聚智堂案件中,金融机构变成了教育机构,而预期收益变成了返还学生交付学费。

  “我很怀疑,她拿出一摞已经返还的发票和通信记录,说有北京瀚峰公司的担保合同,我卖房看病的钱这时还有20多万。16日我缴纳20万的学费预存款,17日聚智堂关门了。这5个月,拖着病体到处奔走,10月25日,我的病复发,癌细胞转移,现在需要治疗,可钱在聚智堂,我已无钱可用,请你把钱还给我,还我生的希望……”

  这是一位家长写在微博里的一段话。

  2016年5月17日,网上曝出全国连锁的教育培训机构聚智堂董事长携款潜逃的消息,随后几天,各地聚智堂培训陆续关门。

  在这之后,聚智堂陆续经历了创始人杨志露面,声称自己被诋毁并没有携款潜逃;聚智堂发表公开声明称“资金链断裂”并将用旗下的东星物业广场抵债;东星大厦产权归属成迷,退款遭到“跳票”……

  到如今距离事发已经一年,一众受害者还依然在艰难维权的路上。

  距离返款还有两天

  2016年5月17日,家住西安的柳先生突然接到了来自教育培训机构聚智堂老师的电话。在电话里,老师告诉他:今天临时接到校长通知说有事,停一天课。

  什么时候复课?老师说等通知。

  为什么停课?老师更是语焉不详,只说了这样几个字:“关注新闻吧。”

  第二天,有关“聚智堂老板杨志跑路”的新闻就已铺天盖地。

  家长微信群里很快炸开了锅。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聚智堂存下巨额学费。这其中就包括并不富裕的柳先生。

  一年以前,为了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柳先生的太太为孩子在聚智堂钟楼校区办理了金额为五万的课程。这笔钱对于柳先生一家而言并不是小数目,因此当聚智堂的老师告诉他们,只要预存四十万的学费,孩子就可以在聚智堂免费学习,一年以后全数返还预存金额的时候,他们心动了。

  注解:从2014年开始,聚智堂推出了一向名为“百万感恩免费学”的项目。根据项目介绍,参加“免费学”的学生和家长,可以按照缴纳的金额赠送不同价值的课程,一年后返还本金,比如家长缴纳10万元则可获得1.8万元的课程。不仅如此,未达到学习目标可按协议退费。2015年,北京青年报曾对聚智堂的这一“免费学”项目提出过质疑。但这篇报道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关注。

  为了凑齐这四十万,柳先生找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这笔欠款对于在酒店打工的他来说不是小数目。

  到2016年5月19日,就距离交款正好一年。可就在要获得退款的两天前,聚智堂事件爆发,一切的等待与投入都化为泡影。

  事情发生以后,柳先生与一众家长去派出所报了警。警察一一将众人受骗金额记录在案。聚智堂案件共涉及全国17个城市,上百个教学点,据家长们统计,涉案金额高达20多亿。而根据北京官方审计报告,光是北京一个城市,涉案金额就高达8.5亿。

  杨志一路向西

  事情发生以后,聚智堂方面曾通过各种渠道发声,表示聚智堂创始人杨志没有逃走。

  2016年5月17日,聚智堂事件全面爆发当天,杨志曾通过教育招聘平台芥末堆回应,说自己自是去香港“处理事情”,并且自己已于去年将聚智堂卖给了现任董事长刘源长,并辞去了在聚智堂的所有职位,“目前我不是聚智堂法人,也没有聚智堂的股份,但聚智堂这次的事我会负责到底。”

  2016年5月21日,一位名叫“炽天使”的网友在百度贴吧“聚智堂吧”中发言,声明:“董事长没有跑路。希望家长们不要受到小人蒙蔽蛊惑。”

  就在同一天,聚智堂微信公众号发表申明,称杨志希望将聚智堂以及瀚峰所拥有的重资产变现,以清偿家长债务,但同时也提到,变现需要时间,希望家长能他们喘息的机会和操作时间。

  而5月24日下午两点左右,一个自称是杨志的人,在聚智堂南京家长微信维权群里现身。在当时,他强调会偿还债务,并表示会尽全力弥补聚智堂内部问题引发的大规模停课。希望家长能控制客人情绪,避免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自从聚智堂事发,杨志的电话就处于无法接听的状态,但据维权群里聚智堂南京分部的一位负责人表示,此人维权群里发出的语音,确实是杨志的声音。

  虽然杨志一直声称自己没有逃跑,但是他终是以“处理事情”为由先跑到香港,又从香港跑到了韩国,最终一路向西,去了美国。

  聚智堂微信公众号自2016年5月21号的那次发言以后,就停止发布任何消息。而“炽天使”也在同年5月28日回应了众人关于“骗子”的质疑以后,就再无发言。整个聚智堂,在杨志去了美国以后,彻底沉默。

  不相信我?还不相信教育局吗?

  家住天津的周老先生说,杨志一直与他在微信上有联络。为了劝他回来,他一直对杨志好言相劝。

  周老先生今年已经66岁。一年多以前,他为正在读小学四年级的外孙购买了价值六万的课程。几个月以后,聚智堂老师又向他推荐“免费学”项目,他再次投入42万。

  周先生十分谨慎,在定下聚智堂以前,曾做过长达半年的考察,看见聚智堂有“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教育品牌,改革开放30年公众最满意的教育品牌,中国名师百人俱乐部承办单位,中国模范生评比委员会常务理事单位,CCTV华人频道名师百家讲堂唯一合作伙伴”等一系列称号,又有河北区教育局颁发的资质,也就打消了顾虑。

  周先生在采访中多次提到自己受到了聚智堂老师的“忽悠”。其中向他收取费用的果俊雅老师,曾经信誓旦旦地向他这样保证:“信不过我,还信不过教育局吗?”,不仅如此,还多次以“课程名额只有两个了”对他进行催促。

  面对对方信誓旦旦地保证,周老先生终究是放下了戒心。却没想到,这一次信任的托付,使他大半生的积蓄,都化为了泡影。

  在一众维权家长中,像周老先生这样的老人不在少数。西安校区的一位老人,还曾在西安电视台采访时,因情绪过于激动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

  尽管已经年迈,但周先生依然日日在市政府、公安局、经侦大队、教委……之间奔波。他说:“我也是无奈之举,又不甘心,性格使然,已经不只是钱的问题了。”

  阴谋论笼罩,杨志声称被陷害

  时至今日,杨志已经被红通。他在与周先生的微信对话中一再声称自己是“遭人陷害。”这一说法,在事发四天后的5月21日,一位名为“喜人虎儿”的网友也提到过。这位网友在百度贴吧“聚智堂吧”炽天使发布的帖子中留言,声称聚智堂事件的爆发“是一场被居心叵测的人事先安排好的阴谋。”而“背后黑手”就是“北京市朝阳区东柳村(即大厦所在地)村长儿子赵云。”

  关于这一事件,在周老先生转发给记者的一篇看中国网发布的名为“天子脚下黑势力对王法熟视无睹”的文章中,有着生动且令人悚然的描述。

  在文章中,这个名叫赵云(现改名赵思嘉)的人,为了得到东星大厦无所不用其极。不仅趁通建合美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庄映龙有病之机,公然抢夺证照,还利用黑恶势力暴力把庄映龙妻子赶出通建合美,并伪造庄映龙的签字将通建合美公司法定代表人非法变更为他的司机王辉。导致庄映龙及其家属四处告状无果,庄映龙含恨离世。此后在瀚峰资本运营东星广场时,赵云又多次带人到东星广场滋事,最终逼走了杨志,散布其逃跑的谣言,造成了家长的挤兑,最终整垮了聚智堂。

  在此前央广网的报道中,杨志也声称:“聚智堂这种情况,是企业遭遇了家长的挤兑。”

  恶势力陷害这一说法得到了柳先生的证实,对于聚智堂背后的利益链,他表示非常复杂,但可以确认的是,聚智堂事件的爆发,是多方角力的结果。据他所知,聚智堂参与了不少房地产项目。山西的东星大厦,据说也与聚智堂有藕断丝连的关系。

  在聚智堂发展过程中,的确一直与房地产开发项目有着紧密联系。有媒体在调查中还在发现,2014年6月,一家名为北京金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机构被更名为北京聚智堂房地产开发公司。杨志曾为该公司投资人,并担任过该公司监事。但之后杨志逐渐抽离。

  此外,全国有数家以聚智堂为名的地产机构,比如烟台聚智堂置业顾问有限公司、深圳市聚智堂置业顾问有限公司。同时,还有数家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策划的机构,比如南昌市聚智堂商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南昌市聚智堂商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吉安分公司、威海聚智堂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而威海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就是现在聚智堂的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和经理刘源长。

  在聚智堂事件发生以后,一众家长对于这高达近20亿的学费的去向表示怀疑,而聚智堂背后这一系列地产机构,或许可以说明一二。

  黑恶势力,借口还是真相?

  对于黑恶势力陷害这一说,周老先生有着自己的怀疑。他告诉记者,早在“聚智堂董事长携款潜逃”的“谣言”四起之前的5月13日,就已经发生过“家长围堵杨志”的事件。只是这一小范围事件并不为众人所知。

  在当时,因合同到期没有收到还款,7位家长直接到北京找到杨志。无奈之下的杨志使用手机支付软件“快钱”归还了欠7位家长的180万欠款。

  因为“快钱”不能及时到账杨志盖章的瀚峰资本(公司),杨志还写下了欠条。

  家长手机收到还钱信息,也就没有再追究。可没想到的是,5月15日,杨志去了香港以后,当事家长又收到钱被撤回的信息。

  如果真如杨志所说,聚智堂事件的爆发是因为“有人阴谋散布逃跑谣言而导致企业遭遇了家长的挤兑。”那又为何要撤回这一笔已经归还的欠款?

  同时,周老提出质疑:“2013年瀚峰资本集团总裁是赵云?又是那个赵云哪?名字巧合吗?不是吧?说赵云是黑社会,没想到赵云曾经还是瀚峰资本集团总裁?后期才是杨志?怎么回事哪?奇怪?两个瀚峰资本的领导,演的是双簧吗?还是有纠纷?还是怎么的?有待落实查证。另一个方面,两个人的工作重合地方太多?都在瀚峰资本带过,都在东星广场带过,还都是北京青联委员。这个聚智堂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哪?”

  不仅如此,杨志的行为也让人无法理解。“最明显的是:一个是离婚,一个是法人更替,一个是拖欠工资;感觉事先都做好了似的。”

  周老认为,如果是临时性出国,正常情况,账户应该有大量资金才对,(毕竟学费上亿)而照杨志自己说的“事发突然”,应该来不及转移。

  账户资金的多少,是判别杨志是早有预谋,还是事发突然的依据之一。而目前经侦并没有发现大量资金。而杨志在2014年离婚,周老认为,双方的资产划分应当调查清楚。

  另外,杨志的背井离乡也令人怀疑。

  “如果国内有资产出了事,一般都会第一时间回国处理事务,毕竟资金产业家人朋友都在国内,他为什么选择背井离乡?经侦劝其也不回?经侦还给他条件?他还提出条件?为什么讲条件哪?应该立马回来才对?应该抛下国外所有事物,想(像)疯子一样回来才对。杨志不回来又是出于什么考量?”

  东星疑云

  事到如今,现在的聚智堂董事长刘源失踪,而杨志去美国已经一年。他的归期难以预料,他屡次在声明中提到的东星时尚广场,变成了家长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虽然杨志声称拥有北京东星时尚广场的使用权、经营权、收益权、物业管理权,所有合同手续齐全。但事发后不久,家长们却被告知,杨志并没有东星时尚广场的所有权。

  东星时尚广场开发方通建合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表示:东星时尚广场是通建合美开发的商业地产,通建合美拥有东星时尚广场的所有权。

  “2015年8月杨志和我们这边的业主说他可以借钱给业主用,业主和他签了转让协议。要想让他发款必须有三个条件:第一个就是签转让协议;第二个就是以三百万左右的一个基数配合他去银行走一个虚假流水;第三个就是把汉(瀚)峰资本的股权变更给聚智堂。原来跟他也熟悉,就按照他的要求帮他做了,但是做完以后他也没有借钱给业主。他就是想用这个广场处理他的债务。也就是说他现在宣称的固定资产实际上这个固定资产根本不属于他因为他没有支付一分钱。”

  这一说法,对于深信“东星广场背后角力论”的家长们,实在是苍白无比。实际上,也存在漏洞。

  因为自聚智堂事件爆发,各项证据就层出不穷。2016年12月14日,北京家长去市经侦总队,经侦总队张队告诉他们:东星的初步审计已经出来,杨志在东星的直接投入是7000万,还有其它形式的投入总额在2、3个亿。东星除了政府部分的以外其余部分的权益基本是属于学费投入。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杨志确实将聚智堂家长的学费投入进了东星时尚广场,并不是如通建合美所说的“没有支付一分钱”。

  同时,周老表示质疑:“东星大厦只需要租金2千万左右,就可以达成《协议》。七千万直接投入,有没有明细账?都投入哪里?还有那个2-3个亿?有没有明细?东星《租金》后期还有人为变化吗?超出《协议》价格范围?还是有别的支出没有说明(是否是挥霍)?还是直接投入了瀚峰资本?”

  关于东星广场,疑点重重,但仅从杨志曾经投入东星7000万这一点,就可以从侧面证实,东星广场并不是像通建合美表示的那样与聚智堂毫无关系。

  非法集资还是金融诈骗?

  在与周老谈话的过程中,他多次试图向记者说明,聚智堂事件属于合同诈骗。并且强调,在这件事上,教育局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周老说,学管老师告诉他,每年聚智堂都向教育局交钱作为担保,说是学费担保。这也是他放心把钱交给聚智堂的原因。

  在交钱之初,学管老师告诉他:“教育局担保你还不放心啊?我们每年给教育局交担保费。”

  可是显然,聚智堂的案例非常特殊,教育局只能监管它作为教育机构的教学资质,而对于它所兼具的金融机构的职能,却无从监管。

  “可是它乱收学费了吧!”周老抗议。“并且,他这个是诈骗,并不是非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我们有合同的,没有履行合同,不是合同诈骗是什么?”

  周老之所以在这一点上据理力争,是因为在法律上,对于非吸与诈骗的受害者,有着迥然不同的责任界定。对于非吸案件的受害者,自身要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

  而海淀区法院将聚智堂事件,定义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从一开始,聚智堂的“感恩免费学”项目就有着深深地P2P印记。拿出一定数额的存款,在聚智堂存放一年,一年以后返还存款和数额数万的学费。这与金融借贷行为何其相似。只不过,在聚智堂案件中,金融机构变成了教育机构,而预期收益变成了返还学生交付的学费。

  而这一身份的转变,让聚智堂的金融行为避开了有关单位的监督。对于一般的金融机构,为了避免造成“挤兑”。金融机构都接受着银监会严格地管控,必须保留20%以上的储备资金。

  也就是说,就算遭遇所谓的“黑恶势力”,如果聚智堂履行金融机构的规定,挤兑事件也不会发生。

  在教育行业,像聚智堂一样预收大量学费的机构不在少数。校长运营圈创始人UncleW,对这一模式的形成有着精辟的描述:

  这一行为来源于他们稳定生源的需求。当提前交的课时包没上完时,家长往往会处于一种思维惰性中,一般会等到所有课时全部上完,家长才会考虑效果以及是否续费。

  因此,尤其是每年开学季,每个机构都会有大量预收学费流入,此时每个机构的帐上都会有大量的现金。

  虽然,这些钱未来会以不同的成本形式流出机构,但如果把这些钱以一定利息放出去的话……

  所以,当教育机构以此方式尝到甜头后,就会有另外一个念头--如何扩大预收额度。

  照这样的思路下去,形成聚智堂感恩套餐,也就不足为奇。

  但问题是,就像周先生质疑的那样,这样高额收取学费,其中的风险可想而知。教育机构在监管上,的确存在欠缺。

  无底洞

  柳先生现在到处打工,用来还清向亲戚朋友借贷的债务。

  周先生依然每天奔走在维权的路上,他本该安享的晚年生活,已经被完全改变。

  而那位身患癌症的家长,她在最近更新的微博里这样写道:“我今年43岁,得了癌症,两年的治疗费花了50多万元,现在还在治疗,老公天天为钱跟我吵架,家里的卖房子的钱已经用完了,我应该继续治疗还是放弃,我也知道后面是个无底洞,不知道要砸钱多少钱,我应该放弃治疗吗?”

  他们都依然在无底深渊中挣扎……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