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今日最强风口,他布局在十年前

2017-11-27 16:59· 微信公众号:君临  君临团队 
   
快克,听名字总让人联想到感冒药。你以为他是个卖药的,其实他是个做电焊设备的。你以为他只会卖电焊设备,其实他本质是个做机器人的。

  这年头已经到了不谈AI也枉然,在创投圈、一二级市场,谈起人工智能人人神采飞扬,个个眉飞色舞。

  在A股,名字中含有“智能”的公司就有23家。不过仔细看下去,多数是挂羊头卖狗肉之辈:

  比如沈阳博林特(002689,SZ),本来是安装电梯的,雄心勃勃的“进军高铁、军工市场,伺机并购海外机器人资产”(这段来自公司官网未来发展规划,非杜撰),摇身一变就成“远大智能”

  又比如说友利控股(000584,SZ),本来是做房地产的,多次更换马甲,从“蜀都A”到“舒卡股份”、“友利控股”,最近听说人工智能有想象力,那就改名叫“哈工智能”吧;

  仿佛人工智能成了一个万能的百宝箱,什么东西都可以装进去,再倒出来就有点石成金的魔力了。

  事实证明,改名救不了那些垂死挣扎的企业。

  频繁更换主业,盲目转行到热门新兴行业,蜂拥而上大干快上,一顿操作并购重组,最终留下的只是满地鸡毛。

  没有夕阳产业,只有不争气的公司。

  反倒是那些深耕一个行业,在充分理解自己本行业特点之后,深挖市场需求,不断创新的企业,虽然喊不出什么“智能”“生态”“互联网+”之类的宏大口号,但是里子却越活越滋润。

  今天的主角——快克股份(603203,SH),就是这样一个企业。

  快克,听名字总让人联想到感冒药。

  你以为他是个卖药的,其实他是个做电焊设备的。你以为他只会卖电焊设备,其实他本质是个做机器人的。

  感觉像周星驰灵魂附体?不,他绝不是来搞笑的。

  提到电焊,你的脑海里或许浮现的是一个焊工,一手拿一把手弧焊,一手拿焊接面罩,一路火花带闪电的景象。

  谁也不会把这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和赚钱联系起来,尤其是在人力成本不断攀升的今天。

  那么做电焊设备的,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但我们看快克的业绩,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68亿元,同比增长27.46%;归属净利润9386万元,同比增长36.26%。

  快速奔跑的秘诀何在?

  进入早,埋头苦干,然后,等到风口来了。

  有多早呢?早在上个世纪的1980年代末,快克的创始人戚国强就进入锡焊装联设备行业了,一浸淫就是30年。

  锡焊技术,并不是普通的焊铁之类,应用对象是以印刷电路板为载体的各类电子模块。

  (锡焊技术的应用,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最开始的时候,戚国强的主要成功方法论是拆解国外的先进设备、生产线,将其国产化,并且依靠低价抢占市场。

  这种路径依赖跟比亚迪的王传福很像,当初老王就是靠一双手拆解了日本的电池生产线,成功跃升为一代“电池大王”。

  在锡焊设备行业打出名堂之后,2005年,快克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进行锡焊机器人的研发和实验。

  这为快克实现一个亿的小目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你要知道,2005年啊,那是多么早的年代,还是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的黄金期呢,廉价打工族充沛的不要不要的,又有几个人会想到要去做机器换人的念头?

  如此这般,快克比中国的机器人浪潮整整早了10年去探索,收集客户反馈,锡焊作业端搭配、系统集成电路设计、控制软件程序编写、应用示教方案……一路细致打磨。

  到2010年,风仍未起,但快克的锡焊机器人系列已经相当成熟。

  比如以下这种:

  (四轴自动锡焊机器人)

  又比如这种:

  (点胶机器人)

  ……等等,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这是机器人吗?!

  是的,这可是工业应用啊,一切以效率、实用为本,可不会像终结者里的T3000,又或者是复仇者联盟中的奥创,那么花哨、科幻。

  但正是凭借这些其貌不扬的锡焊、点胶机器人,快克在当年就实现了 700 多万元销售收入,潜伏成为机器人界的隐形冠军

  于是当几年之后,中国人口红利消褪,用人成本越来越高。2014年,网易新闻出现了这样的报道:月薪七千招不来熟练焊工。

  另一方面,中国低端制造业开始转移,产业升级过程中,对智能精密制造的要求越来越高。

  风呼啦啦的往这边刮起来,而快克,蹲在井口边已许多年,凭借一套成熟的锡焊机器人技术,迅速跑马圈地。

  2

  随着客户越来越多,快克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市场痛点。

  不同的下游应用,对使用场景的需求是有很大差异的,只有适应这种变化才能真正获得客户的认同。

  2013 年,快克正式推出为客户定制的,柔性自动化生产线产品,提供从装联生产线前期设计、设备选择、模块组装的整体解决方案。

  所谓柔性生产,是这么一种概念,比如同样一条碳酸饮料生产线,可能甲客户要可乐不加糖,乙客户要添点盐,丙客户要兑点橙汁……这一切,都需要通过软件和硬件的特殊设计,满足客户的要求。

  就这样,快克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一个智能装联设备及自动化解决方案提供商。

  下游客户,也一步步向3C智能手机模组、汽车电子、锂电池、医疗电子等行业渗透,打进了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大公司生产线。

  比如:京东方富士康、松下、瑞声科技、歌尔股份、台达、舜宇、欧菲光立讯精密金龙机电、法雷奥、麦格纳、史丹利、百得、德赛电池、伟创力等。

  举个例子,手机外观的创新已经进入到白热化阶段,3D玻璃和OLED屏幕今年已经成为旗舰机的标配。

  但是3D玻璃盖板与显示屏的贴合技术,已经成为3D玻璃加工工艺最大的难点之一。

  以iPhoneX为例,一个3D TOUCH传感器模组,要将超过10层不同功能的材料贴合在一起,加工难度非常之大。

  这一度成为了业界难以攻克的技术瓶颈,而富士康采购自快克的3D真空贴合机,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所谓3D真空贴合机,就是将手机液晶屏幕和3D玻璃盖板,放置在真空环境的腔体里,利用气缸压力将玻璃盖板和液晶屏幕完全压合。

  这是解决3D玻璃、OLED曲面屏的贴合,最重要的技术之一。

  3

  中国的机器人公司如今多如牛毛,快克强不强,我们说了不算。

  通过财务指标来跟业界里的其他公司对比一下,或许是最好的一杆秤。

  先说负债。

  快克最新的资产负债率,仅为13.56%,真是漂亮的不像实力派。

  再拆开一看,负债1.07亿元,流动负债1.01亿元,几乎全部是流动负债。

  而在1.01亿元的流动负债中,应付账款3390万元,预收账款3247万元,这两项合计占到流动负债的65.71%。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快克大量的占用了别人的无利息资金,具有这种能力的,一般只有格力这种行业巨头,才能够对上游和下游形成非常强的议价能力。

  再看毛利率。

  在A股,还有另外一家也是做焊机设备的公司——劲拓股份。这两家公司,经常被拿来作比较。

  劲拓股份上市的时间更早,按道理来说,应该是老大哥才对,确实也是如此,劲拓的毛利率高达39.48%,作为一个制造业公司,已经相当了得。

  但是快克呢,2016年的综合毛利率为58.64%,比劲拓这个老大哥要高了19个百分点

  不是劲拓不够努力,实在是快克股份太优秀。

  和A股的其它电子设备公司相比,快克也是一览众山小。

  (数据来源:广发证券

  拆开来看,快克的业务分为两大块。

  首先是传统业务——锡焊装联类产品,这部分非常优秀,毛利率常年稳定在57%以上。

  另一块是工业机器人及自动化智能装备。

  这部分毛利率高达65.15%,更是未来之星,而且营收比重越来越高, 2016年已经占到收入来源的41.52%。

  (快克股份产品线)

  与那些一心想着追逐风口,哪种概念热就往哪里飞的苍蝇公司相比,快克其实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人们常说,早走半步是先驱,早走一步可能就是先烈了。

  快克告诉我们,早走十年,这叫眼光。当其他业界公司仍在摸索着机器人组装的套路时,快克已经将机器视觉作为重点布局的技术方向之一,全力钻研。

  这是通往人工智能的金光大道。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