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几次的A 站再次复活,一家靠知乎来拯救的破站?

2017-11-29 14:09· 微信公众号:快刀三侠  东颖 
   
虽然B站已经傲娇地表示不再把A站作为竞争对手,但国内提到弹幕视频,仍然离不开AB两站。在B站估值越来越高,广告投入越来越大的情况下,一些广告主难免会把关注点转移到A站上。

  11月24日起,弹幕视频网站AcFun持续三天无法登陆,直至27日凌晨,才又又又又回来了。

  在这无法登陆的三天里,虽然A站给出了网站遭受入侵的解释,但很多人都猜测A站这次多半要永远物理性死亡了,毕竟连A站自己都自称为“破站”,从2015年到现在多次因为没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被广电总局叫停。而目前A站依然没有拿到牌照,导致许多人都以为A站这次要被关停了。

  作为一家坎坷的弹幕视频网站,A站在知乎上回答问题的姿势都是这样的。

  不过光卖萌没有用,毕竟现在前有各种政策和监管盯着,后有金主爸爸的盈利需求压力,A站再不努力真要引起人神共愤了。

  ● ● ●

  弹幕视频鼻祖,却被山寨反超

  A站的全称为AcFun弹幕视频网,成立于2007年6月,是中国大陆弹幕视频网站的鼻祖。在A站的黄金时期,不仅拥有大量超粘性的用户群体,还产生输出了金坷垃、鬼畜全明星、我的滑板鞋、小苹果等大量网络流行文化,也是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发源地。

  对,比那家传闻中要上市的B站资历还要老,曾经B站是A站部分人分流出去建起来的,作为A站兄弟避难所存在。但后来因为A站一次大规模的刷屏事件后,许多用户都转移了阵地,以至于到现在,许多A站的老用户都对B站用户充满仇视,觉得他们是叛徒。

  A站的创始人西林三天晒网一天打渔,管理糟糕,发展也一直温吞,到2010年西林干脆以400万元将网站卖掉,去过他有房有车的小日子了。后面的站长继续运营A站也几乎出于相同目的,大家没有想着怎么让A站越变越好,而是想着如何快速变现,最后终于成功地把它拖垮了。

  用户体验糟糕。A站疏于管理,网站经常崩溃,B站也是在这个时机出现的,当时很多人还只是把它当成A站的山寨,但随着后来B站不断改版,提高用户体验,在A站出现大规模刷屏事件后,B站终于立山而王,而A站管理员依然我行我素。在B站全面开放会员注册的时候,A站的注册账号还需要去淘宝买,并且B站投稿视频审核速度快等一系列用户体验的差异,导致许多用户纷纷选择了B站的怀抱。

  视频版权是硬伤。作为视频网站,早期难免都有版权问题的黑历史,但是B站不仅早早取得了《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少了很多后顾之忧,并且购入了大量视频版权,开始“洗白”之路。尤其是B站大肆购入正版动画,导致会员爆炸式增长,而A站迟迟没有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还多次因为版权问题发生撕逼事件。

  商业化后经营理念出错。跟B站早早开始商业化相比,出台对UP主的奖励政策,成立十年的A站目前刚得到中文在线的B论融资。并且在初期阶段,A站的首要任务应该是讨好各路up主,留住原创力量,但它却妄图讨好所有的泛AGG用户,把所有的供应商和消费者混在一起,并且拿一个统一的尺子去衡量,逼着最有战斗力的漫友出走。

  虽然现在大家还把A站排在B站之后,但其实两者的用户活跃度早就不可同日而语。甚至B站工作人员都说:“我们早就不拿它做竞争对手了。”

  ● ● ●

  人事变动频繁、行政处罚、用户出走,

  还有比它更惨的吗?

  2010年A站创始人西林以400万元将网站卖给了现任的斗鱼CEO陈少杰。    2014年年初,陈少杰将A站卖给了杨鑫淼。2014年,奥飞娱乐创始人兼董事长蔡东青、奥飞互动娱乐事业群CEO陈德荣成为A站大股东。2015年8月,优酷土豆用5000万美元获得A站18%的股权,当时A站CEO为孙旻。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6000万美元投资,CEO换成莫然。到了7月,A站又再次迎来最高层人事变动,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

  铁打的A站,流水的CEO。A站频繁的人事变动严重影响了融资进度,一家天天想着内斗和争权的公司,还有什么心思发展业务?

  虽然不断有新资金进入,但这些投资人对于A站的定位以及发展战略并不清晰,几乎没有让A站获得实质性的帮助。反倒因为各种内斗导致内容质量不断下降,老用户不断流失。

  早在2015年11月底,A站就因为未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和《网络文化服务经营许可证》,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擅自从事经营性互联网文化活动等原因,被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通报并处以罚款和警告。

  今年6月,A站再次因为没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被广电总局下发通知关停视听节目服务,此外广电总局还表示A站的大量时政类视听节目不符合国家规定,社会评论性节目宣扬负面言论。A站当时表示将进行整改,健全和完善对视听节目的管理规范。但才过三个月,到了9月份,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再次通报了A站,对A站做出了12万元的行政处罚,再次要求A站对内容节目做出整改。这之后,A站超过15分钟以上的视频内容全部下架。

  A站为何迟迟不购买牌照,让一些人甚至怀疑是因为有人根本不想给A站牌照,而是想直接将其卖掉,毕竟买牌照也需要钱。但作为一个视频网站,无疑内容是王道,视频内容合法经营的牌照都没有,势必造成对其流量和用户的影响。

  说到用户,A站第一次用户大规模出走事件是在2010年,因为大规模刷屏事件的出现,A站上开始出现“B站”是一方净土的言论,许多用户就是那时候转移的阵地。与B站爱护珍惜UP主的各种利好政策相比,A站的不作为也使许多老用户寒了心。情怀和记忆果然重要,但人都是趋利避害的生物,A站可以说在这点上非常不得人心。

  人事变动频繁、行政处罚、用户出走种种因素,极大地阻碍了A站的发展, 但说到底,这些事都是A站自己作出来。发展十年,山寨都要赶超日本同类品Nico的估值,而A站还沉浸在家务事里拔不出身。不得不感慨一句,A站你可长点儿心吧。

  ● ● ●

  商业化进程遇阻

  虽然问题很多,但A站月活跃度用户超5000万,日均IP访问量约369万的数据,仍颇受资本青睐。

  2015年8月6日,优酷土豆宣布领投A站的A轮融资,以5000万元的投资获得了A站18%的股份。5个月后,2016年1月,A站公布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投资。2016年年底,中文在线与A站原股东签署的增资协议显示,中文在线拟以现金出资2.5亿元认购弹幕网络13.51%的股权。按照这个出资额与占比计算,A站估值达到18.5亿元。

  虽然有资本的进入,但A站没钱也是真的。

  在A站披露的财务公告内容里显示,A站的主要业务情况为通过自有流量获得广告和营销收入,同时引导用户粉丝效应产生线上、线下的特征消费。然而,A站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仅为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截止到2016年9月30日,A站的负债总额高达1.48亿元,净资产为-1.12亿元。

  刘炎焱2016年出任CEO后,引入了来自中文在线的2.5亿元B轮融资,解决了A站暂时的生存问题。刘炎焱也表示在今后一年时间里,A站将会尝试“做广告、游戏运营等”。但其后仓促上线的游戏中心,不论从产品形态还是运营策略上,均有赶鸭子上架的嫌疑。PC端、手机APP端和平板APP端三端的入口开发并不同步;在A站参与运营的首款游戏《诺文尼亚》的宣发策略上,各项资源调配也未实现协调统一;和B站相比,A站的游戏中心仍处于早期阶段,完成度尚不成熟。

  2017年6月8日,A站和在A股上市的著名数字营销公司、利欧数字集团签署了战略协议,并举行自己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广告推介会,正式开启了商业化道路。在利欧看来,A站擅长短视频与其服务的品牌商相融合,能将品牌渗透进用户,做到客户想要的品牌年轻化。

  不过随着视频内容监管的日益严格,A站尚未取得牌照,加上这次停站三天事件,势必大大影响其在广告主心中的信誉度。

  加之,A站背后还有奥飞娱乐、中文在线、优酷土豆和软银四家各有诉求的投资人,如何平衡投资人各自不同的利益,也是刘炎焱需要解决的问题。

  问题重重,但优化内容、提升用户留存率等依然是A站要生存发展最基础的建设。

  虽然B站已经傲娇地表示不再把A站作为竞争对手,但国内提到弹幕视频,仍然离不开AB两站。在B站估值越来越高,广告投入越来越大的情况下,一些广告主难免会把关注点转移到A站上。毕竟任何一个类型产品的成功,势必都会迎来同类的竞争,A站的资历和基因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希望A站真的能如它在知乎上所答的那句古诗一样,“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2018全球创投峰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21日
      华栖云
      华栖云
      A轮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21日
      随拍科技
      随拍科技
      Pre-A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20日
      华宝软件
      华宝软件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8月20日
      共识财经
      共识财经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