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赛道、浪潮怎么辨?投资如何不“被骗”?乌镇大会上,这些大佬划出重点……

2017-12-04 20:35· 投资界  Rica 
   
“我个人思考的是三种说法,一种是风口,一种是赛道,一种是浪潮。微软和甲骨文是软件的浪潮,到了谷歌、亚马逊是互联网浪潮,到微信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是一波一波的大浪潮,而不是风口。我们更喜欢大浪潮以及长期赛道,偶尔参与风口。”倪正东说。

  2017年12月4日,在乌镇互联网国际会展中心,以“风险投资和互联网产业发展:下一个风口”为主题的论坛顺利开展。本次论坛由科技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主办,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协办。

  会议上,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金李,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昆仑万维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周亚辉,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围绕“风险投资对互联网产业的价值创造”这一话题进行对话,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总经理戴自更担任本场主持。

风口、赛道、浪潮怎么辨?投资如何不“被骗”?乌镇大会上,这些大佬划出重点……

  以下为对话实录,由投资界(微信ID: pedaily2012)编辑整理:

  戴自更:各位嘉宾好,随着2013年移动互联网的崛起,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创业风潮正在中国形成,风险投资也找到了新的方向和标的。在新的经济领域或经济时代,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都少不了资本的助力,而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更需要风险投资的推动,这也是互联网产业价值迅速提升的一个重要原因。

  目前中国大陆地区早期投资风险投资的资本总量已经有8万亿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投向了互联网产业。直奔主题,首先请各位嘉宾简要地介绍一下你们所在的机构、主要的投资经历和创业经历。

  阎焱:赛富亚洲投资基金的前身是软银,我最早在1994年进入投资行业,2001年到了软银,到2005年独立出去,在中国做了20多年的风险投资,算是中国最早做投资的一批人。赛富在中国投资近400个企业,主要集中在互联网和IT领域,60%投在互联网IT,30%投在医疗健康,约10%投在新材料、新能源。中国之外还投资印度,占基金20%的投资额度。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伴随着中国风险投资亦步亦趋地发展起来,中国目前的几个互联网行业巨头都是靠外资投资发展起来的。中国风险投资发展比较强势的时期是在2007年,发展幅度比较快的是在2010年以后,这几年的步子是非常大的。刚才戴总讲的,现在VC/PE里8万多亿资金差不多占到中国GDP的10%,其中四分之三有政府背景和政府主导的基金,真正做风险投资的并非这么多,大基金还是做后期的多一些。但无论如何,现在中国做风险投资仅次于美国,但中国占GDP的比重甚至超过美国了,将在二级市场的基金再加上一些未登记的民间的钱,加起来已经超过美国了。所以这些年中国互联网企业的长足发展是与中国的风险投资、PE投资的发展是有紧密关系的。   

  戴自更:下面有请倪正东先生讲一下您的投资经历。

  倪正东:感谢戴总。我是1997年进入这个行业,当时在清华办创业大赛,今年是进入这个行业的第20年,清科是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我的唯一一份工作,

  以前清科是一个“杂货店”,现在变成了一个风险投资行业的“百货商场”,清科一方面是基础业务,数据、研究、咨询、媒体、培训等,VC行业需要的我们都提供;另一方面,清科也做投资,投出200多家公司,有20多家公司上市了,今年有三家公司上市。我们也是50多个基金的LP,这一速度还会加快,每年以30—50家增长。过去20年,作为一个创业者、作为一个“后来”的投资人,我见证了风险投资的发展,也见证了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包括亚辉都是中国的风险投资和互联网发展的巨大受益者。

  戴自更:下面有请亚辉说一下。

  周亚辉:相比他们,我算是晚辈。2006年、2007年创业的时候,我还去找过阎焱投资,被他们拒绝了。现在我转过来做投资,从2015年开始,我们投资的方式是每年给自己定一个主题,比如2015年主题是投消费金融和互联网金融,在美国上市的趣店等是现在互联网金融的佼佼者。2016年定的主题是社交娱乐与快速崛起的新型移动内容,所以投了映客、快看漫画,2017年定的主题是跨境电商,所以投了中印之间最大的跨境电商,明年的主题就是投移动教育,这是一个过程。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成绩还是非常不错的,运气比较好。

  戴自更:下面有请朱总介绍一下。

  朱啸虎:金沙江专注于互联网的早期投资,投资比如去哪儿、滴滴、饿了么

  戴自更:金教授是研究互联网风投方面的专家,那您对目前国内的互联网投资方面有什么见解跟大家分享?

  金李:以前在美国时就开始研究互联网、VC/PE,我在哈佛商学院教学十多年,2012年回到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我也是北京大学国家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同时是学术界的研究风险投资的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的会长。2007年左右,中国的VC/PE快速发展,过去十年里,中国资本市场又取得了长足进步,这背后制度上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自身资本市场的发展所带来的一个巨大影响。 

  2007年中国资本市场主要问题是退出通道不畅通,大部分机构从国外拿钱,最后从海外退出。2007年国内顺利完成股权分制改革以后,加快了金融资本市场的创新速度, 2009年左右创业板开闸,国内的退出通道终于打开了,大量机构开始酝酿建立基金,即使是国外的老牌机构也开始做国内人民币基金,整个国内市场的深耕力度,因得到大量资源的支撑,其实是做得非常好的。

  过去十几年,假如有上、下半场说法的话,2007年之前是上半场,2007年之后是下半场。在下半场中,国内机构做得越来越好,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一些虽然最初来自于国外,但长期深耕中国资本市场,对中国创企、企业家需求有深度理解的机构,包括软银赛富、红杉,这些机构能够成功是看到了中国发展既有和全球资本市场类同的地方,但同时也有很多中国资本市场的特色。某些以海外方式进入中国做市场的,如果不接地气,那在2007年以后发展并不是非常顺畅。

  戴自更:谢谢金教授,过去的一年互联网产业的小风口起起落落,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创业遍地开花,如共享出行、消费升级、健康教育、人智能,还有硬科技、黑科技等,有非常优秀的项目涌现出来。

  请问嘉宾,您认为过去一年互联网产业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这些变化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有哪些?过去一年你们投了什么样的互联网创业企业?

  阎焱:大的方面,一个是纯粹互联网企业,比如百度、腾讯,一切交易的商业活动都可以在网上完成。大的仗打的差不多了,而用互联网来改变传统行业,这个战役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的机会。最近讲的比较多的就是人工智能,但人工智能的改变有前提条件,除了大数据之外,有几个前提:

  第一,芯片技术的发展。计算机处理能力越来越强,而且从CPU到GPU,计算能力大幅提高。

  第二,互联网无处不在。

  第三,5G。我看过一些DEMO,5G的流量速度要比4G大很多,2019年在一些主要城市就会有5G的商业布局了。当高速网络布局以后,它不是用来传微信和电邮的,很多视频、大数据处理能力、AI都可以在网上进行,所以今后两年5G布开以后,AI到处理的技术会对传统行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我想今后几年互联网对于传统企业的改造变化会非常大。

  戴自更:即将过去的2017年,投了什么?

  阎焱:大同小异,AI方面物联网,我们投了一个物联网的安全公司,这是大家关注比较少的,目前投的还是涨得很快的。

  戴自更:熊总,您也来介绍一下机构情况,还有第二个问题,过去互联网产业发生了哪些变化?你对哪些类的互联网产业比较关注?

  熊晓鸽:我认为互联网在过去一年多带来最大的变化是更加注重健康。我特别同意刚才提的5G技术,这是未来一个投资机会和亮点。中国在3G和4G的布局和应用方面已走到了世界前列,中国4G的基站占全世界市场份额的60%以上。而美国虽然在研发上走得比较快,但它在商业的普及应用方面比中国慢很多。  5G的出现一定会对互联网投资,尤其在工业互联网等B2B方面起到巨大的改变作用。

  对于IDG公司本身来讲,去年是历史上变动最大的一年,因为IDG董事长在四年前过世了,家族准备将公司全部出让,取得的钱用来支持MIT脑科学研究,包括美国、印度、韩国、越南、中国的业务,中国的业务是最大的。IDG业务变化很大的一点是特别关注中国,现在是胸怀祖国、放眼世界。IDG过去投了BAT中百度、腾讯,这些公司都非常了不起,但更重要的是,他们是中国的公司,主要销售额95%以上来自于中国。第二,我认为未来的5G技术应该投出更多的2B模式,多一些传统业务+互联网策略。最后,我们做了很多跨国并购,做了更多的“互联网+”方面的投资。

  倪正东:其实我也一直在思考,风口是每年都变的,今年对清科创投来说主要是“互联网+产业”、“产业+互联网”、人工智能,2017年投出30家公司左右,基本是“教育+互联网”,“互联网+消费”、“互联网+医疗”等领域,纯粹谈互联网有点空,互联网加上产业后能够享受到技术带来的变化以及互联网带来的好处。

  今年我们投了那么多案子,估值涨得最快的一个公司,我们刚投,钱还没有打,新的一轮已经融完了。三个月之内融了三轮投资,这个公司是做互联网教育的,加了一点人工智能的概念,就很受追捧。这个公司做得确实不错,无论“互联网+”还是“+互联网”,再加上人工智能的支持将会带来很多新机会。

  周亚辉:2017年我自己比较敏感的领域是人工智能对各个行业的赋能,现在是一个快速崛起的领域。今年之所以投印度最大的跨境电商,并不是因为它是电子商务,而是它将人工智能的技术应用到电子商务,作为电子商务的平台是全世界用得最好的。创始人的导师是全世界研究电子商务人工智能方面最厉害的学者,我们就很坚决地投这个公司,从现在状况来看也是发展得非常好的。我之前说过,未来要做100亿美金的公司都要靠科学家。

  戴自更:2017年也是朱总在创投领域中的一个新的高点,您对过去和即将过去2017年了互联网投资方面有什么看法?给你留下哪些印象?

  朱啸虎:今年最火的是新零售,两个趋势,一个是线上流量太贵了,无论是新零售还是共享经济,都是从线上反过来往线下导流量。90后和00后的消费行为和用户行为对整个零售产生很大的影响,我们在新零售领域投了5、6个项目,新零售分成好几个打法,一种是像阿里盒马鲜生重资产的模式,他们提供非常好的用户体验以及很好的产品,资产很重,部署起来很慢,到今天为止阿里盒马鲜生还没有多少店出来,稍微轻一点的是无人便利店,再轻一点的是无人货架,还有与滴滴合作,将每一辆滴滴快车转化成一个便利店,这是互联网打法,重新部署销售网点的打法。

  另外一种打法,利用互联网技术赋能传统零售转型做新零售,因为中国线下有600多万个零售网点了,用互联网方式去重新开发新的网点是很难也是很慢的,你很难及时开1000个店,小米号称在三年之内开1000个线下门店,这已经很厉害了,但相对于600万个网点来说还是杯水车薪的,所以利用互联网技术去赋能传统零售是一个非常好的切入点,我们在这个方向上也投了2、3家公司。

  戴自更:在座嘉宾,你们进行互联网产业风险投资,最关注的是这个企业或这个创始人的哪些特质?你们如何才能帮助这些互联网企业实现成长价值的最大化?

  阎焱:做投资至少要看三点,一是看你做什么事,二是看你做什么东西,是产品还是服务,三是看人。

  做投资,大家看产品、看做的事,你在这个行业泡几年以后看走眼的也有,但相对来讲比较容易一些。看人是比较难的,我在这个行业也算是经营了二十多年了,看事看走眼的不多,但到今天我也不敢说,看一个人看准了,总是感觉时刻有被骗的感觉。做投资行业就是这样,上来就跟你说得风风火火的,做的时间越久,胆子就越小,时间久了以后,见人到颤。所以如何将人变好,说不出来,非得要看一眼,要有一种感觉。

  熊晓鸽:第一,做投资没有任何神秘的东西,就是一份工作,在现在的中国做投资难在哪里?今天中国的风投基金是全世界最多的,在中国私募投资协会注册的有2万多个,管理6万多个基金,平均每一个团队管了3只基金。但这里边管人的真正做了多长时间呢?我觉得都不够长。对于管理基金来讲,真正值钱的、有用的是吃过亏的经验,教训是很重要的,最有钱的资产是赔过钱的教训。IDG资本要做一个百年老店,现在做了25年,还有四分之三的路要走,怎么能够保证它持续走下去,这是要思考的一个问题。刚才阎焱提到的,对市场、对产品、对人的观点,我都同意,除此以外创业当中非常重要的素质:第一,身体要好,因为竞争很强了以后,必须要有很好的体质;第二,要有锻炼身体的习惯。最后,好的心态非常重要,因为创业成功是一个小概率的事情,失败反而是大概率事件,如何面对挑战以及中间出现的挫折,保持一个乐观的心理,这是很重要的。还有一点,我们需要竞争,同时竞争对手之间要互相尊重,学习竞争对手的长处。

  戴自更:金教授,您认为创业者或创业项目具备哪些特征就值得投资,刚才两位讲的是从投资人的角度,那您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讲,哪些企业该投,哪些企业不该投?

  金李:其实投资这个行业跟其他的行业一样,要想做到基业常青,就必须要不断地与时俱进,无论是对人的看法、对投资的项目、行业。大家都在说风口,可是真的等到风口来了,恐怕已经晚了,布局需要一种长远的眼光。同时,这个市场本身也在不断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原先的很多经验还得不断地去调试。

  倪正东:最开始做投资时,觉得故事挺好的就投了。十多年之后投了200多家公司,也有很多死掉了,死掉之后交了学费,我就会越来越深刻地发现,投资就是投人和事,人比事重要很多,但看人确实比较难。你在这个行业时间越久,对于人的判断越来越难。

  周亚辉:虽然我做投资时间不长,但明显感觉到时间久了,越做越保守,我觉得看人不难,创业者是男性的话看三点:第一,他是否善良,一个善良的人的命会比较好;第二,有无情怀;第三,学习能力。这些条件都可以满足的创业者一般都可以走出来,除非他自己选择的战场特别差才走不出来。

  但我自己认为比较难看的是两种人:第一,外国人难看懂,因为大家的教育背景完全不一样,我觉得看美国人很难看,我自己在美国也赔过很多钱,很简单的一个道理,美国的这些创业者从小训练演讲能力。

  第二,女性创业者很难判断。因为男的创业群体比较多,会相互影响,最后创业者的数据会慢慢趋同,因为这个群体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女性创业者很少,她们的经验相互影响的也会比较少,所以比较难判断。

  朱啸虎:我只有一点补充一下,我认为创业者格局还是非常重要的,他能否将用户的利益、员工利益、股东利益放在个人私利之上,这一点非常重要,这完全决定了创业者能走多远。

  阎焱:我更正一下,不能用“被骗”这个词,创业者基本都是激情洋溢地讲故事,大多数的投资人也相信故事,比较难判断的就在于讲的故事当中,逻辑上是不是站得住?

  戴自更:最后一个问题,接下来在互联网产业你们会投哪一类企业?或者说下一个风口的互联网产业是哪一个,你们会在这方面重点着手和布局的?

  阎焱:我本人特别在意“风口”一说,其实“风口”一说是蛮误导的,但时代确实有它的趋势。为何会形成趋势?有很多的原因。比如O2O,互联网改变传统的经济,其实它的根本原因在于计算能力、芯片处理能力的提高,再加上5G开始应用。当然,在中国大的课题还是互联网对于传统行业的。

  熊晓鸽: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机会,乔布斯、比尔盖茨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当时抓住了PC的风口。后来出现的FACEBOOK、GOOGLE,他们是抓住了PC互联网的时代做了一些事。今天的风口是无线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和应用,5G未来对于工业互联网,甚至娱乐、医疗、农业等方面都会改变很大。工业互联网是我们很看重的一个机会,当然并不是说不做消费互联网,其实到今天为止,互联网公司巨大的成功主要是来自于消费互联网,从美国到中国都是这样的,但很多没有受到关注的领域也有很多机会。今天我跟张勇坐在一起,他说双十一阿里巴巴的业务做到200多个国家,我说占总销售额多少?他说大概5%左右,这就说明我们在海外的扩展还有很多的事情可做,所以,国际化也很重要。   

  金李:我的观点跟熊总讲的很像,我们现在到了“互联网+”,加到实业、制造业或传统行业当中,将它全面地进行提升与改造,这其实也是创造最大的场景,因为投资时要讲真正的应用。纯互联网包括消费这一块已经做得很多了,但跟实体结合有巨大的机会。物联网所带来的巨大革命正在改造中国各个行业,真正提升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我认为这是最大的风口。

  倪正东:我个人思考的是三种说法,一种是风口,一种是赛道,一种是浪潮。我认为微软和甲骨文是软件的浪潮,到了谷歌、亚马逊的时候是互联网浪潮,到微信的时代,2012年左右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是一波一波的大浪潮,而不是风口。现在的一波浪潮是信息技术的延伸,即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不是一个风口,而是5年、10年内会继续改变生活,改变每一个产业,这是一个大浪潮。

  另一方面,赛道。有的赛道比如教育、医疗,它十年前是赛道,二十年后还是赛道,我们要参与大浪潮、要坚持赛道,所以会选择1—3个赛道是长期投资的。

  至于风口,它是不断变化的,有的是假风口,有的是真风口,去年年初很多公司投了AR/VR公司,今年也不再说了,但也有风口与赛道交叉,如互联网金融,在2013、2014年投互联网金融是最合算的,我们投了融360等。所以我们更喜欢大浪潮以及长期赛道,当然也偶尔去参与风口。

  周亚辉:工作重点紧紧抓住五个关键词:

  第一,人工智能。

  第二,科学家。你每年需要去拜访很多科学家,将自己想象成一个商人或企业家,科技成果在哪儿会有市场?然后再去找这些市场有哪些创业者在创业,如果遇到这样的创业者就赶紧拍板。

  第三,同行业的佼佼者。

  第四,医疗。我认为医疗30年会有翻天覆地的改变。

  第五,教育。基于中国现在的社会,中国教育的消费潜力是必需品,该买的都买完了,在非必需消费品方面会有很大提升。

  朱啸虎:从大的方向来看是很清晰的,有两大周期,未来十年一定是人工智能赋能的各种各样的智能连接设备终端的十年,今年谷歌Pixel手机以及华为手机等都是非常标志性的事件,与十年前苹果第一代的,在用户终端上的芯片可以做很多事情,谷歌的Pixel手机就可以在手机上做同声翻译了。苹果第一代在2007年出来以后,在2009出现风靡全球的游戏疯狂的小鸟。现在是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根据历史会出现类似的应用。

  熊晓鸽:中国有很好的环境,但宏观上和全世界比起来,在中国做投资和创业,其实有一些机会是没有办法去参与的。

  戴自更:互联网产业的价值创造,很切题。还有一点时间,不知道有没有这里的观众要提问的,跟台上的嘉宾互动一下。

  提问:首先感谢戴先生给我提问的机会,首先问熊老师,我们知道摩拜单车,不是关于投资的,而是你来乌镇那天晚上,我追了你一个问题,你说如果我能再遇到你,你就回答这个问题。

  熊晓鸽:任何一个投资不是炒股票,我们是希望投一个行业能持续稳定地发展下去,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很多基金,通过IPO或股权退出以后还能够健康地发展,这是我们第一件想要做的事情。第二,因为我出生成长在钢铁厂,钢铁厂的废钢钢管只能回炉,再炼钢,再冷却,加热、再轧,这中间会浪费很多的电、煤炭以及水,过去IDG没有投风力发电,因为要建设柱子、桨叶就要消耗很多能源,它发出的电能否抵消生产这些设备所带来的污染,这需要找能源方面的专家来算模式。昨晚我跟伙伴也聊了,并不是我对它不感兴趣,如果我弄明白了就肯定会投。你问什么时候上市,你问朱啸虎,他投了。

  朱啸虎:中国核心城市的汽车加油站同比下降5%,对能源的节约是非常明显的,而且今天共享单车的市场规模已经很清晰了,对标中国的公交车出行,中国现在共享单车出行3.5亿次,所以共享单车在3—5年之内每天做到1—2亿人次的出行非常有可能。

  提问:感谢戴总,我的问题很简单,现在金融科技行业和领域被各位投资大佬们特别看好,为什么?我再明确一下,金融科技现在提到的区块链行业,不知道各位老大有没有了解,怎么看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情况?

  朱啸虎:我们对区块链比较保守,没有看到特别实际的,不知道哪些必须要用区块链解决的应用场景,从我个人来看,目前还没有看到必须要用区块链去解决的场景。

  我们在波士顿投了一个区块链公司,高盛也投了,现在取得了纽约州所有金融的牌照,而且很多国家都在采用,当然它还没有进入到中国来,但这个公司的发展还是蛮好的。中国加入SDR,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的一种,还是很有发展前景的。但中国何时能做,何时能够采用这类技术,我想政府会在适当的时间作出比较好的决定。

  阎焱:区块链的本质是“去中心”的,中国禁比特币,也没有说禁区块链,可能有相关的风险,中国老百姓知道得不多。但这个趋势的发展还是很重要的,尤其在未来经济越来越国际化、越来越一体的形势下,比特币的发展还是前途很大的。我们不要盲从,但也不要说一下就禁了。无论如何,“去中心”技术在未来的发展空间还是非常大的。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15日
      考试星
      考试星
      Pre-A 6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5日
      红芯Redcore
      红芯Redcore
      其他轮 25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5日
      123看房
      123看房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8月15日
      全应科技
      全应科技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