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败光”120亿,背后的真相远不是“败家子”三个字那么简单...

2017-12-11 15:06· 微信公众号:创业智库  唐一 
   
这一代的富二代富有朝气,不同于其父辈踏实肯干求事业的态度,觉得他们有时代局限性。问题是,这些天生拥有大笔资源的富二代们,何尝不是同样有着自己的时代局限性?

  先给大家介绍两个人:

  一个仗着家里有钱,从小就不爱读书,经常逃学出去玩,22岁接过家业,父亲留下的企业不好好办,只爱在资本市场赚快钱,还砸大钱娶了女明星。

  10年后,父亲留下的企业破产了,自己所有身家都败光,欠下一屁股债,还被法院限制出境,成为“老赖”。

  另一个人,在父亲去世后接过家业,但只是名义上的掌权,实权掌握在几个创业元老手上,只要他们愿意,分分钟能把企业的资产转移走。

  可以说,此时的处境如同朝代更迭,“孤儿寡母,大权旁落”,凶险莫过于此。

  在旁人看来,他只是“付不起的阿斗”,迟早会被扫地出门。谁知他居然懂得暗中借助祖父的权威,利用创业元老之间的嫌隙,用离间计先后把他们排挤出局,自己重握大权。

  之后,经过他的一番运作,把父亲留下的资产翻了3倍,27岁就凭着125亿身家,成为山西首富!

  看了上面两段描述,是不是觉得前一个是个名副其实的败家子,后一个是个年轻有为的实干家?

  然而,这两段文字,说的都是同一个人——李兆会,1981年出生,2003年父亲去世后接过父亲留下的海鑫集团,2008年以125亿身家成为山西首富。

5年“败光”120亿,背后的真相远不是“败家子”三个字那么简单...

  2014年,他的海鑫集团宣布破产,日前因为一笔逾期未清偿的2.16亿元债款,负有连带责任的李兆会被限制出境。

  更让人唏嘘的是,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曾经身家125亿的他,名下已无财产可供执行。

  有人说他,他是败家子,把父亲所有的心血都败光了,但真的是个败家子,怎么能够收揽所有大权,还赚得120亿身家?

  其实,5年“败光”120亿,背后的真相远不是“败家子”三个字能解释的,且听唐一向你细细道来。

  父亲突然去世

  22岁成为40亿集团掌门人

  2003年1月22日,农历腊月二十,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枪案——海鑫钢铁集团董事长李海仓,在办公室被人开枪射杀,凶手随后饮弹自尽。

  据说,凶手冯引亮是李海仓的好友,看着李海仓财富不断增加,自己的事业却一步步走向低谷,于是和李产生矛盾,最后把李射杀。

  李海仓

  当时,海鑫集团是山西第二大钢铁企业,也是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员工近万人、资产总值达40亿元。这样一家企业突然失去掌门人,影响到方方面面,各方面都希望尽快推出新掌门人。

  枪击发生时,李海仓只有48岁,正是年轻力强,完全没想过自己会死,所以没留下什么遗嘱。

  不过,李海仓没留下遗嘱,却留下了一个几乎定好让谁接班的股权结构——当时海鑫钢铁大约有7个股东10个创业元老,李海仓一个人就独占了90%的股权。

  因此,根据继承法,李海仓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拥有54%的股权,在李海仓的父亲李春元的支持下,当时年仅22岁,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大学都还没毕业的李海仓独子李兆会,成为了拥有近万员工的海鑫集团掌门人。

  被迫接班却2年大赚20亿

  24岁用计夺得企业大权

  李海仓去世时,李兆会正在澳大利亚留学,接到一个隐晦的电话后立刻回国,在飞机上看报纸,才知道父亲的死讯。

  起初,李兆会只想安安心心做个富二代,没想过接班的事情,因为觉得做董事长“太苦、太累”,所以从小到大他就不爱读书,只爱整天整夜在外面玩,初中毕业就被父亲送到国外。

  李海仓拥有海鑫90%以上的股权,除了李兆会,没有更合情合理的接班人,李兆会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说:“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它败在我手里。”

  接班初期,李兆会就像换了个人,一改往日贪玩的习气,全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

  连续好几个月他都在连轴转,不是出差谈生意,就是带领核心团队熬夜工作,经常熬到凌晨三四点,第二天照常工作。

  此外,他还对公司部门进行了局部调整,成立了人力资源部,开始刻意吸取家族外的人才。

  上任没多久,他就定下了未来工作方针:“精诚团结,稳定人心,内强管理,外固网络。”

  由于工作勤奋、措施得当,再加上当时钢铁价格暴涨,海鑫钢铁在李兆会掌舵的头两年发展得相当不错。

2003年,海鑫钢铁的资产总值达到50多亿元,上缴利税超过10亿元,是历史上发展最快和最好的一年。

2004年,海鑫钢铁的资产总值更是达到70多亿元,上缴利税12亿元,还成为当年度中国民企中的“第一纳税大户”。当年8月,海鑫钢铁还在即将兴建的跨海大桥——杭州湾跨海大桥原材料招投标中一举中标。

  一连串亮眼的业绩,李兆会让公司内外的质疑者哑口无言。

  然而,哪怕李兆会干得不错,头衔也是董事长,但实际上只是个幌子,公司实权都落在创业元老辛存海和五叔李天虎手中。

  只要他们愿意,随时就能把海鑫的资产移走。企业更迭与改朝换代如出一撤,所谓“孤儿寡母,大权旁落”,凶险莫过于此。

  于是,年仅24岁的李兆会暗中借助祖父的权威,利用五叔李天虎和辛存海之间的嫌隙,离间二人,先后把两人排挤出局,请了自己的六叔和妹妹给自己打下手,完全掌控了海鑫钢铁。

  至此,海鑫钢铁正式进入“李兆会时代”。

  醉心投资,不爱实业

  2年大赚4亿

  之后,海鑫钢铁就在李兆会的带领下一路腾飞了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不少海归回来的富二代,其实很不愿意做实业,每天要盯着生产销售、成本控制一大堆东西,还得和各界搞好关系,哪有在资本市场下个指令那样简单时髦?

  就像王思聪,他爸搞房地产,他就去做投资公司,虽然高风险,但是高投入、高回报,看起来逼格还特别高。

  所以,李兆会也是如此,他一开始就不喜欢钢铁这个行业,上位时就说,唯一的追求就是不落下一个“败家子”的名声。

  知乎有个做过海鑫五六年业务的网友透露,李兆会有一句话经常说——“我其实根本不想干钢铁”。

  这种话自己知道就好了,李兆会偏偏要到处说,而且不论任何场合——和合作伙伴说,和客户也说——甚至有一次要和客户签署长期合作协议的见面会上,他也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由此可见,李兆会真的很不喜欢这一行,在这一行做出一点成绩后,他就把目光投向了资本市场。

  2004年,李兆会以6亿拿下民生银行1.6亿股,2007年上半年抛售,套现超过10亿元。

  对于一个25岁的青年来说,这种赚快钱的经历具有致命的诱惑力。

  其实,如果李兆会一开始就投资失败,或者没这么顺利,或许他会更认真地审视自己在这个企业的定位。

  有些错,你现在不犯,以后也要犯,而且代价更大。

  刚好此时,李兆会钢铁主业遭受挫折,投资60亿元兴建产业园,却因为资金紧张,项目中断,前期投入的10亿打了水漂。

  这一胜一败,自然不难发现,实业没那么容易干,还是投资赚钱简单。

  于是,李兆会将精力放在了投资上,一年有一大半时间住在北京,远离工厂、远离客户,寻找着快进快出的各种机会。

  不少人都说,海鑫是因为李兆会炒股炒亏了,纯属无稽之谈。

  有媒体详细梳理了李兆会炒股的每一笔交易记录,最后测算出:李兆会历年炒股总投入40.589亿元,截至2014年二季度,其股票及套现总值为83.035亿元,投资浮盈高达42.446亿元

  在2007年10月16日A股走入大跌势之前,李兆会已基本停止买入并大量卖出,到2009年之后则基本从股市抽身。

  靠着在资本市场上的业绩,李兆会的身家水涨船高,2008年他以125亿元身家成为山西首富,2012年以120亿元的财富位列少壮派富豪榜第3名。

  2010年,他高调迎娶女星车晓,一时风光无限。

  只顾副业,不理主业

  最后企业破产、财产清零

  掌门人只顾着炒股,海鑫的命运,自然可想而知。

  掌门人无心管理,长期定居在外,很少回厂,管理层又是一片混乱,企业经营和家族冲突混成一团,这样的企业能搞好就是奇迹。

  所以,这才是海鑫最后走向衰败的根本原因。

  而且,李兆会还把海鑫当成自己投资的输血工厂。

  虽然搞投资没错,企业也是你姓李的,但无限抽调家族企业的资金去拓展项目,如果钢铁行业陷入衰退、现金流紧张时,岂不是主业和副业都难以保存?

  中国钢铁行业在李兆会入行之后,盛极而衰,产能过剩,再加上铁矿石价格上涨、2008年金融危机,陷入全行业亏损状态。

  钢企上市公司的净利润率,也从2004年的8.39%下降到2013年的0.48%,而与此同时,全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却从48.27%上升到2014年年底的65.94%。

  尽管李兆会进行了许多挣扎,但海鑫钢铁的亏损和负债持续在恶化之中。

  李兆会的好友史玉柱则透露,当时“银行抽贷40亿,导致其流动性出问题;15%贷款利息,导致其负担较重”。

5年“败光”120亿,背后的真相远不是“败家子”三个字那么简单...

  哪怕炒股再赚钱,海鑫也撑不下去了。2014年3月18日,海鑫钢铁全面停产,厂区内的煤场和电厂也已停工,公司拖欠员工工资达好几个月,欠缴当地政府的税金则更是超过了亿元,与海鑫钢铁有业务往来的债权人纷纷上门。

  海鑫钢铁内部也陷入了混乱,当年5月8日,几百名员工掀起了第一次集体讨薪行动。

5年“败光”120亿,背后的真相远不是“败家子”三个字那么简单...

  2014年11月16日,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正式裁定受理海鑫钢铁集团4家债权人对海鑫集团的重整申请,标志着海鑫集团破产重整进入法律程序

  最终,河北建龙集团对海鑫集团实施并购重组,海鑫集团已于2016年点火复产,但这已经和李兆会无关了。

  2017年,因为一笔逾期未清偿的2.16亿元债款,负有连带责任的李兆会被限制出境。

  更令人唏嘘的是,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曾经身家125亿的他,名下已无财产可供执行。

5年“败光”120亿,背后的真相远不是“败家子”三个字那么简单...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

  很多人都说,李兆会是一个败家子,但我觉得这种说法有点绝对了,海鑫的破产,并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因素。

  钢铁行业不景气、家族矛盾混乱,作为掌舵人的李兆会本该力挽狂澜,却一错再错,最后寒冬到来,连个取暖的棉袄都没有,最后只能落得个路边垂死的境地,可悲可叹。

  这一代的富二代富有朝气,不同于其父辈踏实肯干求事业的态度,觉得他们有时代局限性。问题是,这些天生拥有大笔资源的富二代们,何尝不是同样有着自己的时代局限性?

  最可惜的,还是闻喜县近万名员工,海鑫破产之后,整个县的经济都遭受了致命打击,即便2016年复工,又有多少人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呢?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4月20日
      信析宝
      信析宝
      C轮 5000万美元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码高机器人
      码高机器人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先农氏
      先农氏
      A轮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布洛克
      布洛克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