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到线下音乐演出,影视剧IP开发还存在市场空缺

2017-12-13 07:47· 微信公众号:读娱  林不二子 
   
因此可以说,在从电影到音乐会的开发上,市场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待着一个先吃螃蟹的人来耕耘这个IP开发的空缺了。

  配着电影画面听原声交响乐表演,本该是很享受的一次现场体验,可近期几场“爱乐之城音乐会”却没能达到这种效果。“爱乐之城音乐会,没想到变成重看电影,现场配乐好尴尬,音效不好还频频错拍…也太坑了吧你们…”微博某用户评论道。

  这条微博该用户也@永乐票务,随后永乐票务客服回复表达了歉意,之后用户进一步追问当天是哪个乐团进行的表演,客服回复“抱歉,没有相关信息”。作为该演出主办方永乐演艺的同袍公司,以及相关票务售卖方,永乐票务竟然说没有演出乐团信息,这种不合常规的行为也为这场极其混乱又不专业的演出作了注脚。

  这就是一次赚快钱的行为

  作为这次音乐会的IP,电影《爱乐之城》被不少杂志评为2017年十佳电影之一,在今年第89届奥斯卡上赢得6项大奖,成为本届最大赢家。尽管其喜剧歌舞片的类型在中国偏冷门,但也以2.47亿的票房在中国收官,豆瓣上33万人参评得出8.3分,好于90%歌舞片、92%爱情片,可以说是一部口碑、票房双丰收的优质电影。

  在海外,这样以音乐为核心的电影都会自然向线下音乐会拓展。今年3月,电影相关工作室宣布“LaLa Land in Concert”音乐会5月在好莱坞露天剧场(Hollywood Bowl)正式上演,由奥斯卡获奖作曲家JustinHurwitz指挥,电影多首原声音乐将由管弦乐团、合唱团、爵士乐队等百位乐手共同演奏,官方还准备了盛大的烟火,配合营造电影中的梦幻和浪漫。同时“La La Land in Concert”也将开启世界巡演,走进英国、加拿大、墨西哥、意大利等国。

  前面提到的“爱乐之城演唱会”正是“La La Land in Concert”的中国版,由永乐演艺引进版权并在上海、重庆、北京、广州举办,然而这场中国的音乐会,不仅没有继承其电影的好口碑,并且和海外专业的阵容和精心的准备相比,国内的这次音乐会实在是山寨了些。

  据微信公众号影乐志整理的信息:

  12月3日的上海场,交响乐队部分是由上海爱乐乐团担当,爵士乐队尚无法考证。

  12月6日的重庆场,交响乐队部分是由重庆交响乐团担当,爵士乐队尚无法考证。

  12月8日的北京场,交响乐队由中央音乐学院大三、大四本科生,研究生,有经验的退休乐手等人员组成的“散团”。爵士乐队是由一批较为知名的爵士乐手组成(可能是团体,尚无法考证),能查到有乐手还曾在北京的BlueNote献艺。

  12月10日的广州场,据了解,交响乐队是由部分星海音乐学院的学生,以及部分广州交响乐团的乐手(广交乐手是否参与尚无法完全考证)组成,爵士乐队也有部分学生参与。

  同时影乐志也提到,在这次演出中留给乐团与指挥排练磨合的时间并不充足,重庆、北京场是2天,广州场是1天,并且排练中没有音画同步设备,也给乐团在最终演出中如何配合画面表演增加了困难。

  在以上这些因素下,北上广重四地的“爱乐之城音乐会”都出现了程度不同的车祸现场,有的走音有的抢拍,给部分热爱音乐的观众留下了极差的现场体验。

  读娱君认为这是一次及其不专业的演出,其不专业并不在于演出人员的资历不够深,而是在准备过程中显露的种种问题,仅从在宣传中对演出乐团只字不提就不难看出,主办方仅是想利用《爱乐之城》品牌赚一次快钱,所有可能不利于卖票的情况都回避,哪怕是观众有权知道的表演者信息,也会以“没有信息”回复。

  “爱乐之城音乐会”,一次对口碑和IP的消耗

  首先对于IP是一种消耗。凡是认为这次演出车祸的观众,对于“爱乐之城音乐会”这个品牌一定是不再信任的,这种不信任甚至会蔓延到其他电影音乐会的演出上,而许多成熟的电影音乐会品牌都是季度性举办的,那么可能撑得起多次巡演的“爱乐之城音乐会”,能否进行第二次中国巡演,举办时还有多少人买单都是个问题。

  其次,对于用户的审美培养也是起到消极作用。目前中国大部分观众对交响乐的欣赏水平仍然不足,无法辨别一场演出是好是坏,即使在出现明显跑音、抢拍的情况,很多观众也听不出来。这本不是观众的问题,但如果演出总是低水平的,中国观众接触不到高水平演出,那么音乐审美水平也无法提高。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这种对演出呈现专业度的不在乎,长远来看是危害演出行业的。因为用户不了解高水平演出,演出主办方就可以不断的提供低制作演出糊弄观众,从而使市场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优质的演出人员得不到更高的回报,会促使中国演出人员的整体水平停滞不前,使整个古典乐行业形成不良生态,而无法走出困局。

  原本从电影出发推出电影音乐会形式,是既有助于电影IP的全面开发,也有利于音乐演出行业发展的,然而像此次永乐演艺的例子,则无疑是追逐快钱、消耗电影IP的反例,而这样与外国版权方的合作,也会消磨中国演出行业在国际上的口碑,总体来看,可能会产生较大恶劣影响。

  市场很大,需要从电影到线下音乐演出的IP开发

  其实,电影音乐会的形式在中国并不新鲜,也有许多成熟的案例,譬如包含“久石让”“天空之城”等关键词的音乐会大多卖座,且多由专业乐团演出使得口碑良好,但在读娱君梳理情况时也发现,国产电影几乎没有从电影到音乐会的开发形式,可以说这是IP开发上的一个空缺市场。

  那么这个空缺是为何而有?值不值得片方和演出公司进行尝试?

  以电影为基础进行音乐会形式的开发,则需要电影本身有强有力的音乐来支撑,而谈及这个问题,首先要说中国电影行业对音乐的重视程度。在欧美电影市场上,一部普通电影对音乐的投入大概占总成本的8%,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大部分国产电影对音乐的投入不足1%,这也是国产电影在音乐使用上侵权频发的原因。

  前几日完结的电视剧《猎场》中,就出现了盗用《星际迷航》原声的情况,再之前电影《判我有罪》也出现盗用独立音乐人作品的情况。同时,因为影视剧对音乐的不够重视,也使得不少音乐公司与影视方合作时,采用以发行作品作为模型,寻找枪手进行低廉改编的“类抄袭”情况,一旦被揭发,影视方直接甩锅,音乐制作方则搬出“致敬”大旗,从而弱化问题关键。这些都是影视行业对音乐不够重视所导致的。

  基于这样的原因,也使得中国鲜有知名的优质电影配乐人,如果某个影视剧拿出音乐来宣传,往往其创作者都是海外知名配乐家,比如让国人印象深刻的《太阳照常升起》原声配乐,就是由日本作曲家久石让担纲。当然,中国也有配乐大师,但因宣传不够,诸如鲍比达、黎允文、胡立伟等人在业外都不够知名。

  所以,在影视行业对音乐的重视度不够的情况下,中国难以产出以音乐为重要支柱的影视剧作品,这也使得国产影视剧进行音乐会形式的IP开发断了源头。

  那么,中国市场对影视剧音乐的重视度和需求,是否真的不足以引起行业重视?

  中国观众对影视剧配乐的关注度,可能超出了制作方的想象。关于“配乐大师”的问题在百度上一搜比比皆是,大部分年轻人都能说上几个欧美、日韩出名的配乐名家,每当海外优质影视剧出现时,哪怕该剧未在中国正版渠道上线,相关原声碟都有较大搜索量。而仅从近两年字幕组在翻译海外作品都会标注音乐名称这一点的市场反馈上,就不难看出年轻人对配乐了解的市场需求和以及关注度。

  上图为《爱乐之城》主题曲《City of Stars》、《乘风破浪》主题曲《乘风破浪歌》插曲《别送我》、薛之谦单曲《高尚》几个相对同期上线歌曲的百度搜索指数。在国产电影有一定音乐投入(找时下知名度高独立音乐人创作插曲)但作品不够好的情况下,10.4亿票房的《乘风破浪》相关歌曲搜素量不及《Cityof Stars》,而在与当下知名歌手薛之谦的单曲《高尚》相比,尽管当时搜索量较低,但《City of Stars》的长尾效应明显。这也能说明,优质影视原声在市场的影响力。

  同时,中国演出市场的发展也在逐年上升。仅以与电影音乐会相关数据来看,2016年音乐会场次较2016年上涨9.33%,上座率也从2015年的71%上升到85%,观众人数同比上涨14.56%,票房收入从11.72亿涨至12.79亿。

  目前,国内也有成功影音联动的案例出现,比如请到了冯小刚、吴亦凡等人出现的电影《老炮儿》演唱会。据了解该场演唱会包括赞助和票房,利润率超过60%,而做该场演出的主办方亚洲星光娱乐,也因“影音联动”完成千万级融资,估值达到4亿。

  从亚洲星光娱乐来看,影音联动是一个可以做成的生意,不过这类演出不是电影的IP开发,其对于片方更多的价值在于宣传。毕竟演唱会是在电影上映前举办,其内核是通过以演唱会的形式传递电影的价值观,引起舆论注意,从而为电影票房服务。

  刚上线的《军师联盟之虎啸龙吟》也有类似的动作,在该剧上线前,片方举办了交响音乐会形式的发布会,通过气势恢宏的交响乐来传递剧作的价值观,彰显其内容的厚重与广度。既为《军师联盟之虎啸龙吟》创造关注度,也让潜在用户因为音乐而对该电视剧产生兴趣。如果在这些创意上走远一步,就是影视剧在线下音乐上的全新开发。

  因此可以说,在从电影到音乐会的开发上,市场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待着一个先吃螃蟹的人来耕耘这个IP开发的空缺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