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18岁:马云英语好被特招,马化腾很乖,不爱交际,张一鸣因妹子多选南开

2018-01-01 12:43· 微信公众号:AI财经社  文 | 吴勇 编辑 | 王晓玲 
   
抚今追昔,那些风光无限,动不动左右互联网格局的大佬们,二十年乃至三四十年前,在他们18岁的时候,大多是彷徨和烦恼,几乎面临选择。而他们选择应对成年的姿态,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什么样的人生。

  

  1982年,马云18岁。

  其他互联网大佬在这个年龄都上大一了,马云还在读高三。他本人当时或许有所不知,他还要再复读两年才能勉强考上杭州师范大学。

  说多了都是泪,这个志愿填报的是北京大学的瘦弱男生偏科严重,英语很好,数学只考了1分。第二次高考又是数学拖了后腿,尽管已经是实现了1900%增长,无奈基数太小,只有19分罢了。

  马云也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满满恶意:高考失利后的马云去找工作,因为又瘦又矮,长相不出众,马云连应聘服务生都遭到了拒绝。他父亲只好让他蹬三轮给杂志社送书。

  第三次高考时,数学老师对马云说:“如果你的数学能及格,我的‘余’字倒着写。”马云同志很体贴,没有让老师难堪,他考了79分,总分离本科线还差5分。杭州师范大学都看不下去了,看在他英语不错得的份上,把他破格录取了。只是谁也没想到,这个瘦弱的男子,给杭师大带来的荣光竟然如此耀眼。

  以至于在30年后,他可以理直气壮地以过来人的身份,鼓励孩子们落榜了不要灰心。恐怕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说这句话了,毕竟互联网大佬大多是学霸。

  

  1986年,李彦宏18岁。

  这位锅炉工的儿子很争气,高考之路走得很顺,是当年阳泉市的高考状元,考入了北京大学图书情报专业。因为他从小爱看书,以为这样就有看不完的书。

  刚过了两三个月,李彦宏的情绪由新奇、兴奋转向低落,图书情报专业在北大是个冷门,都是分数低的人调剂过来的,大家整天接触的就是文献和目录,枯燥而乏味,毕业之后去做个图书管理员。果真这样,还不如当初就去学了戏曲。

  而李彦宏的志向显然不在这里,便一门心思考虑出国攻读计算机博士,当时他的三姐已经在海外留学几年,对于李彦宏来说,留学同样毫无压力。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也在海外认识了现在的太太——马东敏。

  

  1989年,马化腾18岁。

  他在四年前随着父母从海南搬到了深圳。这个天文学爱好者,是深圳市第一个发现彗星的中学生。

  他很乖,但也很无趣。相比于其他互联网大佬,外界几乎不知道少年马化腾的兴趣爱好。唯一知道的是他爱好天文,高一时,因为爸妈不给他买天文望远镜,他把这个事写进了日记,“如果不给我买的话,可能扼杀了一个天文学家。”他爸妈不买不是因为看到了马化腾将来能在互联网上成就一番伟业,主要是价钱太贵了,一部望远镜相当于他们两个月的工资。

  但小马哥的父母还是爱子心切,在偷看了他的日记之后,咬咬牙让他如愿以偿。幸好他没有在这条路上越陷越深,因为他在得知学习天文的出路大多是做地理老师后,果断将大学志愿从天文系改成了计算机。

  据说马化腾当年考了739分(满分900分),高出重点线100多分,但却报考了还没有名气的深圳大学,原因是离家近。

  

  1992年,刘强东18岁。

  东哥是宿迁高考状元,从小在骆马湖边长大。因为从小家里穷,皮肤黝黑的大强子看着村长都排着队给乡镇干部送礼,而他为了能吃上一碗猪油拌饭,能喝好几碗冒着油星的水。

  东哥上个学不容易,当年去北京上学都是在内裤里缝着500块钱,书包里背着乡亲们的76个茶叶蛋,他到现在都还念念不忘。所以,他从小的目标是当县长,为人民服务,然后以状元的身份去读了人大的社会学。后来发现,刘强东连党都没入,干脆经商去了。不过,县长没当上,刘强东终于在二十几年后,在河北当上了村长。

  东哥入学的时候穷,毕业的时候阔。还在大四的大强子就能背着20万现金把人大西门的餐馆买下,让服务员和厨师吃香喝辣,平时拿着大哥大走起路来比系主任还威风。刘强东的致富经是在大学里勤工俭学抄信封,他靠着抄信封收集了很多政府单位的信息,然后给他们逐个推销软件程序,赚了不少钱。

  另外提醒一下的是,东哥考上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时,奶茶妹妹一年后才降生在南京。不得不感慨,世界真小,有钱真好。

  

  1997年,王兴18岁。

  龙岩搞水泥厂和房地产的王苗家儿女都很争气,女儿考上了清华,儿子王兴也被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录取了。

  王兴是龙岩最早使用上电脑的一批人,在互联网刚进入中国时,王兴就在邮政局感受了一把互联网的强大。但他不爱交际,爱看书和思考,所以他的包里装着的永远是kindle、iPad和MacBook。

  在清华,睡在王兴下铺的兄弟叫王慧文。两人倒是一对绝佳CP,王兴倒数第五,王慧文倒数第二。室友加学渣的身份,使得两人惺惺相惜,情谊迅速升华。然后两人凑钱合买了一台电脑,拿来玩游戏和闲逛。王兴还干点正事,看一看网上的新鲜事,偶尔和室友去楼顶讨论一下电商的三个发展瓶颈。他们当时应该还不知道杭州有个叫马云的男子,已经开始在筹备一家电商网站,名字叫阿里巴巴

  

  2001年,程维18岁。

  北京化工大学的操场上,军训教官问谁的嗓门大,谁的普通话好,上去领唱。北方的同学都没吭声,一个江西上饶的男生自告奋勇,领唱了《当兵的人》。这个叫程维的人一开口,就是‘咱当兵的棱’,教官当场黑脸。一个在当地普通话二甲的水平,到了北方瞬间被秒成渣。

  而且在江西上饶,基本上分不清L和R,更别说这个大学之前就没有离开过武夷山的人。

  不过,他倒是很有做微商的潜质。小伙子大学毕业之后没找到工作,卖起了保险,吃了几回闭门羹之后,他果断想起推销给自己的大学老师。老师无奈地看着他,自己家连宠物都买了保险。

  如今,程维和张一鸣王兴被称为互联网新贵,但比起王兴,程维应该更喜欢张一鸣。除了都是80后,至少张一鸣不会整天想着去做打车软件,尽管程维说尔要战便战,但多了美团这么一个强大对手,还是一件烦人的事。关键张一鸣和程维还同病相怜,滴滴和今日头条的创业过程,都遭到了政策的强监管,政府关系搞得两人焦头烂额。

  

  2001年,张一鸣18岁。

  张一鸣应该是互联网圈最没有心思晒18岁照片的人。他在2017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还要忙着积极整改。这次的麻烦又是他之前引以为傲的算法带来的。党媒批评得很重,差一点就扣上了阻碍社会主义历史进程的帽子。

  哥们千辛万苦跑到南开,可不是冲着食堂的饭菜来的,而是冲着妹子来的。张一鸣当年从福建龙岩北上,王兴的清华和程维的北化工都不是他的菜,他选择的是南开,其中一个因素是妹子多。他现在的爱人就是他当年帮老乡修电脑时认识的。但眼前这个看着略显荒凉的北方城市,似乎与想象的恋爱圣地相距甚远。

  不过,张一鸣和龙岩老乡王兴一样,出生在富裕家庭。他爸开电子厂,母亲是护士,也是很早就有了自己的电脑。相比于王兴的高冷,张一鸣没有什么棱角,内心比一般的宅男程序员又多了点逗逼潜质。岁月静好,王兴的发际线越来越高,张一鸣还是18岁的模样。

  2017年12月31日,最后一批90后步入成年。18岁是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抚今追昔,那些风光无限,动不动左右互联网格局的大佬们,二十年乃至三四十年前,在他们18岁的时候,大多是彷徨和烦恼,几乎面临选择。而他们选择应对成年的姿态,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什么样的人生。比如,马云屡败屡战,刘强东弃政从商,程维的粗心和李厂长的误打误撞……

  2018了,你活成想要的模样了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