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阿里全面开火,线下价值再次被重估

2018-01-05 09:34· 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中国企业家》记者 郭朝飞 
   
盒马被阿里视为新零售样本,7FRESH是京东无界零售的一块试验田,炮火将会越来越猛烈。

  这是一场意料之中的战争,或许只是时间晚了一些,其凶狠与惨烈程度并不会因此消减。

  没错,就是京东与阿里巴巴的线下战争。

  试运营6天之后,今天京东首家线下生鲜超市7FRESH正式在家门口——北京亦庄大族广场开业。此前外界比较熟知的模式是盒马鲜生和超级物种。

  7FRESH总裁由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生鲜事业部总裁王笑松兼任。王笑松宣布了一个新年小目标:2018年年内,7FRESH新增门店将覆盖整个北京市场,达到几十家。在未来3到5年,7FRESH也将在全国铺设超过1000家门店。

  就在此前的一天,阿里系的盒马鲜生(以下简称盒马)率先开火,将炮弹打到了京东的后院——北京市场。盒马对外宣布,2018年将在北京开出30家门店,其中包括西直门、广安门、双井等商圈,全部开出后,北京主城区将实现“盒区房”的全覆盖。

  “我们一定会开到更多的城市,但是不会刻意针对某个城市,那样太小家子气了,我没有特别关注友商。”王笑松说。他更关注的是用户、合作伙伴与团队。

  舍命狂奔将是7FRESH与盒马2018年的共同状态,但这不是一场简单的生鲜和线下战争,而是京东与阿里对于未来零售的一场争夺。盒马被阿里视为新零售样本,7FRESH是京东无界零售的一块试验田,炮火将会越来越猛烈。

  盒马的对手

  7FRESH从筹备到开出第一家店,前后约一年时间。

  京东将7FRESH描述为线下生鲜超市,第一家门店总面积超过4000平方米,前店后场,前店面积约2400平方米,包括水果、蔬菜、酒类、海鲜、餐饮等区域,SKU超过 3000,75%是生鲜,其中超过20%是京东海外直采的产品。门店采用了“悬挂链”技术,店中大部分商品都在7FRESH的独立APP上同步售卖,以门店为中心3公里可以半小时送达。

  两年前,盒马在上海浦东开出第一家门店。

  盒马如此描述自己:以日常家庭高频、刚需消费的生鲜商品为切入口,线下门店重客户体验、线上业务重配送速度,以门店为中心,以三公里为半径构建最快30分钟送达的冷链配送体系,打造“生鲜食品超市+餐饮+APP电商+物流”的复合型商业综合体。

  7FRESH是否在学盒马?

  王笑松说他非常喜欢Costco。某种程度上,7FRESH在效仿与学习Costco。他觉得Costco的缺点是包装过大,7FRESH按照家庭食用分量设计,不需要办理会员,不针对特定人群。

  支付方面,7FRESH支持现金、微信、刷卡等方式。7FRESH还增加了刷脸支付,为人工结算分流的自助POS结算,摇一摇手机会弹出支付二维码的“摇一摇”支付。

  作为后来者,7FRESH宣称更加注重体验与品质。比如,7FRESH继承了京东B2C的自营传统,烘焙与餐饮等均是自营,烘焙师与后厨也都是京东员工。盒马门店中有联营窗口。

  相比起来,7FRESH的餐饮区比盒马小。王笑松解释是场地原因,未来不排除会扩大,但他认为餐饮区只是一个体验区,环境嘈杂,没有私密性,不打算做成一个真正的餐厅。

  7FRESH增加一些黑科技元素。比如,店内配备智能购物车,用7FRESH APP扫描车身二维码后,购物车可完成绑定。使用前,车会弹出一个装有手环的框,用户佩戴上手环,购物车会自动跟随。购物车拥有避障系统,综合了摄像头、红外线感应技术,在遇到障碍和紧急情况时,可以立刻做出“刹车”指令。车还可以自行前往自己专属的结算通道等候排队,消费者凭取货码,在半小时内前往服务台结账即可。

  7FRESH店内有一个“魔镜”系统,拿起标有二维码标识的水果,魔镜可扫描感应,将水果的原产地、甜度、溯源等信息展示在镜面上。

  最近,由于腾讯入股永辉,永辉旗下的超级物种也引发了广泛关注,被认为是盒马与7FRESH的一个强劲对手。

  在王笑松看来,超级物种相对面积更小,而且大部分是餐饮,可能会占到50%~60%。因此,并不一样。

  线下价值重估

  经过不到一周的试营,王笑松给出了一组数字:7FRESH日均单店单日客流量达到一万人次以上,日均销售额超过100万,坪效比传统零售提高了四五倍,库存周转天数不到4天,是行业平均水平的八分之一。

  盒马也提供了自己的数据:用户平均月购买4.5次,单店坪效是传统超市的3~5倍;线上订单占比超过50%,营业半年以上的成熟店铺,线上订单与线下订单比例约为7:3。

  2017年十一前夕,盒马同一天在全国5个城市开出了10家门店,全国门店数量达到20家。当时,侯毅就公开表示,盒马的商业模式已经验证成功。

  从时间和规模上看,盒马具有先发优势,7FRESH晚了整整两年。王笑松承认,2016年京东在生鲜供应链能力方面还没有准备好。但他并不觉得晚,最终竞争的是供应链和产品。

  “生鲜本身是马拉松,线下更是,所以生鲜的线下超市一定是马拉松的马拉松,做这个事情一定要有耐心,要沉得下来。”王笑松告诉《中国企业家》。

  毋庸置疑,2018年双方会对线下商业和物业展开争夺。

  王笑松说,随着移动互联网和智能硬件,以及计算能力的提升,传统的人货场定义肯定要被颠覆的。7FRESH作为京东无界零售的样本,将帮助传统零售企业,为他们赋能。

  因此,未来有很多7FRESH并不是京东自营,可能是与其他商超联营,甚至京东只是输出模式。他们希望把京东的供应链能力、物流配送能力、仓储能力,以及系统能力和运营端能力打包成产品输出给有需要的合作伙伴,帮助他们一起实现零售层面的提升。

  事实上,阿里也是同样的思路和打法。盒马2017年十一前开出的10家门店中,有3家是与区域零售商联营的。

  当时,侯毅就说,盒马不是要在线下开传统卖场,而是通过自己在新零售的成功践行,以及与三江购物、星力集团等各地零售商开展更丰富的合作形式,共同探索中国零售的新道路。模式跑通后,盒马的数据能力和技术能力会进一步对合作伙伴开放共享。

  目前,阿里已经通过资本方式,与银泰、百联、三江、大润发、联华等展开了合作。之前,京东也入股了永辉和沃尔玛。王笑松透露,京东也希望在门店的改造升级方面和永辉合作。

  战火就这样烧起来了,线下价值再次被重估。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