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傅盛畅聊CES趋势 , "剧透"将发布机器人产品

2018-01-11 11:00· 投资界综合   
   
AI相关的机器人方向,仍然是傅盛来CES关注的方向,也将是猎豹接下来出击的重点。他透露猎豹移动将在今年的3月21日发布和机器人相关的硬件产品。

  1月9日消息,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极客公园举办的极客之上,猎豹移动CEO傅盛就CES上呈现的人工智能趋势进行了解读,并透露猎豹移动将在今年的3月21日发布和机器人相关的硬件产品。

猎豹傅盛畅聊CES趋势 ,

  以下是现场速记全文:

  一、CES观后感:这几年深度学习不断产品化

  张鹏:在乌镇的时候,好像有一篇文章专门谈到你这身装扮,号称是中国最时尚的男CEO,可以这么定义吗?

  傅盛:反正有一次去华兴,我以为参加个会,没想到过去是评奖,评我一个最佳跨界投资人,还有一个当晚最时尚投资人。

  张鹏:我觉得他们处心积虑,这不是说你不务正业嘛。

  不过今天来CES,你CES好像还没有逛是吗?

  傅盛:我前天晚上到的,这两天都在不断的见人。

  张鹏:你们这些科技大咖的CES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去看展,你们主要看人。我记得应该都是这样的,看了很多有意思的团队。接下来你得给我们描述一个你看到的CES,也是拿笔写一个你认为的关键词。我看你写哪个词?

  好,写的词“智能”,讲讲吧,“智能”这个词我们说的比较多了,你对“智能”俩字在这次CES的理解是什么?

  傅盛:今天我正好有1个小时空档,自己逛了一下。看到的和我想的也差不太多,我觉得这几年就是把深度学习不断产品化的过程,整个业界都在大踏步的往前进,刚才NVIDIA的张总也说了。我记得我在公司内部推荐NVIDIA的时候,我当时写了一个PPT,上面那句话叫WelcometotheGPUWorld。我说我们都是CPU培养大的一代,但今天要学会GPU,那时候NVIDIA的股票30美金吧。

  张鹏:然后你买了?

  傅盛:我没买,有一天半夜我一个同事突然发信息给我,涨了快100美金了,说多谢老板,幸好弥补了我在猎豹股票上的损失。

  张鹏:你的内心是崩溃的。

  傅盛:我内心心想,真是会说风凉话。

  其实看NVIDIA就是一个很好的标杆,我记得去年印象特别深刻,当时开展之前前一晚的Keynote,黄仁勋讲的。后来我记得在NVIDIA办大会的时候,我还专门飞过来跟他会一次面,其实这一年他们在东京机器人展会上,也展览了我们一些还没发布的产品,我觉得这个时代就是一个快速的智能化推荐。

  还有去年印象最深就是Alexa的遍地都是,今天你看到OKGoogle也到处都是,我今天看高通的展位、Google语音的设备。

  张鹏:Google感觉今年很着急。

  傅盛:都很着急,微软也很着急,一个新的时代正在到来,一般一个新时代到来的时候,大家都简单认为是泡沫、热潮,事实上等到真正它发威的时候,可能正好是热情消退的时候,所以我觉得今年也挺不一样的。

  二、人工智能的机会在于技术的产品化

  张鹏:今年您的感觉,智能这件事从之前的热点概念,变成大家都在开干现实的潮流?

  傅盛:对,人工智能我一直认为,我很早开始看人工智能,我觉得人工智能一开始就是有两个极端的判断可能都不是太对的:

  第一,极端神化,每个人讨论人类会怎么办。以后是不是对人类有害,我觉得这种太夸大了,人这种生物这么多年,反正短期内看不到。长期你看到看不到,讨论这个事没有意义,长期来说人都会死的。

  第二,短期的错误看法。说人工智能是热潮的东西,只是大公司炫技的东西。其实我觉得真正来说,人工智能如何落地才是现在这个行业真正要面临的事,怎么把它变成一个产品。作为用户来说,用户并不关心产品背后的技术是什么,他只关心这个东西给他带来的体验如何?

  所以,一味争论技术路线本身我认为是不对的,今天人工智能在第一种思潮下各种刷分,一会99.999。

  张鹏:对,小数点多少位。

  傅盛:这种你一看它用了100多层的神经网络,运算能力需要很大,根本没法实用。今天可能你在一个手机上一个iPad的上,怎么能实现更好的人脸识别,像iPhone做的。

  还有一种,我认为单纯的技术,本身的快速导向没有太大意义。而我认为最大的机会来自于把这些技术换成产品。而这些产品本质上不是靠简单的技术驱动。很多人问我你们做人工智能有什么优势?我给大家讲一个例子,我们321要发一个发布会,里面有一个数据,大家知道小米的小爱同学,就是那个AI音箱。它大概接了接近10个语音转文字(ASR)提供商,我们是最后一家接入的,所以我们拿到的数据开始最少。我们转换识别准确率从第9名用一个月的时间做到第1名,超过了很多做了很多年的公司。

  张鹏:为什么呢?

  傅盛:给你举一个小例子就知道了,这个点子其实一讲就通。

  比如所谓的语音转文字的准确率,这是怎么测出来的?是一个大的长文本,比如5分钟的新闻联播,大家看这个字准确率是多少?但是你知道5分钟的新闻联播可能在实际场景中,你几乎不会用。而真正在音箱里是什么?音箱有30%的词是用户说,暂停、播放、下一首、上一首。如果一个做技术的同事,他肯定会盯着大的提高一个点两个点,那一个点两个点对用户没有感知。

  但上一首下一首的准确率,我们做得相当高。这就根据场景优化,可能你觉得这个东西一把刀,我要搞一个屠龙之刀,但世上没有龙,其实我有一把杀猪刀就够了。

  张鹏:主要用来杀猪就可以。

  傅盛:我们当时对智能音箱的理解,就是用户拿它来听歌、听内容,你今天讲所有智能陪伴这件事本质上不靠谱,搞过深度学习的都知道,深度学习对于NLP语义理解几乎没有突破,很少突破,所以它并不能知道你话的真正含义,它只知道那些文字对应的文字。这个文字真正用得好的地方,就是听歌、听内容,帮我播放一个更好的,我把它定义成更好的远程的摇控器。

  所以,这个产品思路落地以后,你很多技术力量会往这里输送,虽然我们肯定不如先辈,但是我们可以在产品上更好的落地,我觉得这是AI有可能产品化的机会。

  张鹏:我觉得你说这点挺对的,你做东西其实会有不同的思路,我觉得要用不同的思路往前走,不一定只是一个技术路径,如果大家只在一个方向上去,只能爬一个坡,那这个事就只是变成谁人多,谁钱多。

  傅盛:对,就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如果一个产业只能靠技术的演变单纯突破的话,那就不需要产品经理了。所有的大公司、研究公司永远是最好的,招最好的人,最好的技术。

  其实你看到真正给社会带来变革的很多产品,都不是最先进技术的组合,简单组合,而是把一系列技术通过当时可以用户接受的价格、体验给用户的。苹果出来以后,我相信诺基亚以当时公司的力量,全力以赴的对付它,苹果未必真的能够那样的涨,我觉得应该是诺基亚觉得这个产品根本不会满足用户需要。

  张鹏:从它技术的维度和技术视角看,觉得它不成熟,觉得它不行,做得好差,所以才给了它空间。

  我觉得你说这点很重要,要有不同的视角看这个事,不是世界上只有一个维度。

  傅盛:对。

  三、融合时代,互联网公司机会多多

  张鹏:所以,这次你作为一个软件出身的人,不光现在自己杀到硬件的领域,因为你刚才透露3月21号要发硬件,而且是机器人相关的产品,而且这次来CES也看了这么多。

  你的感觉是看完这么庞大的硬件世界,也投身其中,你一个软件出身的人,是一种兴奋还是紧张还是什么心情,还是机会多多?

  傅盛:我还是觉得机会多多,其实融合也是一个很好的词,今天是一个软件和硬件结合的时代,是技术和产品融合,还有服务和制造都要融合。

  所以,它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点,其实我们过去所有积累的经验,本身是绝对不够的。这时候谁能融合的更好,谁可能更有机会。因为做软件在快速迭代当中走了很多圈,当我招第一个硬件同事的时候,他会跟你说,傅总硬件和软件不一样,不能追求这么快。

  但是我反过来在想,为什么一定要慢?为什么不能用别的方法,总是想办法让它快一点。其实你发现这是思维的融合,当你用互联网的思维看待很多产品的时候,你会发现真的还是有很多机会。

  坦率的讲,我今天觉得在机器人领域,没有一家真正做出产品的厂家,要么是硬件制造的东西累加在一起,要么是做了一两个demo,好像没有真的从用户的角度思考这个东西到底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样价格需要,需要它来做什么。总是觉得我有了AI我可以掌控一切,我可以跟你交流。我觉得这些说明这个行业还有很大的机会。

  张鹏:所以怎么有一些新的产品思维、智能化思维融合进去,就是把技术、硬件工业的能力要跟这个合体,刚才陈磊说的融合,我觉得确实是一个蛮好的点。

  傅盛:对。

  张鹏:在乌镇大会期间,网传你和多年不见的周鸿祎首次同框,据说还有和解,能不能讲讲故事细节,你说说吧。

  傅盛:同框很意外,正好在一个饭局上遇到了,总不能PS掉。

  张鹏:内心还想PS掉。

  傅盛:其实这件事对我来说早就过去了,我也不会排斥。

  反过来讲,我算了一下2018年,正好是我从360离开10年,古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张鹏:老周那边打喷嚏了。

  傅盛:我说站在一个10年维度看的时候,当时你觉得过不去的很多坎儿,或者解不了的很节,有一句话叫你站在外面高峰看的时候,一切都是浮云。如果有时候你不是很那个(释怀)的时候,说明你站的不够高。

  我对那件事,比如欠我股票的事,其实我不需要这笔钱,我生活的也很好啊。

  张鹏:对。

  傅盛:虽然官司在香港还没判。

  张鹏:再多说一会就不同框了,不能让极客之夜变成……

  傅盛:宫崎骏说,在人生道路上总有人和你一辆车,有人下车,有这种经历也算是缘分。

  张鹏:曾经一起坐一辆车,也是一段难忘的过程。

  傅盛:对,至于那段事情,就让历史平复就好了,其实证不证明也不重要,反正就过去了。

  张鹏:就过去了,我觉得这个大家双方都坦然,对这个事都翻片儿了,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一个过程

  其实某种程度上,确实印证了你现在站在不同的高度看这样的事,可能有不同的理解。所以,有的东西自己往上走就好了,有一天再回头看会不一样。企业家的这段经历,我觉得你特别典型,我觉得你这个问题回答的特别好。

  四、智能音箱的市场才刚刚开始

  张鹏:让你再答一下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也不错,你好像应该是今年第一波出智能音箱的在国内,小雅。

  傅盛:对,而且那个音箱,其实所有的技术,从麦克风阵列到语言转文字、NLP到最后全是我们做的,虽然是跟喜马拉雅合作,喜马拉雅本质上提供了内容和箱子。

  张鹏:灵魂都是你弄的嘛。

  傅盛:对。

  张鹏:但是双十一的时候,好像讨厌的阿里和京东,把智能音箱卖到了几十元一个,你当时内心是不是觉得巨头进场让你很痛苦?

  傅盛:其实大家不知道,我对我这个产品的vision也好或者布局也好,其实我后来发现我的想法大了以后,我提了一个化整为零。

  回到刚才的问题,怎么把硬件更快速的迭代,其实你后来发现,如果你做一个复杂的硬件,你想快速迭代是很难做到的。

  所以,我当时在公司内部提出来,把每一个具体关键的技术产品化,把它分解成很多小的硬件。为什么我们会做智能音箱?因为我当时认为人机语言交互的体验是不让我满意的,在很多的点上。

  所以,我们就想把这个技术打磨透,正好喜马拉雅也想做,我们就一起做了这款智能音箱。

  对于我来说,收获了一个完整建制的语音,整个语音全链条我们打通了。因为当时除了积累很多年的可以做麦克风阵列,能够做语音转文字、NLP之外,入门都很难。

  所以,我们拿这个目标事实上是把我们整个链路打通了,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我觉得这一点已经非常好了,这是第一。

  第二,当时选跟喜马拉雅合作,就是我认为营销的本质上,是需要很多品牌和内容的支撑,你光拼技术是没有本质的意义的,虽然我认为我比不做AI的人要强,但是和做AI的人相比,大家都在这个坑里都知道,也没什么黑科技,对着话筒说里面的数字,翻译我们也做了。其实底层都差不太多,这时候还要靠产品和营销去完成。

  所以,我们当时合作了这款音箱。

  我对这个过程本质上还是满意的,没有实现偷袭得手,但还是有意外的惊喜。我们带321的时候会宣布一些合作,这些合作也是有巨大用户量为基础,大家可能会忽略我们有一些领域还是潜水在做。

  最后你发现,只要你站在一个风口上,你把工作做细,你看到的机会,坦率的说,比我们做手机APP的机会还是要多很多。你这边看是很激烈的竞争,那边看到各个行业旺盛的需求来找你。

  其实我们今天跟很多厂家的合作我们都做不过来,我们现在划了很多线,为什么这次会过来还会跟有一些人谈,大家一方面如果从表面看就是这个厂竞争很激烈。另一个角度就是语音这个旺盛需求,我觉得不是一个音箱能覆盖的,有很多。

  当然就音箱本身,我也认为阿里也是做了一件好事,包括小米。小米的小爱同学,其实也超出他们自己的预期销售、激活率,因为我们在后台都看得到我们的小雅和小米的一些数据,整个用户的时长、交互频度都比大家想象的好。

  因为在我做音箱之前,很多人置疑说音箱是不是只有美国才会有,美国有音响的传统,什么房子大,中国房子小放不下。其实我一直认为,底层需求都是一致的。

  虽然降价能卖那么多,但是你想如果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也许未来1亿个家庭,每个房间都有一台,那是一个几亿台的市场,才卖100万台,也才刚刚开始。

  所以,这个机会也非常大,我还挺开心的。

  五、『不是我中年危机,是时代在加速变化』

  张鹏:这种心态我觉得也蛮好,其实我知道另一个问题是什么,我直接问了。大家都觉得,包括我个人也觉得,你从海外上市之后,基本上不断尝试新的东西。我跟很多人私下聊,傅盛是不是中年危机了,总要尝试新东西,总要找战斗的感觉。

  你今天是不是在这还还原,什么东西驱动了你完成一个循环之后,你这么上下左右冲突做新的东西,有什么统一的逻辑吗,还是有什么东西在驱动你?

  傅盛:刚才小鹏非常会心的笑了,像他一个做浏览器的跑去做汽车。其实我们这代人,既是幸福也是悲哀的地方,大家只注意到猎豹上市这段看到猎豹出海,其实大家没有想过,其实猎豹是一家,如果真的说历史,它是一家非常长历史的公司。

  我当时成立这家公司没多久,它叫可牛,雷总就说你要做安全,就把金山毒霸给你。我当时心想好,金山毒霸多好。结果拿到手看了以后,发现金山毒霸是一个有10多年历史的软件,给你们这么讲,10多年历史的软件意味着什么,里面有什么bug人家都改不了。然后有一天,突然微软升级一个补丁,好多用户就蓝屏了,一看是6年前的一个bug。

  那时候有很多包袱,可以看一下那代企业还有谁,就和金山毒霸一起的,有瑞星、江民、卡巴斯基、McAfee、诺顿这样的企业。你今天看看这些企业,好像在个人端都没有了,至少个人端都没有了。我记得我拿到金山毒霸的时候,那时候我们收入已经跌到一年1.2亿,那时候瑞星大概还有3亿-4亿的收入,但是我看它前年要上新三板,收入7000万。6年过去了,它变成了7000万的收入。

  所以,正是因为我们当时处在那种危机下,所以我们先是免费。免费以后,3Q大战又打,打了以后,我们发现移动端又做不动了,因为腾讯也在做。当时我跟Pony谈过好几次,他说这是我们的国防,不能像给搜狗资源就给你了,把搜索可以给搜狗,但是安全不能给你。这我就很痛苦了,安全巨头们都要做,我们最后想的就是海外。

  我们在海外遇到的问题是什么?当我们发展以后你会发现,Google和Facebook还有苹果对这个行业的统治,其实和中国的BAT有过往而不及,我们最害怕Google每次更新它的policy,更新一个policy收入一天少10万美金,再更新一个policy又少10万美金。以前它说我的系统不完善,你可以跟我一起共建这个系统,过了两天说我系统完善了,这个功能你不能有了,下一个功能你又不能有了,这个权限你又不能有了。

  你今天举不出一个手机上独立的安全厂商,这是这个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多希望当年有区块链,合约就不可更改,当他们变中心化以后,他们都会这样。

  所以,本质上从另一个角度,这个行业变化太快了。那天我在饭局上,跟周鸿祎有几句交流,其实他说我们俩的经验都是从安全和工具来的。所以你看这个时代它变化太快,才逼得你不断做寻找新的机会,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觉得这个时代的变化,也使得我们要重新审视商业逻辑,在以前我们认为专注和分工是最好的,比如微软和intel和联想的分工。

  但是今天你看苹果什么都做,它上做到CPU下做到零售店,中间的AppStore还有音乐版权,但是它今天是世界上市值最大的公司。你看美团什么都做,王兴还专门说过什么叫边界,我还就这个问题讨论过。

  后来我发现,以前有边界是因为人才流动很慢,知识流动很慢,所以本质上你很容易产生一个垂直壁垒。今天你讲AI一个人带着一个team就去这边了,又去那边了。

  所以,一个公司可以很快的建立它的AI能力,也可能失去它的AI能力。

  我今天不认为有什么是真正的壁垒,唯一的壁垒是来自于你对这个行业的思考和你自己内心的一些限制。还有这个时代一个最大的悲哀,很多公司消失根本不是因为他没做好,是他把以前的东西做得太好了。类似科达、诺基亚,我刚提的那些杀毒软件。

  张鹏:停止进化了。

  傅盛:就是这个时代不是说不断累加,有时候一个转弯。比如今天说币圈一天,人间一年。好几个因为跟我在工作上产生对他工作不满的同事,年终离职了,最近见了我说,幸好当时有时间看了看币圈,买了点什么,赚了好多好多圈。其实你说他到底是得到还是失去?

  所以,我自己觉得这个时代,并不是我中年危机,是这个时代在加速变化。如果我们不往前跑,有可能很快消失了,包括迅雷如果不做硬件还在做下载软件,我相信迅雷也不会有今天的二次崛起。

  所以,这是我们一个很难的命题,当你追求新的东西的时候,人家会说你不专注,中年危机。如果你只做原来的东西,他马上会来一篇文章说你已经老了,垂垂老矣。

  所以,不用在乎别人怎么讲。

  张鹏:我觉得你刚才说的这点,给我最大的收获是,不管你也好,小鹏也好,因为我跟你们都很熟,我能感觉到,归根到底因为大家做得不是一个挣钱的事,说是把一个上市循环完成怎么样,我觉得你还是要拿科技做一些让自己兴奋的东西,这个东西随着技术的发展,边界在会不断的延展,也是一种必然。

  傅盛:对,我来之前因为我看了这个问题,我想了一个比喻,如果你在德州扑克的牌桌上打牌,当你发现抓一手不好的牌,你肯定放掉了,继续抓。其实德州的本质就是你不断抓拍,最后抓得一手好牌,然后用这手好牌一次allin打掉。

  事实上创业也是这样,你并不能保证你当时的那个方向就是这个行业最好的方向,有时候你一开盘正好这个行业没了,会有这样的时候。但当你在做企业的时候,在追求一些新机会的时候,大家就会提到所谓的专注,我觉得这是太简单化的思考这个问题,是因为在牌桌上,你知道哪些牌是好的不好的。做企业的时候,其实很难判断。

  张鹏:非常赞同,今天傅盛状态很好,我们聊了很多很有意思的观点,接下来期待3月21号你的发布会,期望那次那张牌你开开,是准备all in的一场经典的好局,谢谢!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4月20日
      信析宝
      信析宝
      C轮 5000万美元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码高机器人
      码高机器人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先农氏
      先农氏
      A轮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布洛克
      布洛克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